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小人公公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王上,刺客带到.”一个幸灾乐祸带着异样兴奋的声音从内室传来.

    妮儿心里格登一下,这个声音听来似乎有些熟悉.

    妮儿从锦帘里望去,心里大叫不妙.这下惨了,那个正是那天被自己用毽子踢中的小人公公.看样子,那天的事,他一定还怀恨在心.你看看他算计的眼神,看看他偷乐的嘴脸,再听听他亢奋的声音,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明显.他逮到报复自己的机会了.

    “这个莫,最近的办事能力越来越强了..嗯,就让本尊来瞧瞧是谁吃了豹子熊心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连本尊的宝贝都敢偷.”一付庸懒而又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王上,今儿个是古大人抓到的,那个刺客就是莫.”公公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莫可是王上的心腹啊,自己平时与莫多有不合,可就是抓不到除掉他的机会.虽然眼前是一个机会,可还得小心不要得罪了王上.

    试问天底下哪一个做王的会为了奴才而收敛自己的暴涙脾气?

    哪一个服侍当王的下人不是战战兢兢,随时都害怕自己有掉脑袋的危险?

    哎,做人难啊,做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更难!

    “什么?刺客是莫?怎么回事?”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是那么的信任莫,将所有重大的,秘密的事都交给他去做,而每次他都能圆满而迅速的完成.这样的莫教他要如何质疑呢?

    “让开!本尊倒要看看这个莫如何解释?”怒火奔腾.难道这个莫一直都是在欺骗本尊?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谋害于本尊?

    “王上,息息怒,消消气.刺客是两个,并非莫一人.还有一个是管藏书房的丫头.”小人公公谄媚的说道.

    嘿嘿...你个小妮子终于撞到铁墙了.原来你这个小妮子也会犯错啊,犯的还是掉脑袋的事.这下,你就等着接招吧,看我如何报那一毽之仇,连那个花谷红衣小子的帐一块算到你头上.我就张大眼看看今天还有谁会来救你?哼...

    “真是反了,连一个管书房的小丫头都敢偷东西.”苛责的声音从大堂宝座上传来,让人望而生畏.

    哦,原来这就是王上,也不过如此嘛.平时只听得姐妹们说王上如何如何威武,如何如何英明,个个都梦想着有朝一麻雀变凤凰.其实王上就是比别人多了那么一点权贵而已,跟其它男人没什么两样.

    “回王上,奴婢妮儿并没有偷东西.奴婢只是就寝时被恶梦惊醒,出来走走,透透气,刚好碰到抓刺客的,便被认定为是刺客.还请英明的王上查清楚,还奴婢一个公道.”妮儿不卑不亢,丝毫没有怯意.她隐瞒了因为在木屋沐浴而被莫抓到的事.因为那木屋是她的天堂,她的乐园,她不愿让其它的男人分享那个木屋.

    “真是大胆,还敢回嘴.好个伶牙利齿的丫头.”王上激赏道,开始对这个小姑娘刮目相看.世间又有多少个女子能象她一样见到本尊时能不不躁不惧,还能字字珠玑?

    “回王上,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是一个机缘巧合下产生的误会.请王上查明真相.”莫赶紧开口,不再让妮儿插嘴.他可不想妮儿再引起王上的注意,当今王上可是个风流种啊,三千**佳丽又怎够?一入侯门深似海,他怎么忍心看她掉进火坑?

    "王上,这绝不是误会.是臣等追踪了一个晚上,才抓到的刺客."不待王上说话,古即刻插嘴道.

    “咳,咳..."小人公公因为古的话,似乎有些吓到.

    你怎么这么笨吖,古?就算是你冤枉他莫又如何?可是你不能在王上面前将你的意图暴露出来吖,你这么急功近利的,谁都知道是你冤枉人家了吖.哎,本来还想和你联手除掉莫和这个小丫头的.可现在看来,本公公是选错人了.

    “古大人,本尊没有问你话.莫,你说是误会,那你说说是怎么个误会法?"王上果然生气了.双眼暴睁,两手反背,踱步而下,好一个君临天下啊,与刚才的慵懒判若两人.

    “回王上,事是这样的.小臣奉命捉拿盗贼,当小臣追着盗贼到达后山木屋时,碰到了臣的故妹(故乡的小妹).两人因为十年未见,这一遇之下就忘了任务,只顾着和故妹叙旧直到古大人带着众人前来."莫不敢有所隐瞒,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上,自己追丢了盗贼又是如何被众人当做刺客抓回之事.

    “哦?是这样吗?妮儿”王上转向妮儿问道.他要看看,为什么两个人的说辞有那么大的出入,为什么妮儿没有提及木屋?

    “回王上,事就是莫说的那样.这一切只是个误会而已.如果有刺客或盗贼,也不会是奴婢和莫”妮儿回道.

    “大胆奴才!还敢说谎?来人啊,将这个丫头和莫拉出去,准备囚形.(囚形即是将之囚到退化为原形.)”两人的回答有些前后不搭,惹恼了王上,而盛怒中的王上无心再多听细说就要对两人刑囚形.

    "是,王上.”小人公公和古同声应道.

    哈哈,原来不用本公公动脑筋你两人就死到临头了!

    真是大快人心啊!

    一箭双雕!

    只是可怜了那个花谷红衣少年当初救这个小丫头的一番好意了.嘿嘿,你没有想到吧.你救得了初一,救不了十五.她个小妮子终究是逃不过这劫的.枉你口出狂言,伤本公公于无形.至于你的帐就留待后再算吧.

    哦?原来你莫也不是那么难对付嘛.就这样小小的一个步骤,你就完了.我还以为你有多难搞呢,我还以为我俩要斗上个几百甚至几千个回合呢.

    对付你也太简单了吧?

    没劲!

    "王上,你当真认为莫是刺客?”莫冷声问道.他心寒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片忠心到头来得到的是囚形.更没想到的是,自己还拖累了妮儿.

    "拉走.”正在气头上的王上哪里听得进莫的质问.

    "莫哥哥,别说了.”妮儿轻声道.她知道此刻的王上是听不进去了.

    而她只能祈祷画画能帮上忙了,毕竟画画入宫早,人脉广.: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