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惑智再次发作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闭嘴!”蝶王横眉怒目,不甚恼火的吼道.

    我的蝶园,我作主!

    又岂轮到你一个园外黄毛小子在这里说三道四的.

    “蝶王……”蓝斯宁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妮儿阻止了.

    “莫,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气极的蝶王干脆转移话题,转向莫问道.

    “王上,这件事,罪臣也不是很清楚,请王上明断是非.”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再提这件事了.若是答案说得不清不楚,王上听得糊里糊涂,那可就不妙了.“嗯?你在牢房怎么会不知道牢房发生了什么事?”蝶王很不满意莫的回答.斜着眉,眯着眼望着一脸平静的莫,仿佛莫没有说谎.

    嗯,王上似乎忘记了自己正在服刑.被关在囚形室,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囚室以外的牢房发生了什么事呢?就算偶尔听得到,那也看不到啊,那样的况又怎么能回复王上的问题呢?如果所说的不复合事实,要是被别人查出了,那可是欺君,罪加三等啊.

    我被加罪重刑倒没什么,可是不能再拖累妮儿了,看样子她已经有她自己所的人了.

    “王上,莫的确不知.莫的囚室并不是开放式,而整个牢房也不是全透明的,所以未能观察到整个牢房的况.”莫苦着一张脸,垂下脑袋无精打采的说道.如果王上在以前采纳了他的建议,将牢房建成透明式的,那么他也不至于回答不了王上的问话啊.

    呸!什么王上?我看简直就是一猪头.

    妮儿虽然恨蝶王的专横拔户,可他毕竟是王上,所以也只能在心里骂骂他解解气而已.

    他自己未能明辨是非,偏听一面之词,不分青红皂白的将莫和自己罚以囚形,还敢质问莫怎么能不知道牢房里发生的事.都已经轮为阶下囚了,又为什么要知道牢房里发生的事呢?难道还有义务对他这个暴君尽君主之义吗?

    “不知道?既然如此,那就全部关押起来,等查明真相再行定夺!”蝶王气呼呼的带着一干人等,甩手离去.

    真是造反!

    蝶王没有想到莫居然会说不知道.他莫可曾是他的心腹啊,怎么能回答说不知道呢?他的办事效率去哪里了?他怎么可以在外人面前说不知道啊?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总是溜得很快,转眼就月上枝头,夜幕降临了.

    由于牢房被毁,莫与妮儿,还有蓝斯宁三人一起都被关在了另一个黑屋子.这所房子原本是用来关那些个不守规则的奴婢和小公公的,现在暂时用来作为关押他们的地方.

    冰冷的墙壁,很湿滑,生硬的地面,光溜溜的,头顶上似乎还能听到叮咚的嘀达响水声.

    原来这是到了后山,那里好多石屋,据说有很多冤魂.想到这,妮儿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努力撑着那双本已疲累的大眼.

    大家各怀心事,好在这漆黑的夜里,大家都瞧不见彼此的表.

    蓝斯宁一脸的晦而后悔,后悔没有带着妮儿和那几个逃犯一起逃离这里.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回百花谷了,不知道谷里可否有人发现他不见了.

    唉,谷里那么多个继承人,如果少我一个,大家应该很开心才是吧.想到这,蓝斯宁的心里象是吊了几桶水一样的不平衡,七上八下的很是不舒服.

    而莫呢,则是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这样也好,大家在一起都有个照应.如果再发生什么事,他莫就不会在面对蝶王时一问三不知了吧.莫幻想着,脸上不由得绽开了一丝笑容.连来对妮儿的担忧和精神上所受的折磨让莫一直处于警备中,而此时,妮儿已在边,无须多作顾虑.毫无戒备的放松让莫昏昏睡.

    妮儿最担心的是蓝斯宁,她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发作.先知说过,除了捣毁惑智囚具和施惑智的人,被惑智者才会完全清醒.可现在古不知去了哪里,那个惑智囚具又被深埋于地下,现在又到了晚上,如果蓝斯宁又变成死士再次发作怎么办呢?莫哥哥受伤的手还没有治根本就不能对付变成死士的蓝斯宁,自己也不能对付蓝斯宁,看来只有再次召唤先知了.

    毕竟只有先知才知道解决的方法,也只有先知才能在不伤害蓝斯宁的况下将惑智封锁.

    “主人!”

    蓦地,耳朵边传来一声低低的呼叫.原来是先知来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妮儿只觉得全轻飘飘的,眨一眨眼,人已经离开了那个黑房子.

    “主人,好了.”先知带着妮儿缓缓地降落在一个角落里.

    “来了就好了.如果一会蓝斯宁再发作,你就封掉他上的惑智吧!”妮儿一落地,还没有站稳脚跟,急急地说道.

    现在莫哥哥和蓝斯宁关在一起,如果蓝斯宁发作,那么他的攻击对象一定是莫哥哥.她可不能让她的莫哥哥出事,所以她无论如何得让先知在蓝斯宁发作时将他上的惑智封锁.

    “是,主人!”先知说着呼出一个烟圈,用手点了点,上面立马现出那个黑房子来.

    这时的蓝斯宁已经发作,他正伸着手朝莫前抓去……

    “主人,惑智已经发作,我现在就赶过去阻止他.”先知说着跺了跺脚,摇一变,成了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婆婆.

    “已经发作了!我们快点回去.”妮儿闻言,脸色一变.拉着先知的外袍主动将自己缠上,催促着先知.

    她没有想到蓝斯宁发作的那么快,而且还提前.她以为他至少要到三更后才会发作,因为蓝斯宁昨晚是三更时发作的.

    “噗!”妮儿同先知刚一落地,就听到莫倒地的声音.

    “莫哥哥,你怎么样?妮儿来救你了!”只听到呼呼的声音,却看不到莫怎么样了,妮儿只好出声问道.

    “……”

    “你快点”没有听到莫的回答,妮儿担心着对先知吼道.这时,她也顾不了先知是不是会被莫和蓝斯宁发现,她只知道救人要紧.

    “呯!”

    黑暗的房子里凭空燃起一根木棒,照亮了整个房子.

    只见莫躺倒在角落,整个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两眼紧闭.此时,他另一条未受伤的手臂也断了,前有一个大窟窿,血正汩汩地流着,而蓝斯宁则面无表的正拧着莫的两条腿作势将他整个撕开……: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