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厉害的邋遢大叔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是…是火灵凰!”俱罗真人惊叫道,同时立刻知道自己一脚踢在铁板上了。就凭这头火灵凰所散发的灵压就丝毫不逊色于自己这个结丹后期的高手,但自己凭借五头妖兽的力量到也不怕。可是…可是邋遢男子显然是在扮猪玩老虎,那一手虚空化符招唤赤火元灵的手段。打死俱罗真人也不相信那是结丹期的存在能施展的。俱罗真人法力法宝在中土结丹期高手也只是排在中上,但能被派到了这北域当上天池仙宫首席之一,就是因为他在各派间人缘不错交友广扩,眼光(看人待事的本事)那是顶尖的。

    那头灵凰昂首伸长了脖子用尖嘴梳理了一下背上五彩羽翎,才偏着头向邋遢叔叔抛了一个媚眼,像是在哀怨的说道:“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把人家招唤出来啊?是不是看上离鸾那个小妖精把我给忘了?”

    邋遢叔叔脸色一阵尴尬说道:“凰妹妹,那个…那个是绝没有的事。只是最近也没给妹妹准备什么好礼品,也不好意思邀请凰妹妹来玩不是吗?”说完,邋遢叔叔还没忘挤出了一脸的媚笑。

    空中五头上不上下不下的妖兽听了邋遢叔叔话眼泪花花的,你看人家这待遇出趟差上司好言好语好吃好喝的,再比比自己就像个可怜农民工,看家护院打仗骂人什么都做了,临了还时不时被克扣工资。不能比啊。

    灵凰迈着小碎步走到邋遢叔叔面前把自己的翅膀向邋遢叔叔一搧,眼神一挑像在说:“算你识像,看要是让我知道你勾三搭四的,可轻饶了你的。”

    邋遢叔叔只见得一股气扑面,吓得驾着遁光就退后两丈,开玩笑这姑***凤凰真火焚山沸海都不是话下,跟她离那么近亲可是玩命的事儿。邋遢叔叔仓皇之间却看见灵凰眼中透着狡猾的笑意,紧接鼻子间就嗅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怎么回事?这么不小心还着了小娘皮的道了?”想到这里邋遢叔叔迅速从怀里取一个巴掌大的小镜在面前一照,只见他脸上的胡子被烧得干净顿时一脸的苦笑。

    灵凰得意的看着邋遢叔叔说道:“你看还是我贴心了。来了就先给你解决个人卫生,这样干干净净的看上去才舒服吗。”

    “妈的,老子是叫来打仗的。你到好先一把火把我烧成小白脸了。这真是三年不打上房揭瓦,看来不经常放出来溜溜鸟,坏处还真不少。”心里这么想,邋遢叔叔可不敢表现出来,阿谀的笑道:“果然是最最贴心的凰妹妹,一点都不枉我费给你准备了一场丰盛的大餐。知道你对人没味口,你看哥哥给你准备五头妖兽。都是圈养的吃绿色食品长大的,相信凰妹妹会满意的。至于那个混蛋就交给哥哥了你看怎么样?”说完邋遢叔叔便一摧遁光向跑出不远的俱罗真人追去。“咯咯咯”只听一连串兴奋的“笑”,灵凰双翅一展只见半个天空都被火云笼罩,强悍的火系灵力充溢四方。

    “凰妹妹,今天别吃烧烤了。那些家伙的皮骨我还有用,可别都烧成了灰就糟蹋了。”远远邋遢叔叔的声音传来。

    这边,俱罗眼看着对方火芒一闪就拦在了面前,用的正是离火遁法了,立刻就想到那里是自己追上人家的啊,根本就是对方在等他来送死。“那个……俱罗师弟是吧?我看你还是乖乖的吧。不然,那个家伙如果没吃饱的话,我一点都介意把你给她当零食。”

    “前…前辈,你是天南火元宗和御灵火宗那位前辈啊?那个乾元五气离地焰光符和九天火府召灵兽敕令,我……我还是认得。晚辈和贵门弟子有一些交的,还请前辈放我一马。”俱罗听了对方的话吓得“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说道。

    “唔?你还知道的不少啊。那你看是火元派的还是御灵火宗的呢?又或是像你说的炎天神焰门的呢?”邋遢叔叔笑意盈盈的说道。

    “啊?这…这晚辈也不知道。求前辈饶命啊!求前辈饶命啊!”俱罗仔细一想顿时就傻,对方都连用了三个门派的密法,谁能知道他是那一派啊?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但如果是真的话那自己更是死定了。谁会让人把自己偷师的事泄漏出去自然会杀人灭口了。

    “嘿嘿!现在知道怕了吗?可惜晚了。”邋遢叔叔恶狠狠的一瞪眼,然后又拍了拍俱罗的头说道:“但是呢?谁没有个好生之德呢。你只要把那个修罗魔冢的事告诉我,我还是会考虑放你一回的。如果,你敢说半个步字。你回头看看它们就是你的下场。”邋遢叔叔向后一指大喝道。

