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节 韩家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作为韩家庄的一份子,韩成无疑在接待上很是,对着灵悠不断地介绍着自己的村子。

    韩家村的所有人,大部分人都是姓韩,而且不管男女老幼皆是修真者,都是选择了剑修。灵悠从校场的那个六劫散仙上,完全可以猜测出整个村子的实力,恐怕比起苍剑院也不遑多让。

    韩家村一向与外界隔绝,很少有人来到这里。而在韩家村的每个人,基本上也不会外出,在这种宁静和谐的环境里修炼,无疑可以做到事半功倍。

    韩成带着灵悠来到了自己的住处,一张非常简陋的茅草屋,里面只有一张,一张桌和一张椅子,再没有多余的东西。

    韩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直接让灵悠坐在了唯一的一把椅子上,而韩成自己却着着急急地跑出了门,没有放下一句话。

    灵悠这个郁闷,不过到人家地盘总得听主人的吩咐,所以也就自顾自地开始恢复起赶路消耗的真元。

    不一会,韩成就回来了,手中还捧着杯茶。

    灵悠哑然,原来韩成是去给自己倒茶了。

    果然,韩成不好意思地说道,“释心兄弟,寒舍是有些简陋了,给,你先喝茶。”

    灵悠也没有客气,直接接了过来,轻轻抿了一口,自从认识赵昌庆后,灵悠发现自己对茶也产生了丝兴趣,喝茶可以静心养神,去除自己心中的一丝戾气。

    灵悠细细地品味着自己嘴里茶水留有的余味,良久赞道一声“好!”

    韩成则是眼睛一亮,说道,“释心道友也懂得品茶?”

    灵悠笑了笑,“我也只是略知皮毛,我有位兄长确是茶之人,我从他那学习了不少关于茶道的知识。”

    “哦?竟然也有人选择以茶入道,你刚才说这茶好,又好在什么地方呢?”一道清亮的女声从屋外传来,而下一刻,一道纤细的影就走进了屋内。

    灵悠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年轻女子,笑了笑说道,“在我回答姑娘之前,姑娘可否告知我这茶是否是姑娘所沏?”眼前的年轻女子虽然没有木文、风琳的美貌绝色,但是整个人却给人一种舒爽的感觉,从她脸上表,灵悠看见了纯洁高尚所普化的清美,至少灵悠的心灵深处起了一丝涟漪。

    年轻女子点了点头,“这茶是我沏的。”

    灵悠举起手中的茶杯,看着女子说道,“饮水清见底,茶汤纯洁,清寂;饮茶啜苦咽甘,可知沏茶人的心怡悦;而姑娘所表现出的真、善、美却让在下获益匪浅。”

    韩成“哈哈”一笑,说道,“释心兄弟,原来你这么懂茶,看来和我们的韩云妹子可以成为知音了。”韩成开着玩笑对着灵悠挤眉弄眼,搞得灵悠一脸尴尬。

    韩云显然不介意韩成所说的话,并不是韩云对灵悠有好感,而是韩云本对茶道已经处在了一个极高的造诣,清若世外,淡泊明志。韩云笑了笑,对着灵悠说道,“释心师兄过谦了,能一语道破小妹的茶语,可见师兄你的境界比小妹高了不少。”

    灵悠苦笑,“韩云师妹言重了,在下所言都是在下大哥教导有方,而在下的茶道确实肤浅至极。”灵悠说的是实话,如果光靠自己领悟茶艺,恐怕没有几十年也不会有所成就,幸好当时赵昌庆对着灵悠指导了一番,使得灵悠上手极快。

    “好了好了,你们也不要互相吹捧了。”韩成一旁则是打着圆场,眼下灵悠和韩云这么客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韩云妹子,今借你的这杯茶,没有白借吧?”

    韩云笑了笑,“韩成大哥说笑了,释心师兄是我们这里的客人,自然要好好款待。既然相识是种缘分,不如去小妹那院落坐坐吧。”

    韩成当即应了声,拉着灵悠就当先出了门,搞得灵悠一股脑的莫名其妙。

    韩云的住所比起韩成虽然大不了多少,可是却极为雅致。一个小小的院落被韩云布置地井井有条,左边是一张石桌加上四张石凳,周边种植着一些小花小草,而院子的右边,则种着几颗茶树,灵悠看着这些茶树,就知道韩云没少花时间打理。

