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死神愿望的开端

    在不知名的空间当中,来自地球上主流神话的死神们聚集在一起,商讨了他们所面临的最重大危机。

    东方死神的代表,地府大判官钟馗望了望已经围坐在圆桌周围的诸位死神,做出了发言:“相信各位都知道,我们这一次危机假如不解决,我们会有怎么下场吧。”

    死神们闻言点头示意钟馗继续发言,钟馗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从一个袋子里面拿出一叠纸张,让作为副手的黑无常分发给在座诸位死神。

    诸位死神虽然对钟馗的行动表示不解,但是还是拿起纸张看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北欧死神海尔(有人说北欧的死神是奥丁,但是奥丁在北欧神话当中是正牌战神,所以海尔作为洛基的女儿,当上死神不奇怪)叹了一口气,用清婉的声音苦闷道:“虽然我们在座诸位早就知道,地球上的人类当中有神灵信仰的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且因为我们的缘故,本来已经稀少的信徒们现在也变得更加少,这样下去,难道还真的让我们失去现在的一切吗?”

    听见海尔的话,一破落装扮的印第安神话死神冥蝮摇动着蛇头,眼睛通红的望着哈迪斯(西欧正统冥神),愤怒的咆哮起来:“你们这些伪教徒,要不是当年你们教派的那些信徒实行‘武装传教’,哦不……应该说是种族灭绝,我会沦落到现在这么一个地步吗?”冥蝮边说,边拿出了自己的神器准备跟哈迪斯拼命,而闻言感到内心憋屈的哈迪斯也杀气腾腾的拿出自己的武器准备跟冥蝮干架……

    在一旁看着这一幕闹剧的埃及死神阿比努斯和印度女死神雅玛(YAMA是中文还是英文狼搞不清楚,只好按照中文的名字来译名了)急忙分别拉住冥蝮和哈迪斯,急道:“现在是我们内斗的时候吗?你们还不安静下来的话,我们很快就连内斗的资格都没有了!”

    诸位死神也纷纷劝说还在相互咆哮的哈迪斯与冥蝮,两人在冷静下来之后也知道现在不是干架的好时机,于是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阿比努斯在看了一眼仍然和冥蝮用眼神打架的哈迪斯,估摸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之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眼下这一种局面,虽然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但是它却已经发生在我们的眼前,虽然说我们可以凭借着天道轮回来收集我们的信仰之力,但是,这么点力量我们是完全不够的。因此,我们必须要找出解决这个死结的方法。”

    众死神闻言,在相互耳语一番之后表示对阿比努斯死神的赞同,阿比努斯扫视了一眼众死神的反应之后,继续说出了自己在危机开始的时候开始琢磨,直到最近才想出来的应该可行的办法:

    “诸位,阿比努斯在经过多次思考之后,想出了一个比较完美的办法。”众死神没有打断阿比努斯的话,而是用眼光示意阿比努斯继续说下去。

    “我们虽然不能够违犯世界所存在的规则,因为假如我们那么做的话,即使我们是死神,但是我们都会死得很惨。既然是这样的话,一般的方式我们看来已经没有要去尝试的必要了。那么,我们也可以换一种方式来尝试一下……”

    渴望翻成功的冥蝮很没礼貌的打断了阿比努斯的话,欣喜的叫喊起来:“阿比努斯先生,是什么办法呢?”

    阿比努斯也没怎么在意自己说话被冥蝮无礼的打断,但是因为他听见哈迪斯低声嘀咕一句:“没礼貌的家伙。”不由得轻咳一声,然后才继续说道:“既然我们不能够在这个空间乱来,而扰乱了规则导致自己死无葬之地,那么我们可以安排代理人给我们去工作。”

    众死神闻言,再一次耳语一番之后,海尔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样的话,我们虽然没有直接干预空间,但是假如代理人动作过大的话,我们也很有可能会被间接惩罚,下场也好不了多少。”

    钟馗在海尔把话说完之后,也补充了一些话:“同时,我们究竟怎么样才能够找到合适的代理人,而且怎么样才能让这个代理人听话呢?”

    其他死神也纷纷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过了好一会,阿比努斯在众死神把自己的顾虑说完,而思索一番之后才说道:“这些确实是很重要的问题,但是我们仍然有办法去解决。首先我们要寻找的代理人必须要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起码不能够让他做出一些和我们的期望相差太远的事出来。这样的话,我们必须要提前对代理人做出一个保证,或者说,我们可以对着代理人许下一个发自他心底愿望实现的承诺。这样的话,我们一般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了。”

    众死神闻言点头称好,因为这样确实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而阿比努斯继续说下去:“至于有可能扰乱了法则的问题,其实我们不必让代理人在这个空间完成我们的工作,只要是把代理人送到其他空间就可以了。”

