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分离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行!纪月柔,你随我走!我放过白秀魂。”五云大长老双手在五色琴弦上一抚然后说道,五色琴弦微微一颤便从空中消失。随后五云大长老虚空一跨就出现在纪月柔的前,然后挥手在白秀魂头顶一拍,五彩光华一闪白秀魂惨白的脸色顿时恢复了过来。

    然后,一朵云气凭空出现把白秀魂托住。“好了,纪月柔你现在随我走。白秀魂自己会降落在盆地中的。我会让他的手下立刻带他离开冰魄神光城。”五云大长老目光闪烁的说道。

    纪月柔把白秀魂散乱的头发温柔的捋顺,然后松开了拥抱白秀魂的双臂。泪早已经流干了,离别的话更是说不出口,纪月柔贪恋的看了白秀魂最后一眼。上五色光芒骤起和五云长老的遁光并做一处向天权峰上飞去。

    遁光中看着承载着的白秀魂的浮云一点点的向盆地中,自以为坚定的纪月柔终于跪倒在遁光中撕心裂肺的大哭了出来。

    白云上的白秀魂心中空空的、眼中痴痴呆呆的,纪月柔那细不可闻的“对不起”,在他的脑海中反复轰炸着他的思维。那是两把看不见的刀深刺在心中,让他悲痛的心脏一点一点的淌着血。

    不是你对不起我,是我…是我没有能力救你啊!是我没有能力给你天高海阔的自由天空,是我没能把你从凄惨的命运中拯救出来,是我没能护你、照顾好你。是我无知的被一切所蒙蔽,却全然没有查觉得潜藏在边的危机。

    于是,我失去了你。过往所有的快乐都因为你的失去而通通埋葬,自责和悲伤将会伴随在我左右。月柔,你回来让我活了下去,让我眼看着你的离去却无能为力,这是比死还痛苦的事啊。

    蓝天白云,不远处的五色云环缓缓转动,像命运的**械又冰冷。白秀魂面对着生命中第一次不可承受的失去,比体所受的更深的伤痕埋藏在他的心中。一直以来逃避着这个世界,自以为无所求就不会受伤害的白秀魂终于体验到面对不可拒的灾难时的无力感。泪水沿着白秀魂的眼角滑过太阳落在纯白色的浮云,伤害单纯而又直接。

    下方的盆地上,一个水蓝色的影怔怔的看着高空,秀眉皱在一团心想着:“那个是爬天阶的少年啊?是个痴的好人啊!要不要救他呢?不过,他对别的女孩那么好让我口中酸酸的,是吃醋的感觉呢。按照人类的习惯,我和他应该闹别扭的,可不能去在乎他啊。”十七八岁模样柔柔的女孩用七八岁孩童思维想着问题。

    这时,不远处两个宫装女子向她喊道:“霖冰公主,我们新炼了一件好玩的法器想找你去看。找了好半天没想到你在这里。”

    霖冰公主笑着跳到宫装女子面前说道:“什么好玩的啊?姐姐们快说来听听。”语气中充满了好奇。

    “好东西说出来就没意思了。霖冰公主随我们来一看不就知道了吗?”宫装女子笑着牵起霖冰公主的手说道。

    “两位姐姐真坏!卖关子吊我胃口,霖冰不依了。”霖冰公主跺着嘴嗔怒道。两个宫装女子拉着霖冰公主的手向一处洞府走去。这一闹之间,霖冰公主便把白秀魂的事给抛去脑后。

    这时,天空中突然响了“哄”的一声巨响,三道眼可见的五色波纹突然出现在空中向白秀魂击去。看到这一幕白秀魂惨淡的一笑,心知五云大长老还是不放心自己这个祸患,临走时还是留下杀手。全瘫软的白秀魂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这自然也是五云大长老治疗他伤势时动的手脚。

    死了也许是更好的选择,白秀魂闭上了眼睛如此想道。只是心中那挂念不去的影,难道要来生再见了吗?

