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妈妈的祭品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老大,我从没想过你会杀我!老大……——豪勇王孟小虎

    萧大哥…萧大哥你终于好了!小猫…会一直守护你的……——长生仙子孟小猫

    老大,那么多风风雨雨我们都走过来了。你永远是我的老大,秀魂也一直都相信只有你才能治理好这个帝国。——白秀魂

    萧倾山是个好孩子,但是我没有照顾好他。他有过错,但那是王八蛋命运的捉弄。——守护者烈枫。

    《**倾之卷》

    倾山的记:

    昨夜,我梦到了我的妈妈。所以,今夜我迟迟不敢入睡,害怕再那见到那温暖阳花的笑容。那微微一笑中包含着说不出的满足和幸福,可是我知道正是这个幸福的让她花秀般的岁月里充满了无尽的痛苦,最后抛下悲伤无奈的死去。

    我忘不了她的笑容,那是她留给我的唯一记忆并且存留在我今后生命中的永久诅咒。我的母亲不幸的遭遇让我小小的年纪就已经明白了“权力”这个字眼,明白了拥有权力就可以为所为,失去了权力就要被人为所为。

    我的父亲,正是这样一个权力舞台中跌起伏的悲哀角色。北域萧家的老三,无才无德而且还不顾忌自己世家子弟的份和一个下卑女发生感的不孝子。而我的上流着的正是下婢女和无能萧亭的骨血。不管现在做为萧家家主的萧亭是多么的风光,但他面对我准确的说出了他的无能。

    据做为我父亲的萧亭说,他这一生最有勇气的事就是大着胆子去求萧老太爷恩准,他给已经有孕的母亲一个名份。那个名份他求来了,但不久母亲确为此付出了生命。萧家老大早亡,厚望的老二却不听萧老太爷的劝阻加入了反对纪燕歌争霸队伍中,结果一命呜呼了。而萧家家主的地位竟像天上掉下饼一样落在萧亭的口中,随之而来的还有萧家的“绝顶”包装,为了让新的家主在新的政治舞台上粉墨登场。

    然后,就在把萧亭支开的两天中,我的母亲很驱赶出了萧家,而别一位王家的小姐被接进了萧家。而等到萧亭回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木以成舟。无能的萧亭而对萧老大爷压力和萧家未来的地位他选择了屈服。

    然后,我,萧倾山就在一个荒废的庙宇中出生了。在我呱呱落地的那一刻,我的母亲因为失血过多慢慢死去,我的父亲正是和王家小姐洞房花烛,我父亲的一个忠心奴仆抱着我心痛裂,而从乡下临时找来的产婆看着浑浴血而出的我吓得夺门而逃。

    我的生命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像这残破的不知道供奉什么的庙宇一般荒诞可笑。而从我懂事开始,我的父亲就把一切事都告诉了我,还一幅他临摹母亲的肖像。我还小,我应该接受的都是父母亲的拥抱疼,而不是这些血淋淋的往事。

    我的父亲死死的抓住,一遍一遍的迫着我的听着这些往事,还有画面上原本温柔幸福的面容正慢慢变得悲惨凄凉。我拼命的哭,拼命的挣扎,拼命的用自己的小手去抓父亲因为激动而扭曲狰狞的面孔。

    只到父亲把我死死的按在窗户上,透过发光的窗棱我看见花园中两个孩子正在淘气的嬉戏着。他们是那么的开心无忧无虑的,阳光倾泄在他们的上聚拢成一层祝福的光芒。

    “倾山,你现在份可是庶出哟。你看到你的弟弟和妹妹了吗?他们才是嫡出,他们天生就拥有着世家高贵的权力。只要他们想就可以像捏蚂蚁一样捏死你,甚至让你的人像你的妈妈样,让你的儿子你一下。哈哈。你明白吗?那就是权力。”

    “呜呜……啊!啊!”

    “你怕了吗?感觉到害怕就好。你不想让悲剧发生就要努力的把属于你的一切抢回来你知道吗?去,去抢回来。”

    我永远记得父亲那时悲伤歇斯底里的吼叫和我痛苦恐惧的哀鸣。小小的心灵充满了对权力的痛恨和贪婪,还有对周围的人包括父亲的莫名仇恨。那个大宅子里所有人都对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庶子有着多多少少的憎恶,仿佛就是不详的代名词。一直到病弱的我离开这个大宅子来到了我真正的家,那里有一个叫叔叔和一个叫白秀魂的亲人。

    很喜欢这个家,于是从此想把过往都封埋起来,然后一直做这个家的成员。这是我一直想做的,我这个信念来充实起自己今后的人生。

    可是,我发现我的家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痕,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孟小猫,这个闯入我生命的女孩,慢慢的确定她在我心中独一无二的位置。但,她却不我,她的是秀魂,似乎是很久很小以前,她就真心的想陪伴在秀魂边,用一生一世的时间。

    是因为自己比不是秀魂而痛苦吗?是因为自己只能远远的看着,而一旦走近就避免不了一场辈悲剧的发生吗?可是,自己真的能够忍耐着让自己心的女人陪伴在别人的边吗?

