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一天(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玄枵元年九月二十四,从这一起荒无人烟的赤水巷迎来了历史中崭新的一页。从静寂到喧嚣,从荒地变城填,从贫瘠的入海口到重要的通商口岸,一切像奇迹般的崛起,而奇迹的创造者们正是一群十八岁到二十岁不等的新兵们。在这里,他们用体中沸腾的血液和强有力的双手为未来的北域人民开辟通向富强的道路。若干年后,当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成为了将军或统帅,有了显赫的地位和名爵,询问他们一生当中最得意的事时,他们给出的答案都惊人的相似——建设赤水镇。可这件事显然与武勋卓著的他们所参与指挥的一场场惊天动地的战役相比根本就微不足道。当后辈用敬仰而又疑惑的目光注视着他们提出疑问时,他们都会用一种沧桑的口气反问道:“你认为创造和毁灭那一个更有价值呢?”

    《仰视建国之路上的先辈们》

    素质决定一切,杜越盛很高兴的打量着一大清早都能按时整装齐备的站在寒冽风中候命的新兵们。玄枵元年的第一场小雪正在此刻由天而降,雪凝的花稀散的披在新兵们上,像一枚枚早来的勋章。

    “商二,宣读新兵法规,行军宿营注意事项,……”杜越盛站在寒风中吐字清晰燎亮远远的传达到每一个新兵的耳中,寒风此时成了他传达命令的信兵。商二走出行列,也不拿书本只接背诵,显然对兵规行法已经精熟到了一定地步。而新兵们都仔细凝神倾听着,看着商二冷峻的脸就感觉到一种冷冽威严。商二是内定武曲分院的六大教头之一,同时兼任法官。

    大约花了半个时辰才把军规说完,而此时在不远的营地已经冒起了一缕缕的炊烟了。是早餐的时间到了,随着杜越盛一声令下新兵们雀跃的分批向着指定的就餐场所走去,当然他们没有看到后杜越盛诡异的笑容。

    每十人分为一组,这边一组人走到就餐地点一看,地上摆放着三个木盆。一个装着不知明的黑糊糊的汤液,然后是一盆菜一盆饭。只是这饭菜也太少了点,在场的都是壮小伙子饭量一个赛一个,这盆里装的恐怕也就够五个人吃的。大家都很默契的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给他们盛饭的黑甲兵(杜越盛带来的三十多位原班手下。新兵的皮甲是棕黄色的)。

    黑甲兵们笑上都是笑眯眯的表,透着一股亲密和关。“来大家把行军壶都把摆好了。你们可真有福气啊。杜督尉把密传的煅骨汤都熬给你们喝。来,一人一壶,都喝了保证让你们长的又高又壮。”

    对于黑糊糊看不出底细的黑药汤任谁心中都要泛嘀咕,不过自持杜督也不会害他们。众人拿起一壶闻了闻,汤竟然什么气味也没有像白开水一般,随后就仰头一口喝下。微汤的药汤入口立刻散发出微涩酸苦的味道,只是这种程度味道新兵当然不会在乎。大家三二下就把药汤喝完了,都是猎户子弟从小到大那天受点小伤,这草药汤却是常喝的。

    喝完了汤自然是要吃饭了,当众人手捧着分到可怜少的饭食时,才感觉到那草药汤的无敌威力。是不是真的能煅骨没有人知道,但胃中不断的轻微痉挛和口舌间不断涌出的酸水已经让他们对食物的兴趣减到了最底。这样看来这些点伙食还恰恰合适,新兵再投向黑甲兵闪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恼恨。

    和杜越盛等教官坐在一起的萧倾山同样用恼恨的目光看着杜越盛,说道:“杜叔叔,我来这里之前陈叔叔可是和我说一切都安排好了。为什么现在还用这种小技俩?昨天不是有一批物资到了吗?没有粮食吗?”

    “嘿嘿,贤侄不要生气。那批物资中确实没有粮食,主要是我特意划拔出来的一批草药。而那个汤虽然会有一些抵制食量负作用,但却是强健体抵御疾病的好东西。你可别误会了我的一片好意。这不给你也准备了一碗趁喝了吧,我们也好开饭。”杜越盛笑嘻嘻的一指地上摆的一壶药汤对萧倾山说道。

    以经上了贼船的萧倾山恨恨的看了杜越盛一眼,拿起药壶就一口全喝下了。“开饭!”一声令下。

    吃到嘴中饭食根本品不出什么味道来就变得酸酸苦苦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此时吃饭已经不是一种快乐而是一种痛苦,于是,全体都是狼吞虎咽的加快速度结束这场苦难。但总有人会是另外的的,在一伙新兵中,一个看起来有些懒散的少年仔细且珍稀的咀嚼着食物,并不因口中的酸苦而糟蹋食物。

    突然,他边一个少年气愤拿着吃了一半饭就向地下摔去,口中骂道:“***,这饭越吃越难吃。从小就没吃这么气人的饭,老子不吃了!”

