第八百六十七章 我能解决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诡探 书名:阳间道士
    随着酒意渐渐上来,哥们也困得不行,这屋子被霸占了,我总不能跟张熙这小子挤一个(床chuáng)吧,万一这小子酒意上来了,一吐,吐特么哥们一(身shēn),我不就傻了,不知不觉的,哥们躺在沙发上慢慢就睡了过去“哥,哎呀,麻烦你了,”我这正在梦里,就感到肩膀被拍了拍,我一睁眼,看到正是张熙这小子眼睛瞪着我。

    “你妹的,吓我一跳,”我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晃了晃脑袋骂道。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哥,这是你家吗?”张熙这小子略带歉意的坐到我旁边对我说道。

    “是,你小子喝的那么多,不会来我家你都不知道吧?”我揉了揉眼皮,从面前桌子上拿了根香烟点燃对这小子问道。

    “喝多了,喝大了,哥,那我先走了,我摩托车是不是还在饭店那,”这小子看了看手表,挠了挠头对我问道。

    “嗯,去吧,下次咱们在喝,”我吸了口烟靠在沙发上说道。

    “算了算了,下次不喝了,哥,那我先走了,”这小子穿上自己的板鞋,冲我简单的告了个别就离开了这里。

    “嘟嘟嘟,喂!”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是我,阎景熙,”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女声。

    “嗯,咋了?”我揉了揉鼻子,自从上次我帮助她过后,我们之间就很少有联系了,一方面是我这里也(挺tǐng)忙的,另一方面阎景熙那边估计那段时间也不好过。

    “听说你最近遇到麻烦事了?我晚上九点的高铁,你来火车站接我吧,”阎景熙在电话那头说道。

    “嗯?我麻烦事多了,你指的哪一件?”哥们最近都没怎么跟阎景熙联系,他怎么会知道我的麻烦事。

    “到了再说吧,我先收拾一下,(阴yīn)阳珠,你懂我的意思,”阎景熙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哥们将手机丢到沙发上,靠着沙发垫上,抽了口烟看着天花板。

    “他怎么知道的,我没给他说啊,对了,应该给他说的,他们奇门遁甲,貌似是可以洞察一切万物的,”我一拍大腿想到了,当时就应该直接找他的,晚上来了再说吧。

    “老陈,你小子醒了?”我打开电视看了会动画片,没错,就是动画片,怀念一下我那逝去的童年,看着看着,老陈顶着鸡窝从屋子走了出来。

    “嗯,张熙那?走了?”老陈一脸惆怅的看着我说道。

    “嗯,对了,晚上咱俩睡一个屋,”我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对老陈说道。

    “滚,我不跟你一个屋子,两个大老爷们,”老陈嫌弃的冲我说道,然后进了卫生间。

    “晚上阎景熙过来,你妹的,你总不能让我睡沙发吧卧槽?”老陈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我飞过去一支烟对他说道。

    “他来?他来干啥?”老陈点燃烟坐到我旁边问道我。

    “不知道,晚上来,借辆车呗,”哥们摇了摇头然后对老陈说道。

    “行,等着,”老陈这小子点了点头,叼着烟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ok了,一会车就来了,”过了三四分钟,老陈走出来屋子,抽了口烟对我说道。

    帝都到石门高铁,如果不晚点的话,一个小时十五分钟也就到了,车那,是一个二十多万的车,老陈借的,这小子总算是排上用场了,晚上我让他跟我去接阎景熙,这丫的就是不去。

    “这里,”我下了车,点了支烟,看到穿着厚厚的棉袄阎景熙在远处,挥了挥手对他喊到。

    “嗯,呀,郭子阳这么就不见了,想不到你还是这么磕碜,”阎景熙快步走过来,在我(胸xiōng)口拍了一巴掌乐道。

    “去死,上车,冻死了,”我讲烟头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然后打开车门跟阎景熙上了车。

    “哎,这里天也(挺tǐng)冷的啊,”阎景熙哈欠了哈欠两只手,然后在车上对我说道。

    “帝都跟石门,四百多公里,你觉得气温能差到哪里去?”我发动了车子,慢慢悠悠的往前行驶着。

    “对了,你这是穿了个啥玩意?跟大熊猫一样,要不是哥们眼睛视力好,我以为这是个大熊猫从动物园里跑出来那,”我看着阎景熙这一(身shēn),贼白的那种,帽子还是一个毛茸茸的。

重要声明:小说《阳间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