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节 丰源酒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所以,以后你们闯紫藤星,万不可擅入落沼泽,这也是为了你们安全着想。”言绝严肃地说道。

    灵悠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师叔,那紫藤星还有什么地方比较危险?”

    言绝思考了片刻,说道,“还有就是南海城的以南和北俊城以北的地段。”

    “南海城以南和北俊城以北?那些地方又是什么?”灵悠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言绝笑了笑,“那是两大修妖者的地盘,是绝不许修真者进入的,至于详细的况我也不清楚。”

    灵悠释然道,“原来是修妖者的地方,师叔,修妖者是如何划分实力等级的?”

    言绝道,“拿那个昆方做例子,他本体是火云狮,只是头普通的灵兽,如果换成仙兽,甚至传说中的神兽,那他的功力会更加恐怖,即使我和他修为相当,但是我也不可能在他手中走出一个回合。”

    灵悠一震,没想到修妖者如此恐怖,那如果出现十二劫散妖,那绝对是修真界无敌的存在。

    言绝看出了灵悠的所想,淡然道,“灵悠,修妖者其实也没那么可怕,他们最怕的就是杀戮,因为他们本就是戾气过重,在修心上很难有所领悟,如果杀戮过重会导致他们无法控制自的戾气,度劫的成功率就很渺茫了。所以这两大势力虽然本实力极强,但也不会为难我们修真者。看,飞过前面的沼泽就到了南海城了。”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落沼泽。

    灵悠皱眉,“那就是落沼泽吗?”

    言绝点了点头,“放心,这里的落沼泽没有妖兽,只有些动物,我们过去没有危险。”

    果然,不一会,两人便进入了落沼泽,而在沼泽之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雾气。

    言绝此时开口提醒道,“这是瘴气,用内呼吸前进,这种瘴气吸多了会导致头晕等很多不适,不过对于我们修真者则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灵悠觉得这股瘴气让自己体内很不好受,赶忙换成了内呼吸。沼泽上空,两人飞速的前行着,灵悠偶尔还能看见许多不知名的动物在下面沼泽内穿梭着。“这里的动物好像和外界的有所不同。”

    言绝道,“是的,能在这里存活的动物都比外界凶狠许多,这里特殊的瘴气改变了他们的体质,不管速度,力量,都比外界的厉害。”

    灵悠仔细回想了下,想起了玄天宝鉴内所描述,一般人迹罕至,鸟兽通灵的地方都能孕育出不少的天材地宝,显然这下方的沼泽就属于这样的一个区域。“师叔,这里是不是有很多天材地宝?”

    言绝笑道,“这里天材地宝的东西倒是没有,不过特殊的草药倒是蛮多的,你可别乱打心思,即使真有什么稀世珍宝,也必定有强大的妖兽所守护。”

    灵悠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继续赶起了路。

    。。。。。。

    过了两个时辰,两人终于飞过了一座山脉,来到了南海城境内。

    灵悠震撼地看着眼前的景色,不仅头脑短路了起来。

    言绝看着嘴巴有鸡蛋大小的灵悠也是不大笑了起来,“灵悠啊,你别奇怪了,南海城为何会取名南海城,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

    灵悠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是啊,眼前根本没有陆地,而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真正的大海,两人只是处在一座悬崖峭壁的上空而已。

    言绝继续解释道,“南海城的范围相当于其他三大势力加起来的范围,可是陆地面积却少的可怜,南海城内的城市都是一座座岛屿,走吧,我们先去离陆地最大的城市岛屿,紫翔岛。”说完,当先继续前行而去。

    紫翔岛,面积过万,也是南海城五大岛之一,是南洋和陆地的贸易枢纽。此时紫翔岛最繁华的贸易街上,走着一老一少,老者背负一柄飞剑,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而年轻人则是略胖的材,穿了件普通的黑色长衫。

    灵悠低声问道,“师叔,我们如此招摇过市,就不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吗?”

    言绝一笑,“灵悠,你仔细看看,不管是凡人还是修真者都没有对我们关注,你可知道为什么?”

    灵悠一愣,灵识散开,猛然发现附近有许多修真者,有些修真者的装束更为夸张显眼,凡人早就对修真者司空见惯了,根本没有太多的在意。

    言绝看着灵悠丰富的表,也解释道,“在紫藤星上,凡人都有机会修真得道,可以拜入各个门派和势力,但是在紫藤星外的修真界,却和这里不同,一个普通人想成为修真者实在太难。走,去前面的丰源酒楼坐坐,那里一般都是修真者的聚集地。”

    “师叔,这里可有修真阁?”灵悠好奇道。

    “这里每座城市也有修真阁,这紫翔岛上的修真阁便属于这座岛上第一大家族王家的。年轻时,我也曾来过几次。”说着,言绝领着灵悠走入了整条街唯一一座四层的最高建筑内。

    灵悠看着酒楼门口的四个大字,心里也是一通的吃惊,“丰源酒楼”,仅仅四个字,确蕴含了一丝对剑意的领悟。

    言绝无奈一笑,“进去吧,这块匾是这家酒楼老板所写。你也看出来了,这老板也是剑修,他所创的剑诀虽然比不上我们苍剑院的剑典,但是也比普通法决好太多太多了。”

    两人走进酒楼,直接朝第三层走去。

    “对不起,这位道友,请出示份证明。”三楼楼道口的一名侍女拦住了灵悠和言绝二人。

    言绝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块菱形的牌子,上面郝然刻着一柄剑。丝丝白色的光晕流转在整块牌子表面。

    侍女见了,马上躬施礼道,“道友,这边请。”

    侍女一直把两人带进了三楼的一间雅间内,这才躬而退。

    灵悠感慨,连一名侍女都有元婴期修为,真是让人惊叹。不一会,另一名侍女走了进来,言绝吩咐了几声,便躬退了出去。

    灵悠疑惑地问道,“师叔,刚才你给那女子看的是什么东西?”

