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送夭夭饰物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傻丫?

    夭夭呆呆地望着渐行渐远的桐儿,自嘲的笑着,我真是个傻丫!

    “傻丫头,看谁呢?”一个夹杂着戏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没有谁!”蓦地回首,见是那个时常以捉弄自己为乐的锦儿,便没有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看谁呢,都跟你没有关系。每个人都看我是个傻丫头,为什么每个人又喜欢接近我呢?既然嫌我傻,就不要理我,任我自生自灭!

    “哟……还会生气啊?”锦儿依旧是不疾不徐的声音,好心一点也没有受到夭夭的影响似的。

    “要你管!”又是一个超高分贝兼不耐烦的音量。

    “哎呀……我们的小夭夭,今天火气不小嘛!快来告诉姐姐,谁欺负你了?”阳怪气的,锦儿说着就要掐上夭夭胖嘟嘟的脸。

    才几天不见,脾气见长嘛,居然敢顶撞你姑我了?

    一会儿,有你好果子吃!

    “假惺惺!”低头咕哝了一声,借口画妃有找,急急的回苑去了。

    哈哈!这个小丫头比起以前来,聪明了不少嘛,居然知道找借口躲避了。

    “丫头,过来。”夭夭刚进里苑,就见到画妃同自己招手。

    呃……今儿个是怎么了?先是桐儿无缘无故的示好,后是锦儿假惺惺的问候,现在,又是画妃主动找我。难道今儿个吉星高照,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娘娘,有什么吩咐?”见了娘娘,不敢有丝毫的越矩,毕恭毕敬的请求着。

    “丫头今天很聪明!”画画由衷地称赞着,并随手拿过一件饰品放在夭夭的手上。

    若是你以前知道这么应付她们,你也就不会吃那么多苦头了。

    不过,现在知道,也为时未晚,总比一直愚蠢不知改进的人好。

    “娘娘,这……夭夭怎么敢当?”夭夭望着手上的蝴蝶结坠饰,结巴着不知该怎么说道。

    娘娘今天也莫名其妙的,怎么就突然送我这个坠饰呢?以前又不见她对我这般的好?

    这个蝴蝶结坠饰可是娘娘平时最喜欢的饰物了,怎么就送给我了呢?

    “丫头,我一直叫你丫头,是因为你是她们中间最小的一个。平时,她们欺负你,我也不好主动出面帮你。你只是她们中间的一个,如果我亲自出面,她们会在暗地里对你胡作非为更加放肆。我也不能保你时时平安,你得学会自我保护,学会成长。今天,你终于长大了,知道保护自己了。这个,就当做是给你的奖励好了。”画说着,亲手把蝴蝶结别在了夭夭的吊坠上。

    “娘娘,你……”眼眶一,泪水就如决堤的河水,顺着脸颊留了下了。

    原来娘娘并不是没有看到自己被人欺负,也不是对自己不够好,她只是在等着,等着自己从疼痛中站起来。

    原来娘娘有看到刚才自己差点被锦儿欺负的那一幕,所以刚才才说自己今天变聪明了。

    “傻丫头,哭什么呢?”说着,用自己的丝帕揩去夭夭的泪水,轻柔的语气里满是怜。

    这个丫头,就跟妮儿一个子。一样的单纯,一样的哭,一样的容易感动,一样念旧,一个活脱脱的山寨版妮儿!

    也难怪自己初见到她时,就莫名的有好感,莫名的在众多的丫头当中喜欢上她!

    “娘娘,你对丫头,真好!”用手胡乱的擦抹着脸,带着鼻音,含糊不清的说道。

    “好了……不哭了。”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夭夭。

    “嗯!娘娘!”点点头,破涕为笑。

    夭夭有你这么好的主子,才不哭呢!

    “夭夭,如果你遇到什么事,记得一定要告诉我哦!”轻言软语,细细叮嘱。

    “娘娘,夭夭会的!”娘娘的声音好温柔哦,是夭夭听过最好听的声音了。

    遇到的事

    是啊!今天遇到了好多的事

    告诉吧?

    当然要告诉!刚刚才答应要告诉娘娘的!

    娘娘对我这么好,都把自己最喜欢的蝴蝶结坠饰送给自己了,不告诉她不好吧!

    “夭夭……丫头!”见丫头半天没有说话也没有动静,只得提高了声音喊道。

    不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她会把梅苑丫头过来的事告诉我吗?

    应该会吧?她刚刚才许下的诺言不会这么快就食言吧?

    “嘿嘿……娘娘,不好意思!夭夭只是才想到了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夭夭用了挠了挠后颈,眼睛转了转,瞟了瞟四周,问道。

    “哦,是什么啊?说来听听!正好我也可以给你一些意见。”画好奇的问道。本来小巧的嘴,此时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嗯!谢谢娘娘!”夭夭顿了顿接着说道,“就是刚刚啊。那个梅苑的丫头桐儿来过了。我和她其实是旧识,可以前也没有络到那个地步啊。她今天来,感觉怪怪的。她本来说有正事才来的,结果和我说了一会儿话后,就走了。”

    “哦……那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语?”听了夭夭的话,不皱起了双眉。

    那个丫头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

    就不知道是什么事呢?

    “娘娘,其实她开始也没有和我说些什么特别的。只是她一直说些让我感动的话,让我多去她那里走走。最后,她还问我,娘娘你对我好不好?”用一个手指梳着额前的留海,慢慢的将两人刚才的对话一五一十的道来。

    这些话,应该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告诉娘娘的吧?

    事无不可对人言!只要你想说,就没有什么是不能对人说的!

    “嗯,原来是这样啊!那你是怎么回答她的呢?她又是什么反应呢?”

    这个丫头果然不会食言,那个蝴蝶结也没有枉送!

    “我就说,娘娘对我很好啊,虽然并没有对我格外的照顾。谁知道她听了之后,半天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说要回去了,还说我是傻丫头。”夭夭说到最后已是鼓起了两腮,气呼呼的嚷着。

    叫我傻丫头,难道她就很聪明吗?

    “哦……这样说来,就是桐儿的不对了。她怎么可以说你是傻丫头呢?你啊,你并不傻,你只是比她们单纯些。单纯也只是因为你年龄比她们小的缘故。”轻轻的捏了捏夭夭鼓起的双颊,安慰道……: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