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再临

    罪狼这个时候正疑惑地望着眼前无比安静,跟他对视起来的学生们,心里面不想起在带着程星语进入教学楼之后,一旁看来是已经等候很久的楚洁马上把他拉到走廊旁边,对他耳语的一句话:

    “夏伊,你要小心一下你们班上的学生,不要小看这些看上去平凡无奇的小鬼头,要不然你会吃大亏的。”

    罪狼闻言愣了一下,因为他知道楚洁不会在这个方面跟他过不去,于是正想追问楚洁的时候,才发现楚洁已经转走向高一的一个班级里面。

    “……”由于楚洁的这句话,以及他想到的任务难度,罪狼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带着一个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程星语来到了高二A班的门前。

    安静,实在是安静的太过分了……

    罪狼知道事出反常必为妖,因为他曾经在以前的一次暗杀任务当中就因为一次过于反常的环境下差点导致任务失败。同时命也险些丢在那个环境里面。

    出于小心谨慎无大错的心理,罪狼领着程星语走进了教室内,然后大略的扫视一下自己未来的学生,额角不滴淌着些许汗珠。

    至于原因是什么,因为他眼前的学生们都在以不同的眼神看着他。其中居然还有一种崇拜……呃,正确来说应该是明显是倾慕的眼神……

    这种眼神不是跟他已经熟悉得很的程星语释放出来的,而是由一个坐在后排的高个子戴着眼镜的PLMM看着他的眼神。罪狼很是无语,心里不怨念着:“这位同学,请问你认识我吗?我应该是不认得你的……”……

    走在讲台上面的罪狼跟高二A班全体成员们陷入一个奇妙无比的冷场局面中……

    罪狼在原来的世界为了使任务最大可能执行成功,基本上什么职业都客串过一下,就连假装乞丐也试过不少……

    但是……为人师表这个高尚无比的职业……罪狼还真的没有尝试过……

    至于讲台下面的学生们心思各异,但是谁也没有提前说话。因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希望能够将他们眼前这个新任班主任赶出学校为眼下最重要的目标,出于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这些学生很明显都希望能够由罪狼发起话题,好让他们从中了解到罪狼是一个有着什么弱点的人。

    在多次任务成功的前提下,他们确认了一个道理:只要是一个人,就必然有着他自己的弱点,或多或少,绝不例外。

    只不过现在的问题是,罪狼确实是有着一个最大的弱点。但是这些学生估计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想到他们眼前这个勇于跟全班人的切眼神对抗那么救仍然能够坚持下去的新任班主任的弱点居然不是在这个世界上的……

    冷场继续,而一旁感到有点无聊的程星语看着全班群殴罪狼一个人的眼神战争,心里面很是无语,于是在过了不久之后,程星语再次陷入自己脑海中关于罪狼究竟可不可能就是那一天救了他的那个混蛋的YY对比中……

    “夏老师,现在你该开班会了。再这样拖下去,我们就得下课了。”十分钟之后,凌飞燕看了看眼前这个到现在还一句话也不说的白痴班主任,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至于凌飞燕眼中的白痴并没有想到凌飞燕这个时候所想到的东西:

    我说大色狼,你就算是真的没有当过老师,难道你也没有读过书吗?你就像你以前班主任开会的时候照抄就是啦。到现在都不说一句话,更加没有进行点名,难道你是外星人吗???真是一个又蠢又笨的大色狼……

    罪狼假如听到了凌飞燕的心声,估计会气得鄙视着她一言不发,因为罪狼真的没有读过书,更加不要说他没有上过哪怕一天正常学堂……

    罪狼的知识大部分是“天生”的,而他的知识也偏科得很严重,只要是关于杀人或者是有相关辅助效果的知识,罪狼可以说得上是精通。但是对于杀人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帮助的话,很抱歉,罪狼基本上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打一个比方说,罪狼熟悉很多主要国家的官方或者是使用范围比较广泛的主要语言。比如说汉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德语,法语,语以及俄语等等,同时也具备相应的句子写作能力……

    但是让他就算是汉语写出一篇小学生水平的400字左右的简浅文章,那罪狼就一筹莫展了……大不了默写一遍以前那个世界的军规给你算了……

    所以,罪狼根本就不知道开班会究竟要做一些什么……

    但是罪狼最擅长的是心算,因为心算是应用最广泛的杀人技巧,无论是开车,近战搏击,抑或是远距离狙击等等,心算能力越高的人,能够活着的机会越大……

    罪狼为了在这个世界完成任务而好好地活下去,曾经在德国陪着阿道夫读书的时候,在做完苦力之后都特意跑到一条小河闭上眼睛,徒手抓鱼……

    虽然现在回想起来,那种站在冰冷的河水里面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在接近一个月的加强训练之后,罪狼那种本来已经算得上是变态的心算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起码现在罪狼能够在风向流动误差值不超过3级之中,在两秒之内迅速计算出相应的击数值误差纠正……