    阿比努斯随后微微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出了自己的顾虑:“这样做的话,我们自的安全虽然得到了保证,但是因为空间的缘故,我们能够收集到的信仰之力可能会大打折扣,同时,代理人所采用的方式也会让他所能够收集到的信仰之力波动很大。这样我们能够得到的信仰之力也就更加不明确了。大家表一个态度吧,因为这个算是最为稳妥办法了。”

    众死神闻言,纷纷在心里面计较一番之后马上做出了表态。

    即使是等同于无固定收入,但始终比无收入的下场要好得多了。

    于是,这一次死神危机处理商讨大会最后以全票通过了埃及死神阿比努斯的初步解决方案。

    此后,死神界随即兴起了一个名为“死神愿望”的神秘计划,同时让空间神灵协会以及六界的众多耳闻这一个计划的人们一致的好奇以及担忧……

    最后,在死神界近乎完美的作以及保密过程之下,“死神愿望”计划Ver1.00完美理论测试版开始运行……

    ……………………………………分割线……………………………………

    “……”一个青年宛如行尸走的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面,而来去匆匆的路人们也没有那么闲心来注意这个青年,他们基本上只是在意着自己的事

    但是,也就是基本上而已……

    一个带着墨镜的金发小美女在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白人保镖的护卫之下来到了青年的面前,而她刚想对青年说点什么事的时候,才发现青年在用茫然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之后,注意,是看了他们一眼之后,就往旁边走去。

    金发小美女暗自恼怒:“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你的面前你都可以视若无睹,难怪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金发小美女随即示意几个保镖将青年围在他们中间。即使是这样,青年也是用茫然的眼神再次看了他们一眼之后,说:“你们有什么事吗?”

    金发小美女因为青年再一次无视她的魅力,怒意急升,但是想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后,于是尽可能的露出治愈般的天使微笑,走到青年的面前说道:“这位先生,请问你能跟我去附近的咖啡店一下吗?本天……本小姐有点事想向先生讨教一下。”

    青年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答话,而是缓缓地从金发小美女的旁边走过……

    青年没有心,也没有那个心思跟金发小美女答话……

    但是下一刻,青年走到金发小美女边之后,就因为金发小美女的一句轻轻地话语硬生生的顿住了脚步……

    而那句话就是:“你不是即使希望把灵魂出卖给恶魔,只希望能够再见她一次吗?”

    “请带路……”青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跟在明显以及理解他的话的金发小美女以及几个一言不发的保镖后面,走进了附近一个明显没有什么客人的咖啡店。

    在双方都安坐之后,一个面容姣好的侍应走了过来,询问双方需要什么,金发小美女示意让青年先点,青年要了一杯茶就没有再叫上面,而金发小美女见状,只是用戏谑的眼神看了青年一眼后,点了一杯橙汁以及一些西点之后就让侍应下去准备了。

    在侍应走远之后,青年在经过一阵冷场之后对着金发小美女说道:“说吧,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或者是说你要我做些什么。”

    金发小美女闻言淡淡的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明显已经被触动心底的人很明显的将她规划为恶魔一类,于是说道:“不要将本小姐跟那些不堪的家伙混为一谈。本小姐可是高贵的种族。”

    金发小美女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其实,按照你的说法,也不可以说是不对的。但是我们应该算得上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双赢关系。因为在你帮助我们完成我们给你安排的任务之后,我们就可以完成你对我们所要提出来的要求。换一句话说,我们有求于你,但是你在同时也有求于我们。”

    青年眼中闪烁着寒光,在思考一会儿之后,用略微高昂的语调说道:“是这么一个道理没错,那么,请小姐说出你们的要求吧。”

    金发小美女轻轻笑了起来:“似乎这里并不是谈论这个话题的好地方,我们是不是先享受一下食物,然后再打算呢?”

    青年这个时候也看见那个侍应端着一个盘子走过来,于是默不作声的安坐在座位上面……

    ……………………………………分割线………………………………………

    在两个小时之后,青年跟随着金发小美女来到了一个五星级的大酒店的次顶层,金发小美女在示意几个保镖退下去之后,敲响了这楼层唯一的房间大门,不一会,一个清瘦的美型青年打开了房门,然后对着金发小美女两人说道:“进来吧。”青年愣了一下,然后在金发小美女的眼神示意下跟随着美型青年进了房间内部……

    青年在进入了房间之后仔细打量着这个更像办公室的超豪华总统房,波澜不惊的内心也起了一丝微微的波动:“这些人还真的不算是一般的有钱。”

    “需要喝点什么吗?”一声清亮的声音打断了青年的思索,而青年条件反的回答:“不用,谢谢。”

    听着青年的回答,美型青年耸了耸肩膀,然后拿着一杯温的白开水走到一张大班桌的办公位上面,示意青年坐在他的对面。

    在青年坐下来之后,美型青年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微微一笑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很高兴阁下能来这里,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叫做路西菲尔……”

    青年闻言惊讶起来:“难道你就是堕落的大天使长路西法?”

