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节 再抢你的仙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灵悠看着袭来的剑气,丝毫没有任何犹豫,纵一跃,已经闪开了夏元的偷袭,而灵悠并没有攻击夏元,而是第一时间,朝着外围的天峔道观几人而去。灵悠可不敢奢望能够击败夏元,此刻和夏元交手,实在毫无意义,倒不如直接对天峔道观其余众人下手,这样还可以损耗天峔道观的实力。

    夏元看着灵悠朝外飞去,以为灵悠想要遁走,当即大声吼道,“阻止他,切莫让他逃脱。”天峔道观守在外围的六名修真者,第一时间祭出了自己的法宝,严正以待。

    而灵悠奔走的方向,正是六人之中修为最低的忘秋云,忘秋云看着灵悠想要从自己这边逃走,当即冷哼一声,形朝着灵悠扑杀而去。

    灵悠心中冷笑,手中瞬间出现了柄蓝色的长枪,直接刺向了忘秋云。忘秋云看着灵悠朝自己攻击,以为灵悠只是想退自己,这击不会拼尽全力,所以忘秋云连法决都没掐,直接长剑朝着灵悠的长枪击来。

    灵悠看着已经袭来近到的忘秋云,嘴角的笑意更浓,直接大吼一声,“破!”一股恐怖的道法瞬间弥漫在了周围的空间,而忘秋云的飞剑一轻鸣,似乎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忘秋云此刻才意识到,灵悠的目的不是逃走,而是要对自己下手,整个脸庞的表都惊惧了起来,此刻想要躲避已然不及。

    追在灵悠后的夏元此刻感受到灵悠的杀意,终于明白了灵悠的目的,急忙吼道,“秋云,速速躲避!”而后夏元直接手腕一翻,一面黝黑的令牌出现在了夏元的手中,口中法决连念,令牌一声轻啸,已然消失在了夏元的手中。

    灵悠的这一枪虽然只有道法,但是威力却异常惊人,刚和忘秋云的飞剑触碰,那柄飞剑就直接碎裂了开来,直刺忘秋云的丹田。

    忘秋云此刻万念俱灰,只得狠狠咬牙,一道黄色光亮从忘秋云的丹田处飞出,朝远处而去,正是忘秋云的元神。

    灵悠的长枪直接搅碎了忘秋云的体,而后急忙一个闪,躲开了紧随而至夏元的攻击,朝着另一人扑去。

    夏元看着灵悠诡异的法,心中也是颇为惊讶,但是却没有紧追而上,嘴角一抹笑意地看着远离自己的灵悠。

    灵悠自然感觉到夏元没有追击自己,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但是此时此刻,却不是自己犹豫的时候,灵悠长枪再现,直接朝着忘秋雨击去。

    忘秋雨看着灵悠的攻击即将到来,丝毫没有任何反应,唯独嘴角露出抹笑意。

    灵悠看着坐怀不乱的忘秋雨,心中警兆大升,刚想有所防备,直接一道黑色的屏障出现在自己四周,而灵悠的形,瞬间缓慢了下来,犹入泥潭一般,丝毫没有了先前的灵活。

    忘秋雨此刻看着近前的灵悠陷入了皇极令的束缚,当即没有丝毫犹豫,手中剑诀连掐,一道恐怖至极的气势四散而开。

    灵悠看着忘秋雨的全力一击,心中气怒难当,可此时自己已经被锁定在了空中,丝毫没有逃脱的机会,唯有力捍一途。想到这里,灵悠没有犹豫,直接口中默念起心梦无痕的法决,一道精神攻击瞬间击出,直接倾入了忘秋雨的识海之内。

    忘秋雨此刻也没想到灵悠竟然会如此鬼魅的精神攻击,当即脑海之中一阵轰鸣,整个人顿时失去了意识,而手中连掐的法决也被硬生生打断,整个人朝下方坠去。

    远处的夏元看着这一幕,心怒交加,没想到灵悠在皇极令的束缚之下还能重创忘秋雨,这叫夏元如何能够平静。

    “你们速速退开!”夏元一声巨吼,喝退了天峔道观的其余四人,而夏元本人,则是飘飞到了灵悠的对面,满脸怒容地看着灵悠,咬牙切齿地说道,“释心,游戏结束了!拿命来吧。”

    说完,夏元直接手中一技法决掐起,手中的飞剑一个旋转,径直朝着灵悠来,而剑尖处闪耀着一面古朴的太极图,只是其中蕴含了一丝紫光。

    灵悠看着飞剑朝自己来,嘴角露出抹冷笑,右手前伸,一道强烈的紫光闪现,直接朝着飞剑抓去,这一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夏元愣愣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暗道灵悠找死,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一抹胜利的喜悦。可是夏元的这个表还没有完全展开,就已经瞬间凝固。只见灵悠的单手直接抓住了飞剑,一道强烈的紫光迸发而开,原本的太极图第一时间消散干净,而飞剑则是一阵抖动,竟然安静了下来,静静地被灵悠握在了手中。

