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勇谋计诡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此时的纪月柔眼睛里都是泪水,脸蛋红彤彤的像着了火一样。看见跟随他的一众少年围住她一付手足无措的样子,纪月柔两三下把眼睛里的泪水抹个干净,跺着脚怒喝道:“你们这帮笨蛋还发什么呆,还不快去追上白秀魂那个小厮,小姐要亲手刮了他才泄心头之恨。”

    纪大小姐一声令下,一群少年都蜂拥着向白秀魂追去,只有杜怀云一脸紧张的站着没动。

    “杜怀云,你不去追白秀魂盯着我看什么?”纪月柔羞怒的问道。

    “月柔,我要陪在你边。我怕中了白秀魂调虎离山的诡计。”杜怀云压下了自己心中莫名的担忧怯怯的说道。

    “哼!”纪月柔脸色有些缓和拔腿也向白秀魂追去,杜怀云紧随其后脸色铁青,因为他看到纪月柔的嘴角竟然挂着一丝血迹。

    白秀魂在前面一边跑,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果然手指上殷红一片。“***,这个小娘皮真像条母狼,把我的嘴唇都给咬破。”白秀魂恨恨的想着。与此同时,白秀魂已经到了一个胡同的岔口,那里正有一个穿着和白秀魂一模一样的少年正躲在那里。白秀魂向那个少年打了个手势两人就分别向那个相反方向的岔路跑去。

    追上来的郭忠等人一看两个岔路口上竟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白秀魂在跑顿时傻了。纪月柔追上来先给郭忠的后脑壳一巴掌,骂道:“笨蛋,还傻站着做什么,给我分兵去追啊。郭忠、许孝诚带一半人往东。许子安、杜怀云带一半人和我向西追。追不到人就别回来见我。”纪柔就一马当先的向西岔路追去。

    那知道到了下一贫路口竟然又出现了一个相同的白秀魂,纪月柔不由得跺脚大骂白秀魂卑鄙无耻只好再分兵一半。纪月柔带着杜怀云和一个纨绔罗明书追去一路,许子安带着亲弟许少扬、表弟孔崇亮一路向别一方追去。

    又跑了一条街,前面白秀魂的影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纪月柔在前杜怀云护在侧左罗明书在后一起向白秀魂迫去。

    “哼哼!白秀魂,我看你这回还往那里跑?这回你求饶都没有用,本小姐一定要宰了你。”纪月柔眼看已经把那个影迫到角落里叉着腰狠狠的说道。

    白秀魂也终于喘平了气,转过来说道:“纪大小姐,你这么死命的追我做什么?要和我约会吗?好像我们那什么深厚友谊吧。”

    纪月柔一看之下大吃一惊:“你不是白秀魂?白秀魂跑那里去了?快说,不然你死定了。”

    “我当然不是白秀魂老大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得罪大小姐你了,我虽然是他的兄弟,可也不想平白给他背黑锅。”果然转来的少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表上写完了无奈和委曲。

    “那你还不快说,只要你告诉我白秀魂在那,本小姐大大的有赏。”纪月柔说道。

    只见陌生少年向纪月柔的后一指说道:“大小姐,你看白秀魂老大那不就在你的后吗?”

    那知道纪月柔向后连看都不看,大笑说道:“小厮,想用这种八百年前就玩剩下的把戏来糊弄本大小姐吗?想趁机溜走门都没有。哈哈哈……”

    可是还没得纪月柔笑完,只听背后“扑通”一声。纪月柔和杜怀云大吃一惊,转一看罗明书已经像死狗一样扑到在地面上,他边站立一个面带懒散笑容的少年不正是白秀魂还有谁?

    “唉,现在的人为什么都不相信真话了呢?我的兄弟说的没错,我就一直跟你们后的。”说完白秀魂扬起手中的砖块,吹掉了上面几滴殷红的血滴。

    “白……白秀魂,你太卑鄙了,用谋分散我们的人手。”纪月柔紧咬着下唇说道。

    “呵呵,你们到是用阳谋,仗着人多明目张胆的要修理我。你们能用这种恶霸行径,难道还希望我自动送上去捱打吗?”白秀魂笑吟吟的说完,紧接着脸色一变大喝道:“唐野原,给我把这个小娘皮抓起来。”

    “是,老大!”话音一落,纪月柔便到了刚才那个扮白秀魂的少年手中。

    “白秀魂,你就这点手段吗?有本事就和我单挑,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杜怀云脸色一变怒喝道。如果真打起来自己脱不难,但也要带走大小姐也不可能,就算大小姐落到对方手中他们绝不敢动她一根寒毛,反而不会误伤到她。只要能激得白秀魂和他一战,打倒了白秀魂自己也就能带走大小姐。

    白秀魂很讨厌杜怀云,远远比讨厌郭忠许子安那些险之辈还要讨厌,一看到纪月柔向杜怀云投去担忧信任的眼神,白秀魂的手就痒的不得了。白秀魂扬了扬手中的板砖邪邪的笑道:“好啊!我就给你这个护花使者一个表现的机会。也要你们明白秀大爷不像你们一样无耻,只要你杜怀云放倒了秀大爷,纪大小姐你可以安然带走。如果输了,你杜怀云和纪月柔以后不许到白云商团来捣乱。”

