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血战的考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火光在此刻以前连接成都一条的长龙,一众青年已经被后方数点闪着莹绿光芒且残忍凶恶的眼神所震憾。数十头寒狼在一头生着独角大出一圈的头狼的带领下死死咬住了青年们奔逃的队伍。青年们手中执着炙亮的火把,这远比另一只手中紧握的匕首要来得管用。他们一时间忘了手臂腿上被撕破的伤口,这比垂危在险恶境地的人命来说更算不了什么。唯一能让他们绝望慌乱的心得到慰藉的就是四周不时飞腾的银色光芒,那来自于一柄大枪与沧桑坚定的背景。青年们认得他就是跟随着杜越盛都尉后普通的士兵,而此刻却是他们逃入危险的指引和强有力的维护。

    众人一边按着着那名士兵指定的路线奔逃,一边用手中火把驱赶并打击围追的儿狼群。那儿狼角寒狼时不时的张口奔出一道雪白的寒气,那就具有冰冻一切的古怪神通。青年们心中充满了惊讶和恐惧,但他们也见识了那名士兵悍不畏死的做风。确实,此时更应该把这条命拼了,那些惊惧不妨留到劫后余生再慢慢品味。

    十名青年那一刻像真的战士一般,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场上挥洒血泪。

    ※※※

    二十名青年被围困在一算山崖前,不远处两头凶恶的雪虎和一只在夜空中盘旋的雪雕。与雪雕展翅间发出密密麻麻的风刃相比,那两头雪虎去更加可怕。一路上不停的使平整的大地暴起一片片的三尺高的岩枪,加雪虎强悍的力量和敏捷的速度丝毫都不愧对,它们森林之王的称号。再看它们后树枝休息的八只苍鹰,虽然只是普通的猛禽,却也让这两队少年吃足了尖嘴利爪的苦头。

    谷口是堆高的碎石和五名手手执系着长藤的匕首的青年。谷中两个士兵大叔正打开各自腰间皮囊,摆弄着一地的瓶瓶盒盒不知道在调配着什么东西。其他的青年都小心的卫护着他们,对于士兵大叔弄出来的东西都很有信心。

    就是一路逃生时,两位大叔所使用的可以冒出浓密烟雾的小球,还有和岩壁、树皮、水面等等一样的怪布,竟让这些野兽也连连上当而躲过一次次危机。

    最重要的是,在危难的关头这些士兵大叔就出现在新兵们面前,使这些新兵知道他们绝不是孤军作战。所有人都有信心可以一直守下去,等到胜利的到来。

    ※※※

    “快走!向南一里处有一个山谷,只要到了那里就安全了。还不快走,北域未来们可不是愚蠢冰冷的尸体!”

    一队新兵不要命的林地中紧奔着,几乎每个人都一边跑一边抹着眼泪,心中嚼咽着猛兽层层围困的士兵大叔。最后的关头,是素不相识的大叔而上拖延着一只冰蝠和两头雪虎的追赶。新兵们眼看地面上岩刺横生,空中冰幅发出眼可见的细白声波震得两位大叔七窍流血。但挥舞大枪死命的缠住两头雪虎,一面大声叫喊着让这队新兵们快跑。

    “大叔,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充满了恐惧绝望迷茫的声音问道。

    “也许吧。但对于北域军人来说死可不是最后的终结啊。就算我的**死了,只要你还活着就是我意志的延续,为了曾经的誓言拼搏下去。所以,小子,加油吧。为了你我的生命一定要努力的活下去啊。”平淡乐观坚信的回答。

    这队新兵领头的青年想着厮杀时和一位支援的士兵大叔对话,一股暖流和力量从灵魂深处涌出,一夜疾行而酸软的四肢暴发出新的生机。这时少年们已经看得到一处冒着火光的山谷,还有抛弃在地上的野兽的尸体,显然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声大战,胜利的一方还是自己一方。

    “我们胜利了。我们还活着,我们会继承着大叔的遗志一直活下的!”领头青年双眼泪的大喊道。其他的青年新兵们无不应和大喝着发泄着内心对两位断后大叔的感激与悲伤。

    “喂,小子们,怎么说话呢?大叔们还活的好好的,可用不着你们来继承遗志。真是太慢了,我们要是有力气都回去的你们了。”话音一落,众人前的树上,掉下来两个混浴血的汉子,几十道伤口遍布全

    “大叔!!!”众青年新兵抱着两个汉子,泪洒遍衣襟。

    ※※※

    一个青年新兵自大树上滑落,面容严肃的对其他青年新兵说道:“我在树上观察了一下,树林中有很多活动的火把群,看来一定是出了什么况或是受了什么袭击。未知的危险正在袭来,我们不能再按原计划行事了。”