    言绝笑了笑,伸手又拿出了那块令牌递给灵悠道,“这牌子是此间酒楼主人所有,代表着贵客的份。”

    不一会,几道精致的小菜就上了上来,还有一壶酒。

    言绝道,“灵悠,你品尝品尝这里的酒菜,看看有什么不同。”

    灵悠好奇的先抿了一口酒,赞叹道,“这酒果然不错,不仅香甜甘美,而且还使我整个人神清气爽,果然是不可多得的好酒。”

    言绝“哈哈”一笑,“这酒名为百露甘,取之晨露配以玄心草酿制而成,长期服用有助于心境的提升,这也算是一种上品佳酿了。你再试试这道招牌菜,灵子鱼。”言绝指了指桌子中间的一个盆子。

    灵悠仔细看了看,伸手夹了块放进嘴里,“这鱼肥美细嫩,天润爽口,最主要我竟然能在这鱼中感觉到一丝能量。”

    “没错,这灵子鱼可是生活在海底,群居在有灵石的地方,长期吸食着灵石,所以它本也就有了丝能量,这可是不可多得美味。”说着,言绝也夹了块吃了起来。

    “师叔啊,我发现你们年轻时的生活可真是丰富多彩。”灵悠羡慕道。

    言绝一笑,“灵悠,你可别看我平时严厉无比,但是我年轻时也是像你们这样有朝气的,这紫藤星基本上都走过了,好吃的好玩的,师叔可知道不少。”

    灵悠此时才发现,言绝也有可的一面,估计这次言绝出来笑得次数比他过去十年的都要多。

    酒过三巡,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位着华丽的老者走了进来,两缕长寿眉挂在了脸庞两侧,说不出的和蔼可亲,顿时给灵悠一阵好感。

    “言老头,你这个老不死的还知道来看我啊。”老者“哈哈”大笑,马上坐到了桌子边。

    言绝看见来人也是眉开眼笑,“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怎么这回才来。”

    老者没好气地看了眼言绝,“刚才弟子向我禀报,说有个老者拿了我的剑牌而来,我一猜就知道是你。”

    “既然知道,为何如此晚才到呢!”言绝微怒道。

    “你别生气嘛,”老者陪笑道,“刚才是王家的大少爷在这里闹事,我不得不出面调停,所以才晚来了嘛,这么多年不见,我以为你度劫失败了呢。”

    “嘿,你个疯老头,你死了我都还不会死。”言绝没好气的道。

    “哈哈,不谈这个了,这位是?”说着,老者看向了灵悠。

    “前辈,晚辈灵悠,是苍剑院二代弟子,飞辕是我师傅。”灵悠施礼道。

    老者吃惊地看着灵悠,根本看不穿灵悠的修为,惊讶地对言绝说道,“言老头,你们苍剑院的弟子怎么修为都这么深厚。飞辕那个老不死竟然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比起老头我强了太多了。”

    言绝看着老者吃瘪的样子心里甚爽,马上自豪道,“那是,疯老头,你岂能看穿灵悠的修为,比我还高呢。灵悠可是继承了天清太师叔的职责,正是成为我们苍剑院监院,说起来,他比我地位都高呢,以后你可得好好照顾他。”

    灵悠心里一阵感动,他当然知道言绝在帮他以后铺路。

    疯老头大笑,“哈哈,这还用你说。”说完对着灵悠道,“灵小友啊,你的破天诀和剑典修炼得如何?和老头子我比比如何?”

    灵悠尴尬,解释道,“不瞒前辈,晚辈没有修炼这两项法决,而是修炼了天清太师叔的破凡决。”

    “哦?破凡决?”疯老头皱起眉,转向了言绝,“言老头,你们苍剑院怎么回事,放着这么好资质的人才不修剑典和破天诀,竟然让他跟着天清去学那破凡决,虽然破凡决也不错,不过那法决不是一般的难学。”

    言绝不满道,“嘿嘿,疯老头,竟然你有意见,你去找我太师叔说去啊,我看他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疯老头脸一红,抱怨道,“哼,那老家伙就是比我多修炼了几年,我才不怕他呢。对了,灵小友,你破凡决修炼到第几层了?”

    灵悠思索了下,“不瞒前辈,破凡决我现在的运用估计也只是算在第六层而已。”

    疯老头点了点头,“确实,那法决可不是这么好修炼的,至今我只知道只有天清那老头子一个人修炼到第九层。”: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