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北域来客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夜添书 书名:仙世征途
    神洲以北是一片无尽头的草原,即使是生活在那里游牧民族也都不曾探索到它的尽头。这片大草原和东海交界的地方则是一片丘陵和山地,无尽的远古森林和齐腰的野草营造出亘古的神秘。这就是人烟稀少的北方绝域,一年当中有五个月都笼罩在北方酷寒的天气里,滴水成冰哈气结霜。

    人们称这个地方为北域,与神洲浩土相比绝少人烟。绝少人烟并不等于没有人烟,方圆万里的苦寒之地有三座坚城,赤水湖畔聚阳城、天池仙宫和北极神光城。因为北域出产着很多种珍惜灵药和炼器的材料,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修士来这里收集需要的奇珍,于是神洲十七家修真联盟在长白山顶修建了天池仙宫。北极神光城则是一个修真大派的驻地,远在北冥之海的边缘。而且这一派的子弟甚少出现在神洲,其高深莫测的况只存在于修真大派的内部资料中。

    只有赤水湖畔聚阳城才是平凡人居住生活的城市,翻过燕云山往北行八千里就会见到一片淡粉色的大湖,湖畔屹立着一座高二十丈全用青色石灰岩筑成的坚城。赤水湖是一片活火山温泉湖,源源不断散发的地把周围千里地方的冰雪期压制成三个月。这里的季和夏季加起来有七个月,加上温的火山泉水使得庄稼可以生长两期,这是聚阳城五万人口唯一的口粮。

    在聚阳城中居住的都是手艺人和商人,农民和猎户都生活在聚阳城周边的村落里。实际上,只有这些农民和猎户才是北域的土著居民,大约都是历代从中土神洲乔迁过来的。而聚阳城却是在九年前建造而成的,城主纪燕歌来历神秘且实力强大。九年前纪燕歌和他的八千银衣骑兵来到赤水湖畔一月筑城,至此一直统治着方圆千里的地域。

    聚阳城的岷起带来了体制和先进了生产技术,组建起专业的商队把土著居民手中珍贵的皮货和药材贩卖进中土而不是烂在家里发霉。而精良铁器的引进和优质种子的引进也使得粮食加倍的产出。猎户也有了弓弩刀枪,再不像过去那样石刀木棒冒九死一生危险了。

    最重要的是北域远离中土腹地避开连年的兵戈灾祸,所以每年都会有一些外地人加入到聚阳城的生活圈子中。

    ※※※

    聚阳城西北十里处近山的材落里突然来了两个陌生的人,一个四十岁的邋遢男子和一个背着大包袱的十岁少年。北域八月天气还略显炎,邋遢男子手执着一个酒壶脸颊红晕脚步虚浮。十岁少年一手紧紧抚着背上的包袱,一手不时的抬到额头擦着渗出汗水,一声不哼的紧跟在邋遢男子的后。路的两旁有很多正在劳作的庄稼人,看到一个成年男子却再一个小孩子背包袱脸上都露出了鄙夷的神

    “真的很重吗?我看你擦汗擦的很勤的样子。”邋遢男子一说话就带着满嘴的酒气,眼光在前方散乱不定。

    “叔叔,包袱到不是很重。但是,我们已经走了两个时辰的路了。其中有一个半时辰都是在走回头路。我们这次到底要搬到那里啊?”十岁少年一脸苦笑的问道。

    “走着看看吧。搬到那里不得重要,对心思就可以。”邋遢男子散漫到极点的口气。

    “我看到你只有住在酒缸里才会觉得舒服。”十岁少年无奈的想着。这已经是少年第三次搬家了。第一次是因为叔叔欠了一个酒铺一年的酒钱匆匆逃债。第二次是因为叔叔在一家富商家教书两个月却透支人家一年的工资。第三次又是因为叔叔把一个县官的帐目搞的一蹋糊涂,在那个县官发现前带着自己匆匆奔命。

    最要命的是第三次得罪一个颇有实力的地方官员,两人不得不远避到这北域来。七年来搬了三次家,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到了那里人和事都要重新开始熟识。所以,少年没有伙伴朋友,相随着的只是漂泊流浪和寂寞孤独。

    突然,邋遢男子眼睛一亮停住了脚步。低头沉思的少年一头就撞在邋遢男人的腰上。

    “要死啊!走路的时候也不看前方。”邋遢男人回手就抓住了少年背着倾斜的包袱,里面可有他准备的七八袋酒水可不想摔破了。

    少年紧忙站稳形说道:“叔叔,你怎么停下来了?”

