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轮回之始,启程之诗

    “……”眼望着车窗外飞快的向后流逝的现代化建筑景观,默默无言的程星语不由得再一次想起前几天她获救的那些能够回想起来的景,最后还是暗自叹了一口气。

    而坐在旁边一个中年美妇在听见程星语的叹息之后,关心的询问道:“星语,你又想起那件事了吗?都是妈不好,要不是妈忙着给你爸打电话,就不会让你一个人独自出去买书本了。”

    中年美妇边说,边用手帕不停地轻轻擦拭着眼角。

    看着自己的母亲的表现,程星语轻轻地说道:“妈,我不是想起那些该死的家伙,而是在想,究竟是什么人能够把我救出来而已。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父亲要我去SH市的ZH学府直属高中读书。那里是父亲和母亲认识并且恋的地方,我早就很想去看一下了。”程星语说着说着,不现出一丝微笑。

    听着女儿的话,中年美妇的脸庞不微微一红,随即话语不流利的轻笑起来:“呵呵,那个时候,你父亲只不过……是一个很呆瓜的……笨蛋一个。不过现在我已经不去想你那个呆瓜父亲……当年是怎么样追求我的了。”

    程星语听见了自己母亲的话后,不解地问道:“妈,你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你是不喜欢父亲吗?”

    中年美妇白了程星语一眼:“傻丫头,要是妈不喜欢你爸的话,又怎么会嫁给你爸呢?”说到这里的中年美妇顿了一顿,然后继续说道:“那只是还没有到现在就就必须回想起来的美好回忆。说起来,那个学校好像已经换了地方了。现在我们去的是新学校。”

    “新学校?该不会以前的学校已经拆了吗?”程星语惊讶地问道。

    中年美妇摇了摇头,只是说出了以前她在自己的那个已经去世多年的大伯父那里听说过的一句话:“历史的轮回,是终极传说的起航点……”

    程星语摇头,表示不解:“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中年美妇叹了一口气,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当年你伯爷爷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是看着现在已经成为名胜的四行仓库的遗址说出的这句话。”

    “妈,伯爷爷当年也是军人吗?”程星语一听见四行仓库四个字之后马上问道。

    中年美妇点了点头:“你伯爷爷是一个勇敢的战士,他在中华联合政府成立之后就担任了L.H.D.G中国分部的第三重装突击大队的队长。但是他好像曾经说过:没有终极传说的出现,也许他就会和众多的战友一起战死在四行仓库保卫战当中。我问过你伯爷爷终极传说到底是什么。伯爷爷没有说话,而是看着一张照片沉默着,眼眶眼眶缓缓的湿润起来。”

    程星语好奇的问道:“妈,那是一张怎么样的照片呢?”

    “那是一张黑白照片,由于当时的环境不太好,照片上面只看见一个穿着当年德国1935年版本军装的一个年轻的上校正带着一个是他属下的德国‘荣誉’第二大队阻击军的照片。至于那个上校的样子,你伯爷爷不愿意说出来。”

    “为什么?”

    “因为,你伯爷爷说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没有人会怨恨他,即使是死在他手下的军人。但同样也没有几个人真的会喜欢他,包括他的朋友,以及上他的人。因为他只不过是一个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下去的二百五。”

    ……

    ……………………………………分割线……………………………………………………

    在同一时间内的L.H.D.G中国分部新的总处所在地址——BJ西郊的一处小型平原。

    在总处的分部部长办公室,L.H.D.G现任中国分部部长刘枫中将这个时候正看着一个满脸沮丧的坐在前排的少校军衔的中年人,语气严肃的说道:“成道利,这次解救任务你居然都能够惹出那么大的麻烦。你知不知道中华联合政府现在已经向柏林的总部发出了一份抗议书。柏林那一边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而没有就政府提出的抗议而把你开除出L.H.D.G,但是他们希望你能够将这次任务的所以知道的事都写成一份报告,然后发给他们。”

    这个叫做成道利的中年人闻言不由的呆住了,然后大声呼喊:“将军,请你再向柏林那一边求一求吧,那些古板木……那些严谨,作风正规的队友们在看过我的报告之后,估计我后就会成为L.H.D.G的笑柄……”

    成道利还没有把话说完,就听见刘枫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然后怒喝起来:“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假如你不这样做的话,我们中国分部都得跟你一起成为整个L.H.D.G的笑柄。你现在还想我帮你求。好……那我就先说一下你搞出了什么**烦出来……”

    “人质被不明来历的人救出来就不说你的指挥能力确实是有待查考,那个来历不明的人幸好没有恶意,要不然人家早就把人质给害了。还有,现在我们必须要让人去那些死亡的原观星台公园里面的工作人员的死者家属那里致慰,同时更加要请人去修护那些被破坏的设施,全部被破坏的设施!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是咋搞的。本来对这种难度不大的任务,我们应该能够完美的完成,现在倒好,我们现在都成为了组织内部的笑柄了。所以我现在决定,除了扣除你今年除了基准薪水之外的全部酬劳,之外你现在马上给我收拾包袱……不,应该是在两天之内完成了那份报告之后马上给我收拾包袱去柏林。柏林总部要让你亲自过去一下。”

    成道利闻言急忙说道:“没有其他余地了吗?”

