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节 两名来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夏臣,我们该怎么办?”旋卿一脸茫然,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分寸,“陆天寿之名我也听闻过,如果真的是他,呵呵,恐怕凭我们几个,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旋卿满脸的无奈和苦涩。

    夏臣闻言点了点头,“确实,有陆天寿在,我们根本无法奈何灵悠。为今之计,我等也只能静观其变,待到掌门到来再从长记忆。”

    “那周围的那群围观者怎么办?今之事若是传扬开来,恐怕对我等威名不利啊!”旋卿担忧地说道。

    “哼,这群乌合之众无需担忧,待到各派高手到来,擒下灵悠,这些人也不敢大肆宣扬今之事。”夏臣斩钉截铁地说道,说着,就和旋卿扶着已经昏厥的潘尘回到了原先的驻地之上。

    对于陆天寿的出现,柔水也颇感意外,而旋卿,夏臣三人与陆天寿为敌,更让柔水心中起疑。安置好自己门下的弟子,柔水便派人去打听先前所发生的状况,待到熟悉了事的原委,柔水的脸色冷冽了下来,但是柔水并没有展开行动,而是目光炯炯地扫视了一眼远处的灵悠和陆天寿,便自顾自地闭目调息了。

    众人一直守候在仙人?外六,才陆续迎来了最后几批五圣八宗的高手。而至此,包括剑宗在内的全部五圣八宗的人马已经齐至,而各派的掌门也陆续出现,这等盛况也使得周围的散修们各个惊叹,修真界万年难得一遇的聚会就此拉开了帷幕。

    灵悠看着这种场面,心中也暗暗咋舌,没想到天图的号召力竟然如此之大,看着眼前汇聚而来的五圣八宗高手,灵悠毫不怀疑,各派已经将自己宗门的八成高手派遣到了此地。

    “看来五圣八宗的人对这天图都是志在必得啊!”景浩冷眼旁观,脸上一副看戏的表,显然甚是期待天图现世时,五圣八宗各门各派的反应,届时,为了一张天图,这些宗门必定会大打出手,哪会有现在的这等融洽气氛,所以景浩心中也是颇多不屑。

    陆天寿可是知道灵悠为天图而来的目的,看着这等架势,心中也颇为担忧,对着一旁的灵悠问道,“释心小子,五圣八宗的精锐尽出,这天图的争夺必定惨烈,你可有把握?”

    灵悠婉儿一笑,毫不在意地说道,“前辈尽管放心,若我无法取得天图,在场五圣八宗的高手也休想取得天图。”

    “哦?”陆天寿大有深意地看了眼灵悠,便没有再继续言语。

    “阿弥陀佛,陆施主,万年不见,别来无恙?”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随着三人周的空间一记震,一道枯瘦的影顿时出现在三人前,三人定睛望去,只见一名着赤色袈裟的老和尚出现在三人眼前,慈眉善目,和颜悦色地望着三人。

    陆天寿打量了半晌老僧,才恍然大悟道,“原来是无量圣地住持法果大师,失敬失敬。”

    “呵呵,多亏陆施主有心,还能记得小僧!”法果打了个佛号,继续言道,“若不是有幸得到陆施主指点,小僧也没有今的成就,阿弥陀佛,施主种善因,必得善果!”说着,法果微微颔首示意。

    陆天寿莫名地点了点头,也不知法果话中打的是什么禅机。

    法果微笑地侧过脸,目光又落在了灵悠上,“这位就是紫藤派的灵悠施主?阿弥陀佛,贫僧听师弟法相提起过施主,施主竟然能修成佛家无上心法心梦无痕,当真是天纵奇才。”

    灵悠被法果一夸,心中不免对老和尚感觉不错,双手合十,回了个佛号,谦逊的说道,“晚辈只是机缘凑巧习得,大师谬赞了。”

    法果听后也只是微微点头不语,沉默良久,才断然开口,只是此次法果话锋急转,神凝重地说道,“施主谦逊仁义,老衲也有所耳闻,今一见,老衲更能确信无误,只是老衲心中梗有一事,不得不在此提点施主。”

    灵悠来了兴致,双眼有神地看着老和尚,说道,“大师有话不妨直言。”

    法果双手合十,端详着灵悠说道,“施主命犯乱魔之相,一生之中福禄难全,此命格在世间虽然不少,但施主之相却是老僧闻所未闻,前所未见的。”

