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请,让我守护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真正的强者在那里?也许有一天你突然发现。曾经吊着清鼻涕的她(他),凭着智慧和勇敢还有永远守护你的决心。默默的,在你边一天天的成长强大!”

    《回忆》著人王萧倾山

    俱罗驾着遁光一路狂奔,眼见白头山天池已经近在眼前,才不仅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骂晦气。俱罗驻足在空中缓了口气后便把识全力发出,想感应一下魔宝的气息。那知道识海当中的神魂突然一振,紧接一阵刺痛袭来,俱罗双眼一黑连遁光都驾驭不住一头就向地面栽去。俱罗强行抵制着神魂所受的重伤,摸出一道灵符就拍在上。俱罗上白光一闪下降的速度便开始缓慢了起来,而就在这里天空中一道拳头大的红芒飙来,一瞬间就在俱罗的口开了一个大口冒出一股血红的雾气。俱罗用不可思异的眼光看了看炙烧的口,随即一双眼瞳就失去了所有光泽,尸体仍然在灵符的加持下缓缓降落。

    拳头大的红芒在空中一盘旋减慢了速度飞落下来,却是缩小了几十倍的迷你小灵凰。只是随着体的减小,体表一层火灵气已经化成炽烈的火焰腾腾燃烧。空的地面上缓缓浮现出一个影,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看着落在前的俱罗尸体,当然是狡猾的邋遢叔叔了。灵凰落在邋遢叔叔的肩上投去一个媚眼。邋遢叔叔伸左手摸了摸小灵凰的头,同时把右手中四分五裂的五灵牌收到怀里,这可是上等蕴魂石制成的法宝虽然毁了但也是好东西。

    原本,邋遢叔叔正是在俱罗放松了警惕时,突然毁坏了他心魂相连的法宝再让灵凰偷袭。俱罗在促不及防之下神魂立时受了得伤,一手段没有施展半分就被灵凰的全力一击洞穿了心脏。邋遢叔叔擒故纵狡猾狠辣的手段那是俱罗那点心思能企及万一的。邋遢叔叔右手迎空一招,便有五根火红的细丝从指间飞出没入俱罗的体中,下一刻便缠绕着通红的光球飞了出来。邋遢叔叔手在又泛出一蓬柔和的红光把光球托住然后闭目良久。

    便刻后邋遢叔叔才睁开了眼睛,摸了摸下巴目光古怪的自语道:“修罗剑和骨壑血牌?这是什么魔宝,不过近古的仙魔大战中到是有一位阿修罗天魔厉害无比,难道是那家伙殒落后留下的?血灵宗是魔教重要的分支,也有悠久的历史传承这两件魔宝要是不厉害的话也会被如此重视了。那倾山的世因为什么会被消灭,其中有没有什么关联?”一时间,邋遢叔叔也想不透。而且邋遢叔叔还得到别外一个信息,天池仙宫准备抹杀纪燕歌在北域重新设置代理人。不过,邋遢叔叔又想起自已在临来聚城之前的时候,在村子上空感应到来的数道自北方的修士气息。

    “还是真是狗咬狗一嘴毛啊。唉!”邋遢叔叔不仅轻叹道,同时把手探入到俱罗衣服一摸拉个储物袋来。邋遢叔叔伸手一感应,立刻有一颗碧绿珠子飞了出。邋遢叔叔用手指夹在眼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倾刻间目光就变得切了起来,不自言自语说道:“咦!好东西啊,太湮圣珠。想来那时手中握的就是它吧,还好当时小心谨慎不然非要吃个大亏不可。”邋遢叔叔又感应了一下储物袋中的其他东西。然后把储物袋往向怀里一揣,转向来路飞去。

    而就在邋遢叔叔把俱罗引走的时候,蔚蓝的天空一阵波澜起伏,然后便见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然而古怪的是那火球表面血红的火焰奔腾汹涌,却没有丝毫的高温散发出来,也没有任何元气波动。如果不是眼所见根本感应不出任何异状,以至于一追一走的两个高人竟没有一个发现。

    而纵马急纵的白秀魂自然看见这一奇象,立刻一摧马便向火球处急驰而去。与此同时,在不远处一个密林中,一个敛息闭气的修士也看到这一奇象,立刻架起一道白色遁光便向火球落处飞去。

    “秀魂哥哥你看,这样我给萧大哥手环!怎么会断在这里,萧大哥不会凶多吉少了吧?”孟小猫立在一个破旧的山神庙前,从地上拾起了个断成两截的手环脸上都是担忧的表。白秀魂的心也好不了那去,脸色略有发白双手不停的绞着。

    “小猫,你呆在这里,我去那火球降落处看看。离这里很近了也许和萧大哥的失踪有关。”白秀魂深吸了一口气平定一下心神,然后就要去牵马。孟小猫一回手牵住了白秀魂的手,说道:“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去。请让我守护你吧。”说完,孟小猫抬起温的眼光脉脉含的看着白秀魂。

    白秀魂难过的一笑,伸出手指一点孟小猫的额头,猿臂一伸就把他抱上马来向不远处驰去。

    只见一片青草地上,一个青年四十多岁的白发男子正立在一个少年的前皱着眉仔细的打量着。“奇怪!明明红球是落在这里的,怎么会转眼就消失不见一呢?而且一点痕迹都没有。这个昏迷少年是怎么回事?”白发男子口中嘀咕着,同时看了看少年苍白的面孔。

    “俱罗长老匆匆而来绝对不是无地放矢的,一定和修罗魔冢有关。刚才的天象出现在魔冢附近也绝不会是偶然,这个昏迷的少年也许上藏着重大的秘密,先带回去救醒了再仔细询问吧。”白发男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个四周,虽然不知道俱罗长老半途为什么突然转弯他去,但白发男子可不想被俱罗自己在跟踪他。白发男子小心的摸了措前的高阶隐息符,然后便把昏迷的少年扛在肩上大步向远处行去,空中飞行大显眼了他可不想让俱罗给拦住。

    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只听一个少年喝道:“前面那位大叔留步,把人留下那是我大哥!”

