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寿宴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也许你用这种眼神更好。”纪北渺站在了起来把脸上的泪水一擦掉,冰冷的气息瞬间罩在她的脸上。

    “说正事吧,我会一直保持这种表的。”陈子扬靠着墙壁坐着,上到处是撕裂般的疼痛。只有伤害才能让两个麻木感觉到的存在吧。

    纪北渺取出一个银制的瓷瓶,然后说道:“想要杀死纪燕歌并不难,但我更希望四大家族的人和郭忠也一起去死。这是修仙界秘制的毒药‘焚魂’,你带去下在他们的影子中,他们就会在一个时辰后焚烧灵魂而死,记住只有在正午左右时分阳光下的影子中才会有效。”

    “下在影子中?果然奇特防不胜防,不知道对修士的作用怎么样。”陈子扬接过银瓶好奇的说道,眼中闪过一抹凄厉之色。

    “当然一样有效,即使是修为再高也一样抵受不住这毒药的焚魂之力。只是修士的神念对其极为敏感,根本就不会有机会下在修士的影子中的。”纪北渺说道。

    “噢。可惜了这种旷世绝毒。”陈子扬脸上失望的表一闪而逝,把银瓶收怀中。

    “毒毙这些人之后立刻赶到天池仙宫来接我。还要想办法来说服你的父亲,只要得到他的支持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聚阳城的军政大权。如果不能,就把这焚魂给他一点吧。说不得还要借助天池仙宫之威压服北域的这些世家。”纪北渺冰冷的说道。

    “你早已经计算妥当了,最后算是念我的吗?”陈子扬眉头一挑的说道。

    “算是吧。子安,你去准备这些事吧。我也要回天池仙宫了。后就是元月十五,真是一个让人期待的子啊。就让那些老家伙一起去地府团圆了。”纪北渺幽幽的说道。

    元月十五的清晨,聚阳城四门大开,一辆辆马车从大门中驶出直奔王家堡。有的车坐人,有的车载物,有的车更被数名肌勃张的大汉保护着。今天是怎么了?不就是元月十五吗?晚上月亮比往常圆一些,城中遍挂的彩灯多一些。这么多人出城做什么?

    瞧,竟有一只队伍出来了。十二匹雪白的骏马载着十二位穿银丝甲的军士先行了出来。这时不管是行人还是车马通通闪开道路在两侧停下。十二位骑士之后是一抬小轿,颤悠悠的行来。这轿子不大,还有些破,轿的底板都看得见潮生的青苔。轿杠压在四名大汉的肩上,却像是有万斤之重,压得他们抬足迈步都万分谨慎。小轿的后面是又是十二位银甲骑兵拱护。

    这声势不算大,那小轿也实在太小太破,但两旁的行人都肃然而立,只因为这是聚阳城纪都督的坐轿。

    一直不出府的纪都督今竟然出城了!为什么?因为这一是王家王老爷子的寿诞,就凭这聚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就都要去。这不,纪都督亲自走在头里。

    王家是五代世居北域的名门旺族。三十岁时,王老爷的生是在农田中过的,那一年赤水池变成了赤水湖,北域有一块产粮的宝地。早早的元月,王老爷子和穷困的北域人民捧着气腾腾的温泉水和着欣喜的眼泪洒在土地里。

    四十岁的王老爷子已经北域有名望的家主,也是整个北域数万农民的主心骨,不管你是谁,想吃粮就要求王老爷子。想在北域这里养兵养马要粮要草,那就得去踩王家的大门槛。四十岁那一年,王老爷子开了万席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更要与民同乐。

    此后,王家更是开权散叶变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即然是大树,普通人就要仰望,就像王家堡耸立的高墙。枝叶多了就会蛀虫,只是这蛀虫姓的是王,开始蚕食的是北域百姓。五十岁的王老爷子在家族与曾经同甘共苦的乡亲们,终于无形中划开了界线,彰显了王家的特殊地位与特权。那一年的寿诞便办在了王家堡,宾客只有其他三大家族和一些乡绅豪强。那个元月高墙之内杯筹交错山珍海味美肴佳酒,高墙之外谁又见冷毙的穷人无葬的枯骨?

    王家堡的里面张灯节彩,王家仆人都里里外外的忙碌着。内厅早就布置停当,大红色的绸带带横空铺陈在房梁上,锦绣屏风一座座置于两侧刺绘着福寿之图。大厅之中一喜袍的王老爷子手拄着寿木杖已经坐在厅中大半天了,陪坐在侧的还有王家的几位管事的子侄。

    厅中有些沉闷,王老爷子一直盯着茶杯中绿叶的沉浮。老爷子在等!子侄们都是精明人没有不懂的,所以大家也都不说话陪着等。

    “赵家家主赵辅城到!”“李家家主李鹏举到!”“张家家主张匡世到!”厅下家人高喊道。

    王老爷子这才把眼珠子从杯碗中挪开,但子连动也不曾一动,淡定的说道:“育恒,定坤,伯行。你们三个去迎一下三位家主。”说完,王老爷子仍旧看着茶碗,只是眼皮子一跳一跳的。不久,出厅的三个中年人带着三位家主而来。双方略一客气后,三位家主也各自入座品着茶不言语了。

