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隔墙有耳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呃……妮儿好像生气了?

    是的,妮儿生气了!

    “妮儿,你冤枉我了!我哪里有深藏不露?是你一直都没有给过我机会好好的跟你说话,你又怎么能说是我深藏不露呢?”捶顿足,一边说一边拿眼睛不时的偷偷瞄下妮儿,看她有否在听自己说话。

    “……”

    呃……其实,你说的也对啦!我们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的说过话,我又怎么能责怪是你隐瞒实没有据实以告呢。

    “妮儿,你听我说好不好?”看见妮儿没有说话,心里着急了起来。

    妮儿,你别这样好吗?你知道我做了那个梦之后,我的心有多痛吗?就是害怕那个梦变成真的,所以我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跑来这里救你的。可是你这样,不是让我的心更难受吗?

    “……”哼!不管怎么说,都是你不对!至少你应该在刚刚醒来看到我的时候就说清楚,这样,我就不会为你担心那么多了。

    女人啊,是不是就只会蛮不讲理啊?

    其实,女人有时的确是蛮不讲理的!

    蓝斯宁望着屋顶,心里恨恨的想着,可是,谁叫自己在梦里与这个女人夜夜私会还上她呢?搞得现在自己这么狼狈不说,还得对她弯腰曲膝的赔礼道歉。

    哎……人生若是只如初见,他蓝斯宁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

    无奈啊!只得认命咯!

    “好嘛,妮儿,你听我说嘛,我全部都告诉你,好不好?”低声下气的,温言软语的祈求着,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男生等着老师的原谅。

    “好吧!你说吧……我姑且听听!”头一昂,很高傲的样子。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求本娘娘听,那本娘娘就暂且饶你无罪,听听好了。

    “真的,你肯听我说啦?”一听见妮儿肯听自己说,开心得大叫出声,一点也不像刚才那个精神萎靡不振的家伙。

    “啰嗦!你要不要说啦?不说的话,我可走了?”说着,作势就要往外而去。

    真是的,没见过哪个男人有这么啰嗦的!

    “别走!你别走!我说……”蓝斯宁一看,更急了,差点就要双膝跪下,大声吼叫道。

    妮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为了你,堂堂一个百花谷少主沦落到如令的阶下囚,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不听我解释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要定我的罪?

    “那你说啊,我可听着呢。”这个男人怎么回事?竟然要给我跪下?不是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吗?上跪青天,下跪父母,可他怎么可以这么随便的景下跪?

    “嗯……”蓝斯宁轻轻点头,望着妮儿有些不耐的脸色,忐忑不安的娓娓道来。

    “什么?你说你在这黑屋子期间出去过?”妮儿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望着面前这个显得有疲累的男人。既然出去了,又为什么还要回来?不会是单单为了跟我告别吧?

    事真有那么简单?

    “你还是不相信我能出去?那我做给你看好了,你可要看清楚了。”这女人真是个牛皮灯笼,点不着。

    话落,就见蓝斯宁倏地不见了。

    “呃……人呢,去哪里了?”妮儿惊呼出声,她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蓝斯宁的影子。奇怪,这人是怎么变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我都还没有看清楚,人就不见了。

    “妮儿,我在这里呢。”此时,一声细如蚊蚋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

    “哪里啊?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呢?”又转了两圈,还是没有发现蓝斯宁的影。

    “嘿嘿……我在你前!”你当然看不到我了。如果让人看到我了,我还能出去吗?

    “啊……什么?在……在我……前?你,你快出来!”讨厌!怎么可以爬到人家前嘛?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是男人吗?

    呼……的一声,就象被风刮过脸庞一样温暖,蓝斯宁腾的一声,就出现在妮儿的面前。

    “你怎么可以趴在人家前?”妮儿红了脸,低头问道。男女授授不亲啊,该死的家伙!还是趴在人家的前!

    “如果我不趴在你们前,就出不去了啊。你们蝶园的人,每个人的前都带着花式蝴蝶坠,而我又是玫瑰花,可以变成花样很自然的就附在坠子上了。”奇怪!今天的妮儿怎么总是脸红?

    “啊?是这样啊。还以为……”吼,真是丢脸,干嘛想那么多?人家根本就没有暗示什么其它意思,只是在说怎样从这里出去而已。妮儿在心里暗暗的骂着自己,巴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

    原来他真的能自由出入这里,这个黑屋子!

    “你以为是什么?”蓝斯宁好奇的问道,完全在状况之外。他本来就是一朵玫瑰花啊,变成花样附在蝴蝶上这样不是很合理吗?

    蝶恋花!就是这样的啊……

    “没什么啊。”赶紧掩饰着。

    都已经够丢脸的了,还问。谁理你啊?

    “没什么你干嘛脸红?哦……我知道了。”掩饰的那么明显,没什么才怪!

    哈哈!看来不只是襄王有梦,原来神女也有心嘛!

    “你,你,你知道什么?不准说知道。”妮儿尴尬的吼着,脸更红了。

    “可是我本来就知道啊,为什么要说不知道呢?”原来这个丫头逗起来是这么好玩的,跟梦里那个妩媚艳的妮儿完全是两个样子嘛。

    嗯!我喜欢!真是越看越看!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准就是不准!”蛮横霸道不讲理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蓝斯宁撇了撇嘴,害怕说多了会若得妮儿更不开心,所以不得不屈服在妮儿的,威之下,只得拉长尾音不满的抗议道。

    哼!这还差不多!

    可是,事真的就如他所说的那么简单吗?他只是单纯的等着自己说道别?

    妮儿侧着头,重新将蓝斯宁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个会说谎的人啊,我该相信他吗?

    嘁……原来是个水扬花,朝秦暮楚的女人!等王上梅妃醒来,有你们好看的。

    虚掩的门外,一道白光一闪而逝,屋里的两人却浑然不知而自悦着。: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