    夏元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觉得心神一技震,“扑”的一声,张口吐出抹鲜血,就这么短暂的瞬间,自己和仙剑的精神联系被掐断了,自己留在飞剑上的灵魂烙印也已消失,而夏元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震得灵魂元婴一阵颤抖。

    灵悠握住仙剑,丝毫没有犹豫,真元全力施为,直接朝着上空的一面黑色令牌劈去。

    “砰”的一声,夏元只感觉自己留在皇极令中的灵魂烙印一阵颤抖,再接着就是有种消散的感觉,夏元此刻看着原先的飞剑,联想到失去的震天印,当即没有犹豫,双手一招,皇极令倒飞而回,落在了夏元的手中。夏元此刻已经深信,灵悠有本事破处仙器之中的灵魂烙印,从而抢夺仙器。

    看着夏元招回皇极令,灵悠心中暗笑,夏元完全被自己吓唬住了,抢夺震天印,是因为当初震天印并非认忘秋风为主,所以才能够手到擒来,而刚才的那柄仙剑,完全是自己炼制的,当自己的真元和仙剑之内封印的真元融为一体,夏元的灵魂烙印自然不攻自破,至于皇极令为何会颤抖,也是灵悠将体内真元全力迸发产生的假象,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破坏皇极令中的灵魂烙印。

    夏元此刻气得牙关直咬,恨不得生吃了眼前的灵悠。天峔道观前些子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三柄仙剑,此刻竟然被灵悠再次抢去,这耻辱,叫夏元如何能够忍受,而远处观望的天峔道观诸人,也是唉声叹气,明白人知道,自己的掌门也吃了大亏。

    良久,微风徐徐吹过,夏元勉强平复了心中的愤怒,长出一口气,双眼恢复了冷静,淡漠地看着灵悠,浑的气势内敛到了极点,灵悠丝毫不怀疑夏元的实力,此刻夏元收敛气息,恐怕是决定全力以赴了。灵悠清楚地知道,即使夏元不凭借任何法宝,也完全可以战胜自己,想到这里,灵悠心中不仅开始踌躇了起来,自己是否要正面硬撼夏元的攻击呢。

    在战场远处的高山之上,此刻数条人影正静静地观看着战斗,各个脸上都面露微笑,惬意至极,正是碧波府的一干人等。

    碧仁杰看着站在最前面的碧天,开口说道,“大哥,我们是不是该出手了?”

    碧天轻笑一声,“不急,战斗才刚开始,没想到灵悠竟然有如此本事,让夏元接连吃亏,真是有意思。”

    碧仁杰怪异地看了眼碧天,笑了笑,“碧空都快顶不住了。”

    碧天看着正在被围殴的大长老,缓缓摇了摇头,“不,碧空还没有尽全力,这小子隐藏的可深了,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再欣赏一阵不迟。”

    一旁的小敏则完全不像碧天这么镇定,此刻都已经急得像锅上的蚂蚁,不断催促着碧天,“碧天哥,那夏元好像要全力以赴了,灵悠哥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碧天一笑,“小敏,你莫急,灵悠那小子不会有事的,此刻让他受受折磨,省得他老是没事就欺负你。”

    小敏嘟囔着小嘴,替灵悠开解道,“那是他不知道我的份,若是他早知道了,才不会欺负我呢。”

    “哼,不管!”碧天像个小孩子似的赌气道,“让他傲气,让他藐视我碧波府,这次非让他长记了。”碧天此时心里可乐得开心,好不容易有机会挫挫大长老和灵悠的锐气,碧天怎会放过这个机会呢。

    而远处的战场上,大长老此刻虽然应对的游刃有余,但是却发现一旁的灵悠和夏元的气氛已经有些不对,而大长老也开始担心起了灵悠,若是夏元全力出手,灵悠必死。想到这里,大长老不仅有些焦急了起来,按照原先的计划,此刻碧波府的人应该已经出场了,可是到现在连个鬼影都没有看见,这叫大长老心里有些踌躇,莫不是碧天那小子放自己鸽子?可是回头一想,以灵悠和小敏的关系,碧天没这个胆量不来帮助自己,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家伙躲在一旁观看,看自己的笑话。

    大长老想到碧天的计划,心中暗骂一声,随即又继续认真应对起几人的围攻。既然碧天不急,大长老丝毫也没有着急,碧天不出手,那就看灵悠这小子的造化了,反正比耐,大长老打定不会输给碧天,所以此刻大长老装作没看见灵悠他们的变化,继续“艰难”的应付围攻。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