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节 圣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笛声悠扬婉转,流畅似水,一下子就让灵悠陶醉其中,沉浸在一股温馨而又甜美的梦境之内。梦境中,灵悠看见了尹兰,一切都如同真实一般,尹兰甜美的笑容对着灵悠而绽放,明亮的眼睛似乎永远少不了道不完的倾诉,起舞之间,一切都变得如梦如幻,灵悠深深地看着眼前如同真实一般的梦境,心这一刻终于得到了满足,而尹兰冷漠,冰冷,坚毅的一面似乎都已经远去,不在纠缠在这一个努力而又不幸的女子上。

    “这一切如果都是真的该有多好!”灵悠擦拭着眼角激动的泪水,顷刻间,一切的相思和愫从记忆深处觉醒,侵满了灵悠所有的思路。

    灵悠轻轻抬起手臂,抚摸着尹兰的脸庞,这一刻灵悠的眼中只有数不尽的温柔,“玉器玲珑,倾国容颜,也抹不掉你留我心中的单薄颜。”

    一滴泪水顺着灵悠脸庞滴落,而下一刻,灵悠手中真元一闪,眼前的尹兰便消失不见,而空中所传来的曲调也瞬间淡弱了下去。

    双眼紧闭,灵悠眼角仍然挂着丝泪水,可是脑海中却仍就回忆着刚才最美的一幕,良久,一抹笑容从新回到灵悠脸上,双眼缓缓睁开,看着前面恢复正常的小路,心中一股诧异。

    思索间,一只白色的玉笛朝灵悠飞来,缓缓停在了灵悠前,周闪着一道白色的光晕,灵悠指间一点,玉笛轻啸一声,便落在了灵悠的手中。

    灵悠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玉笛,只见洁白如玉的笛上根本没有一丝瑕疵,浑然天成,而笛声传来的阵阵暖流,让灵悠觉得心舒畅,灵悠根本看不出笛子的材质,但是光从光泽和质地上,灵悠已经确定,这只笛子绝对不是一般的玉石所打造,笛子通灵,也许这笛子的本就是块具有灵的玉石,之后成为了笛灵,就如自己的双锐断魂枪,也有了一定的灵,世间灵物之类,根本不是三言两语可以道清的。

    看着手中白光流转的玉笛,灵悠脸上挂着抹愁苦,“这么悠久的岁月,你也具有了灵,没想到你也有如此之多的故事,同是天涯沦落人,以后就跟着我吧。”玉笛似乎听明白了灵悠话里的意思,一道忧伤忧郁的笛声又淡淡响了起来。

    一团白色的光晕随之散发开来,将灵悠整个包围其中,灵悠诧异地看着这一切,也许这就是彼此之间产生的一丝共鸣吧。

    灵悠没有多想,朝前迈开了步子,继续朝谷内深入而去。

    进入了山谷,云雾反而渐渐稀薄了许多,山谷内的环境也清晰可见,有许多光亮隐隐闪现,灵悠苦笑一声,知道这些光亮恐怕是晶石反光的缘故,当初在神秘山谷之内,这样的况也有发生。

    灵悠脚尖一点,“砰”的一声,路旁炸出了一个小坑,只见飞溅的土石中已经蕴含了一块块碎小的灵石,和自己的设想一样,存在了这么悠久的圣冢,早已是遍地灵石了。

    灵悠并没有停下型去收揽灵石,而是继续朝前走去,这里的一切都是吴忆才留给已逝的妻子,灵悠心里也不愿破坏这里的环境,加上自己戒指内的灵石已经数不胜数了,又何必还在意这些灵石呢。

    终于进入了山谷内腹,视野豁然开朗,在这片山谷之内,并没有任何的鸟兽迹象,一切都是如此的宁静和谐,一阵清新的花香扑鼻而来,让灵悠不自觉的陶醉在这世外桃源之中。

    良久,灵悠似乎感觉到了心灵的放松才慢慢缓过神来,朝着谷内正中看去,只见一座小土包横在正中,土包上已经长满了花草,最引人注意的便是当中的一颗柳雨花,这种话语象征着,至死不渝的恋。

    灵悠轻轻地走到土包面前,看着前方一块石碑所镌刻的字体,浑一震,头脑中忽然袭来了一股强烈的晕眩感,直刺自己的灵魂元婴,“噗”的一口鲜血喷出,灵悠整个人无力倒退了两步,软倒了下来。

    就这么短暂的瞬间,灵悠清晰的捕捉到了石碑上深奥的道法,让自己根本无法注目,仅仅这么一瞬间,便是重伤,如果在多看两眼,灵悠毫不怀疑自己的灵魂元婴会崩溃。

    勉强的盘膝坐好,灵悠就开始了恢复,幸亏有灵神珠的能量辅助,否则光光这次的精神受创,恐怕就需要几个月的调养。

    当灵悠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五,此时的山谷仍就一片宁静,灵悠缓缓站起,看着雾水打湿的衣服也没有在意,而是朝着土包四周看去。