    其他人似乎都很信任这个新兵,说道:“那怎么?我们可没接到变更记划的命令啊。自作主张的话会不会受罚?”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家可别忘了萧大哥的话,一切要命优先。现在离不远就是一处萧大哥所说的集合点,我们立刻奔赴到那里,看况在做下一步计划吧。不管怎么样,这么做是最安全的了。”树下那位青年新兵说道。

    “这样更保险一点,虽然一直没有什么变故,但其他队伍那里出了问题咱们这边也不可能一直安全。我们快去集合点吧。”其他新兵想了想也认可了。

    于是,这队佣兵立刻向集合点赶去,一直到这些人消失在林子中。他们说话不远处一个草丛中一阵晃动穿出一个雪鸡。只见这只雪鸡探头看了看可怕的人类不见,扑腾着体向别一边林中跑去。

    突然,雪鸡的影僵住了,然后两支长腿并拢在一起,全的白毛都炸立了起来。扑通一下倒在地上,竟然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事吓晕了。

    一阵风吹开浓密的树叶,浓重的血腥味随风挥散。只见一个浑是血的士兵僵硬的双腿死死夹着一头独角寒狼的脖子,极度走形的头颅和一只额头凹陷的雪虎脑袋紧紧的挨在一起状似亲密。士兵的双手紧紧握着后半截枪杆,而锋利的枪头则先贯穿了他的,再刺透了在士兵背后紧紧咬着他脖颈的冰蝠。

    士兵圆睁的双眼直看着苍天,无尽的空洞包含着化不去的平静和苍桑。树林在夜风吹动下“哗哗”的响着,像是一首寂寞的挽歌。

    ※※※

    这是一只庞大的队伍,一只志气高扬向往着鲜血和毁灭的队伍。一只聚拢了五队青年新兵前后在六名士兵大叔的护持下,已经一连击退了三波兽群的袭击。当一头冰蝠、三头雪虎、二只雪雕和五只寒狼被先后击毙之后,队伍中的新兵们早已经忘了当初的恐惧和害怕了。他们已经不再紧着赶往集合地点,甚至主动暴露目标吸引那些野兽来攻击从而来分担其他小队的压力。

    “好了,别玩了。集合地点已经近在咫尺了,你们快点过去吧。我们把这只最后的雪雕干掉了就去会合。”一个士兵大叔一面挥舞着大枪把空中落下的风刃劈散一面命令道。这只雪雕眼目睹了同伴被干掉,说什么也肯降下来,只是在高空下风刃。这样远距离的风刃速度和力量已经大大的衰减,被六位士兵大叔轻异的用枪击散。

    “我们不走,我们要看看大叔怎么能飞上那么高的空中去杀雪雕。”三名青年新兵配合默契的把三只匕首同时刺入一只狼体中,然后其中一个青年兴奋的说道。而且,在场的其他青年也没有走,眼中看着这几位大叔都是崇拜烈的光采。

    “唉。你们这些新兵真是一点都不听话。不管了,尽快了解好直奔集合地点。”其中一个十兵大叔说完立刻向其他打了一个手势。

    然后,一位大叔就拿出一块树皮色的布往上一披,就只奔一棵高大的树爬去,一直爬到最顶才潜伏了起来。而别有两名大叔则向相隔有十米的别一棵大树跑去并一个伏在树顶,一个伏在半腰间。

    “发动!”只见地上一位大叔跃起同时大喝。和他一起的两位大叔一人握着枪头,一个所握着枪杆一起弯下来。空中大叔一脚踩在枪上,地上的两位轮圆了手臂用全力一扬,空中的大叔就笔直向空中飞起。这时,远处树顶伏着大叔暴起全力把手中长枪向空中雪雕掷去,此时雪雕已经是惊弓之鸟眼看空中银光一闪,吓得怪叫一声就向远处躲去。这时,空中的士兵大叔堪堪飞到树腰,伏树腰的大叔双手托住他的脚底又是使劲一扬,空中大叔就斜斜的向上飞去。这时雪雕正向这边飞来,但高度和水平距离也还是接触到雪雕的。

    树顶的别一位大叔一个助跑加速跃起在空中横跨了五步,右手抓住斜飞的大叔用全力一抛。然后,只见树顶的大叔流星般向地面坠下,借力的大叔向上前方又高高飞起。雪雕只看见一团黑影向它迎面扑来,此时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天空只闪过一道银色闪电,空中的大叔抽出腰间的匕首,一挥之下就把雪雕的鸟首斩落。顿时,下方一片欢呼之声。: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