    邋遢男人用手一指前方村落中升起的淼淼炊烟说道:“侄子,我们就住在这个村子吧。”少年抬目望去,只见倾斜的山坡上盖着稀稀落落的七八十座破旧木屋,再远处就是茂密的山林。

    “叔叔,这个村落很破落啊。”少年看着叔叔说。

    邋遢男人一脸无奈的表,“可是我饿了。我现在想的是坐在家里吃饭,而不是在路上吃尘。明白吗,侄子?”

    ※※※

    于是,邋遢男人寻觅着香敲开了村子中一户人家的大门。邋遢男人要坐在家里吃饭,通常都是做在别人的家里吃别人的饭。随着敲门声响起,出来开门的是一个健壮的青年。长得虎头虎脑魁梧有力,上披着兽皮缝制的衣服显然是一个猎户。

    看到陌生的来客这个青年一怔,问道:“你们是谁啊?敲门有什么事吗?”

    邋遢男子客气的说道:“我们父子是为了躲避中土战乱到这里来的。走了大半的路程此时腹中饥饿,想向小兄弟讨口饭吃。”

    听了邋遢男人的话青年质朴的一笑,请两人走进家门说道:“聚阳城到是常有避难的中土人。但像你这样走到我们村子的却少之又少啊。不要嫌弃村野之家食物的粗陋,两位请进吧。”看愧悟青年的态度邋遢男人就知道他好客,做揖一礼就从容进屋了。屋子还有一个年轻女子正在布置碗筷,看到愧悟青年领着陌生人脸上顿时露出了羞涩的表

    愧悟青年向年轻女子低声吩咐了几句,就邀请邋遢男人和少年入座。少年适时的把包袱中的存酒取了出来,只有到这时候少年才认为酒是有用的,因为它能够很快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三杯酒进肚,邋遢男人就又愧悟青年口中把村子中的状况了解的一清二楚。从外面看村子有七八十座房子,其实只有六十多户人家。猎户的生命就是朝不保夕的,往往一户人家的人死光了,房子就会空置下来直到有外乡人来这里定居入住。周围像这样的猎户村子大约有五个,大家平时都是靠狩猎为生。邋遢男人也把中土的况说了很多,从金华王朝的覆灭一直讲到现在的群雄割据,愧悟青年和年轻女子都听得连连叹息。

    酒足饭饱后,邋遢男人留下了两袋酒做为酬谢,然后就和少年起辞别了这对兄妹。站在村落里,少年看着邋遢男子说道:“叔叔,天色已晚我们要去那里住宿?”

    邋遢男子摸了摸下巴嘿嘿笑道:“随便找个空屋子就好了。这里不错偏远安静,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吧。”

    ※※※

    二年后的一个夜晚,聚阳城铜雀大街。

    一群纨绔子弟穿着紧短打腰悬宝刀宝剑横霸了整条街道,当中是一个唇红齿白明眸善睐的美丽女孩。女孩看着天色渐深脸上显出焦急神色,向旁边一个少年招手问道:“陈子安,你去下战书,可是与那小厮说好了今天在这里一决胜负?”

    听到美丽女孩的呼唤少年急忙走到近前说道:“大小姐,绝错不了。我亲手把战书递到他的手中。而且,我还说他要是不敢来就是胆小鬼,以后在铜雀大街上见到大小姐要扮王八爬着走。”

    听了陈子安的话,那女孩“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一双大眼睛弯得像一对月牙,说道:“好,陈子安你做的好。那小厮一向傲气的狠,你这样激他就不怕他不来。这回大家都给我狠狠的打,一定把他打的连他爸都不认识他。”

    “对,这回一定把他打成猪头。敢不卖大小姐的帐,让他知道厉害!”

    “给他一双熊猫眼,看他还敢不敢用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大小姐看了。”

    “把他腿打折!以后在铜雀大街这一亩三分地上,他都得像缩头乌龟一样爬啊爬!”

