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 碧麒的请求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一行二十几人一直来到山谷的二里外才停了下来,队里不少人都受伤严重需要调理,尤其言绝不仅损坏,就连丹田内的元神也是萎靡不振,近乎枯竭,可想而知,先前和那散妖昆方争斗的激烈程度,也幸好昆方和言绝争斗消耗比较多,才能使灵悠勉强退却了敌人。不马此时言绝若不能得到及时恢复,恐怕会影响后的修炼。

    所以众人决定先在这里恢复,此处乃一片森林的外围,环境倒算是清幽,周围只有些野兽而已,所以众人就在此安营扎寨,开始恢复了起来,由轻伤者轮流把风。

    碧麒总共花费了五就恢复到了巅峰功力,内视着自己的元神,修为又增进了不少,从佛心出来经历这么多事,自己的天劫也只有半个月就要到来。

    森林的夜晚比起苍剑院的夜晚要暖和了许多,毕竟山顶上温度比较低,碧麒坐在大树枝上正看着夜色,忽然听见树下传来了脚步声,低头看去,只见一个苗条的影映入了碧麒的眼帘,正是木文。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碧麒看着木文笑问道。

    “我刚才看见你往这边走了,所以就跟了过来。”木文说完也一个纵飞上了树枝,坐在碧麒的旁边。

    “找我有事?”碧麒又继续看着夜空,问道。

    “恩,我。。。”木文说话的声音很轻,“谢谢你救了大家。”

    碧麒摇了摇头,“你说这话就见外了。”

    “还有。。”木文道,“上次在佛心误会了你,对不起。”

    碧麒转过头看着木文,此时木文早已低着头,在月光的照下,木文白净的脸颊也出现了抹红蕴,“木文,你并没有误会我,其实我说的都是实话。”看着木文讶意的眼神,碧麒又继续说道,“无崖险些害死灵悠,还使他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一年,最后得灵悠修了散仙之体,你可知道他其中受得苦有多少!你说我能接受吗?”

    木文自然知道修散仙的弊端,话说十二次雷劫就是非同小可了,在损毁的况下,以后自是成功飞升,成就也高不到哪去,毕竟人体的潜能可以不断的开发,失去自然就限制了今后的成就。木文脸上挂上了丝同,“没想到灵悠经历了这么多坎坷。”

    “哎,自从那以后每次和人动手,灵悠都是全力以赴,他为的不是击败任何人,而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保护他在意的人。那天和昆方最后的对决,他也是报着玉石俱焚的态度,因为他不能输,他后有苍剑院的众人,有他的好兄弟,有他在意的人。”碧麒说道这里也是心里不是个滋味,“以前的他只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年,无忧无虑,不会在意什么责任,只是报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对待一切,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有些事必须去做,必须去承担,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看见他在意的人受到伤害。”

    木文静静地听着碧麒的诉说,想起以前在聚灵盛会上灵悠击败自己的倔强,心里也开始不自觉的佩服起了灵悠,话说这之前自己还是觉得灵悠除了比自己机遇好点,论起修为,努力都比不上自己,可是听了碧麒的话才知道,灵悠有现在的功力完全是经历了一次次磨难换来的。木文抬头迎上碧麒的目光,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碧麒无奈一笑,“以前我都在他的旁,我会和他一起度过困难,可是,我的天劫就快来了,我怕我度完劫没有多少时间留在这一界了。我修炼到现在并没有多少朋友,而你确是个很有主见,心的人,所以,我有个不之请。”

    木文看着碧麒诚挚的目光,“好,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会帮他的。”

    碧麒点了点头,“希望后我不在这一界了,如果灵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或者过激得做了些什么事,希望你能尽全力的帮助他,拉他回归正途,我不想看见他沉沦下去。”

    木文心里一惊,“你为什么会如此断言?”

    碧麒答道,“不瞒你说,灵悠的心本是没有正邪善恶之分,包括我在内,我也是如此觉得,只是灵悠有时候会想法过激一些,我怕他难以把握正邪善恶的度,所以需要一个人以后能够提醒他。”

    木文深吸一口气,“你说的要求我答应你,但是我有几个问题。以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他怎么可能听我劝,还有,如果要我帮他,我如何才能做到?”