    俱罗真人回头一看,只见灵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后,正拿着一个大树杈在她那尖嘴里掏弄着,好像……好像是在剔牙。边摆着一大堆血淋淋的皮毛骨角,一向清净斋戒的俱罗看到这血淋淋的场面更是联想到了自己下场。竟然当场眼珠一翻竟惊骇的昏厥了过去。

    看到这个景,灵凰嘴中的大树杈“嘭”的一声就消失不见了。然大翅膀就遮住了鸟头“咯咯咯”的笑声闷闷传来。邋遢大叔对灵凰的恶劣好也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大大的投去了鄙视的眼神,说道:“凰妹妹,你那幻术可不怎么高明啊!至少可蛮不过我,那些皮毛也都是变化的吧。怎么?那些小东西不和你胃口吗?最近太想我得了相思病有些厌食啊?”

    听了大叔的话,灵凰停了大笑向他抛去了一个臭美的眼神,然后长颈一伸就叨起了俱罗前的五灵牌向后一扔。然后就见灵凰的背后伸出一个蛟爪把五灵牌抓在手中,然后脸盆大的蛟头探出来向大叔尴尬的一笑便缩了回去。大叔好奇的向后一看,除了三爪蛟还有大鹏和青天雕也躲在灵凰的后,鼓弄着五灵牌看来是要解开上面的封印。

    灵凰眼睛都是骄傲的笑意看着大叔,大叔立刻就从中读懂的意思。“什么?你要收他们三当小弟?那两头雪虎看不上眼,但要留到晚上烤着吃。你现在居然喜欢吃熟食了?”邋遢叔叔可忘不了修行路上带着她,结果要天天抢救别人家的牲畜,还要掐着她的脖子灌煮熟的食物。

    惊讶归惊讶,但大叔还是很坚定要把那几个妖兽剥皮折骨好给侄子弄几件大路货法器,实力这么差就出来混江湖还真是让他这个做叔叔头痛。

    那知道灵凰瞪着眼睛坚决不肯,呜里哇拉的来说带比划才带弄明白那三个妖兽还有点沾亲带故。在跟灵凰瞪了好半天眼睛后,大叔揉了揉他那怪变成斗鸡眼的眼睛,才气愤的一脚踹在地上俱罗的肚子上恶狠狠的骂道:“给老子装什么死!魔器是怎么回事?快点给我从实招来。”

    俱罗“唉哟”了一声抬手抚了抚膛说道:“前辈我说,我说!你可别动手啊!”俱罗哭丧着脸说道。

    “晚辈是血灵宗的弟子,好像是很久很久前的宗主大人得到了两件仙魔大战时流落的魔宝。但那个魔宝似乎已经大战中损耗巨大又多有损伤,宗主大人拿到手中已经无法开启使用了。可是那魔宝的本质实在太好了,所以宗主舍不得把它给废弃了。就用了一种特殊的祭法把它给封存在北域,希望在一些年后能把魔宝恢复如初,也许就能成为血灵宗的一大杀手锏。不过已经被封存了三千多年了,每十年一次宗主亲自来开启查验都没有发现它恢复元气。之后,便也不如何重视,只是在北域天池仙宫派一名知的弟子来例行看护。结果…结果今天我在打坐的时候突然感应到我宗的封印密法有了松动,便赶来查看个究竟。于是就是和前辈发了冲突。这完全是意外啊,还请前辈饶了我有眼不识泰山之罪放了晚辈一马。”说完俱罗真人连连磕头。

    大叔摸了摸下巴,问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个魔宝是什么东西?你们宗主可看出是属于那个天魔的法宝了吗?”

    “啊!?这个?宗主可对晚辈只字未提过。而密之地我也从未进去过了。”俱罗真人低着头眼中柔的光芒一闪说道。

    “这样。”大叔想了想又问道:“你是血灵宗的,血灵宗我记得是西方魔教的一大分支。你们血灵宗的宗主现在是什么修为啊?”

    “现任血灵宗主叫婆多。修为比我略一强一些而已,都是结丹后期的层次。”俱罗恭敬的回答道。

    “行了。那你可以直了。记住我的事你要敢和别人提起。哼。我自然会知道收拾掉你的。”大叔说道。

    “谢谢前辈,谢谢前辈。”俱罗说完紧忙驾起遁光往仙宫飞去,这时候还是远离的好,万一对方反悔,自己就必死无异了。那么多声前辈可一点也没有白叫,对方绝对有元婴期的修为,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对抗的。

    眼看俱罗的遁光远去,大叔才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你的修为基本和宗主相当,显然你也是宗内的重要人物。那魔宝你会不知道?真的当我是傻子啊。揣了你肚子一脚,你却爬起来抚摸口,趁机把什么握在手中?嘿嘿,我可不想冒险和你玉石俱焚,但你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