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谁的爱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小猫是最说话又最不说话的人,太多的关于我和她的秘密都封埋在她那宽容坚韧的内心里。愚钝的我却从未去挖掘那对我来说弥足珍贵的宝藏,只让它沉落到悲凉的命运深渊。

    《原本是她——祭小猫》白秀魂

    白发男子抱着头驾起一道白色遁光腾空而起想摆脱铸雪蜂,只见遁光摇摇晃晃刚起在半空便一头栽了下来,不是蜂毒发做摔也摔死了。孟小猫抬手虚空一抬,一个乌绿的珠子就从地面飞到她手中,正是那颗雪朔珠。孟小珠拿起手绢一擦珠子的表面,珠子就又泛出一层白蒙蒙的寒光,根本没有一丝受损的样子。

    孟小猫看着手中珠子,眼睛弯弯的漾着一层笑意心中暗道侥幸。一开始就用长生诀收敛气息,使白发男子以为她只是一个普通女子以致于过于大意,那知道孟小猫那是木灵之体短短的一个月竟然就她把长生诀修至炼气初阶大成。但那个白发男子是炼气后期的修为更有法器雪朔珠孟小猫无论如何也不何是其对手的。可是,就在这林子中就有一窝铸雪蜂,铸雪蜂是一种温和的妖虫从来不会主动攻击人或动物。而孟小猫手中正有紫薇花,这小花最是招引铸雪蜂,结果被孟小猫混在雪风花中扔了出去,最后在白发男子大意下贴在了上才导致引蜂上被攻击而死。而乌瓷瓶中装的是落魂花的汁液能起到阻碍神念的做用,却只能做用于炼气期的修为。就在种种巧合聚在一起之下,孟小猫竟然成功杀死了一名高她两阶的修士。被百草门认为垃圾功法的长生诀在这里也露出了神秘的一面。

    孟小猫拿着珠子跑到倒地的白发男子边一眼就看见他肿胀如猪头的脑袋。孟小猫一惊也不敢再看第二眼别着头摸出了白发男子的储物袋便向远处跑去。

    孟小猫看了看被冰僵了的白秀魂,一层白霜依旧罩着他整个体散发一圈圈的寒气把四周都罩在一层白雾中。孟小猫上前探了探白秀魂的鼻息才放下心来,现在只要找一处小溪为白秀魂解开冰封就好了,不然用其他方法很容易让白秀魂体受损的。孟小猫又给萧倾山把了把脉,只觉得脉象蓬勃有力只是暂时昏迷而已。

    孟小猫在附近找到一处山洞便把萧倾山先安置了下来,自己抱起白秀魂向一处小溪而去。“扑通”一声,把白秀魂的体放到溪水中,寒气慢慢被水流一分分的冲走。孟小猫坐在一旁的草地上拿出了白发男子的储物袋轻轻一倒,只见一个泛黄的古简,几块下品灵石,两张符纸,几颗药草还有一个小瓷瓶。孟小猫拿着几块下品灵石一阵惊喜,有了灵石可以加快她的修炼了。两张符纸一张火蛇术,一个水索术,孟小猫到不是很兴趣。拿起那块古简用神念一扫,孟小猫立刻便露出一丝不敢相信的神色,紧忙从怀里拿出百草经来。孟小猫翻开百草经很快就找到一页,这页中绘有一个地志图。百草经所标注的药材产地根据这个百草地图都可以找到,只是这是一副古图还要与现在的九州图对照才能长到产地。

    而孟小猫从古简扫视到一付寥寥几笔勾勒出的简图,上面只有横横竖竖的曲线和一个大大三角号。那几个曲线了说不出是山是河,但孟小猫只在一瞬间就发现那即不是山也不是河,而是因为地区温度不同,而几种草药的分布带。如果不是对百草经精研的话绝对不会发现。

    难道,这个话三角号的地方会和百草经有什么联系?孟小猫心中立刻生起了一份好奇。可是那个地方远在中土南部,看来只好以后有空的话去游历一下了。想到这里孟小猫把那地点牢牢记在心里,然后运起真元力把古简撵个粉碎。

    那知道这古简极为古怪,竟不像平常古简那般断成几块竟然完全化为粉末。小猫一个不注意粉末就顺着指缝纷纷而落洒在了小猫膝上摆放的百草经上。孟小猫顿时大惊,她对这百草经可是宝贝的很,匆忙伸右手去拂拭上面的粉末,却全然忘了自己右手上还贯注真元力。泛着绿光的手掌在书页上一抹,粉末迅速渗入到书页中,下一刻无数密密麻麻碧光小字飞出注入到孟小猫的识海。

    孟小猫顿时全一振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脑海又出现了二篇法诀。孟小猫体会一遍,脸色一会兴奋,一会惨白,一会又透着几分迷惑,最后才有些疲惫的回过神来。孟小猫沉吟了半天才把百草经收了起来,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百草门对百草经上的功法看不上眼了。百草经所记载的长生诀从筑基期之上功法根本就不对,只是一种三流功法不但没什么威能连结丹的希望也非常的渺茫。真正的功法此时就存在孟小猫的脑海中,那才是真正的长生诀,不但奥妙绝伦更有几种神通威力无穷,其中还隐含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而真正长生诀之外的另一篇功法那是驭虫之术,那是远古绝传的秘术。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利用那块古玉简才能打开百草经上的封印呢?孟小猫一时也想不明白,只感觉那个白发男子了应该有些来历的。

