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况郈之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瑹华 书名:侠序
    门外传来一声清朗的呼声:“如何?母亲还想杀人灭口、冒天下之大不韪?”

    庞启看去,只见一个瘦高的男人站在光地里,一(身shēn)灰青,儒雅不已。

    有琴携美大步走来,牵着夫人的手,眼神冰冷:“母亲喜欢苟小姐,我多年也未曾对夫人争执过什么,如今夫人有孕,难道母亲也要为着苟小姐,断了我们有琴家的血脉吗?”

    缑亢老太太十分震惊:“这((贱jiàn)jiàn)妇安敢有孕?”

    有琴携美大声:“此乃儿明媒正娶正室,如何不能怀孕?”

    缑亢老太太无言以对,只能暗自咬牙,恨不能当场撕碎了面前的一干人等。

    有琴携美带着一伙人转(身shēn)就走:“不劳母亲费心,儿自和好友、(爱ài)妻于星都自处!”言讫,便跨出了有琴家的大门。

    南瓜鼠车上,有琴夫人依偎着丈夫,蹙眉忧虑:“这厢还是奴连累了夫君和苏先生。”

    苏媚儿挥挥手:“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是母亲的恩人,又与我们相识多年,不必客气。”

    庞启暗自吃惊:虽说姨母吴苡在几年前不知染了什么病溘然长逝,但是其中还是有一个巫医拖延了她个把年月的。既然苏媚儿说有琴夫人是恩人,那么那个北抚州的巫医,想必就是眼前这个容貌平淡无奇的女子了。

    庞启联系苏家父女的时间线,想着苏佛爷无缘无故跑去北抚州安丰堡抓那魄玉,估计也是想延续姨母的(性xìng)命,然后偶遇了巫医,又撮合了一段姻缘。

    苏宇萌也点点头:“如今撕破了脸面也好,你且和携美兄弟在星都安心哺育幼儿,旁的便莫要((操cāo)cāo)心了。”

    庞启想,估计有琴携美本来就是要带老婆逃的,苏宇萌是顺道来插临门一脚,好给有琴携美的不孝找那么个理由,以免被天下那帮文人批判得太凶。

    庞启挠挠头。

    这个世界还真是乱,不如葛格思那里简单,什么事打一架就完了,还弄这么多花样。

    庞启看着街上的纷乱,听着苏宇萌问:“况郈小少爷的军队真的开到了此处?”

    有琴携美叹口气:“可不是?况郈家臣、(阴yīn)阳大弟子林淳化夜观天象,说寒蟾剑已然出世,盟主已出,所以况郈家的人有点急。”

    “天命不可改,他们这又是做什么?”苏宇萌皱眉,“难不成还想重蹈覆辙?”

    庞启听得云里雾里,但是有一件事他是确定的:这仁铁州仁铁港的(骚sāo)乱是冲着他来的,那个什么天下第一大族、曾经一度把持黄洼大陆的况郈氏,是带着军队来杀他的!

    庞启内心有点慌,他暗自摸着手指上(套tào)着的那袖珍成一圈戒指的青鼬短剑、那是临行之前父亲塞给他防(身shēn)的,据说是当年师爷爷留给父亲的,父亲固然不喜,也没舍得丢,此番倒是义正言辞脱手了、庞启在想,他该如何逃呢?

    正在庞启想得头晕脑胀就要入眠之时,鼠车骤然停止,庞启的脑袋撞在窗棂上,一下子给疼醒了,他从窗里看出去,只见对面是威风凛凛的银甲战士,而为首的一个少年穿着亮堂堂的银甲,手持一柄青龙偃月,一眼便让庞启从头凉到脚。

重要声明:小说《侠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