    白发男子听到耳中一怔,随即眉头一皱右手从储物袋中拿着一粒透明珠子向地下一拍,左手摸一张黄符便回打了出去,黄符在空中无风自燃化成二尺来宽的火球直奔白秀魂而去。“不好,是修士!”白秀魂大吃一惊,双臂一伸把前的孟不猫给抱在怀中,纵而起在马背一踩横着掠出了三尺。耳边只听“轰”的一声,坐骑一声哀鸣便被火球整个吞噬掉化成灰烬。上空中的白秀魂还在吃惊火珠的威力,突然感觉到小腿被什么东西缠住,形直往地上坠下。白秀魂低头一看,竟然不知何时地上涌出一道水流紧紧缠住了自己体。白秀魂想也不想便把怀里的孟小猫抛了出去,右手伸入怀中摸出一个砖头狠狠拍在水流上。

    缚紧白秀魂的小腿水流一抽搐,自砖头拍击处“啪”的一声断为了两段。白发男子顿时一惊愕,不敢置信的惊叫道:“你一个普通人能击断我的法术‘水索’?不过就到此为止吧。”白发男子脸上露出狞笑,手中指诀一变。白秀魂的后地面突然“砰”的一声轻响,一颗晶莹的珠子从地上飞出,白秀魂猝不及防断顿时后心就挨了一记。贴的珠子寒光一闪,一股白气从白秀魂的后背眨眼就蔓延到全,立刻一层白霜就覆盖了他的皮肤。白秀魂一晃扑通一声就僵直的摔倒在地。

    “嘿嘿,我的法器寒朔珠可不是吃素的。咦,小丫头,你往那跑。”眼看着白秀魂倒下,白发男子边说边向正往林子里躲闪的孟小猫追去。孟小猫似乎非常慌张踉跄着跑着,时而回望的脸孔上充满了惊恐。

    “小丫头,怕也没有用。快点停下来让大爷送你上路,好做一对同命鸳鸯。”白发男子紧跟在孟小猫的后,一催寒朔珠便向孟小猫打去。孟小猫一俯便闪开了寒朔珠的一击,随即伸手在腰间小包一掏一扬。

    白发男子中只见数十朵白色小花向自己飞来,花影晃动间一股寒气淡淡飘散周围的气温迅速下降。白发男子先是一惊,随后哈哈笑道:“我当什么呢,原本是冰心花。不过我可是修炼冰系法诀的,你以为这一点寒气能奈何得了我?”说完,白发男子纵就冲进寒气中果然不能奈何他分毫,同时击空的寒朔珠旋飞着向孟小猫打去。可是,白发男子却全然没发现缤纷的花影中,一朵粉红花朵轻轻的粘在了他的上。

    眼看寒朔珠拖着白光扑来,孟小猫一个后跃便拉开一断距离,右手一挥只见一道乌光笔直的迎上了寒朔珠。“啪”的一声,寒朔珠便把乌光击个粉碎,随后空中飞溅起一蓬碧绿色的汁液瞬间就把寒朔珠包裹了起来。

    “不好!”几乎在同一时刻,白发男子便感觉到自己神念和法器失去了联系,眼见寒朔珠一滞便丢在了地上。白发男子大惊失色,这可是他唯一的法器啊,一向宝贝的很没想到竟会被一个小丫头损坏。白发男子顿时暴跳如雷拾起珠子也没细看就收入储物袋中,随手就摸出一红符纸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敢毁了大爷的法器!小丫头,可别怪我辣手摧花。给我下地狱去吧。”说完,白发男子一祭符纸,一条三尺长的火蛇吞吐着火焰向孟小猫恶狠狠的扑去。

    孟小猫此时站在树下看着火蛇扑来脸上没有丝毫惊慌,反而嘴色带着一丝讥讽的笑意。只听她说道:“你这个白发坏人竟敢打伤我秀魂哥哥。小猫很伤心,要郑重的惩罚你。给小猫下地狱去吧!”说完,孟小猫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拾起枯木枝一下就捅在树上悬挂的马蜂窝上。

    白发男子惊愕的看完这一切,顿时捂着肚子哈哈大笑道:“小丫头,你被吓疯了吗?想凭那些马蜂…”

    就在这时,马蜂窝飞出百数白光一拥而上扑向火蛇。能熔金焚铁的烈焰组成的火蛇眨间就被白光穿成了筛子,“彭”的一声化成点点红光溃散掉了。白发男子嘎的一下就止住了狂笑,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些白光瞬间就扑到了面前,大叫道:“啊!?…不对,是一阶上品妖虫‘铸雪蜂’…不要啊!救命啊!…”

    对不起!读者们,三天得感冒。一个人卧倒三天,昏昏沉总在梦中根本没法码字。: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