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节 黑子显“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灵悠看着青衣人的挑衅,终于大笑了起来,有些气极反笑地说道,“有意思有意思,我本不想惹什么事,结果偏偏事与愿违,有些不长眼的东西竟然会主动来招惹我,好好好,今天我们就看看到底谁是孬种,在场的道友们都看清楚了,今个儿谁也别想离开。”

    灵悠的话顿时让众人都是一阵错愕,而青衣人也是兴致高涨,看着灵悠一副想要发作的样子,得意的劲头越来越足,“行阿,今个儿在场的人都别离开,今天本少爷就好好演出戏给你们看。”

    是会演出戏,只是谁会成为主角呢?灵悠心底暗笑,对着黑子招了招手说道,“黑子,今个儿为师就给你上第一堂课,看见眼前这几人了吗?这青衣人脱尘中期修为,而他后的那四人,皆是脱尘后期修为,这等实力放眼吴王寨之内,确实是股不错的实力,可是,他们却遇见了咱们师徒,徒儿,你现在就尽全力攻击他们,全部杀了,看着眼烦。”

    当灵悠款款说出众人的修为的时候,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惊,这个代表什么?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很难相信眼前的这个事实。

    而青衣人连话也没有开口,就看见黑子挥舞着拳头冲了过来。黑子知道眼前的是修真者,也没有期望自己能够伤害他们,只是眼下自己师父开了口,自己尽力就可以了。

    就黑子如此缓慢的一拳,众人都看得清楚,心里正准备为黑子祈祷的时候,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黑子的这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青衣人的脸上,而青衣人却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整个左脸庞瞬间肿胀了起来,这副景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灵悠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口气略有责备地说道,“宝贝徒弟,你刚才没吃饭阿,就这点力气打人,实在太给为师丢脸了。”

    黑子听见灵悠开口,当即再次卯足了浑的劲力,再次朝青衣人的脸上,上不停的猛砸下去。只是这个过程中,青衣人都犹如石雕一般,原地不动。

    其实青衣人和后的四名仆人此刻都是万念俱灰,知道自己今踢到了铁板,此刻五人浑不能动弹不说,连灵魂和元婴都已经切断了联系,此刻就犹如凡人一般,丝毫发挥不出任何本事。此刻,面对黑子暴雨梨花般的攻击,惊怒交加,唯独庆幸自己体比起凡人要强硬了许多。

    不一会,青衣人就一狼狈,整个脸型也惨不忍睹,浑的衣袍早已破烂不堪,但是众人反观黑子,也是一头冷汗,此刻的黑子的惨状比起青衣人也好不了多少。浑的衣袍早已被汗水浸湿,最恐怖的是黑子的双手此刻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看来黑子的凡人之躯对上没有防御的修真者,丝毫讨不了好。

    灵悠无奈一叹,一只手搭在黑子的肩膀之上,轻轻地拍了拍,有些鼓舞地说道,“黑子,修真者比起凡人,体魄是强健了许多,以后你肯定会比眼前的这个人强壮,不过现下你要打伤他,还必须动动脑筋,哦,对了,修真者和凡人体的要害都差不多,你明白吗?”也在此刻,灵悠又输了道生命之气给了黑子,瞬间修补了黑子体的创伤,也很大幅度恢复了黑子的体力。

    原本看见比自己还要狼狈的黑子,青衣人也略带侥幸,可此刻听见灵悠的话,面色再也无法保持方才的“平静”,一张嘴巴想出声却丝毫无法动弹,整个脸部表瞬间丰富了开来,而周围的围观者,此刻早已心在滴血,有的是侥幸,有的是叹息,更有的是兴奋。

    黑子听见灵悠的话,顿时明白了过来,走到青衣人面前,直接一脚踢向了青衣人的胯下之间,奈何青衣人根本没有练过什么铁裆功,只听“孟哼”一声,青衣人的浑颤抖了起来,而整张脸瞬间涨的紫红,比原先看起来更加恐怖。黑子丝毫不留,继续踢着,直到青衣人双眼不断翻白,才停了下来。

    黑子环顾四周,看着不断冒着冷汗的众人,大声说道,“谁有刀剑,借我用下。”

    众人一听,都沉默了下来,大气不敢喘出一声,络绎不绝的开始低下头去,乖乖,您对付的可是吴王寨少寨主,事后发生什么,都难说,此刻要是不明所以的把武器借你,那事后自己等人可咋办。

    灵悠也直到这些人此刻不会拿出东西来,为了不让黑子丢脸,灵悠直接笑了起来,大声说道,“宝贝徒弟,要这些人的垃圾灵器做什么,为师给你柄飞剑先用用。”

