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寂夜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卦透天罡 书名:道透天罡
    寂夜

    风,带着呼啸之声吹打着这染血的灰袍,雨,在这刺骨的寒夜落在那外露的伤口上。“这乃人生吗,这乃我道吗?”一落魄的道士对着那连星光也不外泄的夜轻叹。却又瞬间的隐没在树林中,留下的只有那若有若无的叹息在这寂夜中久久不散。数息之后,后面出现了六个影。一剑眉星目的英气男子抽动几下鼻子说道;“虽说这雨夜气味容易消散,但我却还是闻到那残留的血腥与他那带不走的哀伤,这是断肠道人的逃跑方向没错的,他带伤,速度不会太快。如果过了今晚都追不到,以后恐怕要追到他就万难了,走吧。”

    落山,断水崖。一道落魄的影孤寂的立在崖上,望着后的六个人,轻叹:“终于到了这时候了吗……完结之时,想问的是由谁来了解贫道,是师妹你,还是……”话没说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此时又是一声叹息,但却是如落珠之声的女声:“师兄,何必还要逃呢……我们六派联手结阵并不是要杀师兄,我们只想要师兄回去交代出魔教的意图和面壁悔过而已。”旁边一缯人劝说道:“断肠施主,你如今已经气力尽丧,连御剑之力皆失了,还是听从我们吧,出家人不打诳语,虽说施主你从了魔道,却为听施主曾伤一无辜之人,所杀的人贫缯早已查清楚,皆是些人面兽心的伪君子,背地所作之恶数不胜数,可现都下了地狱接受轮回了。跟我们回去吧,贫缯以命担保你的安全……”“够了。”话没说完就被一声无力的声音打断。只见那破袍下瘦弱的影,持剑而立。“战吧,贫道即使死,也不回紫阳宗。这是贫道立过的誓言。”那剑眉星目的男子那如月光般的剑光,终于出梢了。“得罪了,师门之命,莫敢不从。我只能强把道兄带走了。一起上吧,莫伤他命。”其剑快,人也快。只是瞬间,剑光划过数十丈的距离刺向那道人的左肩,其人撞向道人哪持剑的右手要用剑捎将其击落,只见这道人不慌不乱右手持剑轻轻一挥其剑也飞了出去撞想那的剑光中,左手拈了一个法决边出现一巴掌大八卦冲象那持梢的中年人。瞬间化成一面墙般大小的八卦挡住了攻势。“停下!”一声惊呼出自那称呼断肠道人为师兄的女人嘴里。接着变成如泣如诉般的声调喊出“师兄……停下那夺天决,再透支下去师兄你的生命会被消耗到尽,我等不追就是了,停下吧,哎……”接着又是一道的叹息。可是天不如意正在此时,一声怒吼从那断水崖的底部冲出,瞬间落山万物颤抖。即使那林中之王猛虎也趴在洞中不敢作声不断颤抖,这乃发自灵魂的恐惧。一道长影冲上断水崖。两只灯笼大的眼睛望着这群该死的人类发出阵阵咆哮。“该死的!这崖底怎么会有黑水蛟。还发现我们了,逃!”话声刚落这名青衣男子就把一火符扔向黑水蛟立刻准备转逃跑。却是人算不如天算那黑水蛟见火光出现就立刻张嘴喷了一个黑球向那地上的七人一道爆炸就在其人中响起了。一道影如陨星落般甩出崖顶,向崖底坠去。那可是黑水蛟爬上来的地方!“师兄!”一道摧人泪下的撕裂叫声从那女人口中喊出。在这同时就被她边那剑眉星目的男子拉下一手刀向她后脑挥去,将之击晕强行抱着御剑冲向天际。而那黑水蛟却是由于刚爬上山崖却还有半截子还在崖上贴着,只能眼看着那六个人逃跑。但!还有一个却是刚被爆炸冲向了崖底。一个转念中。放弃了那六个逃跑的人类,转头冲向崖底要将之吞食。

