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节 离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这一场酒战,灵悠完全成为了配角,在众人喝下第二壶以后,灵悠就已经开始表现的不支起来,整个人脸上一阵惨白,显然被这股酒精灌得头皮发麻。

    余超三人不可谓不精,看着黑子如牛饮一般的爽快,便知道自己等人着了道,当即和有些意识模糊地灵悠打起商量来。

    可怜的灵悠,哪还有清醒的意识,只能嘴上奉承,一股劲的全部答应了下来,可是当灵悠最后得知的,竟然是余超三人合为一体,对战自己,小虎和黑子,显然是让想将自己三人一个气的放倒。奈何灵悠就清醒了这么一丝,便又再次云里雾里,开始了严重的失态。

    众人鄙夷地看了眼灵悠,也懒得搭理,而三人就一口气的开始找上了黑子,轮番轰炸,根本没有半分义可言。

    黑子虽然知道三人的谋,但是也只是弃之不顾,酒桌之上顿时豪万丈,根本没将三人看在眼里,一股劲的开始闷头连干。

    结果在牺牲了羽凡的基础上,余超拼得头昏脑胀,终于将对方所谓的“主力”黑子放倒在了桌下,而黑子就一股劲的开始鼾声震天,不省人事。

    瑞凯怜悯地看着仍就清醒的丁小虎,蔑视地说道,“小鬼,还来吗?”

    丁小虎一笑,“当然。”说着,瘦小的体站了起来,从远处提了两坛更大的酒壶走了过来,直接甩手仍给了瑞凯一坛,话也没说,直接自己捧着自己的一坛开始仰天牛饮起来。

    这一幕显得如此不协调,那酒坛比起丁小虎的脑袋都要大上了一圈,此刻丁小虎举坛畅饮,根本看不见丁小虎的头。瑞凯看着这一幕,瞳孔已经无限放大,这孩子不会真能喝光这么多吧。

    良久,丁小虎终于放下了酒坛,直接甩手一扔,大声说道,“好酒,就是这样喝有些可惜了。”

    瑞凯看着摔碎了的酒坛,里面竟然没有流出一滴,而这一结果,只能说明丁小虎将那坛酒喝光了。瑞凯整个人不自觉的颤抖起来,看着自己面前原封不动的一坛满酒,只感觉自己慎得慌。

    丁小虎双眼锐利地看着瑞凯,说道,“怎么了?酒不好?”

    瑞凯一阵,悻悻地笑了笑,抓着一旁还没有不省人事的余超,直接将那坛酒朝着余超肚子里灌,此时根本没有什么兄弟之了。而瑞凯的这一举动,瞬间换来了三女的集体鄙视,真是无耻之极。

    可怜的余超只喝了一点,就肚内开始翻滚了起来,结果一个没有忍住,一股飘着酸臭气味的液体,从余超的嘴里吐了出来,吐得自己满都是,而这股味道顿时令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尹兰淡漠地看了一眼,直接一道真元出,将余超的体直接打出了十米开外,省的留在桌旁影响众人的就餐。不过此时三女早已没有了食,光余超的这光荣事迹就已经起到了一定乾坤的作用!

    丁小虎不屑地看了眼余超,随即目光又落在了瑞凯上,“这位大哥,你如果喝不下,就不要喝了,我就一凡人,没必要和我较真。”

    瑞凯闷啊,你都说你一凡人了,我怎么能这么输给你,所以瑞凯决定破釜沉舟,直接抱起了剩余的酒,开始畅饮起来。

    痛苦总是短暂的,在瑞凯憋着气的况下,直接将一坛酒当做水一般的喝了干净,当瑞凯如释重负的放下了酒坛,嘴角终于露出抹骄傲,可是这抹骄傲只存在了瞬间就然无存,瑞凯只看见自己前又放满了一坛酒,而对面的丁小虎此刻已经又开始喝了起来,丝毫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

    瑞凯终于意识到,小看任何对手都是导致失败根本原因,要是一开始就知道这小子这么能喝,打死也不会同意余超的馊主意,看来今天真的要惨败了。

    “哗”的一声,丁小虎终于喝完了那坛烈酒,直接将酒坛子丢到了一边,对着瑞凯说道,“大哥,你继续吧。”

    瑞凯一阵头皮发麻,想要抵赖可丢不下面子。认输?没这个勇气,既然都知道了结局,瑞凯反而没有一丝慌乱,倒挂上了一副大义凌然的神色,直接捧起酒坛,开始喝了起来。

    酒坛还没有浅到一半,瑞凯光荣的倒在了桌上,就这么去了。

    丁小虎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小手轻轻推了一旁坐着发呆的灵悠,“前辈,搞定了。”可是灵悠却没有半丝反应。丁小虎知道,灵悠虽然没有醉倒,但是头却很难受,此时已经只能勉强控制自己不倒,对于外界的事,没有半分反应。