    “郭家郭忠少爷到!”半晌,又有家人为报。

    “子桐,你去迎一下郭少爷。”王老太爷话落,座间一个二十出俊朗的年轻人应声而去。

    “陈家陈子安少爷到!”家人话半方落。王老爷子便略一沉吟,说道:“华亭,秋河。你们夫妇去迎一下陈少爷并带我置意。”王老爷下首一对中年夫妇应声而去。

    两个年轻人走进厅堂向王老爷子拜过寿便入席而坐品着茶同样一时无话。整个上午陆陆续续的豪门乡绅都来拜寿,王家堡已经非常的闹。太阳渐渐的向中天移去,这时一个气喘吁吁的王府家人跑到厅下说道:“纪都督的轿队距王家堡只有半里地了!”

    这声音落在沉寂的厅堂中竟像是一个炸雷,所有在座的人瞳孔都是微微一缩。茶碗中最后一粒悬浮的绿叶也沉坠了在水底。王老爷子站起向来说道:“所有人随我去候迎纪都督!”在座的人都站起来,堡中的乡绅们都林立在道路两旁,天空有一声声烟花炸响。

    而这一切都掩盖不住驰道上会传来的马蹄声,因为那碎雨般的声音是落在众人的心中。马队小轿停在了王家堡的大门,因为一堆人都早早迎候在那里。大汉掀开了轿帘,一锦袍的纪燕歌穿着了出来。

    王老爷子拄着杖迎上前来说道:“纪都督亲自前来王家蓬筚生辉啊!”

    “哈哈,老爷子客气了。燕歌先恭贺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纪燕歌说着便躬长捐。

    “不敢当啊。快快请起,我们里面叙谈啊。”王老爷子紧忙扶住了纪燕歌,一边说一边拉着纪燕歌向堡里走前。正午的阳光泛着七色的晕光照下来,使众人在地上投下了短短的影子。扮做陈子安的陈子扬紧紧的跟在纪燕歌的后,右手在袖中打开了银瓶取了少许粉末在掌心。随后陈子扬轻轻一挥手,眼难辨的红色雾气落入前面和王老爷子缓慢步行的纪燕歌的影子中。

    陈子扬并没有对其他人下手,他并不会完全遵照着纪北渺的话去做。他不会坐看着纪北渺如意的接手北域,他早就打算把这一切都留给自己的大哥陈子安。他相信只有陈子安才能实现他们的梦想。

    这一切根本就没有人会查觉,大家其乐融融的走进了大厅。随着老寿星王老爷子讲了两句话寿宴正式开席。一道道的菜肴被仆人端上席来,宾主开心的边吃边谈。王老爷子一面陪着纪燕歌说笑,心中一边默默数着桌上的菜。五十五道、五十六道……一直到厅堂之下出现一排手托大银盘的仆人。

    “咦,这是什么菜啊?要用长有两尺的银盘来的盛放。难道王老爷子特意准备木兰草原的风味烤羊吗?”纪燕歌惊奇的说道。

    “哈哈,纪都督这回你可猜错了。这可是比风味烤羊还珍稀十倍,这道菜现在可是风靡整个聚城啊。大家能吃到如此佳肴拜托都督呢。”王老太爷大笑道。

    “什么?还和我有关,这可真的奇了。老爷子还是快快揭来谜底吧。”纪燕歌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这时,一个仆人已经从堂下走来,大家都好奇的看着。

    “这道菜叫冰割龙鱼,所用主料乃是一条产自冰海的长有近来两尺的大龙鱼。此鱼味鲜美,食用时只需已刀生割,再用寒冰冰镇其便可食用。前不久就被聚阳城各大饭庄推出,此次为了款待贵客,老夫特意从赤水军镇采购了百十多条。哈哈。”王老爷子得意的说道。

    “竟然有这样的美味?”眼看着仆人托盘走到近前,纪燕歌好奇的看去。只见那仆人伸手揭起了银盖,一股白雾从银盘中腾起冰寒之气蔓延扩散。众人的眼睛一瞬间都被雾气挡住。

    与此同时,一声刺耳的惨叫和银盘翻打的声音传来。那声惨叫竟是纪燕歌发出的,护卫在四周的银甲士兵一起向纪燕歌拥来。

    “不好。纪都督被人刺杀了!”这时,大厅中不知是谁喊了出来。冰雾渐渐的消散,这一桌四大家主、郭忠、陈子扬等一起望去。只见纪燕歌已经倒在了桌下,他的前正是那个端菜的仆人。这仆人手中正拿着把透明的水晶匕首傻傻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纪燕歌,完全被什么恐怖的事给吓呆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