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金刀鱼一族之美女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唉呀,在乌七麻黑的贝壳里又呆了多久了呢?不清楚了,一直以为可以安详的在这里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可是,死亡却迟迟没有来,对做为一个失去了内丹的金刀鱼妖来说这真是无奈的幸运呢。听说自从冰蛾大姐随那一群人走后,这寂寞的冰海就闹了很多,来来往往的人类船只频繁了起来。上一次见到人类是多少年前的事?妖越老就越怀旧了,真想再见见那些人类呢,尤其是那个留着短发的可人类女孩。

    《金刀鱼女帝金迹三世记》

    精神抖擞的教官们手舞着大枪冲上去三下五除二的把剩下的金刀鱼全部挑飞。作战的过程轻松无比而且还时不时的耍两个风无比的花活显示着他们卓越无比的技术和充沛的体力。

    而躺了一地的新兵们一个个瞪大了双眼,先是不可置信的神接着才一一醒悟过来向教官们投去愤怒鄙视的目光。现在就是猪也明白了,刚才的大战中前后出力的其实只有他们。这帮教官从一开始就保持着体力,当然用力大喊让他们向前冲除外。

    白秀魂当然一早就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除了和新兵一起鄙视着这帮无良的教官之外,他也不觉着有什么好办法。危难的关头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把握住态势和细节的,这些教官们无异就能做到这一点。临敌冷静的观察指挥充分发挥自已一方的实力同时又尽可能的结约力量,这是在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中磨炼出的智慧。虽然教官们的格多少有一些邪恶,又无可否认他们真的很强。

    这时,仓门处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只见从外面扣好的仓门被一股巨力冲撞,笔直飞出去两丈。同时,新兵们的眼球一瞬间就从教官们的上移到了仓门处,随后是瞳孔一刹那的收缩。

    仓口处一个浑白色长裙的少女正站立在那里。仓门被砸飞的那一瞬间外界的狂风一涌而入把她的头发吹的向后飞扬,少女大腿以下的裙摆已经完全湿透了。一柄用来击打锚钉的大锤被少女单手握着长木柄,而铁锤沉重的头部正斜探出仓外落在凹陷的甲板上。

    白秀魂不敢相信的看了看与铁锤不成比例的纪月柔纤细手臂,再看了一眼落在甲板上扭曲变形的铁皮仓门。白秀魂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结果顺着喉咙就呛了一口口水。

    就在大家都惊叹纪月柔暴力的时候,突然造型无比的纪月柔扑通一声仰面朝天的爬在了地上,她后窜出了可的孟小猫,只见她气喘吁吁的用力拖着一个包袱。准确的说是一个包袱接着一个包袱的系在一起,一连串的探入仓洞中。

    “小猫,不是叫你们不要了来的吗?仓内发生了什么事了吗?这些包袱是做什么啊?”片刻的休息让白秀魂的体缓和了许多,走到孟小猫面前说道。

    “哇,仓里发大水了!好多黑色的水涌了进来。你看看,你看看,我最的裙子都泡成这样了。”孟小猫扑到白秀魂怀里重重的一跺脚,一截墨绿色的海藻从孟小猫的鞋子上滑落。

    “啊!?大家快看船头和船尾都不见了,怎么会这样?难道…难道是被金刀鱼给击碎了。”一名书生气十足的新兵大喊道。

    “宋书剑,没什么好惊讶的,枪阵的范围根本护不到那里。这是理之中的事。”秦七教官冷静拍了拍书生气新兵的肩膀说道。

    “哇,简直是太美了,黝黑的海面漾着金色的涟漪,仿佛是雍容高贵的死神精美的邀函。凄美的死亡艺术啊,梅六向你致敬!”梅六教官眼睛朝着大海深的赞叹道。

    “啊!那海中金光闪闪的是什么?是金刀鱼群!如果一会船沉了我们会……唔,唔!”越振风话才说了一半,嘴就被白秀魂紧紧的捂住。

    纪月柔站在月光下,白纱的下摆和一头乌黑被夜风撕扯着像碎乱的飞絮,她凄楚的说道:“请问,有好的消息吗?”

    商二一脚踹在梅六因为向冰海深躬而翘起的股上,同时说道:“有啊。大家快看云层散开了!”大家抬头一看,果然天空厚密的黑云一层层的被月华的清辉所渲染,像被清水稀释的墨汁渐渐变淡。这时,一道流星从天际划过,把还未来得及散去云絮切割了一整条细线。

    “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流星呢。我许个愿!”可的孟小猫顿时忘了眼前的危机,紧忙合拢双手颔首祈祷着。

    很快孟小猫就睁开了眼,显然她的祝祷并不长。旁的白秀魂好奇的问道:“小猫,你许的什么心愿啊?”