    刘枫冷笑起来:“我的成道利成队长,你认为我现在是在给阁下开玩笑吗?嗯……?!”

    成道利低下了头,然后对着刘枫敬了一个军礼,随即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成道利离开了办公室之后,就默默沉思着什么刘枫接到了一个从德国柏林拨打过来的专用电话,于是拿起话机……

    过了几分钟之后,刘枫挂上了话机站起来,然后回想起一句他的师傅,作为L.G.D.H中国分部第二任部长,被称为“狼王手下最为出色的特种战士”,绰号“黯狼”的安华终中将在临终的时候对当年还是一个小小中尉的他说的一句话:“轮回的开始,只不过是‘那个人’的启程之诗。”

    “轮回的开始,只不过是那个人的启程之诗吗?”刘枫口中不喃喃叨念着这一句话……

    …………………………………………分割线………………………………………………

    看着脸红得就像西山的枫叶一样,低着头正在装鸵鸟的孙女,一个笑得极其猥琐的老人不由得打趣着自己的孙:“小飞燕,爷爷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做出那种事,我想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这个看上去是生人莫近的夏伊老师了吧。哈哈哈哈哈……爷爷真的……好好……不说了”发现孙女一脸不善的抬起头瞪视着他,老人连忙摆摆手,没有再说下去。

    而这个叫做小飞燕的女孩子在他爷爷不再说话的时候,再次低下头,口中轻轻地喃喃道:“这下子我可不用去见人……呜呜……”

    听见自己孙女的声音之后,老人再次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亲亲的小飞燕啊,你不用那么担心,人家夏老师可不像是你那样子。难道你就怕你的糗事给人家知道了。咳咳……我真的还没有听说过一个女孩子偷看人家换衣服,然后在事发之后还对被你偷窥的人大喊有色狼,抓色狼之类的话。我不得不说一句,亲亲的小飞燕,爷爷真的是服你了。I服了YOU。哈哈哈哈……”

    女孩子闻言,再次抬起头瞪视着发现她抬起头来之后马上装正经的爷爷,然后继续低下头……

    “这茶真好。”感叹了茶水美妙的老人,一本严肃的说道:“亲亲的小飞燕,你能够告诉爷爷我,那个夏老师的体……哎呀!~~~~~~”没有把话说完的老人眼前突然飞来一个粉拳……

    ……

    “校长怎么了,该不会是被什么人袭击了吧……”一个正跟着同事走向学校大礼堂准备进行开学典礼的老师发现了自己的校长整一幅道貌岸然的走过他们的边,然后不断向路上为他问好的导师们轻轻地点头示意。而很多老师都发现了校长的右眼眼眶明显的乌青着……

    一个老师听见了第一个发话的老师的话之后,点了点头:“现在的治安貌似很不好,前几天因为前任学校的保全主任的疏忽,导致有一个疯子居然跑到学校里扔炸弹。虽然最后只是一个应聘者受了点轻伤。可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另外一个老师闻言,摇了摇头:“现在最可怕的不是保安问题,而是校长应该会在这次进行的全校新学年开学典礼上面,宣布高二A班的班主任人选。所以我们现在最好是自求多福吧。”

    听着这个震撼的消息,许多听见了这个消息的老师们都不停下脚步,在口处划着十字架……

    ……

    在校长一番激洋溢的演讲中,许多老师以及学生都被校长的“话语”深深地感动的将“周公”这个忠实的“棋友”遗忘到不知道哪一个角落,只有两个人是那么的心不在焉……

    一个是一个长相甜美但是不断皱着眉头的女学生,另外一个就是被众多老师默默注视着的一个新来的年轻男老师……

    女学生方面的况:

    高二A班体育委员韩右全对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好友,高二A班篮球队队长李空结低声耳语:“空结,你说大姐头今天是怎么样了?怎么老是低着头好像在想着什么呢?”

