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节 逃出升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灵悠苦笑,看来自己的运气也是不错的,不过灵悠并没有开心,反而有些柔和地说道,“韩前辈,您和天清太师叔这么多年的恩怨也是过去式了,等这次我们脱困,救回你的妻子,你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吧。”

    韩舒进笑了,“灵悠,其实我已经不这么恨天清了,当在蚁之内,他们其余的众人并不是没有机会退走,而是为了寻我和梅雨,不愿弃我们不顾才一直寻找着我们,我仍然清晰得记得,当天清看见我时,心中有多么激动和欣慰。或许这么年来,他也始终放不下对我的愧疚。只是我心中一直扭不过自己的执念,不肯低头罢了。不过,这次你陪我来落沼泽,却让我改变许多,或许出去后我也该上趟苍剑院,好好和他再叙旧缘,不过这些却要等梅雨复活。”

    灵悠也露出丝会心的笑容,“或许心中没有芒刺,以后的修真才能更上一步,放心吧,韩前辈,刚才我已经想到了恢复真元的方法。”

    韩舒进一愣,“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些该死的戾气,你如何恢复?不会又是吸收这戾气吧?”

    灵悠笑了笑,“为什么不呢?不过这次不是我吸收。”

    灵悠心中呼唤起炼妖鼎,自从灵悠进入了落沼泽,一直没有动用炼妖鼎,因为这鼎的气息是妖兽最为讨厌的,或许用炼妖鼎可以震慑住低级妖兽,如果是高级的,恐怕就会触怒到它们了。

    果然,炼妖鼎缓缓飞了出来,灵悠当即心喜,自己的真元匮乏,灵魂重创,根本无法像平里祭出炼妖鼎,只能靠此时心中的执念呼唤,没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

    韩舒进眼睛一亮,对于灵悠的法宝和法决层出不穷已经司空见惯,可是如今见到如此奇特不凡的一方鼎,难免有些意外。

    灵悠直接将手伸进了炼妖鼎内,开始吸收起里面的妖元力,这里面的能量可是多的不得了,自从上次和杨杰一战后,自己还是第一次拿出这鼎,而此时炼妖鼎内的能量也已经恢复了过来。

    灵悠不断的吸收着炼妖鼎的能量,不停的修复着自己的灵魂。灵悠并没有急着恢复真元,此时灵悠元婴暗淡无光,如果在不修复,长此下去,恐怕会有消散的可能。

    灵悠最强悍的所在就是可以吸收,仙,魔,佛,妖四种真元力,也可以将四种真元不断的转化着。

    随着时间一步一步的推移,灵悠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而炼妖鼎的能量却已经吸收殆尽,不剩一丝。

    而韩舒进接下来看见了一副不可思议的事,只见灵悠站了起来,一脚将炼妖鼎踹出了蓝白色的光晕,暴露在戾气之中。

    而周围的戾气完全被炼妖鼎疯狂的吸收进去,不一会,就已经储存满了戾气。

    灵悠手一招,炼妖鼎再次飘回了灵悠的前,而灵悠直接又开始吸收了起来。

    韩舒进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进去的戾气,此时被灵悠吸出来的却是妖元力,韩舒进根本不明白这个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只能干坐着等灵悠复原。

    灵悠此时恢复的大为爽快,比起吸收圣灵石还快上了不少,一边恢复还一边心里暗骂自己笨,为何一开始想不到这个办法。

    炼妖鼎本就是一切妖兽的克星,自然包括了凶兽所散发出的戾气,此时这些戾气对于炼妖鼎,绝对是大补之物,炼妖鼎完全将其吸收转化为自己鼎内的妖元力。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炼妖鼎足足被踹出去五次,灵悠的灵魂元婴有所了好转,而真元确是完全恢复了。

    灵悠知道,自己七柄飞剑的碎裂导致自己心神损伤最大,后来又被凶兽摄灵术击中,导致自己的灵魂元婴状态差到了极点,幸好此时恢复了元神,也靠着灵神珠的能量恢复起自己的灵魂元婴。但是恢复灵魂元婴的过程是漫长的,这需要不断的滋养,并不能靠吸收外界物品恢复,或许五叶苏可以帮助自己,但是灵悠却不舍得,自己这株五叶苏是留给霸王的。

    韩舒进一直坐在地上看着灵悠,心里也是激动异常,虽然自己无法恢复,可是灵悠的恢复无疑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希望。