    碧麒感激的看了眼木文,“以后如果他坠入魔道,你只需要不断的提醒他,碧麒还在等你陪他一起凌驾于九天之上,那他应该能重新找回自我,至于你们的关系,放心吧,我都想好了。”

    木文被碧麒的一席话吓得不轻,凌驾九天之上,这种豪言壮语每个人都会说,只是从碧麒口中说出就知道这绝非儿戏,“你还真是相信你们兄弟之间的感,好吧,我答应你。”

    碧麒长舒一口气,说道,“谢谢你,我们该回去了,至于你和他的关系,过几你就明白了。”

    灵悠等到了第十六天才恢复功力,这还是在灵神珠的帮助下才能这么快,看着站在自己前的碧麒,灵悠心里一阵不平衡,“我说,你怎么每次恢复都这么快,上次在天福城也是。”

    碧麒一笑,“白大哥送我的战甲的功效,有了它,恢复是平常人的五倍,至于为什么有这效果,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灵悠嘟哝了下嘴巴,“言绝老头恢复了没?”

    碧麒摇了摇头,道,“他伤得实在太重了,没个把月是好不了的。”

    此时,旁边的一道声音传了过来,“我说灵悠,你怎么对你的长辈这么无理呢?”

    灵悠吓了一跳,忙转头看去,见木文正坐在离自己的不远处,灵悠不好意思地说道,“木文,你怎么在这里呢,我不是没注意嘛。”

    碧麒一笑,对着灵悠解释道,“木文和我结拜了,以后你喊她姐姐就可以了。”

    “结拜?”灵悠脑袋里一阵空白,“和你结拜,我为什么要喊她姐?你们干么不成亲啊,我还可以喊弟妹。”

    灵悠说完忙一个闪跳到远处,闪开了碧麒和木文同时丢来的石头,“你们看,被我说中了吧?”

    碧麒没好气的看了眼呲牙咧嘴的灵悠,冲木文使了个眼色,木文会意,“灵悠啊,听说你对你们派里的尹兰师妹有好感的,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啊。”

    灵悠一吓,“你怎么知道,是不是碧麒这个牲口告诉你的?”说完狠很地瞪了眼碧麒,碧麒装着无奈的摊了摊手。

    “你别管我是如何知道的。”木文笑道,“要是我不小心说出去,那到时候知道的人可就不止这么几个人了哦?是不是要姐姐帮你和尹兰师妹说说啊?”

    灵悠可怜地看着木文,“木文姐,不要啊,饶了小弟吧。”

    “好,既然你喊我声姐,那以后可要乖乖地听我的话,知道了吗?”木文得意地说道。

    灵悠连忙说道,“明白,明白。”

    接下来,三人又开始随意的聊起了话题,直到天凯和言绝两人的到来。

    “灵悠小友恢复了吗?”天凯首先问道。

    “恩,我恢复了。”灵悠对于天凯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至少比言绝好多了。

    “既然如此,那我想我们也是时候离开了,还是尽快的返回门派。”言绝说道。

    “两位师叔,晚辈有个问题想问,”灵悠开口道。

    “你是想问我关于此次遭伏的事吧?”天凯说道。

    “正是!”

    碧麒叹了口气,“我帮两位师叔解释吧,我也是刚知道不久。其实这其中关系到三大派守护的一个秘密。其实紫藤星外围被三大派的前辈们联手布置了一个星球大阵,将紫藤星完全的和外界隔离。”

    “完全和外界隔离?”灵悠惊讶道,“那外面又是什么地方?”

    “外界我们统称为寰宇,在寰宇中存在无数的星系,每个星系都有星球,有许多星球都有修真者,也就是说,不止紫藤星有修真者,外面的世界里还有无数的修真者。”

    “有这么多人修真?那怎么都没有听人提起过?”

    言绝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这就关系到三大派的秘密了,其实不是没人提起,而是很少人知道,紫藤星的星球大阵存在了八千年了,估计也只有我们这辈的人才知道,而我们三大派的秘密就是拥有唯一三个可以出入紫藤星的星际传送阵。”

    言绝的话不可谓不惊世骇俗,灵悠竟然整个人楞住了,喃喃地说道,“你们的意思是,没有三大派的许是谁也离不开紫藤星?”

    言绝点了点头,“事实就是如此,其实几千年内离开的也有十几个人,其中也包括了不是三大派的人,可是这些人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到了紫藤星。因为在外面的修真界,存在着各种尔虞我诈,各种利益争斗,整个大环境都不是很好,尤其散修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很难立足,而紫藤星比起外面的修真界,却稳定了许多。”: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