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节 剑锋的往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待到所有人下了传送台,最先赶到的中年人才转过看着灵悠,脸色瞬间严厉了起来,问道,“你是何人,怎会在此?”

    灵悠漫不经心地说道,“帮个朋友在此把守上天阵罢了,你就是张家堡的堡主吧?”

    中年人冷笑两声,看着灵悠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心里不仅产生丝怒气,不过硬是没有发作,继续冷声问道,“哼,好大的胆子,你应该不是我们张家堡的人吧?是何人如此大胆,敢叫你个外人在此把守。”

    灵悠脑海中快速思考起剑锋,夏秋和张岩御的关系,也不知该如何说,依旧脸上一抹笑容看着中年人。

    “你不说?”中年人眼中闪过丝怒色,暗道灵悠不知天高地厚,刚想有所动作,只见远处一道人影快速的冲来,不一会就到了传送台上。

    剑锋看见张堡主并没有意外,反而脸上一脸平静地说道,“堡主今好雅兴,尽然来我这儿巡视,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张堡主看见剑锋到来,脸上顿时怒色全消,取而代之的是副古怪的神,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对视着,良久,张堡主才率先叹了口气说道,“我早知道是你,唯有你才会如此大胆找外人来把守传送阵。”

    剑锋冷哼一声,“怎么了,你是想处罚我?好,尽管来,张家堡的规矩我不是不清楚,要怎么处罚你就随意,但是他是被我强迫的,你最好别殃及无辜。”说话间,剑锋手指着灵悠,完全将灵悠撇清了关系。

    “你!”张堡主语塞,平静得脸色再次有些不自然的抖动起来,看着剑锋一脸坚定之色,良久才长出一口气,缓缓朝着剑锋走去。

    当擦过剑锋旁的时候才停下脚步,说道,“再过两个月,就是大试之期了,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够通过,否则,即使我也保不住你。”说着,大袖一挥,腾空而去。

    灵悠没想到事会这么简单结束,心里快速思考起剑锋和张堡主的关系。倒是一旁的剑锋,看着满脸困惑的灵悠,脸上露出抹苦笑,歉意地说道,“释心,刚才他没对你做什么吧。害你受惊了,实在对不住。”

    灵悠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我没事,你休息好了吧?那接下来是你自己在这,还是我继续替你?”

    剑锋苦笑,老实地说道,“我也休息够了,还是我自己来吧,省得别人说闲话。”

    灵悠也没有揭穿剑锋的谎言,直接自顾自走下传送台,悠闲地坐在一边继续吹起了笛子,剑锋看见灵悠如此从容,心里才微微安心,刚才的张堡主确实没有为难灵悠。

    就在剑锋正准备投入工作的时候,远处又一道人影朝传送台而来,不一会就来到了近前,剑锋看见来人,脸上露出抹惊讶,问道,“山青大师兄,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灵悠一旁看去,只见来人一席朴素的长衫,头发盘于头顶,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修长,山青看见剑锋,也露出抹浅浅的笑容,“剑锋师弟,师父命我来这里接替你的工作,他让你休息两个月,以后由我代替你在这里。”

    剑锋一愣,自然明白山青口中的师父是谁,正是先前的张堡主,剑锋快速地思考了起来,嘴角不仅产生抹冷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师兄了,我就此告辞。”说着,剑锋施了一礼,便下了传送台。

    灵悠见剑锋来到近前,也站起迎了上去,问道,“怎么,可以走了?”

    剑锋点了点头,便当先朝前而去。灵悠尾随而上,看着一脸心事的剑锋,心里有些不忍,开口问道,“剑锋大哥,你是怎么了,看你气息如此凌乱,是否有什么心事?”

    剑锋一愣,随即说道,“没有的事,只是刚才没有休息好罢了,走吧,我们快些回去,夏秋应该已经回去了。”

    说着,也不管灵悠,自顾自地加速而去。

    回到剑锋的住处,夏秋果然已经回来了,正坐在院子里闭目养神,察觉到剑锋和灵悠回来,马上醒转过来,看着一脸凝重的剑锋,马上关心道,“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剑锋摇了摇头,“妹,没什么事,我先回屋睡觉了。”说着,也不管夏秋的焦急之色,直接走进了屋子。

    夏秋见剑锋如此,马上转头对灵悠问道,“释心,我哥他是怎么了?”

