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蝶王的怒火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荒烟曼草 书名:孤单玫瑰
    劲风来,山雨先行。

    听得前院一阵动,蝶幽知道蝶王还是来了。

    原来祈祷是没有用的,而上帝只是懦弱的人捏造出来欺骗自己的,一切只能靠自己。

    原来该来的还是会来,终究是躲不过逃不掉的。

    “参见蝶王,丽妃娘娘。”奴婢们异口同声。

    蝶王怒气冲冲,一言不发。

    “还不快点叫你们的蝶幽公主出来?”丽妃幸灾乐祸,心里乐开了花。哼,这次看你个臭丫头怎么死,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内室的蝶幽听到丽妃的声音就恨得牙痒痒,巴不得抽她筋,剥她皮,喝她血,再一巴掌把她打回原形,看她还能不能打小报告。只是她不能,因为她是蝶王的丽妃,也是自己的姨娘。

    “是,丽妃娘娘。奴婢这就去请公主。”青儿恨不得掐烂丽妃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如果不是她告密,公主又怎会不开心,又怎会担心被罚足?

    “参见蝶王,丽妃娘娘”蝶幽面无表。心里再恨丽妃,也不能当着蝶王发泄出来。何况,冤家宜解不宜结呢!

    “蝶幽,昨晚不在寝宫就寝去哪儿了?”蝶王惜字如金,开门见山。

    “回蝶王,蝶幽公主昨晚在奴婢房就寝。”青儿不等她的蝶幽公主开口就抢着回答,只给了蝶幽一个暗示的眼神。

    “蝶王在问蝶幽公主话,你一个奴婢插什么嘴?你凭什么份来代替你家主子回话?”丽妃拿着鸡毛当令箭,得理不饶人。

    “奴婢只是说出实。。。”青儿声音很小,她不知该怎么反驳丽妃。她确实犯了大,主子说话,哪有奴婢插嘴的份?

    “回蝶王,蝶幽昨晚确实在青儿房里就寝。”事已至此,蝶幽只得帮青儿圆谎。如果不这样说,青儿会在自己受罚之前就受到惩罚。她不想青儿受自己之累,唯有统一说法,才能幸免于责罚。她懂青儿的暗示,毕竟两个人互相扶持一路走来之久。

    “哦?你一个公主为何会睡在一个下人房?”蝶王提出疑问,这个回答始料未及,有些超乎想像。

    “回蝶王,因蝶幽长这么大还没去过青儿房,以为青儿房跟我这里一样,一时好奇所以昨晚就偷偷溜到青儿房去了。青儿事先不知的,请不要怪罪青儿。”蝶幽显得满腹委屈却又字字铿锵,掷地有声,说得理直气壮,让人不信服。

    “下人房有什么好看的?”丽妃打死也不会相信蝶幽的话,她就要挑拔离间,就要给蝶幽一点教训,谁叫她一个小小的公主敢目中无人,瞧不起她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聪明的人都会选择敬重和戴的丽妃娘娘。

    哦,不。是每只蝶都会敬重的丽妃娘娘。

    “丽妃说的对,你一个公主跑到下人房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你这个幽幽宫比起下人房来得要富丽堂皇吗?如果让外人知道你一个尊贵的公主睡在下人房,你让我蝶国的国威何存?你把我这个蝶王的尊严放在哪里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蝶王?”蝶王心生疑虑,说话咄咄人,此刻已没有往的慈眉善目。

    “我尊敬的蝶王,蝶幽只是一时好奇才到青儿房的,结果玩太累就睡着了。请不要责怪青儿没有尽到责任,青儿只是一个比蝶幽还小的小女孩儿,如果要罚就罚蝶幽好了。”蝶幽好气,为什么,为什么蝶王就是喜欢偏袒丽妃?为什么只是听了丽妃一句话就跑来责怪他最最宠的蝶幽公主?难道他已经不他的蝶幽了吗?还是他根本已忘了母后,只知道宠着丽妃。

    可是蝶幽只能忍了,此时的她还有青儿要顾,不是吗?

    她不能让青儿受到牵连,受到伤害。

    她要保护青儿。

    “真的只是在青儿房?”他需要得到幽公主的再三肯定。

    “蝶王陛下,丞相大人有事禀报。”一个小公公匆忙而来,凑近蝶王跟前小声说道。

    “哦,丞相大人有事为何不在朝上请奏?”蝶王甚为不解。

    他压根就忘了今天他还没上早朝呢,一听说昨晚蝶幽不在宫,过度的担心让他忘了早朝。

    他害怕千年前的事重导复辙,害怕再次失去,他已没有了静妃,而刚苏醒的女儿才开始成长,更不愿就此失去。若不是静妃离世时留下了蝶幽,让他的精神有些寄托聊以安慰,他可能也已经随之而去。当年毁天灭地的那场灾难不但害自己失去了深的静妃还让刚出世不久的女儿因此而沉睡千年停止成长,而女儿也因此失去了母。可是这一切他不能告诉蝶幽,那是一个秘密,对于这个沉睡千年而不知世事为何的女儿,他只有宠加保护,所以,他宁愿让她恨他这个父亲。

    只要能留住她多些子,他会不惜采取强硬措施甚至是足。

    “你个狗奴才,没见蝶王正在问蝶幽公主话吗?”丽妃心急如焚。蝶幽还没得到应有的责罚呢,怎能让蝶王在此时离开。

    “陛下,您今儿还没上朝呢。”小公公不怕死的尽责进言道。

    “啊!嘿嘿嘿。。。这都是蝶幽公主惹的好事,这笔帐先记着以后再算。上朝!”毕竟是一国之君,哪容得下这等糗事。要是被那个刚正不阿的史官将他蝶王为了家务事而误了国事的事记上史册,那他的威严就完了。

    “蝶王,陛下。。。”丽妃不死心的叫着蝶王,企图让他责罚蝶幽公主。

    “妃,现在是早朝时间。有什么事等散朝再说。”蝶王话未尽人已远。

    “我们也走。”丽妃不甘心的狠狠瞪了两主仆一眼。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蝶幽两主仆现在已经香消玉陨,陈尸幽幽堂了。

    蝶王都说先把帐记下了,她还能说什么,还能做什么,就算她不甘心也只能把这笔帐先记着了。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死丫头,最好不要再让我抓到你的把柄。这次的事未解决,若是再犯,你就。。。嘿嘿嘿。咱们走着瞧,我丽妃就等着看你能张扬到什么时候。:

重要声明:小说《孤单玫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