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秀魂登天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是谁呢?”纪月柔脸带迷惘的悬空站立在八规天星钟,全然没有注意到周围其他人的对话。看着她的反常表现,纪燕歌在下面担心的仰望着。

    天空黑幕星光一点点恢复平静,三大天星仪器也都恢复了正常。六大长老都盘坐在地上手执灵石恢复着法力,五云大长老脸色白的可怕,双眼的神光也暗淡虚弱。

    突然,纪月柔脚尖在天星钟上一点,形化成一道五彩流光直向峰下飞去。“玄磁神光遁?”五云大长老看到此幕心中一震,形也化做一道五彩流光后发先至拦在纪月柔的前。纪月柔面色茫然的看着五云大长老,语气中带着些焦急的说道:“你,让开!”

    “你想到那里去?”五云大长老沉声的拦住纪月柔。融灵虽然失败但只要恩师的分神念在葫芦中休养一夜,明就可以进行第二次融灵,五云大长老自然不会放任纪月柔离开。

    “啊……!你不要这么焦急,不要歇斯底里的呐喊。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我马上来见你,我马上……”高空中的纪月柔突然伸手捧住了自己的头颅痛苦的说道。

    “难道融灵失败使她的神识也大受损伤?不会疯了吧?”见到这个景五云大长老大吃一惊,凝神的注视着纪月柔关心的问道:“你…你没什么事吧?”

    “啊!……”纪月柔仰天狂嚎上的五彩光芒以纪月柔为中心旋转成剧烈的风暴,强大的力量压迫五云大长老立足不稳凌空滑出一丈。

    “好可怕的力量!这还只是恩师一具分的力量,如果恩师本体降临杀死元婴后期修士无异像捏死个蚂蚁一样轻松。”五云大长老双眼中神光熠熠,面对纪月柔表现的力量极为吃惊。

    “她现在只不过能发挥出我第二元婴一半的力量,也正因此而使这女孩神识被第二元婴干扰而紊乱。加上有什么事在刺激着她,使她绪起伏像颠疯了一般。只要她凝聚神识排除第二元婴的作用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况了,况且我的神念并没有和第二元婴融合。”从五云大长老的袖口传出柔和的声音。

    “当年恩师的修为在这一界就少有敌手了。想不到纪月柔只发挥出您第二元婴一半的法力就可以迫退我。恩师的修为真是通天彻地。”五云大长老传声道。

    “唉,隔界传送法力那里会这么容易。即使我们费尽心机此时的第二元婴也只有元婴初期的法力,如非你们找的小姑娘具太素真体,根本连第二元婴一成的法力都发挥不出。五云,你被迫退并不是你修为不济而是因为你精血和法力之前消耗太多的缘故。当代城主在那里?凭现在的你怕是留不下这小姑娘。”柔和的声音又响起。

    “水城主正在绊住别一个强敌,怕是无法赶来了。”五云长老微皱眉头说道。

    “如此,你小心的跟住她。只等她神智恢复,我的第二元婴就会自动陷入沉睡。那时她就会法力全无,你迅速把她带回来。一定要保护好她!我要聚神修养了。”柔和的女子声音说道。

    “五云尊命!”两人的对话在现实之中只是一瞬间。纪月柔此时体中施放出的五彩光幕铺天盖地的延展开,把七大长老一起包裹其中。五云大长老一看此景沉声大喝道:“六位长老不可妄动!这是玄磁元相神幕,你等的冰魄神光皆要被克制。”

    “你!让开!”纪月柔迷惘而坚定的看着五云说道。

    “不行!”五云摇了摇头。

    五云话音方落,纪月柔衣袖向前一拂,空中顿时出现千多支三尺五色光剑。纪月柔纤指向前指漫天光剑便向五云大长老刺去。

    五云大长老深吸了一口气,双臂伸出手指微曲,体便多出两个五彩光环,紧接着左边的五彩光芒内缩,右边的五彩光环外胀。刺到五云大长老前的剑流一分为二,一道激刺的速度缓慢了下来最后甚至弹而回,另一道却骤然加速五色剑流方向一偏竟从五云边飞驰而过。

    纪月柔双手再一指一划,两道飞剑组成的剑流就卸去了五云大长老施加的法力一前一后的向五云大长老攻去。五云大长老依旧凭借着边的两个五彩光环,一弹一引无论纪月柔五色光剑如何变化也伤他不得。

    眼看千多五色光剑变化组合把五云牢牢困住,纪月柔架起玄磁神光遁便绕过五云向远处飞去。五云大长老想不到纪月柔竟然还有余力,再想摆脱光剑追去一时竟然赶不及了。

    纪月柔架着遁光一路向下飞驰,转眼间就来到了峰边一片小亭。这小亭子建在天权峰的南面边缘直接三百六十阶登天阶。天权峰四际如,亭子中的风却不像南国那么柔和,落在亭子中的纪月柔长发裙据被吹得“啦啦”做响。

    纪月柔呆呆的站立着,眉间一缕悲伤轻皱,脸上充满了迷惘。是谁?是谁如此充满担心,深怀关切的呼唤着自已?是谁?

