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陪我说说话吧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若干年后的一天,像镜子一般黑暗幽深的海面,突然浮上来一个大大的贝壳。贝壳的一面慢慢掀了起来,一只纤细白晰的女子手臂从贝壳中伸了出来。一阵呢喃的歌声在整个海域响起,整个黑色的海面突然泛现出一条条金线围绕着贝壳游弋着。不远处有一条鱼船,上面有个少壮的青年看到这诡异的场面目瞪口呆的拎着手中的鱼网。

    然后,一个妖娆的影从贝壳中站了起来。玲珑的材,白嫩的肌肤,感富有弹力的双腿,晶莹圆润的脚趾。前围着金色鳞片镂织成的紧衣,同样的金色鳞片、五色海玉、赤虹仙螺等等珍贵饰物镶嵌在她那层层叠叠的碧绿海藻短裙上。随着妖娆美女苗条躯的晃动散发出一阵炫目的光彩。女子抬起了她的螓首,淡金色的秀发在珊瑚花环的束缚下随风游。她细柳般的眉毛下是一双深红色的眼睛,其中蕴藏着倾国的笑意。女子轻启樱唇就吐出一颗珠子,左手在贝壳里捞摸了一下,抓起一只金刀鱼,这只金刀鱼已经长出四个短短的“手”。女子微笑的把珠子打入到金刀鱼体里,金刀鱼的躯一扭动,用气的声音说道:“恭喜金迹阿姨进阶到化形期了呢。”

    “呵呵,是啊。以后就用不到这变音珠了,送给你。”

    “伊唔,以后来可以说话了呢,真高兴。”说完金刀鱼扭体就跳到海里。下一刻,那个正发呆的青年面前的海水飞起一道水柱,其上正稳稳托着四“手”乱动的金刀鱼。眼看金刀鱼向青年翻了翻前的单眼,然后一小股青白的液体流在金刀鱼的体表上。一个气的声音在青年的耳边响起:“大哥哥,你能陪我说说话吗?”

    青年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青白一片,扑通一声栽倒在渔船上,一溜白沫从他的嘴角滑出。远处,是柔媚放肆银玲般悦耳的笑声。

    《仙世征途拾遗记》

    还好的白秀魂最近经常呕吐,总算是有一定的免疫力了。白秀魂抹了一下嘴角说道:“那个妖怪美女,请问你不远千里的从海底来到这里是为了找人谈心的吗?如此仅此的话,那我们不妨到极光原冰魄神光城再聊,我知道那里有一家‘客来香’茶馆相当错。我请你,怎么样?”

    “喔呵呵,真是好有意思的小子呢。不过姐姐是不喝茶的哟,每天血酒到是要饮两坛。特别你们这些血气旺盛的年轻人更是我的最呢。现在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了。”金纸人兴奋的大笑道,同时怪眼翻了翻犹有兴趣的打量着白秀魂的体。

    白秀魂只觉得全一阵恶寒,对方的怪眼似乎能穿透一切把他看得一清二楚的。白秀魂下识的双手遮在要害处,满脸潮红眼喷怒火似乎要大喝非礼的样子。

    “尊驾能够说人语对答如流,难道是化形期的修为吗?”商二沉冷着一张脸,手心已经攥出汗来了。如果这妖怪是化形修为的话,在场众人都难逃活命。

    “化形?噢,那到是高看我了。我能说你们语言,只是许久前杀了一些修士得到一颗变音珠而已。你是不是很害怕啊?哈哈!”金纸人笑道。

    “那我们是远无怨近无仇了。尊驾如果能放我们一马,我们一定会感激不尽的。我想对于尊驾这般高阶的存在,不会还那么嗜杀成吧?”商二脸色缓了缓说道。

    “被我干掉的修士可不少了呢,好像也不记得和他们有仇啊。当然,血食这深海里有的是,我到也不在乎你们这点。不过你们可是得罪了冰蛾大姐呢,我可就不好轻易放过你们。你把刚才那个风趣的俊小子留给我做伴吧,我可以再考虑一下。”金纸人原本短短的‘手臂’突然变长抚了抚自己的金脸,做了一个害羞的样子。

    这边商二还没反应过来呢,只听后噗通一声。只见白秀魂两眼翻白口吐白沫的倒地上,孟小猫跪在地上手握着白秀魂手腕,大哭道:“怎么办,怎么办脉搏越来越弱了。快救救他啊!”

    纪月柔冷静的握紧小粉拳头,一拳就砸在白秀魂的嘴巴上,口中还大喊着:“掐人中!掐人中!”

    “你看,就算是瓜还可以强扭下来。但这人如此又臭又硬的脾气,真的到了尊驾那里寻死觅活哭闹上吊的。谁又能受得了呢?要不尊驾还是看看有没其他办法吧。”商二一脸惋惜的神说道。

    “是啊。你们人类真是不可理解呢。只是陪我说说话而已嘛,有必要这么抵死不从吗?你们人类真是有太多龌龊的想法了。我可是很纯洁很高贵的金刀鱼公主啊!”金纸人看到这个景有些不开心的翻着大眼珠说道。

    “那是!那是!虽然这样的另类在我们人类是占大多数,但还是有些人把生命看得比尊严还重要,愿意做公主的入幕之宾的。”说到这时后面一众新兵骇得脸无人色的离开这几个教官三尺来远,他们可不想做牺牲品,毕竟这比死来说还要更恐惧十倍。