    我的心很乱,很烦,很痛苦,很想把这纠结不清的感砸个粉碎,然后再让自己面对着过往的空白独自落泪。可心中又有别外一个声音告诉着自己要忍耐,要顾全兄弟之义,要守护兄妹之

    可是,即使如此,又有小猫就会幸福吗?秀魂就幸福吗?我也会幸福吗?我不知道,不知道!?

    一种奇怪的力量奇迹般的在我的体中苏醒了。我能够感觉到自已在慢慢的变强,每一个深夜红色的气流就会漫延我的全,一分一毫的锤炼着这付躯体。仿佛梦境般的血红海洋笼罩着我,上方凝固着黑暗的天色,心一寸一寸的沉沦。仿佛有什么在招唤着我,在深海中隐藏着通达彼岸的桥梁。

    可是,为什么小猫会说我的体有浓重的血腥味?她到底知道了什么?混蛋,这是我一个人和秘密,我是不会与任何人分享的。我,为什么我,总是能触摸到曾经深埋的憎恨、愤怒和嫉妒?可怕的力量,它似乎以后我的负面绪为食而成长壮大。

    小猫一定不会喜欢我一个样子吗?可是她喜欢的不是我,不管我变成了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呢?或者,我可以凭借这股力量来征服这个世界,那时我不会再需要别人喜欢了,敢不尊敬崇拜我的人就让他们下地狱去吧。

    昨天我亲手把一个军士鞭打得皮开绽的。他疏忽违逆我的命令,我就有权力处罚他。我乐于看着皮鞭带起的鲜血和皮,也乐于闻撕裂皮肤挞伐骨的声音,然而我更乐于看到的他虽然痛苦但眼中充满着敬畏的神。那种感觉真的是让我太娱快了,只是还缺少一点点东西,再有了它就是更完美的享乐。对,就是缺少被奴役的麻木,哈哈哈!

    也许,我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帝国,由我一个人永恒的统领指引着。我的脚下是无数怀着敬畏崇拜的子民,比这更多的心麻木的奴隶。太阳升起的地方是我国土的起点,太阳沉末的地方我的国土还没有终结。我要统率我的军团杀上天界,把那些作威作福众神通通杀死,用他们的骨头搭成君临天下的宝座。

    哈哈,真的完美的主意。哈哈,只会出现在我萧倾山的头脑中吧。

    不过,现在我还是先趁了那帮老家伙的意把这支队伍先带起来吧。那群笨蛋尽管在聚阳城中打来打去,纪燕歌你可一定要赢啊,北域需要一个稳定的明天,我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

    听说老二也被一个游历的修士看重收为了弟子,他和小猫一样都有不凡的机缘啊。如果,我没有得到修罗王功的话,此时也会羡慕他的吧?可是论机缘谁又能比得上白秀魂呢,从小被一个高阶修士收养带大,邋遢叔叔的力量可是连我都是万分恐惧的。

    恩,好讨厌这种恐惧的感觉,一面害怕的全发抖,一面兴奋的想立刻把他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真是不好办呢。

    不过,邋遢叔叔好像没有发现我哟,修罗王功的敛息诀可是独一无二的啊。只是现在的我还是太弱了,要加强啊!总有一天,我会让所有的强者为我而颤栗。

    明天,萧家会送来一批伤药和一些报,伤药要先给被罚那名军士送去一些,我还是要扮好‘萧大哥’这个角色的。报吗,当然要找那个鬼精灵白秀魂分析一下了,虽然不想承认,但对于分析谋划这样的事我还是逊他一畴。

    妈妈,你看我写了这么多,你会不会满意呢?你一事我可连一分都不曾忘记呢。父亲让我记住你的悲哀,我记住的,还会用我的手把那些霸占了你们份的人一一杀掉,然后把他们的灵魂拘在骨壑血牌中夜煎熬,你说好不好呢,妈妈?哈哈哈!

    妈妈,你等不及了吧。我现在就把这篇记烧给你。用它来平息你怨抑的灵魂,妈妈,请最近一段时间里不要出现在我梦中了好吗?妈妈。

    妈妈,我…我好想在回到村子中那平静的生活中。呜呜。

    玄枵元年十二月二十四夜: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