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破阵!镇龙桩!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说是迟那是快,天池仙宫四个方向的修士已经捏完了指诀,前悬浮的小旗瞬间放大到丈许高。每个旗面都迎风“哗哗”作响,随后就飞出数十道五色光柱把天池仙宫团团围住,方圆数百里的五色光罩从空而下把天池仙宫覆盖其中。四面大旗下八位年轻修士都面色青白气喘喘吁吁的,各自拿出灵石跌坐在大旗下恢复元气。

    “长老,寒玄等一众弟子已经把天池仙宫困住了。下面可要硬攻吗?”一个声音在虚空中响起,接着有五位修士跨进五色光罩之中。当前的是一位中年负剑的文士和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他们的后侍立着两男一女,其中赫然便有素还和素灵。

    道士一脸的微笑也不言语,中年文士则沉声的说道:“素真,你试试对方的护宫大阵吧。”

    “弟子遵命!”素真应声跨步而出抬手打出一道灵符。下一刻灵符在空中化成一团直径丈许的五色光球凌空拖着光尾向天池仙宫砸去。

    天池仙宫上悬浮而立的三元真人冷笑了一声翻手打出一道灵诀,随即“轰隆隆”的声音从脚下的天池仙宫中传出,三十六根丈许粗的水柱从水面耸立而出,数十团葵水雷从水柱中飞出连环轰中五色光球上。

    数十团的葵水雷几乎可以比拟元婴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空中五色光球顿时被击成粉碎。“这是聚水杀阵!设立在天池湖中又凭添了几分威力,便是厉长老和我联手也硬攻不得。”中年负剑的文士眉头一皱对边的道人说道。

    “洛长老客气了。厉某来破开这聚水杀阵好了。”那仙风道骨的厉长老说话轻声细语的,但却带着一股煞气。

    “哈哈,这么多年厉长老这一声的杀气可一分不减啊。如此洛某就旁观厉长老大显神通了。”洛长老大笑着向后飘退出去一丈远。

    这是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蔚蓝色的葵水光罩中传出:“贫僧那是西极梵魔教十八尊者之碧眼禅师。不知天池仙宫如何得罪了冰魄神光城竟然举众来攻打,难道忘了贵派祖师当年在中土修真联盟订立互不相犯的约定了吗?”

    “什么魔什么者的秃驴听好,我等本不屑与尔等语论。但即然提到了我派祖师,我便说上一句也让尔等死的心甘。尔等擅自占我北域灵地、扰乱世俗界、盗取仙草灵矿等等所犯之罪罄竹难书。我派祖师当年约定早在飞升之后便以作废,中土乃是天下人之中土,为能圣之者居之。你等妄自侵占我北域,我冰魄神光城便也想去中土开上几个分城。在此这前便要用诸位的鲜血祭旗,踏平这天池天宫立威。”素真扯着老大嗓口把声音送了进去。

    顿时,悬浮在蔚蓝色光罩中的天池仙宫群便议论纷纷起来。最后碧眼僧人传声出来:“贵城真是好大的口气。如果不怕事后修真联盟把冰魄神光城斩草除根便尽管施为吧。”

    “呸,呸!吓唬厉某吗?正好拔了你的毛做椅垫!”厉长老吐了口吐沫狠狠说道,他竟然一眼看穿了这僧人竟是一只七阶化成人形的碧眼凶鹫。接着厉长老手凌空一抓,寒烟手中的磁金铃便自动飞到他面前。厉长老右手凌空一指,磁金铃转眼就变得一口高两丈的表面刻着无数符文的大钟,五色云气五色彩光在钟口吞吐。随后就听得“嗡!”的一声巨响,巨钟表面所绘文字一亮即暗,五色云气五色彩光尽数暗淡消散。

    “不好,三元师侄快把控制法阵制的阵盘给我!”看到此景碧眼僧人脸色一变,立刻大喝道。

    三元真人虽然不明就理,但对方的法宝竟然能让相当元婴修为的碧眼僧人脸色大变自然非同小可。三元真人大袖一扬,一个小巧蔚蓝色晶体阵盘便向碧眼僧人飞去。同时,一面小旗被三元真人偷偷的握在手中。

    碧眼僧人右手接过阵盘,随后青色光芒从他的手臂向阵盘中涌入。与此同时,五色波纹便出现在三十六根水柱之中,所过之处一根根水柱在玄磁之力的作用下扭曲崩溃。最后只有六根水柱安然无恙,漾着浓浓的蔚蓝色光芒抵住玄磁音波的共振之力。

    “不好!阵眼暴露了。”三元真人眉头一皱说道,他全然没想到对方法宝竟然一举震碎掩饰阵眼的其余水柱。这还是碧眼僧人接过了主阵盘。如果还在三元真人手中,被专克阵法的磁金铃全力一击之下六个阵眼都要受些损伤而使法阵的威力减去几层。但阵眼没破,弹指间震碎的水柱就会恢复如初,阵眼会随着阵法动行而不停移动。