    “乱魔之命?”灵悠一阵错愕,而一旁的陆天寿和景浩都来了兴致,仔细地聆听起法果所言。

    法果叹息一声,“阿弥陀佛,此事还是从师弟口中得知,没想到今一见,果然如师弟所言。灵施主,乱魔之命一般祸乱至亲好友,命克福禄双缘,乃大凶之命,一般有此命格的人,莫说修真,即使想平安度,也是难上加难。老僧不知施主是用尽何种办法才能做到此种地步,但老僧还是要规劝施主,做事需心善,动前必三思,只有如此,或许才能使施主及亲人一生平安。”

    灵悠怔怔地听着法果大师的话语,突然大笑了起来,心中完全没有将法果的话听进耳里,“大师言重了,修真本是逆天,又何惧乱魔之命,在下只知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便可,如果说要行大善,晚辈却不是这块料。”灵悠此时早已认定,法果是在危言耸听,目的是想将自己引入佛门,加入无量圣地,这样一来,自己的心梦无痕就自然而然要交给无量圣地了,想到这里,灵悠先前对老和尚的一丝好感也然无存。只是灵悠并不知道,当年在佛心内,掌门空智也曾对碧麒提及过自己的乱魔之命,只是碧麒始终没有告知灵悠罢了,如果灵悠知道此事,恐怕此时就不会以为老和尚是心存不良了。

    “阿弥陀佛。”法果叹息地摇了摇头,知道灵悠已经对自己起了戒心,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只能寒暄了几句,黯然地离开了。

    “释心,这法果和尚一佛法无边,他说的话岂会打诳语,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小心了?”陆天寿也是皱着眉宇说道。

    灵悠“呵呵”一笑,“陆前辈,你觉得如果突然有人如此说你,你会信吗?而且他和你之间还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

    陆天寿寻思良久,摇了摇头,“算了,一切在你,不过法果这老和尚的建议你还是多加注意。”

    灵悠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多言语。

    “你就是灵悠?”又是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刚刚正要进入修炼的灵悠又不得不停滞了下来,起望去,只见一名青年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灵悠看着青年,剑眉星目,玉树临风,配合一儒雅的气质,顿时给人无尽的好感。

    “不知道友是?”灵悠有些惊讶地问道,刚送走一名佛法精深的和尚,此时又迎来了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细看着眼前这名青年浑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凌厉气势,灵悠便知道此人绝对是一名有数的高手。

    青年微微一笑,抱拳说道,“在下剑宗天玄,灵兄有礼了。”

    “剑宗天玄?”灵悠和陆天寿都是眉宇一皱,两人互望一眼,都抑制不住心中的惊讶,眼前这儒雅青年,竟然是剑宗的当代掌门,而且天玄刚才称呼灵悠竟然是喊做灵兄。

    灵悠惶恐至极,急忙躬还礼,满脸苦笑道,“天玄前辈,你又何苦作弄小子呢,您和我太师叔同辈,我怎么敢忘呼伦理呢!”

    天玄无奈地笑了笑,“灵悠,我和天清是同辈弟子不假,但只是在剑宗之内,如今你是来自紫藤派,和我也扯不上关系,我自然要以礼相待!”

    “哈哈!灵悠小友,你又何故让我师兄为难呢?”随着一声爽朗的大笑声,天权的影骤然出现在天玄边,满脸笑意地看着灵悠,说道,“灵老弟,紫藤一别,别来无恙?”

    灵悠见是老熟人天权,心中也颇感高兴,“见过天权前辈,有劳前辈记挂!”

    “嘿嘿,不记挂你怎么能行,你如今可是修真界的风云人物!”天权打趣道,随即四周扫了一眼,才轻声言道,“灵悠,天清师兄已经和我等说过紫藤派的计划,你大可放心,届时不管紫藤派有什么行动,我们剑宗都会配合你的。对?师兄!”

    天玄笑着点了点头,“没错,灵兄,有你的提点,才能使得我剑宗实力得以保全,否则恐怕两次的紫藤星争斗,我剑宗就会损兵折将,再也难以恢复鼎盛之容,此等大恩大德,天玄在此谢过。”说着,天玄恭敬地施礼道。灵悠虽然是紫藤派的人,但是对于剑宗一直存有好感,更是化解了两家八千年来积怨的首要功臣,而且不仅如此,在天权等人第一次踏足紫藤星之时,就是受到了灵悠的暗示,才及时退出紫藤星,否则必将受到牵连,而第二次关于围剿凶兽的行动,灵悠更是差人提前知会了剑宗此行的凶险程度,才避免了剑宗的损伤。所以于于理,剑宗此时已经将紫藤派看成了自己真正的同盟。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