    而这个少年的旁飞快的探出一支手接住了摔落的伙食,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程辟,你要做什么?难道不知道这一米一菜都是父老乡亲的血汗吗?”

    “白大哥,可是这太气人。我……”程辟看着边的白秀魂强抑着怒气说道。

    “你什么你。杜督尉和萧大哥一片良苦用心,你就一点也没有领悟吗?笨蛋!”白秀魂立刻打断了程辟的话,一巴掌敲在程辟的脑后。

    “唉哟。白大哥你打我做什么?有话你明说就好了。”程辟扑腾的捂着后脑壳跳了起来,懊恼的说道。

    眼看很多新兵的目光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况,白秀魂叹了口气把饭盒又塞会程辟手中,说道:“臭小子,想知道的话自己去教官那里去看好了。你看看他们吃的是什么?”

    程辟对白秀魂是绝对信服的,心揣着郁闷跑到萧倾山旁。只见这围坐教头们包括杜越盛在内手中拿的都是粗糙糟糠饼,前摆着发黑的咸菜和腌制的兽。程辟看了看自己盒中白白的馒头和新鲜的炒菜,低着头走回到白秀魂的边,泪噼里啪啦的砸在饭菜上。

    “唉,什么都瞒不过白秀魂这小子,真不愧是白云商团第一智囊啊。不过粮食不足的事看来是瞒不下去了。”杜越盛有些惊讶的看了看白秀魂说道。

    “为什么要瞒呢?我想杜督是太低估北域男儿克服困难的决心和勇气了。”萧倾山笑着说道,小雪渐渐的停止了,整个天空明亮了许多。

    饭后的整个上午,六大教头分别带队开始传授武技。这些武技有两部分组成,长枪术和近搏击。对于黑甲兵的神奇枪术在和妖兽厮杀新兵就都有切体会,无不对其赞叹和渴求。现在看着教头演示枪法,形流转如意,长枪在手时而盘旋飞舞,时而左右挑划,时而前后突刺,时而上下劈砸。新兵围在旁边只看得眼花缭乱无不鼓掌呐喊助威叫花。教头舞得兴起形一曲,手中长枪一压一绷一推便化成光芒飞出数丈远贯入树干“嗡嗡”颤鸣。看着教头勃勃英姿,一众新兵都双眼冒心嘴角流涎傻呼呼的大叫着不知道那里的乡下土话道:“Good!VeryGood!”

    长枪术是以后的早练必修科目,所以教头们在演示完长枪术后并没有立刻应大家的祈求立刻传授。而是一个个收起英姿换上猥亵邪恶的微笑把双手的拳头按得嘎吧做响,然后领着大家做了一简单的伸展运动。

    “嘿嘿。从现在开始,我教大家下一个科目近搏击!大家准备了吗?开始!”声音一落,黑色的影一闪就冲进了惊骗的人堆里。

    “噼啪,扑通,嘎吧,咯吱……”击打声相继而起。

    “啊!哇!呀!妈啊!娘咧……”惨叫声交响混杂。

    所有人都纠缠在一起,教头们很实战的方式来告诉他们,怎么在近搏击中制服和击毙对方。显然痛的教训真实有效,是让他们快速成长的最佳方式。当然也不排除教头们都有一种邪恶兴趣,将新兵揍得满地乱滚,或者撵得新兵鸡飞狗跳,是他们非常享受的快乐。

    当然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被杜越盛单练的萧倾山和白秀魂所尝到了滋味就全然不同。在与杜越盛的攻防中,一次次被杜越盛用各种诡绝的手法轻易击中的要害。虽然,杜越盛都会在关键时刻收回力量,那种在生死一线上徘徊的感觉依旧让萧倾山和白秀魂恐惧万分。而在此后的岁月里,和萧倾山白秀魂同住的伙伴陆续一一搬走了。据说,这两个人总会在深夜中做可怕恶梦,发出凄惨的嚎叫让人心胆俱裂。

    因为,除了相同的武技科目之外,杜越盛还传授给他们可怕的暗杀技。

    当从上午可怕的时光中渡过之后,中午依旧是黑药汤送饭,但这时所有新兵都像白秀魂一样珍惜的咀嚼着食物。

    整个下午,是新兵们最快乐的时间,上山伐木制材用自己的双手来建设新的家园。看着新兵们火朝天的挥舞着锤子铁锯等工具,叮叮响响的任意打造着木栏房子等。教头李三很奇怪他们的是从那里涌出来的。李三挣住一个满头大汗的新兵问道:“我看你干活干的这么高兴,这是为什么啊?”

    这个新兵憨憨的笑道:“教头叔叔,你知道我们这些平民子弟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是吗?”

    李三挠了挠头问道:“是什么啊?”

    “嘿嘿。当然是吃的饱、穿的暖、然后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装饰得称心如意的过太平子。”十八的少年一脸的憧憬的说着。: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