    而正困得直打呵欠。但是却不敢“电召”周公来一场极其有文化深度的技艺交流的李空结闻言,看着正坐在班级前排的一个女孩子一会儿之后,然后低声说道:“我想,大姐头应该是在想办法对付新的班主任吧。”

    韩右全听见了李空结的解释之后,两个人相视一眼,纷纷笑起来。

    而这两位学生的表现,在整个高二A班是极其正常的况……

    而坐在那个被称为大姐头的女孩子旁边高二A班英语委员林淑媛看着自己的好友自一见面开始,就一直没有说什么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于是关心的询问道:“飞燕,怎么了?”

    一直在想着什么事的女孩子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于是看了看自己的好友一眼,叹息着:“媛媛,我这次完蛋了……5555555……”

    听着自己好友那莫名其妙的回话,林淑媛不疑问道:“飞燕,到底是什么事了?”

    女孩子摇了摇头,继续低下头想着什么……

    而看着自己好友极其反常的表现,林淑媛疑惑的打量着自己的好友,同时在想自己的好友到底是在想着什么事……

    ……

    新来的男老师方面……

    楚洁这个时候对着已经微微传出呼呼声,而坐在她的旁边的夏伊很是不满,于是轻轻的推了推夏伊一下,说道:“夏老师,在这种会议当中你居然也能够睡得着……”

    罪狼没有理会楚洁,而是继续呼呼地睡了起来……

    发现自己的举动完全是对牛弹琴的楚洁很是尴尬的看了看周围,因为有不少老师已经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他们两个。

    而楚洁很想对这些目光的主人说一句其实我不认识他,但是于于理,楚洁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说出口……

    而在过了很久之后,校长那“激洋溢”的演讲就要到达尾声,但是他在喝了一口饮用水之后,锐利的目光突然发现躲在一角正睡的正香的夏伊,心中不一怒:“混帐小子,本校长那么高昂激愤,无比的演讲居然听不进耳朵,靠……我都还没有跟你算账。Y的,这么不给我面子,好!……看本校长怎么收拾你……看招……凌式三十六计之赶鸭上架!”

    心中有了打算的外表儒雅,内心腹黑无比的校长马上说道:“本校长的讲话已经结束。现在请高二A班的新任班主任,夏伊老师上台讲话。”

    众人闻言愣了一下,心里纷纷暗想:“校长想干什么?”但是下一刻,他们才发现那个叫夏伊的老师并没有上台……

    于是,冷场中……

    楚洁看不过眼了,因为她旁边的夏伊还在跟周公宣谈人生理想,于是,楚洁的鞋后跟狠狠地踩在了夏伊脚上穿着的帆布鞋的鞋面上,随即,一声惨叫充斥了一片寂静的大会堂内部:“啊……楚洁……你干嘛踩我!!!很痛的!!!!”

    长达10妙的巨大回音消失后,一开始听见了惨叫的全校师生的满头黑线正盯着正捂着脚跳来跳去的一个穿着ZH学府直属高中教员专用职业服的年轻人,这时马上爆出巨大的哄笑声……

    而一个金色头发的男老师却脸无表的边看着正跳来跳去的夏伊,然后在一本笔记本上面写着:此人不足为惧,但旁边的一个女老师必须要注意,如有可能,建议组织派人进行暗杀。以确保行动安全……

    假如有人注意的话,这个男老师写上的这句话在不到两秒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这一幕的金发老师轻轻地撕下了这一页纸……

    ……

    一场以闹剧结束的开幕典礼结束之后,全体师生就原地解散,然后准备明天正式上课。罪狼不知道将会有什么“好”事等待着他,但是他今天晚上却是有任务需要去执行了……

    任务代码:H-001……

    ……………………………………分割线……………………………………………………

    当天晚上,一个金发男子来到了一个小巷,然后看了看四周没人之后,就掏出一张已经叠得方方正正的空白笔记本纸张,就准备塞往一处缝隙之中的时候,一把浑厚的男低音突然响起:“跟了你那么久,想不到你们会这样传递消息。”

    金发男子听见了这句话之后,马上掏出一把装上了消音器的USP手枪立刻转,朝着声音的来源扣下了扳机,企图一举开枪击毙这个说话的人,但是在他转过来之后,一把飞刀已经划着反的灯光,一把插进他的前额……

    金发男子在最后的意识当中看见了一个带着面巾的人缓缓从暗处渐渐走过来,而这个人越来越清晰的眼神也随着金发男子最后的意识回馈到已经严重受损的大脑中枢:

    “是他……”金发男子最后的意识也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陷入到永远的黑暗当中……

    “……”看着手里面已经化成灰烬的纸张,罪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摘下了脸巾望着星空默默无言……

    但是罪狼并不知道的是,轮回之始,就是启程之诗……: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愿望之轮回星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