    美型青年……应该改称为路西菲尔或者是路西法轻轻地摇了摇头,用很平静的声音继续说道:“想不到阁下作为一个平凡的人,居然能够看得出我的真正份,果然不简单。但是有一点需要更正阁下,那就是世人以及那些以为自己就是正义的诸多神灵口中的堕落只不过是路西菲尔对美丽的死亡渴求而已。说起来,阁下是怎么样知道我们的份的?路西菲尔对这一点很有兴趣。”

    青年在激动过后,很快就平静下来,继续用着一贯的冷淡说出自己的思考结论:“其实也很简单,因为路西菲尔阁下派出了一个似乎不怎么懂得保密人,她的话语当中的一点小毛病也就是让我得到这个论点。”

    路西菲尔闻言,嘴角微微的翘起来:“阁下果然是一个有趣的人。不过阁下不介绍一下自己吗?”

    青年闻言躯不由得轻轻一震,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名字的什么,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是毫无意义了……再者,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名字也不再重要……”

    “是吗?”路西菲尔看着眼前这个他认为越来越有意思的年轻人,似乎是嘲讽似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但是下一刻,路西菲尔正了正神色,然后继续他们之间的话题:“确实,名字实际上并不能代表什么,而我们要阁下来这里,主要是希望阁下能够帮助我们解决一个问题。”

    青年摇了摇头:“以路西菲尔阁下的能力都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么我的存在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吧。”

    路西菲尔微微一笑,点头说道:“话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阁下也很清楚,每一样存在都会有他的烦恼,或者说是难以处理的问题。而我们也不例外。我们寻找很多以为是合适的人选的人,但是他们都没有来到这里,而阁下,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所以阁下是解决我们难题的最佳人选。再者,阁下不是对我们有着要求吗?就在这一点上面,我们双方完全可以做到互惠互利……”

    青年闻言,内心不断激烈的挣扎着,最后,青年看了一眼在思索着什么的路西菲尔,还是妥协了:“好吧,路西菲尔阁下。我们可以成交这一次……交易。”

    路西菲尔闻言笑了起来:“阁下果然爽快,那么请阁下在这一份文件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作为最终的报酬,我们可以完成阁下心底的最真实的愿望——和阁下的最再次生活在一起……”

    路西菲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青年用极其痛苦的话语打断:“不用那样,我只需要再见她一面,以及她能够继续活着就可以了……因为对于她来说,没有和我相遇的话,她真的能够找都幸福吧……因为我始终都不是一个好人……”

    路西菲尔没有怪罪青年把他的话打断,而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了一眼青年,同时手指在空中虚画起来,而在青年把话说完之后,路西菲尔展开了一份羊皮卷轴,说道:“既然阁下提出了这个要求,那么我们就这条款作出修正。现在请阁下细看一下条文,然后再决定是否要跟我们合作……”

    路西菲尔说罢,从虚空中拿出一支纯银制作,同时笔杆上面刻满不明符文的钢笔,放在了青年的右手前面。

    但是路西菲尔没有想到的是,青年并没有细看,而是在看了一下已经被路西菲尔修改的任务完成奖励的条文之后就签上了自己应该要去忘却的名字……

    把卷轴收藏起来之后,路西菲尔对着青年说道:“你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但是也不能算是坏人。不过既然已经签订了合约,我们也不好多说点什么。现在你需要休息几天再去完成我们给予阁下的任务吗?”

    “不需要……就现在吧。”青年摇了摇头,但是路西菲尔还是在青年那已经恢复坚定的眼神当中看出那一抹深藏眼底的哀伤……

    “那么好吧。”路西菲尔这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左手往房间的中央一点,一个散发着淡蓝色波动的传送门出现在房间中央位置上面。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传送门,路西菲尔再次从虚空拿出一个小小的星形物体,然后让青年拿着,星形物体和青年的右手一接触之后,青年突然感觉到右手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但他没有叫喊出声音,而是紧咬的牙齿,抵抗着这难以承受的疼痛,但是,青年还是没有过这无比的痛苦,直的倒在了地面上……

    过了一会,路西菲亚看见已经完全消失在青年右手的星形物体正逐渐以一个转轮样式为外表的星盘出现在青年额角上面之后,心中不哑然:“轮回星盘,没想到阿比努斯那家伙居然将自己的最宝贵的东西都拿出来改造了。看来等待着这家伙的任务绝对不简单。”

    最后,在青年额角的星盘黑印再次完全消失之后,路西菲尔一把抓起青年,把他扔到传送门当中……

    过了一会,路西菲尔看着传送门完全消失之后,打了一个响指,影逐渐隐没在站立的地方……

    第二天,该地区的报纸头条居然是一个五星级酒店一晚上的用电量居然超出该地区年总用电量最高值的消息,而该五星级酒店的管理层现已被警方监控调查……: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愿望之轮回星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