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以纪月柔之名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这是修士吗?小猫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修成了花痴了呢?”萧倾山从花草房中出来,边走边看着左手腕的风铃草手环。孟小虎扯了扯自己的手环,觉得还满坚韧并不会轻易断开的样子。白秀魂除了同样左手着一个手环,还多送一颗灰绿饱满的种子。

    “秀魂哥哥,你到了赤水之后我就要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你了。小猫会非常想你的,你会不会想小猫啊?你不回答那就是特别的想了。小猫把这颗种子送给,等到了赤水镇哥哥就要找个花盆把他栽上。要记得每天给它浇水啊,这样每天就像见到了小猫一样。等它花开的时候,它一定会把小猫对哥哥的思念通通都告诉你。秀魂哥哥,再见。祝你们一路平安!”白秀魂忘不了孟小猫笑语嫣然的踮着脚尖向他挥手做别。

    明天,明天就要去赤水军镇了呢。白秀魂跟在萧倾山和孟小虎的后魂不守舍的想。这时,前面只见赵紫林急匆匆的跑过来,说道:“三位老大,纪家大小姐前来探病了。现在前厅由邋遢叔叔绊住,你们快去准备装病吧。”

    纪月柔还没走进病房闻到一股浓重汤药味,进门不远就见白秀魂躺在榻上昏睡着。消瘦苍白脸没有一丝血色,即没有当初长街上潇洒的无赖样,亲吻她时那股妖异也然无存。此刻却像一个孤独的大男孩,睡梦中也皱着眉品味着痛苦。

    纪月柔坐在榻的一侧,这个让人又气又快乐的男人总是像谜一样,不离得近就会他善变的形象所欺骗,使人总会在他的面前迷茫无措。当听说他生病的时候,心就会狂的一跳变得魂不舍,强忍着父亲乱七八糟的说完不知道说什么的话,就紧忙敢了过来。然后再听了莫名其妙的叔叔讲了数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在抓狂的前一刹那终于见到了他。

    现在,他静静的躺在上,不能打她,也不能陪她玩,但却可以让她一直认真的看着。看着他心中就会欢喜和担忧,双眼就会渐渐蒙胧,这……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但不管是为什么,做为纪家大小姐装饰下空虚的内心正在被慢慢填满,很奇怪幸福的感觉。

    “大小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啊?现在可真不是时候呢,你要此时约我单挑我一定不是你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白秀魂睁开眼睛正看着纪月柔微笑道。

    “呸!你这个小厮可鬼的狠呢。那一次你会硬碰硬啊?总是耍诡计设陷阱。随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没有还手之力啊?说不定又是你的陷阱呢。”纪月柔听了白秀魂轻呸了一口,欢喜的说道。

    “呵,让大小姐一语道破了,这回摆的就是空城计呢。怎么样?大小姐是兵退百里,还是放马杀来啊?”白秀魂笑着说道。

    “本大小姐字典中就没有怕字,你这个聪明的白诸葛这回可要授首了。”说完纪月柔的小手隔着被子就去挠白秀魂的臂弯。

    “大…大小姐,呵呵…哼哼…饶…饶命啊!…大小姐…”刚开始白秀魂还是笑,但渐渐白秀魂的声音就黯淡了下来,脸色又苍白了几分额头浮出了几颗汗珠。纪月柔这时才想起对方在重病中,心中一惊紧忙收回了手紧忙问道:“白秀魂,你不要紧吧?都怪我…怪我忘了,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白秀魂躺在静静的喘着气,片刻才笑道:“没什么?笑岔气了。现在好多了。大不姐不用担心。”

    纪月柔听了心中一阵难过,心想他已经这么虚弱了吗?练武的人气息凝重沉稳,不会像普通人一样做一番剧烈运动就会气喘吁吁,可见白秀魂现在要比普通人还是虚弱数倍。纪月柔心痛的握着白秀魂的手,说道:“那这一段时间你要好好养病啊。回头我让府上送给补药过来,快快好起来三弟还嚷着你过去一起玩皮影戏呢。”

    “呵,白云商团别的没有药材是不缺的,谢谢大小姐了。”白秀魂感受手掌间的细腻说道。这时,一个影匆匆走了进来却是赵紫林。纪月柔一惊急忙把手抽了回来,白秀魂则向赵紫林狠狠递过去一个恼怒的眼神。

    “老大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又昏睡了两天可吓死我们了。大小姐,可真谢谢你了。你要不来他还不会醒呢!”赵紫林假做惊喜的道。

    纪月柔也没想明白自己来会和白秀魂醒有什么关系,但对方这么感谢一定是有道理的。纪月柔心里顿时甜蜜一片,平时都给别人惹祸找麻烦,能被人感觉自己重要感谢自己真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

    “大小姐,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帮忙喂我们老大吃药吧。我还有些事没忙完,行吗?”赵紫林把捧进来的药碗放在桌子上说道。

