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节 错综复杂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经过水心月和灵悠的努力,两大高手终于平息下了怒火,灵悠可不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所以劝说之时也只是吹捧着陆天寿,尽量贬低柔水,才使得陆天寿心畅快不少。

    待到水心月陪着柔水来到近前,陆天寿也是装模作样,一副高高在上的表,丝毫不给柔水好脸色看。柔水似乎也没有继续找茬的意思,根本当陆天寿为空气,嘴里一个劲地和水心月说着近发生的事。

    当柔水听到灵悠助水心月心境提升,不免有些讶异,而后看看灵悠的修为,也是颇为惊奇,难得脸上露出抹笑容,竟是和蔼地对着灵悠说道,“道友助小徒有所提升,这份恩衍水宗记下了。不知道友尊姓大名,又师从何处呢?”

    灵悠刚要开口,水心月就急忙抢着说道,“师父,他叫易心,是来自修真盟的。”

    听闻水心月的开口,灵悠一阵错愕,心电急转之间已经明白了其中的缘故,当即暗赞水心月机灵,急忙躬施礼说道,“不瞒前辈,晚辈易心,来自修真盟。”

    “修真盟?”柔水瞬间脸色连变,眉头紧锁起来,看着站在一边惬意无比的陆天寿,急忙问道,“你来自修真盟?那你们的大长老碧空近来可好?”

    灵悠一怔,“大长老?他不错啊,前辈认识大长老?”

    柔水一愣,知道自己有些唐突,随即笑了笑,以饰尴尬,解释道,“哦,昔年我们曾一同游历修真界,所以关系还算熟络。”

    “哈哈,好个关系熟络!”一旁的陆天寿放声大笑起来,“哼,我看你们关系可非同一般吧?”

    柔水似乎被踩了尾巴似的,顿时脸色黑了下去,显然就要发作,“陆天寿,你不要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陆天寿此刻脸色也是晴不定,说道,“我道是为何你这次会突然过来,原来是和那碧空有了联系,所以特意过来帮助这小子的吧?”

    陆天寿此话一出,三人都是一阵莫名其妙,而柔水沉住气问道,“帮助他?他怎么了?碧空要他来你这里所为何事?”

    陆天寿冷哼一声,对着灵悠说道,“你自己说!”

    灵悠一阵无语,这氛围突然有些古怪起来,但是灵悠知道,自己的言行甚是重要,一个不好,恐怕不仅自己会遭到两人的反感,连道两位前辈也会再次大动干戈。急忙小心翼翼地说道,“不敢欺瞒两位前辈,晚辈此次前来,却是受大长老指点,由于晚辈修炼枪道,无人指点,所以特此来拜师陆天寿前辈。”

    “碧空喊你过来拜他为师?”柔水似乎吃了一惊,有点不可置信地问道,急忙看了眼陆天寿,悄悄地对着灵悠问道,“碧空没有警示你妄提修真盟吗?”

    灵悠点了点头,无奈说道,“说是说了,只是。。。”灵悠看了眼水心月,顿时柔水明白过来,这一切恐怕都是巧合,灵悠来此恰逢水心月,而水心月的父亲又是陆天寿,而水心月不知陆天寿和修真盟的芥蒂,所以无巧不成书地弄到这般田地。

    “哼,柔水,别在我面前咬耳朵,你是不是屋及乌,想偏袒这小子?”陆天寿此刻转过头,满脸严肃地说道。

    “什么屋及乌,他拜你为师,与我无干,你们的事自己处理。”柔水说完,不仅有些后悔,急忙柔声道,“天寿,你和碧空昔年也是知交好友,如今大家各奔东西,前尘往事又何必还耿耿于怀呢。”

    “哼,什么耿耿于怀,我早就不记得了,若是我在意,这小子还有命站在这里说话吗?”陆天寿哼声道。

    灵悠听得一头冷汗,心中早就将大长老问候了个遍,丫的,有这么复杂的事,当初干么不和我言明,让我也好有所准备,此刻在如此环境之下,还真的是如履薄冰,一个不好,就会遭到陆天寿的打击。

    “哈哈,那你会收他为徒吗?”柔水激道,“别嘴上说的好听。”

    陆天寿被此一击,心中气闷,但是若然食言,自己肯定会被柔水嘲笑一番,可是联想到自己和修真盟的关系,陆天寿绝不会传授修真盟的弟子,所以一时之间,竟是一副进退两难的局面。

    柔水看着僵在原地的陆天寿,纵然放声大笑起来,讽刺道,“哼,你看你这样子,还口口声声不计前嫌,你就是个伪君子。”

    被柔水一番调侃讽刺之后,陆天寿整个人突然平静了下来,嘴角露出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缓缓说道,“好,我就收他为徒,这有何不可!”

