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种下祸根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遭了,蝶王一定会想个莫须有的罪名将蓝斯宁留下的.

    妮儿在心里大声的呐喊着,可惜没有人能听懂.

    “百,花,谷.”蝶王慢慢咀嚼着他耳里收到的信息,踱着步.看似他很轻的踩在瓦砾上,烙下的脚印却是一个比一个深.这个蓝斯宁为何会一黑衣来到蝶园,还是在牢房塌陷的时候,究竟这牢房塌陷之事与他有着多大的牵连?本尊该就此扣留下他吗,还是让他就此离去?如果他心有不轨,放他回去是不是放虎归山,养虎为患啊?

    “你来我蝶园所为何事?”蝶王的声音和缓而平坦,听不出有任何的担忧.

    真不愧是王!

    “王上,他来蝶园是来找奴婢的.”妮儿再次插嘴.

    几双惊异的眼睛同时瞪向妮儿.

    妮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你这样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莫的眼睛里写满了责备.

    妮儿,你终于承认我了!虽然你没有说明,可你能在你的王上面前说这样的话,我已经很满足了.蓝斯宁含脉脉的望着妮儿,从这句话里他知道妮儿的心里已经有他了.

    这个丫头在说什么?难道她是在告诉本尊她与那个小子暗通款曲?难道她就不怕本尊将她与那个小子一块处以囚形吗?

    妮儿望着她的莫哥哥,看着他一脸的谴责.她知道莫是很难理解她为何这么说的,她知道她还欠莫一个解释的.妮儿轻轻摇了摇莫的手臂,给了他一脸欠意的微笑.她只能告诉莫哥哥,妮儿以后会告诉他的.

    “丫头,你是说他,一个百花谷未来的主人来这个牢房找你?”蝶王转头四处看了看,一脸的不信.他凭什么相信,一个尊贵的谷主会降低自己的份,还要隐瞒自己的份,去牢房里找一个丫头.

    “是的,蝶王!”妮儿轻启朱唇,掷地作金石声,肯定的说道.

    “既然他肯来这个牢房里找你,那他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咯!是什么事,快说!”好你个小子,居然会为了一个丫头打扮成夜行客来我的蝶园,说你不是为了图谋不轨都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丫头一定是你百花谷安插在蝶园的钉子吧(即眼线的意思).

    都说伴君如伴虎,果然.才一眨眼的功夫,这个蝶王就变脸了.

    “尊敬的蝶王,可否听蓝斯宁说?”蓝斯宁以为蝶王要迁怒于妮儿,他又怎么舍得让她的妮儿受伤呢.于是急忙抢下话头,问道.

    “王上,他来这里找奴婢,没有什么事,就只是单纯的来看看奴婢而已民.”妮儿回头瞪了蓝斯宁一眼,埋怨着他不该抢话.

    她就知道,他一定会这样的,老是逞英雄.

    “单纯?????哈哈……”蝶王仰天狂笑着,好久没有听到这么幼稚的话了.

    这个世界上有单纯的事吗?有哪一件事不是与宝物,美人,地位扯上关系?单纯,有吗,恐怕连你这个小丫头都不单纯吧?不然,你为何会找上这个百花谷未来的谷主,难道不是为了飞上枝头变凤凰吗?

    “是的王上,就只是单纯来看看!”听着蝶王的狂笑,妮儿的心七上八下的,蝶王会相信吗?

    “笑话!你个丫头着实胆大包天,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戏耍本王,居心何在?”笑声嘎然而止.蝶王震怒咆哮的声音响彻整个蝶园.

    呃,真是没想到妮儿竟然会如此大胆,竟敢戏耍蝶园的蝶王?蓝斯宁诧异着,一百个不解,可也只能盯着前面妮儿的背影发呆.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对妮儿提出质疑,现在应该做的是解决掉目前这个发怒的蝶王.

    “王上,息怒!保重体啊!”莫谨慎小心的劝慰着蝶王,不知道妮儿何时戏耍了王上,激怒了王上呢?

    “王上,何出此言?奴婢何时戏耍王上了?”妮儿一脸惊疑.她左思右想,自己什么时候对王上不敬了?她这可才是第二次面对王上啊,都还谈不上络呢,更何况自己一个小小的丫头又怎么会不知进退到去戏耍王上呢?那不是自找死路吗?

    “还敢狡辩!分明是嫌囚形罚得不够重.”蝶王恼怒着.为何这个丫头总是能激起自己的坏脾气?上次也是因为这个丫头,所以才连莫一块被罚囚形.

    “囚形?”妮儿恍然大悟.原来王上还在为上次隐瞒了木屋的事生气.

    囚形?原来那个东西叫囚形,囚到变为原形!

    真是残暴的君主!

    怪不得蝶园的绯闻最多,原来都是因为这个残暴地蝶王.妮儿一个小小的奴婢能犯多大的事,就用上这么残酷的极刑?

    “王上,上次的事,奴婢并没有戏耍王上.奴婢的确是疾风莫的故妹,也的确是分别了十年刚刚才遇上的.”妮儿撅着嘴,不满的道.这个王上分明就是无理取闹嘛.

    哦,原来妮儿和那个叫莫的两人是故亲啊!嗯,莫,我原谅你临敌时擅自对妮儿的保护了.

    “王上,妮儿说的是事实.莫和妮儿确是故亲,十年重逢,当时太兴奋,所以忘记了时间地点,才会被古当作刺客抓了起来.”莫也趁此机会附和着妮儿解说着上次的事,希望王上会重新整理思绪,解除他二人的囚形之责.

    “尊敬的蝶王,既然那都是一个误会,如今也解释清楚了,你就放了他们吧.”冷不丁,蓝斯宁又插进一句话.

    闻言,妮儿只得无奈的送了一个白眼给蓝斯宁.

    这个人是怎么了?难道就不能好好的呆着,不要添乱吗?

    “解释清楚?你怎么就知道他们解释清楚了?你是当时看见了还是听见了?你一个外人,凭什么对我蝶园的事指手画脚,出言干预?你私闯我蝶园这件事的帐都还没有算清楚,你又凭什么替他俩说?”果然,蝶王一听蓝斯宁的话就气得鼻子冒烟,跺脚大喝道.

    啊!蝶王真生气了!

    “王上,虽然蓝斯宁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可是我相信他们的话,蝶王难道不应该相信自己的臣民吗?”蓝斯宁不怕死的再次出言说道.

    吼,我要抓狂了!妮儿真想踢他蓝斯宁几下,看他会不会开窍.这个什么人啊?难道不知道蝶王已经生气了吗,他怎么就还敢说啊?: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