    “好,我答应。”杜怀云面露喜色,抢着答应道。

    “你,答应有什么用?我要纪大小姐一开金口。”白秀魂不屑的说道。

    “白秀魂,我可以答应不再找白云商团的麻烦。但你白秀魂给我的奇耻大辱,我不死不休。”纪月柔双眼冒火的说道。

    “好。纪大小姐你可要记住了自己说过的话。别食言而肥,反悔的话就咒你变成个胖姑娘。哈哈。”白秀魂取笑道。

    “白秀魂,废话少说,接刀吧!”杜怀云疾步而上挥刀当头斫下。杜怀云八岁随父亲银骑都尉杜越盛习刀,六年的寒暑苦练他不想信放不到白秀魂这个猎户家的小崽子。

    “叮!”火花四溅,就在杜怀云刀势初展的那一刻,白秀魂鬼魅般的影一闪,硬生生的欺进刀芒中用手中的板砖架住了这一刀。杜怀云大骇,白秀魂此时只距自己半步的距离,手中刀的展势全被他封死,最要命的是自己竟没看清对方是怎么欺进的。但杜怀云武功根底扎的极深,慌而不乱形向后一跃就是三步的距离,手中刀就闪烁顿时化成一片寒光铺天盖地向杜怀云罩来。

    高手!这是白秀魂心中的想法,对方绝不是郭忠许子安那种把心思都用在怎么坑人的人物可比的。事实上,在和白银商团的几次磨擦中杜怀云都没出过手,据说他的刀只会为纪月柔而出。

    白秀魂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方砖,白秀魂相信自己手中的这块砖,这是叔叔给他的唯一宝贝。同时还有六年的苦练。第一年每天清晨负重奔跑,这是最轻松的。

    其后二年在院子中叔叔埋的荆棘花园中找午餐。那些是毒荆棘被刺中不会致变却会让体变得又疼又麻。起初年幼子小只要努力分辨出荆棘间的空隙就可以慢慢找出埋在地下的午餐。随着年龄的增大,变大的体如果不能迅速分辨出荆棘之间的空隙,灵巧的闪避毒刺,就无法在短时间中找到午饭。那么接下了的下午就要在麻痹刺痛饥饿中渡过。

    最后的三年是用砖头隔水破布的练习,那是真枯燥坚苦的岁月,那三年中白秀魂的印象中只有机械的挥击,用砖头震碎水波凝劲破布。水波是最能分散力量的,浸在水中的布更是坚韧非常。何况最初用铁砖,然后用石砖,再用木砖,最后用的纸砖,一砖比一砖难。实际上想要在水中破布就只能凝聚庚金之元气击其一点,这个原理白秀魂叔叔知道,但他从没告诉过白秀魂。白秀魂不知道的自己正在修习的是白金剑宗一法三诀中的混元金灵**和殒星灭诀的基本功。

    而白秀魂能够坚持着炼下去只因为,叔叔答应白秀魂只有练好了这些,才会带白秀魂去见从未见过面的母亲。此时的白秀魂只炼到石砖破布,但这在世俗界已经是了不起的功法了。

    白秀魂眯着眼看着漫天的光幕,几乎在一瞬间就找到其中空隙。白秀魂形一晃就消失在远地,紧接是就是一连串嘶嘶声,然后刀光溃散而去。

    “啊!”纪月柔一声尖叫,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白秀魂已经出现在杜怀云的后提着砖头面对着自己。

    “当啷!扑通!”刀从杜怀云的手中掉在了地上,然后他的躯扑到在街道,暗红色的血从杜怀云的后脑渗出。

    “白秀魂,你…你对杜怀云做了什么?要是杜怀云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尝命。”看着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倒下,纪月柔的泪水涮的一下就夺眶而出,竟一下挣脱了唐野原的手中了冲了上来。

    “啪!”一个干净清脆的耳光声在寂寞的夜色中响起。纪月柔呆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浮红的手掌。白秀魂愣了,脸上**辣感觉竟让他一时失去了反应。唐野原傻了,有人敢打能打白秀魂的耳光?除了白秀魂那个变态叔叔,唐野原从来还没见过第二个。傻的人最先清醒了这来,一头扎进黑暗丢下一句话就跑路了。“白老大,这边没事了,我去支持萧老大去了。”

    白秀魂也醒了,瞬间像愤怒的狮子,扬起手臂就向纪月柔的脸上搧了过去。纪月柔也醒了,看着暴怒的白秀魂和挥来的手掌,纪月柔小脸吓得煞白。但纪月柔绝不后退一步双眼中是四分哀婉三分恐惧两分内疚。最后,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即使是奋怒出手,白秀魂还是先把手中的砖头扔掉,然后随着纪月柔的眼神变幻手掌上的劲力一分一分的涣散。白秀魂知道自己的手落在纪月柔那秀美的面孔上的时候就会轻的像鹅毛,但白秀魂控制不了自己力气的消失。

    就在白秀魂的手掌要落在纪月柔脸上的那一旁,旁边突然又出现一只粗糙的手掌闪电般格开了白秀魂的手。

    一个装锦衣浓眉圆脸的中年人出现纪月柔的深测,炯炯有神的目光不怒自威的盯视着白秀魂。

    白秀魂收回微痛的手掌,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撞在了铁板上。然后,就是深沉的重力从对方的目光从传递过来,白秀魂清楚的感觉到内心正在对方的注视见惊慌恐惧。白秀魂相信,在这聚城能让他害怕的人只有一个,那个人就是聚城主——纪燕歌。: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