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又遇蓝衣少年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夜幕低垂,笼罩在山谷的每个角落里,白昼更迭为深沉黑蓝的夜色。

    在静谧如水的夜色下伫立着一条人影。

    这亘古迷幻的仙灵之境仿佛因他的出现而变得更加迷离扑遡。

    那是一个外表看似邪气而俊雅如女子的少年。

    那是一个足以媚惑天下所有女子为其含羞带怯的少年。

    一头如绸蓝缎般柔滑的发丝披散在背后,看起来狂放不羁。如弯月般的秀眉下,一双湛蓝色的深邃瞳眸有着明珠般的璀粲,顾盼流转之间灵动得仿如天上的星子悄然坠落而溶入了他的眼中。丹寇色的厚嘴唇微微的上扬,撑挂着一丝浅浅淡淡叫人看了不神驰的笑意。

    一袭淡蓝色的丝质长袍加前坠着一枚蓝宝石般晶莹剔透的玫瑰花,那是百花谷里未来花谷主的标志。那蓝玫花的每一记精工都雕刻得是那么的栩栩如生,滴,将他那颀长的男儿躯映衬得更加妖艳无比。

    微风轻轻的拂起他的发丝,衣袂缓缓飘扬,立于花海中的他仿似出壳的灵魂,翩扬起舞,灿然摇曳,患惑着这整个世间的女儿心。

    一瞬间,蝶幽看得呆了,痴了。她甚至忘了自己在何处,也忘了目前自己的处境,她忘了她现在还是处于偷窥的阶段,她忘了两人并没有真正的认识。眼里装着满满的崇拜,仰慕之充塞着她整个的腔。

    她感觉自己象是要飞起来了。

    她太开心了。

    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来的,只要她来这里,他们就一定会再见面的。

    慢慢的,她从藏之处走了出来,让对方轻易地就发现了自己。

    而她却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无遗了。徒自惊愕着,让思绪游走在天际之外。

    这是第二次见面吧,幽心里乐滋滋的想着。哦不,或许应该说是第二次偷窥吧,嘻嘻。。。

    上次远远的瞧见他的影便觉得他是如此的俊美,而这次跟上次不一样哦。这次是如此近距离的窥视自己喜欢的人,她以为会有所不同。可是她错了,她发现他比她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更加俊美,更加洒脱。不是说距离才能产生美吗?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在这么近的距离里他反而更能迷惑人呢?

    “哎呀呀,我想我肯定是喜欢上你了。”蝶幽犹自咬着食指,嘀咕着。敛眸点了点头,象是在确定自己的想法。

    呃,我有这么大的魅力吗?我怎么不知道?蓝斯宁有些错愕。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人表白,可是象这样被人当面而又非常肯定的表白还是头一次。想想这样的感觉好象还不赖,至少满足了他作为男的所谓尊严。

    他无意打破这夜的寂静,任由她独自沉醉着,独自遐思着。

    他只是静静的打量着蝶幽,观察着蝶幽,心湖不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他发现两人不但有太多的相似之处,而且她看起来还很年轻。就依他灵界的年龄来说,她应该也就只有一千五百岁左右。

    他和她都酷蓝色。从头到脚,所有的衣饰、装扮都与蓝成行。

    他发现原来有人跟他一样喜欢在深夜独自出游,喜欢夜的恬静。

    他还发现自己的心对初见的她莫名的起了一丝悸动和熟谂,他甚至为了发现了两人相同的好而感到窃喜。

    他想,他肯定是疯了,不然怎会对妮儿以外的女孩动心呢。

    他的心应该早就在一千年前妮儿执意为救他而魂飞魄散的时候就被自己尘封了,不是吗?

    他一度以为他那颗沉睡了千年的心再也不会苏醒,再也不会有融化的一天。

    可是,他却大大的错了!

    今夜,他醒了!

    单单是因为一个刚见面却又还不算认识的陌生而又特别的女孩醒了!