    不管是真正长生诀还是驭虫之术现在离她还比较遥远,这些都要孟小猫进阶筑基期之后才可以进行修炼的。孟小猫拿起了最后一个小瓷瓶,轻轻拔开瓶塞便闻到一股异香冲鼻而来。“这是?”孟小猫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和惊异,把瓶子一倾只见一个粉红色的小丹丸落在手掌中。孟小猫皱了皱小鼻子仔细闻了闻又端上掌间仔细端详了半天,高兴的跳了起来大叫道:“天啊!这是驻颜丹!真是太走运了!”孟小猫此时的兴奋劲可远超得到真正的长生诀。孟小猫向四边一瞄一扬手就把丹药送到口中,唯恐迟些有什么变故似的。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变暗,火红的夕阳早已经深没西山,只有天边几朵云霞红艳似火。白秀魂上的寒气已经全部化去,孟小猫把白秀魂从溪水中掏起来,用手把了把脉感觉脉像疲弱,显然在冰封中被寒气所伤。孟小猫皱了皱眉,心痛的白秀魂背在背上往山洞走回。回到山洞后,孟小猫点起了篝火把白秀魂和萧倾山分别扶倒在树枝铺好的上。

    “唉!都已经一整天了。萧大哥怎么还不醒啊?但从脉上也看不出任何异状来。他这两天到底遇到了什么状况呢?”孟小猫坐在火边烤了几条鱼,又用萧倾山的壶煮了些鱼汤,然后眼睛发呆的想着。她那里知道萧倾山是因为神魂受损太多了,要不是经过溯元洗髓只怕此时已经魂消魄散被魔气所侵成了一具杀戮机器。只要睡上两天自然可以醒来。

    就这样持续了小半夜,白秀魂竟然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同时开始不断的说着胡话。孟小猫一直守在白秀魂的边,一摸白秀魂额头异常滚烫,而整个却缩成一团颤抖着。孟小猫一看就知道是寒气内涌,白天被那雪朔珠的冰寒之气耗尽了白秀魂的元气,再在溪水中一泡这深秋的山洞也寒渗人,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就是铁人也会生重病的。眼看着白秀魂脸孔痛苦的扭曲在一起,嘴唇上青白一片还带着几丝白茬,如果任凭这样下去怕不到天亮就有丧命之忧。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现在没医没药的,怎么才能给他祛除寒气呢?”孟小猫焦急的左思右想着最后,只见她一咬牙一跺脚。伸手扯开了自己衣间系带,下一刻少女纤弱的**就出现昏暗的火光下,一件薄薄的内衣裹在上若有若无。

    孟小猫脸带羞涩的躺在白秀魂的边伸出如玉的秀臂轻轻的搂住了白秀魂。而此刻的白秀魂只觉得边多了一层滑腻温,正感觉冰寒不已的白秀魂一个转就把孟小猫的体的搂在怀中。孟小猫不觉一声轻呼,只觉得白秀魂滚烫的体把自己整个覆盖,随后那张熟悉无比的脸孔紧紧贴在了自己的半边脸。白秀魂口鼻间喷出的粗气息轻拂过孟小猫的俏面,使孟小猫的脸也烧的通红,一丝绮思竟在此时从孟小猫心中升起。孟小猫脉脉含的目光从白秀魂脸上扫过,最后再也压不住砰砰的心跳闭上眼轻轻抬头吻在了白秀魂的唇上,那一瞬间孟小猫感觉到自己的边比白秀魂还要滚烫十倍……

    ※※※

    天蒙蒙而亮,萧倾山慢慢的睁开了眼,一层血色从他的眼眸中一闪而过。萧倾山慢慢的坐起来,突然伸手双手左右翻看着,修长白净指间有些茧却是握笔握剑留下的。

    萧倾山轻喘了口气不由得回忆那个模糊不清的梦。那是一片无尽的骨林血海,一个三只血眸的高大影不停的厮杀着,无尽鲜血从他双间不断涌出,凶厉残暴的气息弥漫了整个梦境。而当那个高大的影转过来,萧倾山惊骇的发现那个人竟然就是自己。萧倾山打量了一下山洞站起来向那边的树上走去,同样的抬腿迈步此时的萧倾山竟然给人一种虚妄迷离的感觉。走到前的萧倾山突然全一振,脸上神由极度惊讶到无穷悲伤,随后两层血光就把萧倾山双目清澈的目光完全遮蔽。一道狰狞扭曲的背影在萧倾山的后不停摇动,隐约可见一只裹满血焰的手掌向树上两颗紧紧依偎在一起的头颅按去……

    ※※※

    孟小猫突然睁开了眼睛,只觉得额头上冷凉一片不知何时竟冒出了一层冷汗。孟小猫看了看睡得香甜的白秀魂,伸出手摸了摸白秀魂的额头,触手一片温这才放下心来。孟小猫的手慢慢延着白秀魂的脸颊抚过,一阵阵细微的酥麻从指尖涌到心里,孟小猫圆圆的脸蛋顿时变得绯红一片。孟小猫轻轻的从白秀魂的怀中挣脱了出来,穿起了衣裳缓步向萧倾山走去。孟小猫蹲下为萧倾山把了把脉,摇了摇头喃喃道:“萧大哥今天会不会醒啊?真是让我担心死了。”说完,孟小猫走出山洞河边而去,却全然没有发现萧倾山双眼睛间浅淡干涸的泪痕还有脖子间红肿的掌印。

    从杀戮意识强行挣脱出来的萧倾山流着泪走到自己的上,一掌切在劲后昏死了过去。眼看着人在别人的怀抱中,萧倾山能把痛苦的意识切断,但悲伤的回忆会追随他的终生。: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