    要不是罪狼特意做了这个训练,起码救出夏伊的那个任务,罪狼也没有把握能够在快速瞄准同时在跑动中进行那高达70%以上的移动击命中率。更加不要说一枪打爆那条已经扑向夏伊的那条森林狼的头部了……

    在众人或带鄙视,或带疑惑的眼神当中,罪狼第一节班会课仅仅是做了一件事

    那就是在凌飞燕的话说完之后,罪狼瞄了一瞄已经昏昏睡的程星语,把她安排在凌飞燕旁边的一个空座位之后,就宣告结束了……

    在场上面,高二A班的老学生结伴坐在一起,讨论起刚才的事……

    高二A班的班长,兼任学生会副会长的凌飞燕一言不发……

    作为高二A班的数学科代表的一个戴眼镜的高个PLMM同样也一言不发……

    望着眼前两个以前作为急先锋……呃……应该是军师级别的头脑人物都没有发话,作为预备役军师的一个眼睛学生只得说出自己的话:“各位,不得不说我们这次跟对方的第一次交锋可以算得上是……完全失败。对方能够这么轻松的无视着我们的存在,绝对是一个难以对付的存在。现在我们趁着胡怡把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对方安插进来的间谍……”

    “咳咳……刘阜,那个同学好像是叫程星语吧……”作为高二A班体育委员的韩右全不由得轻咳一下,示意他眼前的这个语文课代表刘阜注意一下用词,可是下一刻,在大部分人暧昧的眼神之下,粗壮的韩右全不红了脸,低下头轻声叫唤:“当我什么都没说……”

    “……”刘阜扶了一下眼镜,然后继续说道:“我们说到那个……呃……程星语同学不知道是不是……呃……应该说胡怡正在大大感攻势把程星语同学支开,现在是我们商谈一下一会儿的体育课该怎么对付这个班主任吧。大家有什么见解……”

    刘阜说罢,眼睛狠狠地瞪了一下恰好抬起头的韩右全,后者马上再次红着脸低下头……

    而韩右全的好友,高二A班篮球队队长李空结笑起来:“哼哼哼哼……这还不简单,我会在集队的时候提出让那个班主任跟我们篮球队来一场篮球比赛的提议。只要大家都借故不给他帮忙,我想就算他有些什么能耐,也不可能是一打五吧……”

    刘阜等人听着韩右全的话,看了一看两个军师外加高二A班的头号BOSS一眼,发现这两位大姐仍然在神游不知何处的超凡意境当中,于是点了点头:“那么现在赞同空结建议的人请举手……”

    下一刻,几十只手齐刷刷的举起来,而刘阜在点了一下数目之后严肃的说道:“全高二A班48人,两人不在场,两人弃权,本人作为主持人不好表态。嗯……就算是43比5票,超大半数通过这次行动。那么我们一会就按照空结的作战计划。一举把这个班主任赶出我们班……”

    ……

    而在走廊上面,正从班级出来的楚洁惊讶的看着已经换上体育服的罪狼正一阵小跑往场跑去,内心惊讶不已:“不会吧,这样都没事。还让我……”楚洁想到这里,俏脸微红,急忙往自己的办公室快步走去……

    看着眼前站得笔直的高二A班们学生,罪狼说了一句话一句让全场学生为之绝倒的一句话:“嗯,看来人齐了,体育委员出列!”

    众人心思各异,但是终究可以归纳为一点:“这家伙是笨蛋吗?怎么会用这种口气说话?”

    但是韩右全也不过是想一想而已,因为他正好就是体育委员。

    看了一眼似乎对他很不满的韩右全,罪狼并没有搭理韩右全,而是径自说道:“你……现在马上带着全班做运动,然后……就带着全班……嗯……带着男生跑5圈,女生跑3圈。”

    这句话对于众人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因为ZH学府直属高中的场跑道可是以前L.H.D.G中国分部留下来的正规训练跑道,一圈就有差不多1000米。不少人顿时不满了……

    但是罪狼说了一句话让他们不满的心略微削减:“不要担心,我跟你们一起跑,只要是你们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比我更加快跑完的话,那我自己再加一倍!现在做运动!”

    做着运动的众人很是愤怒的望着正打量着场不时点点头的罪狼,不断地在内心诅咒着他,而还没能够把要求说出来的李空结更加是死死地瞪着罪狼,心中默念:“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现在就让你风光一下,一会儿不要怪我们!!!”

    只不过,作为学生的他的怨念是无法发泄出来的了,最起码是今天……

    因为在40分钟后,在宛如死狗一样躺在场一边直喘气的高二A班全体男生,几十双眼睛正不断跟随着这个已经上升成为恶魔级别的新任班主任现在正悠闲地继续慢跑着,有气无力的李空结问了一下比他的况也好不了多少的韩右全:“阿全,那个混球现在跑了第几圈了……”

    韩右全动了一下干燥的嘴唇,然后说道:“第12圈了……35分钟跑了12圈,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真的就如刘阜说的那个样子,体力绝对不像是他的外表一样,绝对是禽兽级别的。”