    天权峰已经被封闭了,有谁还能上得来?有谁还会为了我上来?就像这一小亭孤零的遗忘在峰脚,就像那层叠跌宕的登天阶只会属于传说,那宽大的白云梯板上真的会出现一个影吗?纪月柔沉伏在识海中的意念开始像水般的复苏,就在把自己出卖给命运的那一刻本能沉埋在心底的恋,的此刻开始觉醒。

    那个声音没有错,是他!是他在呼唤我,像是在焦急寻找迷路的家人,像是在悲伤倾诉内心的恋。是有一个人,在深着自己,在温暖着自己,绝不甘心让自己凭自命运的摆布,想拼命带着自已冲出溺毙的人生。

    是有一个人还着自己,是有一个人还觉得自己如此重要,是有一个人肯定了自己存在的所有意义,是有一个人珍惜着自己,并且肯为之拼去命!

    纪月柔心中波涛汹涌,上的五彩光华渐渐退去,双眼晶莹的泪水打湿了脸颊。

    是他,他是谁?那个名字深藏心中,哽在喉间。那个影烙印在生命里,呈现在思念中。痛和幸福交织的冲击着纪月柔的心脏,一口血从她的口中咳出,点染了洁白的衣。

    “白秀魂是不会放下纪月柔不管的。白秀魂是不会放任纪月柔沉沦在悲孤中的。白秀魂要一只守在纪月柔的边。白秀魂要大声呐喊出:‘纪月柔,不要去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纪月柔,不要舍弃白秀魂自以为坚强的独自承担一切!’”一个不高的声音却格外执着,一个嘶哑的呐喊格外倔强,一个疲惫的声音却绝不服输。这样的声音,这样浓的语句,连带着两个串连一起的名字反复敲击着纪月柔的脑海,把她内心中最后一点迷惘也清除干净。

    伴随着这句话,一个影出现在了纪月柔的视野中。是他,是白秀魂!一贯懒散的影现在更多的是疲惫,一双浮肿渗血的手努力的向上伸展着攀住了地面,然后腰间缓慢的向上提动着。部、瑟瑟发抖的大腿一点点移到了地面上,然后血模糊的左腿膝盖勉力搭在了玉阶上。至此,白秀魂仿佛连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尽了,膝盖再不能抬高半寸只能在玉阶上拖拽着,血水沫在白玉阶抹出半尺宽的印迹。

    爬上玉阶的白秀魂气喘吁吁,随后便看见在小亭中泪水盈盈的纪月柔。白秀魂浑一震瘫软在玉阶上,眼中的哀伤、焦急和愤怒完全被绵绵的柔所取代。

    “你啊!难道离开你一会都要闯祸吗?那我们都不要分离了好不好?”脸色惨白的白秀魂似乎完全忘记了,浑筋骨折的疼痛和上汩汩的血水,嘴角一翘就露出一抹懒散的微笑。

    此时的纪月柔怎么还能说出话来,扑到在脸痕累累的白秀魂上失声痛苦。白秀魂苦笑的握着纪月柔的纤手,三百六十阶登天阶确实不是凡人能登临的,但所有的艰难险阻又怎么比得了此刻这盈盈一握?

    一旁又有一个人影飞跑来,圆圆的脸蛋上挂着泪水,小手不断的在储物袋中掏弄着。草药、瓷瓶、木盒数十个物件摆放在白秀魂前,大眼睛漾着关切与繁杂的心痛,却又是那么的说不清道不明。除了孟小猫自然不会有第二个人,也是她在天星钟响起破开制的那一刻,把纪家父女的对话用风铃草传给了白秀魂。

    七峰被完全封闭白秀魂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一切的发生,就在急切万分间白秀魂看到了那个被称为小公主的女孩正在盆地上眺望着盘旋向上的登天阶。不管登天阶如何难上,此时的白秀魂已经再无任何选择的余地。可是,融灵仪式已经启动了,盆地之下就看得见天空上的种种异兆。一切还来得及吗?

    结果,小公主却告诉了白秀魂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如果一边登登天阶,一边祈祷的话。也许可以把他想说的话传到人的耳中,至于在融灵过程纪月柔

    神识剧烈波动是否与之有关就不得而知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