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争夺之战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几个囚犯一看自个首领发火了,又慑服于他的寒气,虽然大家也害怕杀灰子于无形的妮儿,但是依目前形势来看,若是不同意矮个子的提议可能会当场掉脑袋的,权衡利弊之下便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好,那大家一起上!”吼完,矮个子带头冲了上去.

    “大家小心!”见对方来势汹汹,莫当即拉了妮儿到他的保护范围内.

    虽然他已经受伤了,可是他还是会保护好他的妹妹的.

    “妮儿小心!”蓝斯宁的眼中至始至终就只有妮儿一个人.眼见妮儿被拉在莫的后,他虽然心里有些不爽,可是现在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

    “嗯,我会小心的,你们也要小心!”攥了攥拳头,咬了咬牙,妮儿察觉自己的血液奔腾得更快了.

    虽说自己吞了五行金精元,可是刚才还不是这样的啊?难道她真的连灰子的木精元也吞了,所以血液才会整个沸腾?

    翻滚的尘埃如秋风中的落叶扑朔朔的打在每个人的上,眼前只看见一片飞扬的黄沙以及被对方打中受伤人的闷哼声.

    “啊!”

    突然间听得妮儿一声大吼,穿透云层,飞舞的泥沙纷纷坠地,全场一片静寂.

    风清云朗过万山,只见众人都已倒在地上,轻者哇哇吐血,重者当场送命.

    原本那矮个子是冲莫打过去的,可是打到后来,另一个囚犯来助阵,帮着矮个子打莫.莫本已受伤,怎么受得了连番强攻,便逐渐落于下风.而影见莫处于下风,便想过来帮忙,一时手忙脚乱的露出许多破绽被对方一个斜里挑刺便打翻在地上.蓝斯宁一个对两个虽说游刃有余,可也分乏术,顾得了妮儿便顾不了莫与影.本可自顾有余,可那打翻了影的囚犯却来攻击妮儿,于是蓝斯宁在左支右拙的况下也处于挨打的份上.

    妮儿看到他们三个渐渐不敌,一急之下,沸腾的血液冲破了血痕的限制.她竟然融合了五行金,木两个精元的力量,功力暴增.一时间功力竟然凌驾在众人之上,这一吼的劲道就连莫这个御前红人都无法逃避,更别说那些个功力低下的囚犯了,那个矮个子由于距离妮儿近些也是被震得七孔出血,当场就昏迷不醒.

    剩下的两三个受伤轻点的囚犯哪里还敢贪图妮儿上的两个精元呢,连滚带爬的趁着莫受伤而无人追赶逃命去了.

    看见那些人死的死,伤的伤,妮儿呆楞在原地.她不知道怎么就变这样的局面了?

    “妮儿!”莫连吐了几口血,挣扎着起,看着妮儿面红目润,精力充沛的样子,心想她的功力强了很多,看来是精元得到了挥发.

    “莫哥哥,你怎么样了?”听到莫的呼喊,妮儿才回过神来.她扶着莫,用袖子擦了擦莫脸上被溅到的血丝,看着他嘴角那清晰的血痕,她觉得象是在讽刺她只是一个会拖累别人的人.

    “我没事!快去看看影和那个小子怎么样了?”看到影和蓝斯宁他们两个躺在那里半天没有动静,莫焦急的催促着妮儿先去看看他们.

    妮儿听话的走了过去.

    影双目紧闭,嘴唇发紫,呼吸微弱,任凭妮儿怎么喊就是没有反应.看来他受伤不轻.

    “莫哥哥,影受的伤似乎比较严重,需要急救!”妮儿一脸担心的道.

    “莫大,你没事吧?”突然一阵脚步声急促地传来,一群侍卫走了前来.

    “你们怎么现在才出现?”莫厉声责问着走来的侍卫们.

    “呃……我们找不到古!”侍卫们吱吱唔唔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们早就接到命令出来了,可是古在昨夜就不知去向,而莫也陷囫囵.在没有领头的指挥下,他们就如一盘散沙,要怎么出来和那些穷凶极恶的囚徒应战?

    “影受伤很严重,你们先救影吧.其它的迟点再说.”莫三言两语交待下去.

    侍卫们七手八脚的准备把影移回侍卫门救治,生怕动作慢了又得挨莫大的骂.

    “妮儿,那小子怎么样了?”莫转头问着正在查看蓝斯宁伤势的妮儿.

    他看到妮儿正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拭去蓝斯宁脸上的尘土,呵着气帮他吹着眼睛上的泥沙.

    太亲密了!

    莫心想着,妮儿怎么能对一个陌生的男子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呢?难道这中间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难道他们两相悦?看来等这件事平静之后,得好好问问妮儿了.

    “妮儿,他还好吗?”莫见妮儿没反应,再次出声问道.如果受伤严重就要马上救治啊.

    “莫哥哥,他醒了!”妮儿看见蓝斯宁的眼皮眨了几下,兴奋的叫着.

    “哦,那他没事吧?”有必要那么开心吗?真是女生外向!莫在心里嘀咕着.

    “他没有什么皮外伤啊,也没有吐血.”妮儿左看看右看看,没有发现蓝斯宁有什么明显的伤.

    “嗯,那就好!”想不到这个小子的功力那么高,若是他们真的两相悦,那他也算是配得上妮儿之人了.

    不知道王上可知否这整件事呢?王上问起来,又该如何回话呢?毕竟整片牢房塌陷不是件小事,更何况还有囚犯趁此机会逃逸.

    莫看了看一地的残骇,摇了摇头,说实话,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因为他也不知道牢房怎么塌陷的.难道说是因为年久失修,一个咳嗽牢房就倒了?

    对了,刚才那些侍卫说找不到古.这就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与这整件事有关系吗?

    “你们刚才说没有找到古,是怎么回事?”莫抓住留下的一个侍卫问道.

    “就是我们都接到命令在侍卫门里集合,可怎么也等不来古,所以我们才没有来救援的.而且刚刚我们已经去古平时去的地方找过古了,都没有见到他,问别人也说昨夜就没有见到他了.那人还说昨夜看见牢房这边灯火通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侍卫一古脑的倒出他知道的事

    “灯火通明?昨夜我在牢房怎么没有看见灯火?”难道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真的有事发生?难道与妮儿还有那个小子有关吗?: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