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节 仙尊们的到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神器!仅仅两个字,却让在场所有的人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眼下的事实,神器,纵观六界,为人所知的也不超过五件,这是真正和天道星图可以比拟的神器。此刻众人紧紧盯着天羽手中的红芒,实在难以相信。

    晕厥过去的青林幽幽醒转过来,眼神之中还是充满着一股骇然之色,重新看向天羽,终于忍不住摇头叹道,“天羽如今已经达到了仙尊之境,又拥有天道星图和那柄红色神剑,放眼六界,恐怕也只有各界的领袖有与其抗衡的实力了!”青林说到这里,整个人忽然大笑了起来,有些自嘲说道,“哈哈,原来本尊一直被碧波府玩弄于股掌之上。”随即,青林一双眼神之中出抹怨毒之色,狠狠地盯着天羽,浑的气势再次升腾,大有继续动手的冲动。

    天羽潇洒的当空而立,丝毫不将青林的怨恨放在心中,若无其事地看了眼青林,不屑道,“青林仙尊,难不成你还想继续与我动手吗?”

    青林摇了摇头,随即散掉了浑的气势,面露凄凉之色,缓缓叹道,“我青林一生永远都在苦修中度过,当年天羽你还未飞升,我就已经修炼至了仙帝境界,经过这么多年来的苦修,终于如愿以偿,突破到仙尊之境,原本我以为可以纵横六界,笑傲九州,可却不曾想到这成名的第一战,却败在了你的手中,而且还败得如此彻底,我真的很好奇,天羽,你短短的百万年,是如何成就仙尊,还能拥有两件神器的。”

    看着青林脸上的一片神伤之色,天羽微微一笑,诚恳说道,“要问我为何会如此,我只能告诉你,逆境助人成长。青林,你一生虽在苦修,可都在一种良好的环境下,循序渐进的修炼,根本窥视不见天道生死的玄奥。”

    青林一愣,若有所思的沉默起来,确实,天羽出自碧波府的旁支,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当年年少时的天羽也受尽了家族的白眼,连正宗的碧波府功法都无法获得,最后靠着自己一点一滴的积累,独创剑道,才渐渐崭露头角,有了今时今的成就,想到这里,青林脸上的苦相消失了,反而多了丝洒脱,微微对着天羽一礼,“多谢天羽仙友的直言不讳,老夫受教了。”说完,青林的子再次立地笔直,傲然道,“今老夫功败垂成,落到如今的地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天羽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出一抹哭笑不得的表,敢这青林以为自己会杀了他,所以先前都是一副面如死灰的脸色。天羽轻咳一声,微笑地摇头道,“青林道友,在下无意与你为难,你带着你的人离去。”

    天羽此话一出,远处的白剑几人当即脸色不乐意了起来,一副焦急地模样看着天羽,希望天羽改变主意,可是少爷向来一诺千金,从不反悔,如今已经开口放过青林,几人也只有叹息的份,根本容不得再做任何改变。

    而青林此刻也有些意外天羽会放过自己,不仅有些错愕,不敢置信地问道,“天羽,你确定放我走?”

    天羽微笑地点了点头,“青林,我放你走,完全是看在你今没有为难我的四位朋友。但是也希望你记住这次的教训,我天羽并不是一个可以任人蹂躏的软柿子,若你们青林寰下次再想打我的主意,我不介意亲自杀上青林寰!”天羽这句话说到后面,整个人的战意已经升腾至了极致,压喘着众人根本无法呼吸,即使青林仙尊,此刻也体会到了一股恐惧。

    众人还没有缓过气,天羽手中的红芒再次一闪而逝,脱手朝着天空中急而去。而天羽大喝一声,随着一柄巨剑的横空出世,顿时,整片天际再次被划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虚空再次出现,而这次,随着虚空的出现,四道人影缓缓从虚空之内走出,表不一,有愤怒,有喜悦,有冷漠,有淡定,叫人根本猜不透四人的来意。

    而随着这四人的出现,场上的所有仙人都缓缓躬,脸上虽然都挂着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但是却下意识地躬施礼。

    为首之人一白袍,一头白发,但是面容却异常的年轻,此人面带微笑,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灵悠看得出神,连忙扯了扯一旁的白剑,低声问道,“白大哥,他们是谁?”

