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百花入梦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我该怎么办啊?看梅娘娘的样子,似乎我不答应她就不会救妮儿了.如果我答应了,岂不是等于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今天的梅娘娘本来已说好了要救妮儿的,也答应了的,为什么在那个古大来了一躺之后就变卦了呢?难道是那个古说了些什么,梅娘娘才故意为难我?那他会不会说了些妮儿什么坏话啊?难道梅娘娘出这个难题给我就是暗示我妮儿没的救了?

    就因为这样,难道我就不想办法救妮儿了?不行,我得再想想其它的办法.

    原来人都是会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

    咦,这是什么?画不经意间摸到了那个曼珠沙华.

    对了,这个还没处理呢?妮儿也没有说清楚要怎么处理,我也不能拿着这个东东随便找个地方就扔了.

    最近是怎么了?难题怎么就一个接一个的不断呢?

    妮儿啊,我该怎么救你啊?也不知道影哥哥怎么样了?刚才那古到底对梅娘娘说了什么?

    画提着裙袂,嘴里念念有词,焦虑的在房里走来走去.

    “啊,我知道了.”灵光一闪,画大叫出声,随即奔出门外...

    “影哥哥,你这是干嘛了啊?”画刚到侍卫门门口,就见到影被五花大绑.

    “画,小心枝头花蚀血.”影大喊着,随即被带走了.

    “影哥哥,影哥哥....”任画喊破了喉咙,影也已经听不到了.

    这下怎么办,连影哥哥都被带走了,我该找谁商量呢.画沮丧着,毫无目的的游走在园中.走着走着,不觉间竟然走出了园外.

    这是哪儿啊?我怎么不知道?

    原来,画来到了园外的百花谷.

    谷里开满了花,虽然已是寒冬腊月,可这里的花还是一样的艳,一样的繁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呼...”这里真漂亮.

    画用力的深呼吸着,张开双臂拥抱着眼前的美景.她开心的坐在花丛中,仔细的一会儿看看这朵,一会儿又摸摸那朵,仿佛上面有她心的男子等着她去关注,等着她去抚摸.她已经忘记了妮儿还在牢房里等着她想办法拯救,她已经忘记了她的影哥哥也已被侍卫门幽,她已经忘记了那个有着美丽动人的称号却是毒十足的曼珠沙华等着她处理.现在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这眼前的簇簇骄艳.

    恩,真舒服,先睡一觉吧.画自语着,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在一座高砌的焚火台前,只见一个着黑色斗蓬的圣女,手持火把,口中高声朗讼着施法咒语,旁边站着另外两名女子依依惜别着.突的惊雷声响,火把燃堆,熊熊的烈焰直扑人面.这时,只见其中一个着蓝衣裙的艳丽女子纵跃入了火海,那火舌一伸一卷,曼妙的躯已然消失...

    “呯”又是一声巨响.在众人还来不及离开时,焚火台轰然倒地.噼啪声中,那名女子的精元嗖的窜出不见踪影.

    “可惜了,几千年的修行不知会落入谁的手中”另一名女人嗟叹着.依然不见刚才那不舍之.

    “真的很可惜...”梦中的画如是说.

    “什么可惜了?”

    突的一个声音传来,惊醒了梦中的画.

    “啊,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我又怎么会在这里?”被惊醒的画还没有回神,对眼前突然出现的少年还没消化.

    “哦,这里是百花谷.你是怎么在这里的我不知道,可是我在这里就很正常,因为这是我的地盘.好了,姑娘,我已回答了你的问题,现在该你来回答我的问题了.”少年慢条斯理的说着.

    “百花谷?你的地盘?那你是上次那个在蝶园外面偷笑的蓝斯宁了?”画终于找回了神智,斗的忆起几个月前,踢毽子的事.

    “呵,原来你是蝶园的.那个妮儿还好吗?”蓝斯宁急急的问.

    他对那个当时着一蓝色衣裙的妮儿很是喜欢啊.

    “妮儿?对了,妮儿还在等我呢.天啊,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睡着呢?我得回去了.妮儿她不好,她很不好,她现在被蝶王判以囚形.”画急得有些语无伦次.

    “囚形?怎么回事?这才多久没见啊?怎么会被罚这么重的呢?”蓝斯宁甚是不解.

    “哎,一时半会也跟你说不清楚.我要先回去了.”画实在是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她哪里有时间可浪费啊”?

    “我陪你一块走走吧.你顺便把事的始末说给我听听.”蓝斯宁提议着.

    怎么也得弄清楚整件事啊,不然要怎么想对策,怎么帮助妮儿呢?

    “呵,好吧.反正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回蝶园.有你在,正好帮我认一下路.”画心想有人认识的人带路总比自己一个瞎摸的好.

    两人一块走在幽径上.画经不起蓝斯宁的软磨硬泡,只得将整个过程告诉了他,就连那个曼球沙华的事也一并和盘托出了.

    她真是对自己感到无语.怎么就忘记了妮儿的嘱咐,将什么事都说了.

    “对了,你以后去百花谷要注意了,有些花不能碰的.越是开得美丽脱俗的花,毒越强.我想你刚才并不是真的累的睡着了吧,你应该是碰了不该碰的花,中毒昏迷了.”蓝斯宁好心的提醒着她.

    “越是美丽越是毒大.”画反覆咀嚼着这句话.

    是啊,越是美丽杀伤力越大.何尝不是啊?就象那个曼珠沙华,就连死都是一个那么华丽的转.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好像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哦.现在我们也应该算是朋友了吧.”蓝斯宁觉得对一个应该也算是朋友的人了,不知道名字是很不礼貌的事.

    “呵,你叫我画画吧,大家都这么叫我的.”画嘴角带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淡笑.她怎么笑得出来呢?

    “恩,画画.你放心回去吧,妮儿会没事的.至于那个曼珠沙华,你可要好好的收藏起来.要是那个心术不正的家伙得到了它,势必又将掀起江湖风暴,到时又是一场血兩腥风.: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