    “只不过,这不是我在意的事。”瘫在一边的一个理着短碎发的男生插话进来,李空结两人看了一下是谁说话,发现是在班上被称为军迷的东方奇。

    东方奇轻轻动了一下浑乏力的躯,然后轻悠悠的说道:“这个老师的左臂上面有一道很像是子弹的划痕。我想口径应该还不少,因为那道伤疤看起来也不浅。只不过我无法理解一个比我们大上那么一点的人怎么会出现这种伤口。”

    “说不定他真的是一个军人,一个被炒鱿鱼的军人吧。”韩右全有气无力地说完这句话之后,再也不想动弹……

    而在第三节政治课,进来上课的老师发现本来一直是精龙活虎的高二A班几乎都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虽然想问一点什么,但是由于他想起了这个班的一些传闻,这位政治老师开始了基本上没人听得进去的第一节政治课……

    当天下午放学,一个已经从某些特殊渠道得知一些消息的老人正站在校长室的窗户望着远处不断离开的学生们,嘴角不一咧:“看来我真的要感谢一下亲亲的小飞燕了。哼哼,你们这群不听话的狼崽子,以后有好戏看……”

    不过,罪狼可没有某位外表斯文,内里猥琐至极的老人那么好闲心。因为本来是只有两个人居住的一个大型复合公寓楼现在多了一个新的住客。

    而新的住客就是程星语,这次被校长安排在凌飞燕的公寓楼居住,而且还跟他是邻居。

    午饭时候被凌飞燕纠缠着的罪狼在听见凌飞燕这句抱怨,而且怨念还不小的话之后,罪狼没有将凌飞燕报复的白眼看在眼里,而是想着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办。

    最后罪狼放弃了一个对他来说惑不小的想法——搬出去,因为这样很可能加深程星语的误会。别无他法的罪狼只好把头低下,拼命消灭食物……

    只不过,罪狼并不知道在一处饭堂角落的座位上,一个女生正用怨恨的眼神盯视着他:“……以前小燕都是跟我在一起吃饭的,现在倒好……哼……看我怎么样对付你!”下一刻,被女生拿着的筷箸断了……

    当天晚上,罪狼正躺在上,被动的听着隔壁程星语宿舍传过来的音乐,无所事事的他真想找点什么事干一下。只不过他也知道私自行动对他来说绝对是弊大于利。而且,在一百米外的一幢大厦,罪狼知道有不少人正在用轮班制监视着这个公寓。

    罪狼默默的想:“还真是一个有实力的大小姐,居然连保镖都能够花费这么多。”

    过了一会,罪狼关上头灯准备睡觉,就在这一刻,轮回星盘的声音突然从罪狼的脑海中响起:“G-003任务启动,请任务代理人确认是否接受任务。”

    罪狼听见了轮回星盘的话,心中一喜:“接受任务,终于有事可以干了。”

    但是罪狼没有想到他的精神越来越疲惫,很快就昏迷过去……

    在罪狼完全昏迷过去之后,轮回星盘的声音再次从罪狼的脑海响起:“保护任务代理人灵魂的准备完成。任务代理人现在已经能够接受传送能力,目标地点,时间基点重合确认。传送开始……”

    一阵轻微的空间波动之后,罪狼凭空消失在自己的上……

    几分钟后,罪狼反锁的房门被人用钥匙打开,一个穿着粉红色外的女孩子轻轻地探头往房间里面张望,发现罪狼的房间都是漆黑一片,女孩子苦闷的摇了摇头:“本来还想叫大色狼出去吃夜宵的。没想到大色狼不在……”

    “你在干什么?”“啊!……”两个女孩子的声音前后响了起来,尤以后者为甚……

    ……………………………………分割线……………………………………………………

    1910年3月X,德意志第一帝国首都柏林陆军医院。

    一个中年人正隔着玻璃看着病房内已经被抢救过来的东方年轻人,然后对着一个穿着卫军上校服饰的中年人说道:“柯韦德上校,你就不能够改变一下你的意见吗?让这个年轻人去指挥‘荣誉’,这是不是太冒失了一点?”

    叫做柯韦德的中年人闻言摇了摇头:“海因里希亲王下,我想,尊贵的夏伊公主下假如知道了她的‘东方骑士’已经被她的父亲救了出来,但是却瞒着她的话……”

    海因里希看了看柯韦德,严肃的说道:“这件事我自有分寸,只不过想当我阿尔伯特威廉海因里希的女婿,没有一定的军功,即使是威廉兄长的脸上也不好看。好吧……我同意了。等他醒过来你就可以把他带去‘荣誉’那里,但是我希望柯韦德上校能够保证他的安全。”

    柯韦德点了点头:“这个是自然,另外皇帝陛下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亲王下。那就是那个无能的人已经被东普鲁士军团发现,现在已经就地正法了。”

    海因里希冷笑了一下:“无能的报官是伟大的德意志最大的耻辱,希望威廉兄长能够找到更加合适的人选。”

    躺在病上的罪狼并不知道,他已经被人给“卖”了……

    PS:第一轮紧张的节准备开始……大家多支持一下吧……本狼泪目……: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愿望之轮回星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