    孟小猫幸福的把一双大眼睛笑成了一条长缝的说道:“我许愿和秀魂哥哥永远在一起!”白秀魂一头灰线的看着孟小猫,无奈的说道:“那你这个愿望一定会实现的。我们真的不用再分开了,一起去死吧。”白秀魂看了看船外的海面正渐渐抬高,还有半丈就要没过船弦了。

    此时,月下的纪月柔像个仙子,只见她合拢着双手说道:“美丽的流星,请你聆听我的许愿。请让我独自承受悲凉的命运,不要牵连我的伙伴陷险地,赐予他们延续生命的生途!”凝望着流星,一连串的泪珠从纪月柔的香腮滑落殒碎在夜色中。

    天际流星在此刻骤然一亮,托出一道绚丽的光尾向白秀魂他们冲来。轰的一声,流星砸在海面上又重重的弹起,擦着海平面滑出去四五丈最后停在距离白秀魂他们两丈的海面上。大家凝神一看,这那里是什么流星啊,原本是一高三丈多的巨大贝壳。

    高大的贝面闪着璀璨绚丽的彩纹,只是中间多了一条大字形的细细裂纹让酷艺术的梅六教官大流口水的同时也连连叹息。所有人惊讶疑虑渴求等等眼光注视着巨贝的时候,孟小猫却皱了皱眉头。讨厌,那巨大贝壳有血腥味嘛!

    咕噜,巨大的贝壳里面发出一声巨响,随后贝壳的一面像门一般缓缓打开。让人猝不及防的寒气从贝壳的中心飙而出。以贝壳为中心海面不断的发出了“嘎吧!嘎吧!”的冰冻声,眨眼间十里的海面都变成了巨大的冰壳。夜的风更加浓烈了,商二斜眼看了看天上的星星,立刻知道自己的方位正在飞快的运动着。显然,这巨大的冰壳在海面上的飞速飘动的,不过方向倒是和目的地一致呢。

    两个巨大的扇壳张开了一个90度的夹角,在夜晚微弱的光线下只看得见里面黑红一片。当然没有一个人会认为那是什么时空隧道,只要穿过去另一面就是阳光适宜的夏威夷海滩。所有长眼睛的人都可以看见,贝面打开时所擦过的扇形冰面已经被鲜红的血液染得通红,如此说那根本是地狱之门也不为过。

    白秀魂紧盯着红黑一处的贝壳里面,把小猫和纪月柔拉在了后,至少可以抵挡一下迎面而来的寒气。

    “呜呼!终于从深海中出来了。果然,是海面新鲜的空气好,可不想再回去了呢!”贝壳中突然传来尖利兴奋的声音。说的居然是标准中土话,只是那声音像是被捏了脖子的公鸡发出的细鸣,所以很难把对方想像是人。

    一团刺眼的光华从昏暗的贝壳中亮起,晃得大家眼睛一阵刺痛,众人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片刻,只见一个五尺高的流溢着一层白色光芒的大珍珠从贝壳中滚了出来,又有尖细声音正是从那珍珠上发出:“哈哈,一眼就看见讨厌和想干掉的人类了。冰蛾大姐现在是越来越懒了,不过可给我们留下了好多乐趣呢。呜哈。”

    “你是什么妖怪,藏头缩尾的不敢出来露面吗?”越翡雪跳了出来一压手中的长枪对着珍珠大喝道。

    “妖怪?这好像是贬意词呢,又是一群没有礼貌的家伙吗?我已经露面了啊!唉哟,你看我真是糊涂了呢。”尖细的声音说着,大珍珠又原地滚动了一下,面朝着众人的这一面出现一个金灿灿的纸人。大家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都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难道那个妖怪还有搞笑的怪癖?可是下一刻这笑容就完全僵化在了众人的脸上,诡异恐惧的心立刻涌上了心头。

    原来,那个大字形的纸人竟然一一的把手脚从大珍珠上“摘”了一下来,两“脚”着地摆着双“手”一步步走到众人的面前。看上去俨然就是用一金箔纸粗略剪出的人形,全都是薄薄的且散发着淡淡的金光,体的边缘都锋利如刀刃,一抹令人发寒的光芒在它体的边缘流动。这纸人扁平的“脑袋”上突然一翻,一个布满血丝有茶杯口大的眼珠瞪了出来,血红的瞳孔中立刻倒映出越翡雪持枪的影,只是那形被扭曲拉长显得格外的可怖。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自觉间向后退了两步,而最前面越翡雪则混一颤,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呕吐了起来。

    那金色纸人把怪眼一翻,用一种无比得意的声音说道:“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人类见到金刀鱼一族第一大美女都会是这种惊艳表的。唉哟,怎么办呢?人家好害羞呢。”

    哇!哇!剩下的其他人在金色纸人威猛的语言攻击下不战而溃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