    说着,灵悠翻手一柄飞剑出现在了手中,递给了黑子,黑子接过剑,感受着飞剑剑尖散发出的那丝丝善良光晕,黑子顿时大喜起来,嚷道,“师父,这宝贝真好,让我用用。”此时的众人看见这柄飞剑,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黑子手中所拿的飞剑绝对不是一般的极品灵器,众人虽然直到自己的飞剑在自己等人手中尚是宝物,如果脱离了自己的控制,那就和一般的凡品无异,可眼前黑子手中的这柄飞剑,即使被凡人拿着,也丝毫泯灭不了它的品质。

    黑子随意地挥舞了两下,大喜道,“好剑好剑,就是太轻了。”说着,眼神看向了青衣人,慢慢提剑走了过去,“刚才你不是要我师父给你赔礼吗?现在我就代师父来赔礼。”说着,二话不说,直接长剑一挥,“噗”的一声轻响,青衣人的一条胳膊瞬间脱离了体,飞了出去,而空中也同时洒出了一片血雨,鲜血足足溅开了三丈之远。

    青衣人此刻终于再也顶不住浑两处带来的创伤,愣是晕了过去,强悍如青衣人这等精神修为,此刻也被黑子搞晕,这实在出乎众人的意料。

    灵悠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不经折磨。”说着,看向了青衣人后的四人,朗声道,“你等助纣为虐,我也不就不折磨你了,但是我想被你们残害的修真者早已不计其数,今我也算替天行道了。”说着,手一挥,眼前的四人完全消失了,而取而代之的则是四团元婴和四枚储物器具,直接被灵悠收了起来。

    灵悠看着仍就翻着白眼的青衣人,冷哼一声,一道若有若无的气势一闪而逝,而昏迷的青衣人也在这一刻醒转过来,看着眼前使似笑非笑的灵悠,心里此刻终于直到今天算是栽在了这里,感觉到手下四人已经消失在自己后,青衣人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也明白自己接下来也会步上四人的后尘。想到这里,青衣人惊恐的神色算是回光返照一般恢复了正常,只是眉宇之间露出抹怒色。

    正当灵悠准备最后动手的时候,忽然客栈之中凭空出现了一道人影,一位年若花甲的老人,神色之间却露出抹威严,老者环顾四周,当看见青衣人惨状的时候,整个人不一阵颤抖,原本古井不波的神终于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整个体瞬间出现在青衣人前,一道强大的真元瞬间传进了青衣人的体内,而青衣人也在这一刻终于恢复了所有的实力,看见前来的老者,终于露出抹希望,嘶吼道,“老祖宗,就是他,就是他害的玄孙如此的。”说着,手指不偏不斜的指着灵悠。

    老者顺着青衣人的手势看去,当看见灵悠的瞬间,双眼之中爆发出一道精光,朝着灵悠去。

    老者直接的用精神攻击袭上了灵悠,凭借自己三劫散仙的修为,也有十足的把握击伤甚至击杀灵悠,可是当两道犹如实质的电光刚到灵悠近前的时候,空气中产生到涟漪,两道电光消散于无形。

    灵悠淡淡地看着老者,开口说道,“如果你执意要替此人出头,我不介意抹杀掉你,三劫散仙!”

    老者浑一震,灵悠轻松挡住了自己的攻击不说,还一眼看穿了自己的修为,这让老者再次惊讶了起来,联想到事的原委,恐怕眼前的这名后代却是得罪了前辈高人了。

    老者先是一礼,“前辈在此,晚辈冒犯之处,还望见谅,不知这不肖子孙如何得罪了前辈?”

    灵悠见老者态度转变,淡淡地说道,“没什么,你们家的好子孙很给你们家长脸,要我给他叩首,我只是不明他算什么东西,又或者你们家族算什么东西!”

    老者看着灵悠最后念叨出来的时候,声音已经渐渐转冷,知道今天的事恐怕很难善了了,再说,修真界这样修为高深的前辈,都是心高气傲之人,受这等侮辱岂可善了,当即说道,“这不孝子孙罪行滔天,天怒人怨,今天我就大义灭亲。”说完,率先一掌击中了青衣人的丹田之处,而青衣人的元婴也在这一刻魂飞魄散了。

    老者也不得不这样做,知道今天青衣人已经难逃一死,如此受无限折磨,倒不如自己直接击杀了青衣人,一来可以免除青衣人受到折磨甚至元神被拿出去祭炼,再者,也可以主动向灵悠示好,表示自己的恭敬之心。“前辈,家有如此劣子,实属家门不幸,希望能够消前辈之气。如若前辈不嫌弃,还望能够移驾舍下,让我略尽地主之宜。

    在场众人当看见老者出现的时候,已经吃惊的合不拢嘴了,大家都能清晰感觉到老者体周围有股淡淡的仙灵之气,大家本抱着看好戏的态度观看灵悠的动向时,却发现事根本不如自己所想一般。到最后,众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拳头大才是硬道理阿,杀了人家的继承人,还要被人家奉为上宾,这个就是实力的体现阿。

    灵悠淡漠地看了眼老者,直接对这黑子说道,“宝贝徒儿,我们走。”说完,两人的影直接消失在了饭馆之内。: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