    有修为的人类和妖兽都是黑水蛟的大补之物,发现必噬之,今夜就感觉到天地元气的波动就冲上来一看究竟,发现了七个之多的食物,却逃了六个之多。还好,还有一个带血腥味的。那可是现在唯一的食物,一个转一个黑影向崖底冲去。断肠道人在空中不断的下坠,向下一望那半截蛟尾向他挥来只得再次运起功法祭起八卦挡在面前,只闻一声巨响其人如箭横而出。还来不及吐出那闷在口中的血又是一个黑球飞向他,正是那刚黑水蛟一开始喷的那黑球,只得又拿着八卦挡在面前。又是一声巨响,人再次的倒飞。又一口鲜血洒向半空,却是两次的冲击给他带来了那一丝的生机,在倒飞的同时祭起那墨绿的仙剑不要命的消耗着生命本源,向前冲去。穷其一生之力,向前逃去,仅为的是那渺茫的生机。黑水蛟奋力的向前奔去,为的是那一口大补之物。生或死,弱强食,猎人与猎物。“这……便是道么?这便是轮回么?我与那林中被我捕捉的野兔有何分别?我又与追杀自己的黑水蛟有何区别?皆是活在道中接受着轮回的万物之一而已。人生何苦……”在这追杀与逃亡中的感悟低声的出自断肠道人之口。一道黑影在断水崖上快速前进一个又一个的黑球从黑水蛟中喷出砍向个在空中漂浮不定的影,断肠道人回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黑水蛟心中充满苦涩自己一生就将要毁灭在这个只有蛮力的畜生嘴里化为食物了吗。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枯竭,而不变的只是追和被追的一方没改变。逃了接近半个时辰忽然,发现前面两里左右就是这山崖的尽头如若飞出此崖,就是能活着离去了!但同时黑水蛟却已经追到他与他并排而行,忽然后响起破风的呼啸之声,断肠道人慌忙向下一沉瞬间就在刚那位置出现了黑水蛟的头,一咬不中,接着喷出黑水蛟那自元力的黑球,喷向猎物。如此的近距离已经是非他能力能闪避的了。在这必死之局,祭起那救他多次的八卦向后一挡借着黑球爆炸之威用八卦来硬生生的受了这度力再向后一推,利用这股力气把飞剑的速度提高了一倍,瞬间飞出断水崖,留下那破残的八卦与那在怒嚎的黑水蛟,向前方飞去。可前方,究竟在哪里?飞了半刻力已竭真元早就消耗完,血流了也有一个时辰之久,人就从空中直接昏迷向下坠落去……

    紫阳宗,云霄。一女声:“师尊,师兄他恐怕已经陨了。我等的六个同道布的六绝阵拦不了师兄。被他破阵而出,在我们七人都带伤下竟然出现了黑水蛟,师兄他,师兄他那时候已经连真元都用尽了,我们也只能这样的逃离。我看着师兄掉进了断水崖……是我害死了师兄。”接着掩面而泣有话而不能言。“哎”一声叹息,一老者望着外的天空说道;“芸儿,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谁的错。这便是道,为师也破不了这道。或者这对他来说是解脱罢。你随我一同去后山闭关罢了,宗上之事我也不想看了。这天要如何,我等也接不上手。”望着那落地化泥的花朵充满怜惜,却又无能为力。

    噬天门,义字堂。一白衣少女人对着鹰眼勾鼻的男子道:“大哥,萧大哥去了半个月拉,还不回来。你派人去打听下他消息嘛,我最近总是心神不宁。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有点不安之感。”只见那男子皱了皱眉头冷哼道:“哼,他能有什么事发生,他有的他也有,该会的他也会,本门功法都炼到噬灵境界了。除了爹之上的人物谁能奈他何,倒是你,好的不要丑的不要,拣个臭道士回来,来了我们噬天门还一面惆怅,要不是爹出手试探过,我还以为他是正道那些伪君子派来的内呢,好好的一个人活得人不人鬼不鬼,也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罢了罢了,我就派人去打听他消失吧。”白衣少女道:“就知道大哥口硬心软拉。”那男子瞬间满面黑线叫道:“你说什么?”白衣少女连忙摆手道:“没说什么啊,我说大哥你英俊潇洒心广宽,真不亏为爹爹的接班人。哦,是了,刚才爹爹还叫我过去呢,我走拉。”白衣少女拍拍口伸下小舌头,快步向书房走去。“爹,我来了”一声轻快的叫声从书房传出,一个满面威严的老人对着少女道;“凤儿,过些子你就和你哥一起闭关去吧。”白衣女子道;“我才不要呢,闭关那么无聊的事我才不会做呢,我等萧大哥回来再说。”“萍儿,不得胡闹。我知道你不喜修炼,但现在天下将乱短则十年长则数十年必有大战。在这还没大乱的子里都去闭关修炼到有自保能力为止,万一我这老骨头不在了,你和你哥一定要有自保的能力我才放心。就说到这里了,出去吧。”望着窗外那血色的夕阳,是时候落下了。

    有去必有回,有花落必有花开,有出必有落。有着死亡才有着新生。而这段陨落是否真正的陨落?而有了消逝却有是有如何的新生?:

重要声明:小说《道透天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