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身陷囫囵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看着蓝斯宁的别扭样,妮儿有些惑然,难道说他喜欢我?

    什么是专属?妮儿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看着妮儿的疑惑,蓝斯宁只觉好气.

    真是个笨丫头!

    专属,意思就是这个水晶红玫从此就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了.

    换句话说,我,蓝斯宁从此只属于你.

    妮儿的心被撞开了一个缺口.

    原来这就是夜夜与之为梦的原因.

    呵呵...

    妮儿傻笑着,她看着蓝斯宁手里的红枚,犹豫着该不该接过来.

    如果现在不是在这里该有多好啊.她回头看看暗的角落,四周还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想必是那个小人公公留下的味道.

    真不该他在这个时候表白.

    蓝斯宁看着妮儿半天也不接过水晶红玫,他急了.

    难道妮儿对我的印象很差?难道我只是自作多?难道妮儿已有她自己的专属,我的出现对她只是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蓝斯宁握紧手中的红玫,他不解.若是如此,这一切又是为何.

    他想到了那个梦,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如果那个梦是真的,她又怎会轮为阶下囚?如果那个梦是真的,画画又怎么会急成无头苍蝇,为无法营救她而担忧自责?如果那个梦是真的,为何她会衣衫尽损,毫无一个作为王妃的尊严?

    “你走吧,我不能就这样离开.”半晌,妮儿回过神来,她拒绝了他.

    她怎么能在此时接受别人的感?

    “为什么?”蓝斯宁不懂,不管为了什么,既已落到此种地步,保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我不能扔下他们,独自离去.”妮儿说着.

    是的,她怎么能丢下刚刚才遇见就被判囚形的莫哥哥就此远去,她怎么能丢下受自己牵累而被关押的影而独自翩然离去,还有画,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她同样不能丢下她,毕竟她们是那么要好的姐妹,毕竟她为了救她出去而处于四处奔波随时有可能受到伤害的处境.

    这一切的一切,她如何能放得下?她要怎样放下?

    “他们?你都自顾不暇了,还能替别人做些什么?”蓝斯宁又怎么能理解妮儿此时的心呢.

    “不管我能否替他们做些什么,至少我不能一个人就此离去.”固执的妮儿.

    看来我是没有希望了.

    他没有想到第一次向一个人表白自己的感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没有想到妮儿会拒绝他.

    “好吧,我离开.”蓝斯宁黯然神伤道.

    他要凭什么去争取?妮儿已然拒绝了他,那么他就没有立场了.

    “既然都来了,那就留下吧.”幽冷的夜空里突的传来一声冷哼.

    “谁?”两人同时出声.太可怕了,他们竟然连人家什么时候来的,来多久了都不知道.想来两人的对话对方已是悉数听到.

    嘿嘿...来人一阵冷笑,并不答话.

    “原来是古大,深夜来此为何?”借着微弱的光线,妮儿终于看清楚来人.

    “这位朋友深夜来此为何?”古直接跳过妮儿的问话,转向蓝斯宁.

    一个小丫头他又怎么会放在眼里?若不是为了防范于莫,他又怎会夜探大牢,又怎会发现两人的私会?又怎会差阳错的发现妮儿的秘密?

    原来牵制了这个小丫头,就同时牵制了莫,牵制了影,也牵制了这个自称蓝斯宁的百花谷未来谷主.

    “哦,我只是来探探妮儿的.没什么事,就要准备走了.”蓝斯宁避重就轻的说.

    “是吗?”古不宵.你俩的对话,我都听到了,还在睁眼说瞎话.

    “是的.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走为妙吧.

    想走,哪那么容易,难道你真当这里是无人之境.我看,你还是留下来陪着这个丫头吧.

    古也不答话,只是冷冷的盯着蓝斯宁.

    劲衣裹腹之下,倒也显得凌厉,只是前后判若两人.刚才还意无反顾的怜香惜玉,这下就贪生怕死的要先行逃走.

    未来的百花谷谷主就这个样子?古摇摇头,百花谷的未来堪虑啊.

    蓝斯宁见古不答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猛瞧,还不时的摇头.

    他搞不懂古什么意思,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你就留下来吧.”话未落尽,古已出手.

    还没看清楚古是如何踏出第一步,古就已经在蓝斯宁面前了.

    “啊!”蓝斯宁大吃一惊.他想不到此人的步法如此之快.退也不能退,进也没得进,当下只得硬着头皮生生的接古一掌.

    一旁的妮儿也是看得心惊.只听说古是侍卫长,武功了得,还从没真正见过古的武功.这下见了,才知道原来古的武功的确了得,与莫恐怕也不相上下,在伯仲之间.

    “啊...”只听得蓝斯宁一声闷哼,脸上布满血丝,随即倒在古的面前.

    “哼,什么未来的谷主,根本就不堪一击.”古对着地上完全陷入昏迷的蓝斯宁踹了两脚.

    “古,住手.”此时的妮儿再也看不下去了,喝止着.

    他怎么就能如此狠心呢?与人无怨无仇的,也能置人于死地.

    “古,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百花谷的人.你若是将他囚于此,恐怕会引起双方不必要的祸害.百花谷与蝶园比邻而居,怎么能交恶?”妮儿说道.

    “他夜入蝶园为的是什么,难道你知道?”古故作一脸的振惊.拖起昏迷的蓝斯宁架入另一个囚具.

    那是一个能迷惑其心智的囚笼.被囚者往往不知自己的所言所行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何处,从哪来到哪去,完全听令于施囚者.

    妮儿看着古所做的这一切,茫然着,她无法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因为他摆明就是要嫁祸于人,可是看他将蓝斯宁施以惑智,她觉得事又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对一个外来者施以惑智,意味着什么?

    “古,你这是干嘛呢?”妮儿出声问道.

    她希望古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明白有些事一旦做错,将不可挽回.

    古继续着自己的步骤,并没有答话.: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