    环顾了半天,灵悠终于在山壁的脚下看见了一个新的石碑,而在石碑的上方静静地悬浮着一块玉简,多半这个就是吴忆才留给翠菊仙的功法玉简,灵悠缓步走去,径直走向了玉简的位置。

    可就在灵悠离石碑十米处,忽然一道精光闪过,一柄飞剑径直刺来,灵悠根本没有思考的机会,便本能的朝后急退而去。一道剑气划过,而是在空中发出了一声气爆声,灵悠的长袖被撕开了一道缺口。

    当灵悠再次稳住了型,朝玉简看去时,只见一柄白色的细剑飞舞在玉简四周,白色的光晕朝四周散发开来。

    灵悠苦笑一声,这柄飞剑多半也是吴忆才要求自己收取的,可刚才飞剑的一击已经让灵悠摸清了飞剑的实力,根本不是此时自己所能面对的,到了此刻,灵悠心中生起了一股无力感。

    思考了片刻后,灵悠决定还是再试一次,只要能够取下飞剑,就能取得玉简,加上自己所得的玉笛,那自己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想到这里,灵悠牙关一咬,从戒指内拿出了许多炼器材料,这还是当年自己在紫翔岛所购买的,此时灵悠的戒指内无一柄可用的武器,自己以前所用的七柄极品飞剑也在落沼泽之内损毁了,现下正是自己好好补充的时候。

    说完,灵悠沉下了心,开始了炼器,炼器对于灵悠来说已经算如数家珍一般的容易,不消半个时辰,就炼制了七柄极品灵器的飞剑,灵悠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在炼器一行上还是勉强可以自我满意的。

    待到真元恢复,灵悠当即起,直接祭出了自己的七柄飞剑,将白色的飞剑整个围在了中间,手中法决连掐,瞬间祭起了灭天阵,七柄飞剑同时亮了起来,顷刻间,无数道剑气纵横交错,朝着正中的白色飞剑扑去。

    灵悠的目的很简单,耗尽飞剑的能量即可,此时虽然谷内灵气浓郁,但也弥补不了飞剑的快速消耗。

    可是事实往往不如想象的如此美好,当阵中所有的剑气接触到白色飞剑的时候,竟然自然而然的消散而逝。瞬间的功夫,灭天阵中的剑气已经消失了一半,使得阵外的灵悠倍感吃惊。

    可是灵悠也不是如此轻易放弃之人,手中真元凝聚,将自己的真元进了七柄飞剑之内,顿时,阵中的剑气变成了淡紫色,蕴含的破坏力也提升到了极致,灵悠嘴角露出抹微笑,当即不再犹豫,法决一掐,剑气朝着白色飞剑再次直扑而下。

    白色飞剑似乎意识到危险的临近,周白光一闪,“哗”的一声,一道空间裂缝出现在了白色飞剑之前,只见无数道剑气直接被空间裂缝吸了进去,根本没能触及到白色飞剑。

    这一变化使得灵悠呆楞原地,实在没有想到白色飞剑竟然有如此威势,可是灵悠还没有吃惊完,就见白色飞剑再次散发出一道白色光晕朝四周散去,直接将七柄飞剑覆盖于内。

    “噗”的一声,灵悠口中突兀的喷出口鲜血,就在刚才,七柄飞剑和自己的心神联系被切断了,导致自己被这股反震之力所伤,而下一刻,七柄飞剑泛起了淡淡的白光,精光一闪,七柄飞剑同时朝灵悠来,速度之快根本不亚于先前的白色飞剑。

    灵悠大骇,双锐断魂枪瞬间出现在手中,直接纵后跃,枪尖一点,蓝白色的光晕散出,将七柄飞剑覆盖在了自己的蓝白光晕之内,就这么瞬息的功夫,七柄飞剑同时一震,速度也缓了下来,灵悠急速的长枪一挥,直接将体内的真元力入了七柄飞剑之内,完全切断了白色飞剑所覆盖在七柄飞剑之上的白光。

    “咣当!”的一连串脆响,七柄飞剑跌落在地,灵悠半跪在地上大口喘息了起来,心中一阵无语,仅仅对付一柄飞剑,自己不但没有制住,反而被打成了轻伤,这种结果是灵悠做梦也没想到的。

    看着眼前依然围绕着玉简盘旋的白色飞剑,灵悠似乎有种被戏耍的感觉,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灵悠深深感觉到,刚才白色飞剑撕开空间裂缝那下,是完全凭借道法的感悟做到的,可见飞剑的主人当时的道法造诣绝对已经是精深至极,绝非一般人可比。

    想到这里,灵悠第一次有些明悟,并不是自己修为比起其他修真者弱多少,而自己吃亏就吃亏在道法的感悟上微乎其微,不是靠着当年一点在五炼之境感悟的天道,即使自己如今拥有十劫散仙的修为,恐怕也抵不过那些七劫散修。: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