    “秀魂哥哥!你没事吧?小猫来了。”一个熟悉之急的声音传来,一个可的女孩双手紧紧握着藤条远远的来。“呼,啪!”女孩紧确的落在白秀魂的上,女孩坐在白云是一把把白秀魂抱在怀中,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道:“秀魂哥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小猫没能保护好你,真是该死,真是该死……”

    伏在孟小猫怀中的白秀魂眼睛中反映出三道急速靠近的五色音波,白秀魂已经惊骇到了极点。

    白秀魂想大喊:“小猫快让开!”白秀魂想挣脱孟小猫的怀抱把她挡在后。但白秀魂连半根手指也动不了,也一丝呜咽也发不出,眼看着死亡马上降临在自己和孟小猫的上。白秀魂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为什么那个救不出,这里还要搭进去一个。

    “为什么?为什么?”此时的白秀魂已经傻掉了,死灰的心中反复的自责着。泪水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孟小猫的肩上,湿的感觉顿时把孟小猫惊醒。孟小猫转过头来看向白秀魂,而映在眼帘是三道五色光纹在空中次递叠加,随即向孟小猫白秀魂围去。

    冷汗从孟小猫的额头渗出,下一刻孟小猫动了,只见她紧紧的抱住白秀魂双眼一闭把头就缩在了白秀魂怀里。白秀魂苦笑着,下颌掂在孟小猫的发丝上,眼看着如涟漪般柔美的五色波纹席卷而来。

    天玑峰方向一点刺眼的白光闪动,濛濛白气在横掠百丈高空,斩破一段五色波纹挡在白秀魂的面前。漫天寒气飞卷,无数冰晶寒雪跳跃,宽百来丈厚数丈的冰墙出现兀显在空中与五色波纹撞击在一直。

    “冰蛾姐姐!”孟小猫大叫的,一双大眼中满含着兴奋。正是冰蛾远在百丈之外发出的一击使得白秀魂孟小猫逃过一劫。但五云大长老神光九变的玄音变又岂是这么简单就能挡住的,北冥玄气所化的高墙一阵摇晃,无数龟裂出现在冰墙上,随后整座冰墙轰然倒塌。

    与此同时,五色云环被破开一个深洞,一只浑火焰的凤凰从五色云环中破而出,然后火红色的流光一闪就挡在白孟两人的面前。凤凰两翅一拍大片的翎羽脱落下来化成一团团深红色的火焰砸在已经衰弱的五色波纹上。

    “凤凰妹子,你悠着着点!别为了两个小混蛋拼命,要知道拔了毛的凤凰可就不如鸡了。”随着无比猥亵的声音传来,一个手捧闪闪红镜的邋遢中年男子飞出五色云环。红彤彤的镜面飞出大片大片炽的晚霞,砸在五色云环暴起的余波上。“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炽的气流炽烤的半边天都微微泛红。邋遢中年男子所表现出的神通,显然又是一位元婴期的高人,不过这位高人的风度实在是有点诡异。

    “发克(鸟语!?),是谁说这里有好吃好喝和帅哥?这冰魄神光是怎么可事?这迎客之礼有点过份了吧。”凤凰一扬自己的头不高兴的嘟囔着。

    “是啊,这是我要问问那两个小混蛋,让他们到冰海旅游观光的。不知道给长辈带点礼物纪念品,却在这里的打生打死的。真是不孝!”邋遢中年人根本不提把凤凰骗来的事,转口就教训到起两个晚辈来。

    中年男人凌空一步就跨到白秀魂的面前,手往白秀魂头顶一拍顿时一道红光透入。下一刻,白秀魂就跳了起来,声音嘶哑的说道:“叔叔,你来了。”而孟小猫却大眼珠转了转缩在白秀魂的背后。

    中年男人负着手眼睛一眯看着白秀魂半晌,一挥手就给白秀魂一记响亮的耳光。白秀魂脸的左侧顿时潮红一片,但白秀魂连声都没有吭眼睛中空虚麻木。

    “你这个孽帐,打都打不醒你了吗?你平时那聪明劲那里去了?怎么就深陷进去连自己的命都不管不顾了呢?”邋遢叔叔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渐渐的湿润了起来,手抚了抚白秀魂脸那种不能言表的担心和慈显露无遗。

    “叔叔,我错了。我错过了月柔,又差点连累了小猫。我真的是一无是处。”看着这个打了自己一把掌的男人,心中郁结的痛苦和压抑都被那一巴掌所撼动。

    “叔叔,你别打秀魂哥哥了。真的不是他的错。是冰魄神光城的人硬要抢月柔姐姐,魂哥哥才和他们打起来的。这次打不过很丢脸,下回一定打赢回来给叔叔你争气。”白秀魂的背后探出一个小脸说道,正是孟小猫。

    “我就知道你们在一起除了闯祸就没什么好事。什么叫打赢了争气?你在人家门口能打赢吗?就是被人家不要脸以大欺小灭了你们也是活该!哼。”邋遢叔叔教训孟小猫的话跟个大喇叭似的传出去八百丈远,明着教训孟小猫,谁听着别扭谁心里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