    白剑此刻脸色也有些震撼,苦笑一声,小声说道,“为首之人就是仙界的第一尊级强者白目仙尊。而其他三位,最右手边的乃是碧波府之主,碧波仙尊,其余两位,我就不认识了。”

    灵悠举目望去,那碧波仙尊一副枯老的面容,整个佝偻的形看起来是如此的苍老无力,即使放在人群之中,这么一位老者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可就是这么一名不起眼的老者,上散发着一股威严之气,倒是四人之中唯一让人有些敬畏的角色。

    “天羽,没想到你竟然发现了我们,真是出乎意料啊。”白目率先打破沉寂,笑盈盈地对着一旁的碧波仙尊说道,“碧波老友,你们碧波府又多了位实力派的尊级强者了,真是可喜可贺。”

    碧波仙尊褶皱的面容微微露出抹笑容,客气道,“白目兄过誉了。”说完,碧波仙尊脸上的笑容收敛,转头看向天羽,严肃地说道,“羽儿,还不快拜见三位仙尊!”

    天羽微微一笑,便拱手说道,“天羽见过白目仙尊,雪峰仙尊,青承仙尊!天羽见过老祖宗。”

    “哼,天羽仙尊大礼,我承受不起!”碧波仙尊旁的一名老者冷哼一声,眼神凌厉地打量了天羽一番,才缓缓看向另一边的青林,嘴上却对着一旁的碧波仙尊说道,“碧波,青林已经败给了天羽,我们祖孙也无脸留在这里,这就告辞了。”说着,这名老者便对着一旁的白目施了一礼,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而青林浑巨震,脸上一片苦涩,对着青林六子使了个眼色,便相继消失在了原地。

    几人的离开,顿时令全场冷清了不少,而此时的青纹却主动上前,极为恭敬地说道,“青纹有负仙尊之令,请仙尊责罚!”

    而四人中唯一没有开口的中年男子,此刻脸上终于露出抹不耐烦,挥了挥手说道,“好了,青纹,这次的事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你不必记挂在心上。”说着,这名中年男子转头对着一旁的白目说道,“白目兄,可否给在下一个面子,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哈哈,雪峰兄言重了,此事大家有目共睹,青纹已经做得相当好了,我还要请雪峰兄回头好好褒奖一番青纹呢。”白目笑呵呵地说道,话里根本就不曾将青纹的失职放在心上。而青纹闻言也是大大缓了一口气。

    处理完青纹的事,白目仙尊的目光又落在了场中宗刑上,脸色第一次露出抹严厉,威严道,“你是宗刑?你既然是妖界之人,就应该清楚私自下界属于违,这次我就暂且原谅了你,但是如果再有下次,我绝不姑息!还有,带句话给你们飞禽一族的金翅,休要再插手仙界之事,否则我必定追究到底!滚!”说到最后一个字,白目的气势第一次爆发开来,震得在场众人心神一技震,而宗刑为这股气势的中心,当先被震得口吐鲜血,脸色瞬间惨白,显然已经重伤。

    宗刑咬牙切齿地看了眼白目,心中惊怒不已,但是却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心思,只能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微微一拱手便消失在了原地。

    白目见宗刑离开,脸上又再次挂上抹淡雅地笑容,对着一旁的雪峰仙尊说道,“这里的事告一段落,雪峰兄,是否请我去你那喝杯水酒啊?”

    雪峰一笑,“这是自然。”说完,两人突兀地消失在原地,而青纹也同时不见了影。

    此时的场上,只留下天羽和碧波两人,远处的老姜几人已经不自觉地离开了,带着一脸困惑的灵悠和紫金毛猿朝着远处疾驰而去。

    静夜,苍剑院中,灵悠独自坐在思悟洞内疗伤,今白天被老姜师父几人带走,就直接来到了这里恢复,此时灵悠已经端坐了一个晚上,却丝毫无法入定,心思繁琐之际,总是能听见洞内想起轻轻地叹息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连串清脆的脚步声从洞外传来,灵悠使劲地摇了摇头,甩掉了头脑中混乱的思绪,睁开双眼,缓缓立起便朝着洞外而去。

    思悟洞并不深,当灵悠拐过一个弯,便瞧见了洞口传来的月光,而在月光的映之下,一道人影淡然地立在洞口处,灵悠虽然看不见来人的相貌,但是却清晰地知道来者是谁,也知道这人同样也在看着自己。

    此时此刻的灵悠却停住了脚步,先前混乱的思绪再次浮现在脑海之内,灵悠想过一千种,一万种可能两人的再次相遇,却不曾想到会是在苍剑院,当年两人离别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