    “你去忙吧。这小点事我还能做的。”纪月柔温柔的说道。赵紫林愕然一愣,显也温柔的纪月柔极具有的杀伤力。

    赵紫林立刻就缓过神来,又道了声谢便向外走去,临出门还给白秀魂递了一个鼓励的眼神。白秀魂回报的却是极为愤怒的眼神。为什么还要吃药?这可是在原定剧本中没有的啊。这帮混蛋一定是想了花招来玩自己,那药一定难喝的要死。白秀魂眼中都是悲哀和无奈的眼神,他却不知道他此刻的眼神在纪月柔的眼中是多么的生动。

    纪月柔扑哧一笑说道:“天不怕地不怕的白秀魂原来是怕一碗药啊。呵呵。不过有本小姐在不吃可不行呢,我可是会捏着鼻子灌下去的。”纪月柔向白秀魂扮了个鬼脸。

    白秀魂没好气的瞪了纪月柔一眼说道:“那纪大小姐麻烦你扶我起来好吗?”“唉哟,可真的像个少爷一样,可要人家伺候。”纪月柔抱怨着但还是俯下托起白秀魂的体。白秀魂感觉到纪月柔柔顺的发丝像瀑布一般倾泄下来覆盖在脸上,口鼻间都是幽兰般淡淡的香气。那一刻白秀魂体竟真的一瞬间失去了所有力量,心中恍惚间只剩下一种迷醉的感觉。

    纪月秀托住了白秀魂上就抬起来,那知道这时头上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原来发髻不小心被帐边的银钩钩住了。纪月柔下意识的向下一低头向前倾摆脱钩子,突然就觉得嘴唇间一片温滑,清新暖和的气息就顺着她嘴角丝丝而入。纪月柔一惊向下一看,只见白秀魂黑黑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瞪大的),直的鼻子离得是那么近。纪月柔只觉得一阵子天旋地转,然后就闭上眼假装不醒人事的贪恋着唇间的温馨。

    白秀魂也被吓得不轻,心中跟擂了鼓一般心想这剧本怎么越演越离谱了,看来自己实在不适合当本书的第一男主角,也许让给萧倾山或陈子安会更成功,但绝不能把这么可女主角让给别人。白秀魂一手轻搂着纪月柔的腰,一手轻轻拍着纪月柔的脸蛋说道:“喂,大小姐醒醒!快醒醒!你压得我喘不过气了,回家该减肥了。”

    纪月柔这下可不能再装了,爬起来装模做样的说道:“咦?我怎么睡着了?一定是担心你这个小鬼昨晚失眠的缘故。我们刚才做什么来着?对,喂你吃药。”

    “我晕。怎么还没把吃药这茬给忘了啊?看来这该死的药是不喝不行了。”白秀魂心中道。

    纪月柔端过药来盛了一勺向白秀魂喂去,却看到白秀魂眼中极为畏惧的神色。纪月柔心想难道是因为吗?于是纪月柔有模有样的轻吹了几下,还先送到唇边要尝尝温度。白秀魂看到急忙喊道:“月柔,别喝!”

    可惜只看见一缕顺着纪月柔的嘴唇涌了出来,一张小脸被苦得扭曲成了一团。白秀魂心痛的伸出手温柔的拭去,纪月柔唇边的药水,心中把那些弄药的兄弟们一顿臭骂。

    “月柔,快去喝些茶水。一定很苦吧?”白秀魂轻轻的说着。

    “不,一点不苦。而反,心里很温暖很开心的感觉。在你叫我月柔的时候,你知道吗?不管在家里在外面所有人都叫我大小姐,从我懂事一直叫到现在。一边阿谀奉承的叫着大小姐,一边用贪婪猥琐的眼神看着我。就算他们再怎么恭维我,我也高兴不起来,反而充满了厌恶和痛恨。因为在他们的眼中大小姐远远重要过纪月柔,他们真正感兴趣只是纪府的权势而已。也只有你才不把我当大小姐,你那一刻心痛的不是大小姐,心痛的纪月柔是吗?”纪月柔脸上漾着幸福的笑意说道。

    “那……那我以后在人后都叫你月柔好了。月柔,对不起。我以前那么对你,都是我的错全然不了解你。”听了纪月柔的话白秀魂的心中又一阵心痛,行为蛮横无礼也只是纪月柔的一件外衣吧?深藏其中那不为人知的一面又是多么的脆弱和纯洁啊。白秀魂第一次觉得这前的行为真的有些这份了。

    “过去的事还提它做什么?”纪月柔温柔一笑说道。

    “那这算是一笑泯恩仇了?那刚才……”白秀魂又说道。

    “都说过不要提了。”纪月柔羞红了脸盛起一勺汤药就塞在了白秀魂的口中,堵住了他下面的话。

    “咦?这药真的不是很苦啊。那温暖开心的感觉……”白秀魂此时想。: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