    三人在院落里坐了下来,韩云亲自为释心和韩成又泡上了杯茶汤。喜得韩成眉开眼笑。

    可是就这么一会,数到灵识扫过灵悠的上,灵悠心里正值纳闷,只见韩成背对着韩云朝远处比了根中指,灵悠当即哑然。

    灵悠散出道灵识,马上发现了躲在不远处的一所房子后,挤着好几个年轻人,显然刚才的灵识是他们所散发出来试探的。

    灵悠心里好笑,自己装作元婴期修真者既然能探得如此好笑的事,感这韩成不敢独自来到韩云这,怕引了众怒,硬是借着自己的名头而来,到时候就算其他人找他麻烦,他也可以美其名曰地说是陪自己而来。韩云的气质确实不是一般女子所能比的,恐怕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对这种气质美女有所好感。

    不过灵悠也不介意,对于这里自己只是属于过客,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韩成自然没有放过这样好的机会,每次都是主动和韩云说话,不过似乎韩云对韩成并没有太多的意向,反而是每每将灵悠牵扯进来。灵悠知道,对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助别人来化解自己的尴尬,显然,灵悠在韩云接下来泡的茶里也多表露了分歉意。

    良久,灵悠实在受不了滔滔不绝的韩成,只得主动站了起来说道,“韩成大哥,我们也该去找羽凡了,可能他此时正在找我们吧。”

    韩成一愣,旋即说道,“释心兄弟,实不相瞒,他这次恐怕会受重罚,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过来。”

    灵悠心里暗暗为羽凡祈求了起来,自然希望他吉人自有天相。

    而一旁的韩云则是笑了笑,“释心道友,别听韩成大哥乱说,羽凡大哥不会被师伯责罚太过严重,可能师伯有事交代他罢了。”

    两人的话不同,灵悠自然选择相信韩云,因为这个就是人本质的区别。

    果然,一道影迅速地朝这边奔来,灵悠一看,就知道是羽凡来了。

    羽凡奔进了院落,满脸吃惊的看着灵悠,“释心,你怎么来韩云妹子这了?”

    灵悠耸了耸肩膀,无辜道,“是韩成大哥带我来的。”

    羽凡一脸不善地看了眼韩成,随即对着灵悠说道,“释心,走,师傅要见你。”说完,不等韩成开口,就拉着灵悠飞奔而去。

    羽凡自然不是怕耽误了师傅见灵悠,而是怕被韩成牵连。

    果然,羽凡拉着灵悠一消失,韩成就赶快找了个借口离开,而后,则是一群年轻人追着韩成而去。

    韩云看着这一切,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挂着丝宁静的笑容,显然这些早已司空见惯了。

    灵悠被羽凡带到了整个村子最深处,也是最靠近沼泽的地方,而周围几间屋子内都散发一些修为高深之人的气息,灵悠知道,恐怕这后面才是韩家村的高手平里的居所。

    羽凡带着灵悠来到最深处也是最大的一间屋子外,朗声说道,“师傅,我带我朋友过来了。”

    门自动地开了,灵悠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真元力,暗道一声高手,便跟着羽凡走了进去。

    屋子内的摆设很简易,也只是一些用的东西罢了,灵悠跟着羽凡走过厅堂,朝后院而去。

    整个后院也没有多大的范围,恐怕只有百来个平米,而一位中年人正悠闲地坐在一张石桌旁,手中捧着杯茶凝视着院中唯一的一颗梅树。此时的中年人正背对着自己和羽凡,灵悠知道,眼下的这个人就是羽凡的师父。

    羽凡走上前,躬道,“师父,我带朋友来了,他有事请教您。”

    中年人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地站起转过头,双目炯炯有神地打量着灵悠。

    灵悠丝毫不惧眼前之人的目光,拱了拱手,平静地说道,“晚辈灵悠见过前辈。”

    中年人摆了摆手,示意无需多礼,脸上露出抹笑容,指着石桌旁的椅子说道,“灵小友,请坐。”

    灵悠也不客气,便旋即迈克了步子朝石凳走去。可是仅仅迈出两步,灵悠的型就顿住了,此时灵悠可以感觉到一股很强烈的气势正笼罩着自己,使自己无法动弹。

    灵悠看着中年人嘴角的笑意,知道是羽凡的师父在试探着自己,也不声张,自己也散出了一股气势环绕着自己,阻挡着中年人的气势,继续迈开了脚步。

    两人都是高手,控制地极为巧妙,而羽凡却根本没有察觉到场中的况,仍是低着头,毕竟师傅还没有让你自己起呢。

    当灵悠距离石凳还有三步之遥时,脚步又再次停了下来,此时灵悠所承受的气势绝对达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灵悠毫不怀疑,自己如果此时收回气势,恐怕自己的体就会顷刻间被这股压力压得粉碎。: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