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再回黑屋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莫哥哥……你说什么吖!人家哪有装嘛?”鼓起两个腮帮子,气呼呼的说道。这个莫哥哥,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明知道人家现在的处境,不适合见他,还这样说人家。哼哼……

    “好啦……进去吧!别人为了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难道你就不应该跟人家说一声谢谢吗?”不由细说,推着妮儿,进了黑屋子。

    “哦……”

    眼前一片明亮,那个先知留下的火把还在空中熊熊燃烧着,仿佛永远也燃不尽。

    屋里四处狼藉,周围都是坑坑洼洼的,蓝斯宁斜躺在角落里,两眼紧闭,正沉沉的睡着,衣衫褴褛,显得消沉而又邋遢。

    被关在一个暗不见天的黑屋子,谁会是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呢?

    他……似乎消瘦了不少!看着眼前这个眼窝深陷,脸颊清瘦,早已不见昨风采的蓝斯宁,心不由得被狠狠扯了一下。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妮儿啊!

    妮儿何德何能,让你堂堂一个百花谷少主为我牺牲到这步?

    你说你喜欢我,可是如今我已是王妃了,我还能拿什么来回报你的恩呢?就连你被关在这里,我也是到如今才得以找到机会来看你,更遑论要救你出去,那就如登天般的难。

    “妮儿,别难过了!他蓝斯宁是个男人,这点罪还受得了。”看到妮儿泣还休的样子,连忙拍了拍妮儿的肩膀,安慰的说道。

    “莫哥哥,你也知道的……他沦落到现在这样,都是妮儿害的,妮儿又怎么能不担心难过呢?”不争气的泪水终于滑过脸颊滴落在石板上。

    “嗯,莫哥哥知道的。他是个好男人!可是你现在份不同了,该放下的就要放下,该忘记的就要忘记。”呵……放下?忘记?莫在心里苦笑着,自己又何偿不是呢?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自以为已经放下了,可到头来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忘不了。

    “放下?忘记?莫哥哥,你能做到吗?在对方为了自己做了那么多事之后,你真的就能置之不理吗?”妮儿反问道。

    啊,谁能说清楚?

    说别人倒是容易,自己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

    “妮儿……”真被问倒了。他莫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做不出来那种过河拆桥,撞完钟不要和尚的事

    “莫哥哥。妮儿知道自己的份已不同往,没有资格留恋这份,可是,这如滴水穿石般的感受,能说没就没的吗?”

    都说时间是魔鬼,能让不可能的事变得可能,能让不相的两个人变得彼此渴望。

    果然如此!这的牵挂,正是这一点一滴堆积起来的。

    “妮儿……那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放他出去呢?”给不了答案,干脆转移话题。

    “我也想啊!可是,要怎么放呢?不管怎么放,以他百花谷少主的份,他都不可能躲藏起来不让人知道的。如果事败露,蝶王知道了,后,宫里恐怕又是一场混乱。”妮儿担忧的说着。

    她不是不想放了蓝斯宁,可是如果自己趁蝶王昏迷时放人,摆明就是不把蝶王放在眼里,会被扣上造反的帽子的。到时候,不光是自己逃脱不了责罚,就连莫哥哥也难逃罪责。

    “要是能唤先知就好了……”莫不无惋惜的说道。如果先知在,只要问下结果怎样就好办了。

    是啊!如果先知在就好了!反正他通前世知未来,有什么结局,问一下他就好了,哪里还需要在这里左猜猜右猜猜?

    “嗯……先知在就好了!”妮儿轻声附和着。她也知道只要先知在就好了,可是,目前先知藏器非她所拥有,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召唤先知啊。

    “妮儿……妮儿……”此时,沉睡中的蓝斯宁突然发出梦呓,倏地睁开双眼。

    两人面面相觑,没有说话。

    “妮儿……我又梦到你了。你好漂亮!”像个孩子般一脸兴奋的冲过来,伸出手摸了摸妮儿光滑明亮的肌肤,直接的把莫当掉,喃喃着。

    这个蓝斯宁也太过份了,不把自己当回事不说,竟然还当着外人的面就对妮儿动手动脚的。如果今儿个是妮儿一个人过来,还不知道要吃什么亏呢?瞪着眼前蓝斯宁那不规矩的双手,莫不由心生火起,伸手就要去将他打醒。

    妮儿用眼色瞟了瞟莫,示意他别乱动,这个蓝斯宁虽然醒了,可他现在看来有些神志不清,精神恍惚。

    他怎么会将活生生的自己当作是梦境呢?就算是被囚了这些子,一个有着两千年修为的人,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啊?就连刚才我和莫哥哥进来,说了半天的话也没有吵醒他,难道他是因为那个惑智,而留下了后遗证,减损了修为?

    “妮儿,你怎么走了就没有回来了呢?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等得很辛苦?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你时时都在我的梦里。还有你那个莫哥哥,他也没有回来,你们究竟是怎么了嘛?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等你回来,我宁愿在这里被关一辈子也不要对你不辞而别。”来回摩挲着妮儿细嫩幼滑的脖颈,自言自语的问道。

    听到蓝斯宁剖心的表白,妮儿被深深的振憾着,在心里呐喊着:我知道,你说的我都知道。因为你也在我梦里,时时,刻刻,可是,可是我已不是昨天的我了。你的,妮儿我回报不起,你的,妮儿我也没有资格享受。对不起……对不起!一直没有来看你!

    什么……不辞而别!莫听了蓝斯宁的话惊愕的尖叫着。难道说你蓝斯宁可以自由进出这个黑屋子?这千年寒铁铸成的门锁,对你也一无是处?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敢如此轻视于我蝶园?

    “莫哥哥……”被莫的尖叫声吓醒,蓝斯宁莫名其妙的看着站在眼前的两人。刚刚自己明明在做梦,为什么一转眼两人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真是奇怪!到底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呢?蓝斯宁抓了抓自己的后脑,烦恼着。: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