    就是在这一弹指间,一道金光从厉长老的袖空飞出。金光在空中散去光芒显出一根长有三尺粗有一掌的上平下尖的钉状法宝。此法宝怪异之处是金色的钉体上雕刻着一条被贯穿的金龙。此龙怒睛张口长舌吐口外全做挣扎状栩栩如生。

    “是镇龙桩!想不到宫主竟然把此宝赐下,那破聚水杀阵真是易如反掌了。”洛长老看到此宝先是一惊,随即释然的说道。

    此时天空中的镇龙桩一化为六,六道金芒便向聚水杀阵的六个阵眼落下。“咔嚓!”一声巨响,金光散去六根蓝旺旺的六根水柱也随着消失不见了。下一刻天池湖面巨浪翻腾,弥漫在周围的水属灵气竟然以惊人速度消散,紧接笼罩在天池仙宫外的蔚蓝光罩轰然溃散。镇龙桩有能够镇压地底灵脉的妙用,对于借地脉灵力所布置的守护山门的大阵有奇效。只是此宝必须击中阵眼才能产生效果,而且一旦封住地脉百年之内便不可妄动,否则必会使一方土地崩裂江河倒灌生灵涂炭。

    碧眼僧人眼看着护宫大阵被破解,手中的阵盘碎成数块。碧眼僧人恨恨的向厉洛二人扫了一眼,体化做一道迅急的青光望空而去。红发女子和厉男人紧随碧眼僧人的后,而书生打扮的黄岛主竟然一头扎在水中借水遁而去。三元真人则把手中的小旗一晃,一蓬白气涌出三元真人顿时消失不见了。其他弟子各自向不同的方向飞去,对方的实力明显要高过他们,谁也不想聚在一起被人家一网打尽。

    外面一早用阵旗布下的五色光罩自然就是为了防止对方逃跑的。但能否留得住元婴修士却无十足的把握。空中的碧眼僧人一面驾驭着遁光一面抛着一把古朴的戒刀向光罩斩去。

    “大和尚慢走!”随着一声大喝,左下方数十丈的五色剑光腾空而起把古朴戒刀击飞了出去。只见洛长老一手挽着剑诀一手负于背后拦住了碧眼僧人的面前。

    “小子,敢拦我去路,你这是找死!”便见碧眼僧人脸容狰狞手中灵诀一捏,空中的古朴戒刀便剧烈振动“嗡嗡”做响,一层层的浓黑鬼气从刀涌出聚成一个高丈八的魁梧凶厉的鬼物。随后那鬼物双眼吞吐着寸许的红芒,仰天一声厉啸抓起空中的戒刀便奔洛长老当老劈下。

    “咦?竟然是以祭炼的山鬼来做器魂。真是少见啊!这只山鬼已经有了鬼将的修为而且聚散无常真是头疼啊。”洛长老闪避开鬼物的一击不慌不忙的说道。

    眼看着那鬼物已经绊住了洛长老,碧眼僧人眼珠子一转遁光一散便现出狮头鹰眼中碧火如炬的碧眼凶鹫妖来。碧眼凶鹫一振双翅两股青光腾起便化成一道青线向西而去。与此同时,厉长老和三名结丹的弟子已经赶到。眼看凶鹫逃遁,厉长老手中磁金铃一晃,“嗡”的一声轻响远处凭空出现了一圈五色波纹挡住了凶鹫的去路。

    凶鹫碧目闪动大口一喷,一股惨绿色的光气带着鬼哭魂泣之声向迎面的五色波纹冲去,所过之处五色波纹瞬间变得惨绿溃散。

    “玄鬼气!”厉长老一愣,随即连忙掏出一个闪着黑光的长颈瓷瓶向空中一抛。这边用鬼气冲开五色波纹正想逃遁的碧眼凶鹫突然感觉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模糊,一股强大的吸力自上空降下紧紧的束缚住自己的体。凶鹫抬头一看只见一口高有一丈的黑色长颈瓶悬于空中,五色光气条条垂落把自己罩在其中。

    凶鹫本能感觉到那长颈瓶散发出一股凶戾之气,显然这是一件杀伐之宝那里敢被它装了进去。凶鹫大口一张喷出一颗绿色碗口大珠子,碧绿珠子喷出空中便自动散发出数股黑气,黑气又变化成狰狞的鬼物。顿时近百的鬼物尖啸着张开獠牙血口向五色光气嘶咬啃噬过去。

    五色云气每被吞噬一分,凶鹫体被束缚吸纳之力就要减弱一分,最终自然可以逃出生天。厉长老眼见这碧眼凶鹫能够驭驶如此多的鬼之力也是暗自吃惊。他那里知道这碧眼凶鹫大有来厉,原本是中古时期一位大修士饲养的灵禽,天生能吞噬炼化魂鬼妖。修行至今已经有八千年的道行,投入魔教西部众梵魔教为十八尊者之一。要不是这碧眼凶鹫一心逃遁又被阳极磁火瓶这等厉害法宝罩住,一的神通只能发挥出七成,便是厉姓老者也奈何不得。: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