    三女看得一塌糊涂的战场,终于出了一口气,总算结束了,只是这场战斗的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翌清晨,当余超三人醒来的时候,发现三人正抱在一团,倒在羽凡的房内,而余超的上还散发着一股辛辣之味,甚是难闻,瞬间换来了羽凡和瑞凯的鄙视。

    三人运转真元,化解了酒力,换了干净的衣服,便急急忙忙去找灵悠了。

    此刻的灵悠早已恢复了清醒,昨晚正是尹兰帮助灵悠化解了酒力,而灵悠醒转之后,只化解了黑子的酒力,直接带着众人返回,将余超三个不省人事的家伙仍在了一起,自己则是自顾自地带着丁小虎和黑子去找青木了。

    三人打听到灵悠的消息,急忙去找青木了。可是青木只是言道,灵悠已经闭关修炼,让三人不要打扰,便自顾自地领着丁小虎离开了,而青木的脸上,则是挂着一副灿烂的笑容,甚是开心。

    后来众人才知道,青木的这份喜悦是因为丁小虎的到来,不为别的,就因为丁小虎的悟和刻苦。而羽凡也从此开始唉声叹气,自己的师父韩舒进根本懒得搭理自己,整要不是陪着师娘,就是去青木的地方看望丁小虎,而丁小虎,则成为了两大剑修悉心呵护教导的璞玉,不释手啊。

    三个月后,灵悠终于从修炼中清醒了过来,虽然没有什么实质的进步,但是却使灵悠感觉到精神一阵轻松。之后,灵悠和青木彻夜长谈,也终于打定了加入修真盟的决定,一来可以和修真盟交好,二来,可以更全面的掌握气旋宗的报和动态。两个人心中都清楚,和气旋宗的仇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谁也不会退让的。

    而和青木商讨完之后,灵悠便悄无声息地带着袁惠离开了,没有惊动任何紫藤派的人。

    榛莽星的满皇城内,灵悠和袁惠两人漫步在街道旁,径直地沿着城中而去。“释心,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袁惠有些疑惑地问道,自从离开了苍剑院,灵悠便带着自己一直朝着修真界的东面而去,路上根本没有多做停留,直到今,才终于在榛莽星上留了下来。

    灵悠笑了笑,“去找修真盟的人,我答应童立伟去修真盟一趟。”

    “去修真盟?”袁惠有些纳闷,不过马上会意,“释心,你不会真打算去做修真盟的长老吧?”

    灵悠微笑,“有何不可,有这么个份也不是什么坏事。”

    袁惠跺了跺小脚,有些责怪道,“释心,你不会来真的吧,我可是听说修真盟的人不能来自任何五圣八宗的势力,而且也不能辅佐任何一个门派,而你呢,不仅来自紫藤派,更是紫藤派的监院。先前不知道你是紫藤派的人,我也没说,现在知道了,我决不能让你做这样的事,实在太危险了。”

    灵悠不耐烦地敲了敲袁惠的头,“好了,我的小姑,这点我早就考虑过了,童立伟早知道我来自紫藤派,他还拉我入伙,可想而知,他们修真盟是不会介意我的出处的。至于加入修真盟的人,你要记住,是释心,而不是灵悠,这样就没问题了,毕竟知道释心和灵悠是同一个人的,屈指可数。”

    袁惠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过来,不过心中还是有些忐忑,这样真的可以吗?但是袁惠也就想想,自己只要跟着灵悠就够了,至于其他的,自己才懒得管呢。

    不一会,两人便来到了一处高楼之前,灵悠仔细地打量了下楼宇的外观,才缓缓步入。楼宇之内,一楼许多修真者正在做着生意,闹非凡,可灵悠却没有丝毫兴趣,直接将目光投在了二楼的入口处。

    灵悠带着袁惠走到了那名看守弟子前,微笑道,“道友,不知你们阁主在吗?”

    看守弟子一愣,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在。。。在的。”

    “麻烦小兄弟帮我通传一声,就说释心求见。”

    看守弟子应了声,便悻悻地朝着楼上而去,速度之快出人意料。

    袁惠有些纳闷地看着这一幕,“他怎么像失魂了一般。”

    灵悠笑道,“那是自然,刚才我用气势包裹住了他,容不得他半点抗拒,此刻还不是像逃命一般。”

    袁惠撇了眼灵悠,“你真坏!”

    灵悠“哈哈”一笑,“不这么做,我怕会被刁难。”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