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出墙 (补更)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什么?你重说一遍!”坐在上位的蝶王咆哮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才几天没有去她妮苑,竟然就给他惹出这样的丑事来,还是和莫!

    “……”

    难道和别人就行吗?

    当然不行!不管和谁都不行!做本尊的王妃就该谨守礼份,懂礼仪,怎么能红杏出墙呢?

    “王上,奴婢是昨夜亲眼看见妮妃娘娘和莫侍卫在一起的.”杏儿耐心的又重说了一遍.其实她只是看到他们在侍卫门前说话.

    “去妮苑!”蝶王听了杏儿的重述怒气腾腾,大有将人一把捏死的气势.

    好你个妮妃,竟敢出墙?!简直找死!!!

    那个随侍的丫头姻儿干嘛去了呢?竟然给她机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

    一行人浩浩的正开往妮苑,正要经过桃林时,梅妃突然大喊肚子痛.众人急了,忙不迭的打道回府将队伍开往梅苑.

    一回到梅苑,梅妃就恢复正常了.

    蝶王恍悟的看着梅妃,眼里喷着火,似乎在问,你就是故意喊肚子痛,是吧?就想让本尊不离开你半步,是吧?这下如你愿了,本尊留下来了,妮儿也出墙了,你还有什么话说?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王上,息怒!说不定是杏儿这丫头乱嚼舌根胡说八道呢,也许那人根本就不是妮妹妹.”梅妃用细致嫩白的指头抚了抚蝶王快笼到一堆的眉头,假装没有看到蝶王的怒火,顾自开解道.

    王上若是现在去质问妮儿,想她妮儿定然不会承认自己昨夜同那个莫侍卫在一起.说不定还会倒打一耙,说自己诬告陷害于她,弄不好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会是自己也说不定.

    梅妃狠狠的白了杏儿一眼,若是她当时就回报于王上,也不至于错过现场抓获妮儿犯错的机会,自己也不用这么辛苦的演戏做秀了.

    “真的会是这样吗?可你那个丫头不是说亲眼看到的吗?难道你的丫头也越来越大胆,敢欺骗本尊了?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你梅儿想要留下本尊的技俩?”掀开梅妃青葱般的玉指,压低了眉毛问道.

    “我的王,梅儿自信调教个奴婢还是可以的.只是想那妮妹妹现时已与莫侍卫分开多时.常言说,捉贼拿赃,捉拿双.梅儿斗胆,请问王上你手上可有妮妹妹犯错的任何把柄?”好个梅妃,一席话只说得王上连连点头称是.

    既帮王上分析了目前的况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又将自己贤内助的形象抬高于众嫔妃之上为以后的立后辅下了基石.

    “哈哈……梅儿不愧是本尊最的王妃!说得有理!赏!”听了梅妃一席不敬的言语,蝶王不怒反笑.

    梅儿说得对啊!多亏了梅儿及时把自己拉住.若是自己就这样气冲冲冒冒然的跑去质问于妮儿,妮儿恼羞成怒拿出先知对付本尊怎么办?到时候不要说她交出先知,恐怕连本尊她也不会放在眼里,会公然反抗吧?

    不行!无论如何本尊得先忍住这口鸟气!

    待本尊将先知拿到手后再来对付她.那时候的妮儿就是粘板上的,任本尊宰割,本尊想怎么对付她都行.哼哼……

    “谢赏!我的王……”一听说赏,梅妃仿佛见到了后冠般,双眼矅矅生辉,言语间尽显柔媚嗔.

    帘外一干男子,无不听得骨头都酥了,纷纷托辞离去.

    “我的王,你打算如何处置妮妹妹呢?”虽说没有当然抓住,可她妮儿夜出妮苑就该认罚.

    “什么怎么处置?”蝶王没有反应过来,一时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刚刚不是说没有拿到妮儿的任何把柄,不能苛责于她,不能刑罚于她吗?怎么这会又问该怎么处置?

    这女人是怎么了?这么快就忘记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了?

    蝶王皱着眉,盯着梅妃,等着她的下文.

    “王,那妮妹妹夜出妮苑不管是不是和莫侍卫有关,可她终究是形单影只的私自出苑.如果王上不加以责罚,那其它的嫔妃都以此为凭而私出本苑,整个后,宫岂不要乱吗?”梅妃用那双无辜的大眼睛认真的望着蝶王.

    我的王,如果是梅儿夜出梅苑,你会罚梅儿吗?

    “罚,当然要罚!如果个个都以她妮儿为榜样学她般在半夜里私出本苑,那怎么行?”蝶王瞪大了双眼,朗声道.

    如果蝶园继承人血脉有一半是不正统的,那么本尊的蝶园就有可能落入他人之手?那本尊岂不是成了蝶园的罪人,岂不是愧对蝶园的开山祖先?

    虽然自己回答得响亮而干脆,可是到底要怎么处罚那丫头呢?不处罚吧,自己的心里实在是不爽,憋屈得慌,处罚吧,会不会惹得那丫头一个火起,反了本尊?

    “那……我的王,你准备怎么处罚那个丫头呢?”听王上回答得那么肯定,心想王上为了自个的面子一定会重罚那个丫头的.心下窃喜,嘴里也不免泄漏了秘密.

    只是蝶王正在忧虑不知该如何处罚妮儿,对梅妃也没有深加追究.

    人非圣贤,孰能无错!何况他们也并非人,只是可以幻化为人的精灵而已.

    “这个……不如梅儿说说,该怎么处罚妮儿呢?”蝶王一句话将皮球原封不动的踢还给了梅妃.

    就让本尊看看梅儿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说不能罚的是你,现在说必须罚的也是你,什么话都让你说尽了.

    你到底想干嘛呢?

    “我的王,你怎么能将这个问题踢还给梅儿呢?梅儿不依了啦!”撅着嘴,扭着笨笨的水桶腰,嚷嚷道.

    王上是怎么了?今天一天都在我的话.难道他起疑心了吗?他知道我让杏儿煽动下宫的丫头们准备攻击妮儿的事了吗?

    还是他在考验我将来是不是能够坐好后位,领导好后,宫,做一个合格的贤明辅佐?

    “……”蝶王伸手捏了捏梅妃撅起的樱唇,用挴指来回轻揉着,看着那两片樱唇因自己的逗弄而艳绽放,他笑了.

    森的笑!

    终于找到可以处罚妮儿的方法了!嘿……: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