    灵悠查探完自己的全,走到韩舒进旁,一只手直接按在韩舒进的肩上,一股浑厚的真元力透体而出,源源不断地传入了韩舒进的体内。

    韩舒进感觉到这股能量,当即有些蒙了,灵悠此时将真元力化为最纯净的灵气输入韩舒进体内,靠着韩舒进自己吸收炼化,转为真元恢复起自的修为。

    韩舒进虽然有些不明,但也没有急着询问,而是选择了全力恢复。灵悠此时虽然输给自己灵气,但是灵悠消耗的真元也是极其巨大,恐怕等会灵悠又要开始去吸收外面的戾气了。

    果然入韩舒进所料,灵悠不断将体内真元转化,其中的损耗也是极为庞大的,灵悠整整耗尽了三次真元才使韩舒进的真元恢复,虽然韩舒进的真元恢复,不过灵魂元婴也是受创有些严重,不过比起灵悠却好上了不少。

    此时两人真元恢复,韩舒进的况总体说起来反而比灵悠好了许多。

    “灵悠,我们现在修为也差不多恢复了,是走还是继续留?”韩舒进此时笑着问道,修为恢复无疑让韩舒进变得心大好,离开落沼泽的希望又大了许多。

    灵悠苦笑,“这个地方我可不想继续留着,我们先去那制口看看,蚁后是不是仍在。”灵悠笑道。

    韩舒进点了点头,和灵悠朝着外面的制而去。

    “灵悠,你是否觉得这个洞内的戾气增加了许多?”韩舒进此时眉头有些微皱,刚才没觉得,可是此时却深深感觉到周围的能见度下降了不少。

    灵悠点了点头,“确实,怎么戾气增加了这么多?按理说我们吸收了如此多的戾气,应该减少才对。”可是两人没有过多的在意,此时两人都是归心似箭,哪有心考虑这么多。就是两人的这一疏忽导致了落沼泽一片腥风血雨,修真界的一场大乱。

    两人来到制前,蚁后的影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看来这老妖婆受不了这里的戾气,退到外面去了。”灵悠笑了笑。

    “灵悠,我们先出去吧,这里的戾气可不是普通的白齿蚁可以忍受的,想必此时洞外最多也就蚁后和四只长老级白齿蚁,我们对上他们言胜不可能,逃跑总是可以的。”韩舒进思考了一下,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灵悠点了点头,按照进来时的方法重新带着韩舒进离开了。

    两人小心翼翼地沿着洞朝外而去,灵悠再次打出隐制,隐盖住两人的气息。

    再次见到天空的两人,心里都是一阵轻松,那地底深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恐怕换做其他人,早已被戾气侵蚀了神智,也只有灵悠这样的变态才丝毫不惧。

    两人虽然此时表现的很轻松,可是神经却紧紧的绷紧着,因为蚁后随时可能会出手对付二人。

    可就在两人凝神戒备时,一声声白齿蚁的怒吼从远处传来,声音中似乎充满了惊恐。韩舒进和灵悠一愣,难道这白齿蚁遇见了什么?

    两人丝毫没有学乖,直接朝白齿蚁吼叫声的方向摸去,或许只能说两人此时对于逃跑的信心已经十足,根本不在乎这么多白齿蚁追杀。

    前进了数千米距离,两人终于看清了前方的方向。只见铺天盖地的白齿蚁正在对着一个紫发壮汉怒吼着,而蚁后则是被众多白齿蚁围在中间,此时蚁后似乎仍在修炼,根本没有发现壮汉的到来。

    灵悠和韩舒进对视一眼,这眼前的紫发壮汉显然是位妖兽,而且也是王级妖兽,只是不知道他的实力比起蚁后会如何。

    紫发壮汉丝毫不在意眼前如此之多的白齿蚁,悠闲地拿着根黝黑的棍子敲击着自己的肩膀,似乎在等待什么。

    “灵悠,你看那边。”韩舒进此时惊呼道,指着另个方向指去。

    灵悠凝神望去,只见白目雪狮正无力的趟在地上,上沾满了白色的血液,正被一只白齿蚁看守着。“这些畜生!”灵悠心里气煞,怎么也没想到白齿蚁连白目雪狮都没放过。灵悠更不知道的是,和自己交手的尖刺妖鼠都难以幸免,更何况眼前救助自己的白目雪狮。

    “救它!”灵悠简洁地说出了两个字,语气坚定不移。

    “等等,先看看况,此时那紫发的壮汉恐怕会和白齿蚁打起来,到时候趁乱在行动也不迟。”韩舒进一把拉回了正行动的灵悠,劝解道。

    灵悠看了眼奄奄一息的白目雪狮,牙一咬,“我以后定要灭了它白齿蚁一族。”灵悠说的时候神色狰狞。

    一旁的韩舒进一惊,知道灵悠动了真怒,连忙劝慰道,“先救下白目雪狮再说。”

    话说灵悠用炼妖鼎凝练戾气,真的能将戾气完全转化干净吗?答案是否定的,灵悠吸收的妖元力里其实也夹杂了一丝戾气,只是由于太过微弱,不容易察觉,更不会引起当时灵悠的注意。可是戾气究竟是存在的,在灵悠暴怒下,自然会显露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