    …………

    眼看着陈子安被大小姐大大的赞赏,其他人心中都直冒酸气。这些人明着围绕在大小姐边同仇敌忾,却明争暗斗的讨大小姐的欢心。大小姐那么说,自然都七嘴八舌的竞相附合。

    这时,街道的一个拐角处有三个少年正伏在一家矮墙上看着这群人的一举一动。听到他们肆无忌惮的大骂,当中一个长得魁梧蛮壮的少年气得低叫道:“这群混蛋!看来上回揍的轻了,竟敢这么辱骂老三,我真想下去把他们都活撕了。”

    “老二,小声点。就你沉不住气。你看咱们老三的定力,让人家这么狠骂还有心练字呢。”说话的是三人年龄看上去最大的少年,方方正正的国字脸浓眉大眼,透着一股子英武豪迈的气息。

    “喂,小三。你是不是被气糊涂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拿着笔纸鬼画符?咦,你写这是……郭忠,打成猪头……许孝诚,打成熊猫眼……这是什么啊?”蛮壮少年一把抢过另外一边下闷头写字的清俊少年手中的白纸,边看边说道。

    清俊少年懒散的说道:“这些人自已的话通常会说过就忘。我会好心的一一帮他们记下来,再一一帮他们实现。老二,你总说我懒惰,其实那是对自己。对别人我还是即殷勤又认真负责的……”

    听了清俊少年的话,蛮壮少年顿时机灵灵打了个冷颤,感觉脊梁骨都在呼呼冒风。“好了,好了。小三你别说了。果然背后骂人不是一个好习惯,如果背后骂一个机灵鬼的话那更是要倒霉的。”蛮壮少年适时捂住了清俊少年的嘴。

    这时,黑暗角落中又闪出了一个少年,奇怪的是他上穿的衣服竟然和那个叫做小三的少年一模一样。只见这个少年摸到墙角处轻声说道:“老大,按着阿秀哥的意思都准备好了。”

    三个少年像三只狸猫轻轻的从墙头滑落到地面上,国字脸的少年一脸严肃的说道:“紫林,兄弟们都站好位置了吗?这次可不能出纰漏,不然小三他爸就会不认识小三的。”

    听了老大的话赵紫林挠了挠脑袋有点没明白,但老大表很严肃那就一定不是开玩笑的事。赵紫林也严肃的说道:“老大放心,一切都按着阿秀的安排面罩好了。我保证阿秀他爸一定认得阿秀的。只是……老大,你能告诉我阿秀他爸为什么会不认得他了呢?”信誓旦旦的说完,赵紫林还是忍不住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唔,这个吗?你说如果阿秀变成一个猪头,却又偏偏生了一个熊猫眼,再像乌龟一样在地上爬呀爬。紫林啊,你说阿秀他爸还认得出阿秀吗?”老大强忍着说完,就捂着肚子闷声大笑。

    “笑,大笑,不停的笑,笑出声来,别敝坏了内脏。现在笑完呆会办事的时候也都上心些。老二,许孝诚今天带了二个表弟来。一会他们应该不会分开,兄弟们只有你能吃得下三个人。记得给许孝诚带上一双熊猫眼,明天我要检察。”说完看也不看老二的苦爪脸,阿秀又转头对老大严肃的说道:“白银商团是郭开山开的,这次决斗实际是郭忠那个混蛋想要抬出纪月柔来想压我们一头。这次如果不给他来个狠的,怕郭忠给记不住这个教训捅出更大的篓子来。不但要打痛他,还要吓住他,就只能是老大亲自出马了。至少,我希望明天能看到一个老老实实的猪头,老大没问题吧?”

    “没问题。只是狠茬子都交给我和老二去料理了,我亲的三弟准备做什么呢?”老大像狐狸般微笑问道。

    阿秀脸上的神从懒散换成了“痛苦”,是那种吃着葡萄偏偏喊酸的“痛苦”。阿秀悠悠的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纪月柔那个令人头痛的小娘皮还是兄弟去料理。还有她那个粘皮糖御用保镖杜怀孕(杜怀云)不是叫嚷着要打断我的腿吗?看看今后是谁在地上爬。”

    “好的,好的。阿秀贤弟,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妒火中烧失去理智。我只想请你还记得杜怀云有个老爸叫杜越盛,那可是个笑面修罗你行事可要三思啊。还有,没忘了要先后杀,而不要先杀后。那样是不人道的。”

    老大说完就拉着老二和赵紫林竟一溜烟的跑进巷子深处,当然他还没忘了用眼角余光确认一下气疯了的白秀魂。想要搞死杜怀云搞定纪月柔就不能不让白秀魂出手,但是一贯冷静的白秀魂可不见得愿意这么早就打破平衡,也不会沾染纪月柔那个小娘皮。请将不如激将,只有疯狂的白秀魂才能做惊天动地的事来,老大一直相信。

    不过,忍火白秀魂跟玩火没什么两样,就算是老大也绝定打完这一仗先回家躲两天。反正随后也是个烂摊子,还是丢给阿秀处理吧。突然,老大看见一只跟后的老二和赵紫林正在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两个家伙还真是看闹的不怕事大。”老大心中暗骂。:

重要声明:小说《仙世征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