    “咳!咳!尊贵公主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放了我们,我们回去给你找陪你说话的人来。一个二个…五个随便公主你选择。而且你如果聊烦了,只要你保证人还是活的,我还可以给你更换。你看这买卖稳赚不赔,合则两利不合两害,质量无优售后有保障,您还犹豫什么呢……”就在新人们明白了商二教官的战略意图而暗自松了一口气,可接下来商二谗言媚笑口若悬河的蒙人表现,实在和他平时一贯平静沉稳的形象大大不同,也让新兵们大跌眼球。于是,众人开始大步的不要小步慢挪的向金纸人的后绕去,只因为商二教官的双手在后不停的比划着手势。

    金纸人听了商二教官的话不但失去了原有的敌意,薄薄的四肢还不停的卷曲抽动似乎正在体验着难以形容的兴奋。“我决定了!”金纸人高喊道,圆滚滚的独眼冒出喜极而泣的泪水。

    “哇!尊敬的公主,您真是太明智了。你可知道你的决定就是你一生幸福的保证。还说什么呢?就这么定了,我们先走一步了,毕竟不能让公主等的太久了。”商二教官一脸胜利表的一挥手,众人迅速涌向金纸人的后。

    “等等!”金纸人一声大叫。

    商二教官大大的吓了一跳,一脸惶恐的说道:“尊贵的公主,难道你又有什么疑问吗?做为你的合作人兼你的服务提供商,我很愿意为你解答,直到您满意为止。”

    “不,不是。你们为什么去我后啊?那边是无尽的深海,你们只会被困死的。活路在你们的后,一直延着冰壳走就可以到一个小岛,你们也许就能回到大陆了。”金纸看着商二教官金扑扑的面孔竟会生起了两团红晕细声细语的说道。

    商二教官只觉得对方的表真的有点诡异,但现在逃命要紧又那会想那么许多,说道:“感谢公主您深厚意,那我们来再见啊。”

    而这时,不远处醒来的白秀魂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又是一阵恶寒紧忙对梅秦两位教官说道:“两位教官,你们快去接应一下商二教官。好像…好像他要有**烦了。”梅秦两位教官一怔,但对于白秀魂的话他们还是相信的,纵向前面的商二教官跑去。

    而就在商二教官想要转归队的时候,金纸人一动像被风托着一般飘到商二教官的面前。“等等!”细柔的话音像是耳边响起,商二教官便看见原本离着六尺远的金纸人一下子就飘到眼睛了。然后,商二教官一头雾水的看着金纸人那茶杯大的眼珠冲着他狠狠的翻了几下,然后一股清白的液体从眼缝间流淌了出来沿着金色的体滑下。商二教官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强笑的说道:“尊贵的公主,你还有什么指教吗?”

    “唉。我真的是一个矜持的人。但我实在忍不住不说。你看我都流口水了。”金纸人很忧愁的说道,同指了指那清白液体。

    这玩意是口水?商二教官黝黑厚厚的脸皮竟也有点泛白,说道:“那…哈…好说啦。公主有什么事请说吧。”

    “唉哟,真是不好意思呢。其实,你刚刚说的话我大部分都没听懂。可是,你这人真的很多话呢。说的人家好兴奋好喜欢。也不用再找人那么麻烦了,你就留下来好了,只要有你我就满足了。好害羞呀,都说出来了。你可不能拒绝啊,不然金迹公主会非常非常生气的呢。”金纸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瘪足劲一口气把话全都说完。然后,“小手”不安的搓着体边缘铮铮直冒火星,“咕噜”又是一大股清白液体从金纸人的眼缝中流了出来。

    而商二教官当场就仆地三窍流白沫了,梅秦两位教官这时已经感到近前,一把扶起商二教官退回到队伍中。当纪月柔的小拳头重重砸在商二教官的嘴巴上,商二教官才呻吟的一声睁开了眼。只见此时他眼睛中都是七八岁掉菜窖的惊吓神,紧紧的抱着秦七的大腿哇哇大哭。

    “商二教官他没事吧?”孟小猫那圆圆的脸蛋搁在白秀魂的左肩膀上问道。

    “谁知道呢?真是玩火**啊。人就是不能太自信了,这样特别容易挖个坑把自己埋里去。”白秀魂一按额头‘沉痛’的说道。

    “那…那金刀鱼公主怎么办?正像她说的,好像非常非常生气了啊。”孟小猫指了指此时正挥动着可以自由伸展变长的手臂把冰地切割出一道道裂痕的金纸人说道。

    白秀魂看了看正在发飙的金纸人顿时脸色变得苍白一片,伸手一推孟小猫的额头说道:“好了。我要去办正事了。”

    “秀魂,你要去做什么?不行,那个金纸人实在太变态,我不想你去挑战她。你别做出头鸟好吗?我…我好怕会失去。”一边纪月柔紧紧的抓住了白秀魂的手,猜到什么而表凄婉的说道。

    白秀魂温柔的拍了拍纪月柔的脸蛋说道:“傻瓜,不怕的。我怎么会做那种缺智慧的事呢?我只是去统计一下,把商二教官交出去换得大家平安离开有多少人赞同。呵呵”

    “啊?你真坏!真是吓死我了。那…那个,我是赞同的。”纪月柔拍了拍口,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哇哇!你们这群没有天良缺少教养的小混蛋,到了急要关头就只知道出卖朋友吗?我商二教官是铁铮铮的汉子是不会屈服于妖怪的威的。我和它拼了!”这下子商二教官再也装不下去了。松开秦七的大腿一提长枪就冲了上去,魁梧的材矫若游龙。

    “呸!不迫你还不肯出手。这么厉害对手你们教官不出手,还等着看我们新兵出糗吗?”白秀魂想到这里,席地而坐对孟小猫说道:“小猫,零食还有吗?看功夫片嘴里总喜欢嚼些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