    为什么会这样?他甚至不认识她,她到底是谁?他确定在自己的花谷里不曾见过象她这样特别的女孩。如果是花谷的人,她不应该不知道自己是谁呀。她是那样的陌生,可是又为什么觉得熟悉呢?幂幂中,他似乎觉得他与她有着某种关连。可是这种意念又太微弱太幻散了,他抓不住,也理不清。

    她到底是谁呢?为什么我会觉得她和我之间好象有什么关系似的?嗯,对。就是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我并没有见过她呀,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怪怪的,看来,我应该回去请教一下花池了。花池一定知道,他可是先知呢。恩,就这样,回去花池许许愿,顺便问问先知那女孩到底是谁,与我究竟有何根源,为何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咚”的一声,正独自想入非非的蓝斯宁,一个不慎,突然脚下一空,摔倒在地上。

    咦.什么声音?蝶幽被这突来的声音吓回了魂。四处张望了一下,没见到任何异常,连带的刚才那名蓝衣公子也没看到了。

    啊,人呢?去哪了?难道他就这样走了?蝶幽不甘心的四处转了转,叹了口气。唉,我真失败,连人家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眼前除了草就是花,根本就没有人影嘛。

    当然没人了,因为蓝斯宁摔倒之后不想让她看到自己那么尴尬的状况就变回原形,成了一朵蓝玫花了嘛。想他堂堂的未来谷主,哪会让丢自己面子的事发生呢。只有愚蠢的家伙才会在自己的粉丝面前乱出状况,出糗给粉丝看。

    他蓝斯宁才不会呢!

    他不想在她面前出糗!

    他不想破坏他在她心目中的美好印象!

    他想维持那份美好!

    “我亲的公主,你回来了?你去哪了?现在才回来,害我担心死了?”青儿看来心很好,看见她的亲亲公主回来连忙迎了上去。

    “嗯。。。”蝶幽看了看青儿那张粉色的脸,不愿多说。

    “公主,你昨晚出去,今晚又出去。难道你不怕被丽妃的人发现之后报告给蝶王知道了罚你足吗?你不是最怕被足的吗?”青儿不解,今天早上才发生的事难道公主忘记了,难道不怕再次发生吗?不过能见到公主平安回来,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了。

    青儿呀青儿,我的好青儿,你的公主我就是怕被足,所以才要趁没有被足的时候出去把我想要做而还没有做好的事做好啊。可是,我是怎么搞的吗?虽然人是见到了,可是我竟然会笨得没有跟他说一句话,甚至是让他好好的看看我,问问人家对我的印象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意思,人家就走了。你说我怄不怄吗?

    当然,这些话,蝶幽公主并没有说出来让青儿知道,她只是在心里回答了青儿的问题而已。她才不要老实招供自己已经花痴的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花痴的程度竟然是连人家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她也不想再让青儿担心了。在经历了早上的事后,她明白,青儿是会为了自己而两肋插刀,在所不辞的。可是,她自己的事,她想自己处理,她不想再拖累青儿了。如果真的因为自己的事而拖累了青儿的一生,那么她会伤心的。青儿和她一般大,她应该也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吧。她怎么可以毁了青儿的人生。

    “嗯,我回来了。很夜了,青儿你去睡吧。”蝶幽风轻云淡的顾左右而言他,她才不想丢脸,更不想在这个非常时期被青儿供。

    “咦,不对。公主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还是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不愧是一块长大的。尽管蝶幽努力藏起悲哀,可是青儿还是瞧见了公主眸底深深的落寞与哀萋。只是她不知道她的亲亲公主哀从何来,也不知道她的亲亲公主在经历了早上蝶王与丽妃的审问后又在深夜外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没事,你去睡吧,我也要睡了。”蝶幽说着转躺回上,不再言语,心里祈祷着青儿别再问了。人家会脸红的好不好,而她也更确定青儿要是知道了定会拿这件事来糗自己的。为免万一,她只好三缄其口,在这什么都还不是的时候,保守秘密。

    “哦。。。”青儿头低低,小声应道,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受伤。

    青儿没想到她的亲亲公主不但不想理她,也不管她是否会因为她的态度受伤,更加不可理喻的是竟然还赶她走。这么多年,虽说两人名为主仆,可是从小到大不管发生什么事,公主从来都没有赶过她。

    今天公主到底是怎么了嘛?

    公主一定有什么伤心的事隐瞞着她,不愿意让她知道。而从小无话不谈的习惯,又为什么在今天会不让自己知道呢。难道是因为危险太高?难道是怕会连累自己?难道又是丽妃的事?

    唉,可怜的青儿徒自焦虑着。

    她哪里知道其实是她的亲亲蝶幽公主进入了青期,感处于萌芽状态。

    她不知道她的亲亲蝶幽公主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姑娘了。

    红鸾星动,是每个少女怀时最美好的记忆。而有些事就算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玩伴,也会羞于起齿的。

    青儿躺在上翻来覆去,一夜无眠,她觉得她应该要弄清楚公主为了什么而哀萋,而她的公主又隐瞒了什么。满满的好奇心与无限的担忧让她决定晚上在蝶幽公主外出时偷偷的跟随公主出去,一探究竟。: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