    陆天寿此话一出,灵悠顿时心花怒放,整个人兴奋异常,而水心月也是露出抹微笑,为灵悠感到开心。柔水则是一副惊讶地神色,看着陆天寿,满脸疑惑。

    陆天寿嘴角露出抹诡异的笑容,对着灵悠说道,“小子,现在我收你为徒了,你还愣着做什么?”

    灵悠被陆天寿一提醒,急忙恢复了几分冷静,赶忙躬九十度施礼道,“弟子。。弟子。。。”灵悠说到这里,心中一惊,顷刻间喜悦一扫而空,而是明白了陆天寿收自己为徒的真正目的,恐怕自己接下来说的话,才是真正的重点,想到这里,灵悠猛然直起了子,有些怒意地盯着陆天寿。

    陆天寿“嘿嘿”一笑,对着柔水说道,“好了,现在不是我不收他,是他自己不愿意拜师,这可怪不得我。”

    柔水和水心月都是一阵诧异,有些惊讶地看着灵悠,而灵悠自己则是有苦自知,一脸无奈的愣在原地,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

    “释心哥,你为何不拜师呢,前辈好不容易答应你。”一旁的袁惠此刻也有些着急,脱口而出喊出了释心二字,而两字一出,灵悠和水心月脸色大变,而柔水的脸色瞬间凝固在了原地,陆天寿则是悠哉的站在一旁。

    一股恐怖的气势瞬间从柔水上散发开来,覆盖住了周围的整个空间,而袁惠被定在了中间,瞬间脸上一片潮红,这股气势的压力之大,根本不是袁惠所能够抵抗的。

    灵悠赶紧一个闪,飘飞到袁惠前,释放出自己的气势勉强抵住了柔水的压迫。

    柔水面无表,看着灵悠说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叫什么?”

    到了如今关头,灵悠心中异常无奈,想要隐瞒已经不可能了,所以灵悠心中的压抑一扫而空,反而如释重负一般,傲然立,气势也变得犹如大山一般,丝毫不能动摇,“我叫释心,来自修真盟不假。”

    看着突然转变的灵悠,陆天寿露出抹惊讶,而柔水面无表,丝毫不在意地说道,“你就是来自紫藤星的释心?”

    “不错,正是我。”灵悠傲然道,丝毫没有掩饰!

    “好好!今你自己送上门来,也怪不得我。”柔水厉声道,手中已经开始凝聚起真元力。一旁的水心月大惊失色,急忙抱住柔水的胳臂,劝说道,“师父,不要啊,释心他对我有恩,我们怎能恩将仇报?”

    “哼,他毁我衍水宗清誉,我岂可饶他,你让开。”说着,柔水胳臂一震,便将水心月震退开来,而后手中所凝聚出的真元磅礴而出,朝着灵悠攻去。

    “砰”的一声,一道影突然出现在灵悠前,阻止了柔水的这一击,正是陆天寿,陆天寿看着柔水,笑道,“柔水,这里是我的地盘,释心可是我看好的弟子,想要伤他,你可得先问问我!”

    “陆天寿,你真的要和我唱对台戏?”柔水愤声道。

    “哈哈,是又如何?”陆天寿狂傲道,“这小子今天我保定了!让你如愿!”

    柔水此刻气得浑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可是楞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手上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两人再次僵持而对。良久,柔水才长出一口气,散掉了自己浑强大的气势,对着陆天寿三人冷声道,“你要保他随你,后若是叫我再次撞见,我绝对不会手下留!”说完,柔水大袖一挥,朝着远处而去。

    水心月神色复杂地看了眼陆天寿三人,叹息一声,“爹,我随师父回去了,以后再来看你。”说完,水心月踌躇一阵,还是忍不住转头对着灵悠说道,“释心,这次连累你了。”说完,纵一跃,朝着远处的柔水追去。

    见柔水和水心月离开,陆天寿暗暗叹息一声,转过头对着灵悠说道,“小子,你哪来就回哪去,这里你不便久留。”说完,陆天寿毫无征兆地消失在了原地。

    灵悠苦笑一声,微微叹了口气,袁惠此时才从惊恐中恢复过来,喃喃问道,“释心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灵悠沉思道,“先寻个地方恢复,再去找陆天寿前辈。”灵悠可是打从心底要学习枪道,此时怎肯甘心就这么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