    灵悠思考了下,还是老实地将事说了一遍,可是就当灵悠说道张堡主的时候,夏秋整个人浑巨震,呆呆地跌坐在石凳上。

    灵悠从夏秋上愈发证明了两兄妹和张堡主定有不一般的关系,直到说完,灵悠才开口问道,“夏秋姑娘,你们和张堡主究竟是什么关系,我见他似乎格外的照顾剑锋大哥。”

    “哈哈。能不照顾吗?”夏秋悠悠地说道,整个人出神地看着剑锋的屋门,整个人似乎很失落一般。

    灵悠长叹口气,“我见你们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要是觉得我释心人还不错,不妨说给我听听,即使帮不上忙,也可以为你分担分担。”

    夏秋转过头看了眼灵悠,沉默良久才说道,“其实张堡主是我们的父亲,亲生父亲。”

    灵悠一窒,虽然先前想到过这种可能,但是也被自己否决了,因为夏秋和剑锋在这张家堡内生活的环境,绝对是最窘迫的。“既然他是你们的父亲,为何你们会在此?”

    夏秋无奈一笑,“释心,你不知道,其实当年我们的母亲才是父亲的原配道侣,而我和哥哥一直都生活在张家堡内,因为哥哥自小对修炼有独到的见解,悟极高,被称为天才少年。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不是吗?

    可是事与愿违,忽然有一天,那陈秀来到了张家堡,而她却深深地上了父亲,父亲也对她根深种,把她也纳为了夫人,对于此事,母亲并没有说什么,就这样大家一起平静的生活着。

    可是直到有一天,母亲突然因为修炼而走火入魔,最后就这么魂飞魄散了,而在母亲仙逝后不久,哥哥的修为突然开始停滞不前,一晃就是百年时光,而原先和他同一辈的弟子,却远远将哥哥甩在了后面。也就在这个时候,那陈秀站了出来,严厉地批评了哥哥,就连那张岩御也三番四次的欺辱哥哥,我和哥哥每每找父亲诉苦,可是父亲都是回避了这个问题,这样的况就这么一直持续着。

    接下来的时光,哥哥的修为始终没有寸进,就连父亲也开始责备起哥哥,到最后,父亲不知为何对哥哥勃然大怒,将哥哥和我一起赶出了张家。”

    说到这里,夏秋脸上一脸落寞。灵悠暗自叹息一声,说道,“夏秋姐,往事已矣,就让他随风而逝吧,如今,生活在这里,至少可以无忧无虑,远离家族的尔虞我诈。”

    “这谈何容易!”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只见柳风翰和袁惠两人走进了院子。

    柳风翰两人挨着石桌旁坐了下来,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夏秋,紧接着对灵悠说道,“释心兄,你有所不知,剑锋兄,夏秋姑娘还有我们师兄妹,两个月后就要参加千幻星的千年大试了,从中选拔出精英弟子,送去气旋宗静修,而落选者则是被逐出师门。”

    灵悠一怔,“逐出师门?”

    柳风翰点了点头,“像我们家族修真的子弟,就是直接被逐出家门,后一切行事与家族无关,像这样的子弟,基本上都是选择离开千幻星,很少愿意继续留于此干着卑的工作。”

    灵悠慢慢思考着,恐怕这试炼就是要选拔出优秀弟子进行培养,而无法通过的,基本上都是渡劫渺茫的弟子,所以门派或者家族都间接放弃了这些弟子。

    夏秋听柳风翰说到这里,眼角不自觉的湿润了起来。而一旁的柳风翰则是当即一惊,忙劝慰道,“夏秋姑娘,你切莫担心,还有两个月的时光,只要剑锋兄努力,我想定有突破。”

    夏秋一叹,“我哥况我明白,他整游手好闲,荒废修炼,怎么可能会有进步,柳大哥,你不用安慰我,即使哥哥通过不了试炼,我也会陪他到天涯海角。”

    柳风翰一怔,满脸苦笑,但是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倒是灵悠眉头紧锁,一道灵识探入了剑锋的屋子内,只见剑锋正端坐在软榻之上,双拳紧握,显然刚才剑锋清晰的听见了几人的谈话。

    良久,剑锋才松开紧握的双拳,眉宇之间神色舒缓开来,随机又露出抹坚定,喃喃道,“妹妹,哥哥即使拼死,也不会让你受苦的。”说话间,又开始修炼了起来。

    灵悠暗叹一声,回过神看着柳风翰问道,“柳大哥,昨你们回去可有受什么处分?”灵悠一开口,夏秋也跟着回了神,有些担忧地看着柳风翰。

    袁惠看着两人关切的表,“哈哈”一笑,对着夏秋说道,“夏秋姐,你别担心,我和师兄都没事,师父只是训了几句话,并没有责罚我们,否则今我们也出不了门哦。”

    柳风翰点了点头,“确实,父亲没有责罚我们,这也让我很意外,估计是大试即将到来,父亲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扰乱我们的修炼。”: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