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 离开佛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碧麒微笑地看着凭空出现的灵悠,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小子,玄天宝鉴上的灭天剑阵你也学会了,果然够猾。”

    灵悠摊开双手,装作无奈道,“这还是在炼神界为了破那阵法,才被迫去研究玄天宝鉴上关于阵法的讲解,正好学会了灭天阵,不过我只有三把飞剑,以后若是换成七把,威力肯定成倍的增加。”

    碧麒笑了笑道,“你也该满足了,本来你就不会什么剑法,对于剑道更是一知半解,能将灭天阵发挥的有模有样,就已经不错了。”

    “好了,小子。”影旁边说道,“叶姐有心让你,你也别太高兴了,要是叶姐用了她对天道的领悟,即使修为比你弱上一倍,你也难以过关。”

    灵悠摸了摸头,笑着说,“呵呵,别说出来嘛。对了,碧麒你是最后一关了吧?过了吗?”

    碧麒摇了摇头,“没有,等你呢,最后炼心的地方是要我们同时前往的。”

    影走到炼心的进口处,转对着碧麒和灵悠说道,“这里面的要求很简单,你们要进去活过五十年即可。不过这之前,灵悠必须先完成炼神的考验。”

    灵悠一阵无语,“好吧。那麻烦前辈送我进去了。”

    影点了点头,手中打出一道法决,灵悠只觉得丹田一阵剧痛,眼前一花,当灵悠睁开眼时,已发现自己已处于元婴的状态,被影托于掌上。灵悠一阵后怕,对影的修为的评价又在心里提升了。影看了眼手中的灵悠元婴,直接不多话丢进了炼神的入口。

    碧麒则是一阵无奈,当时自己进炼神入口时,可是自己将元婴祭出,影打了个防护罩在自己元婴四周送自己安然的进入了炼神之地,没想灵悠和自己的待遇却截然相反,碧麒心中对眼前之人的神秘又多了丝好奇。

    灵悠进入了炼神之地,无数道青色的雷电就络绎不绝的劈了过来,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是还是吓得灵悠一头冷汗,在经过长长的通道后,灵悠来到了一处荒凉的平原上,而自己的元神也相当的虚弱了,灵悠赶忙开始恢复。

    “小弟,你这个恢复可是有点慢哦。”正当灵悠在恢复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灵悠赶忙环视四周,发现一个熟悉的影立于自己的正前方。

    “红叶姐!您。。您。。怎么在这里?”灵悠瞠目结舌地问道。

    “见到姐姐是不是很高兴,刚才你在外面吹嘘地满有意思,要不你再说点?”红叶摆出一副期盼的神望着灵悠。

    灵悠冷汗直下,这才回想到,刚才影称红叶为叶姐,话中含义已经明了,红叶的实力即使不比影强,但是也弱不到哪去。“叶姐,您大人大量,何必和我这么计较呢。”灵悠呲牙咧嘴地陪笑道。

    “恩,说得有理,这五炼之地也是由我控制的,作为对你刚才不敬的惩罚,你接下来一天受一次雷电洗礼,你觉得意下如何呢?”红叶笑着调侃着灵悠。

    灵悠一阵头大,“红叶姐,你别拿我开心了,我们可不要坏了规矩。”

    “晚啦,你的第一次洗礼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开始了,你可要好好准备哦。”红叶说完笑一声消失在灵悠眼前。

    灵悠心里一沉,还有一炷香时间,赶忙开始恢复起自己的真元。

    果然,一柱香的时间刚过,天空骤然开始转变,出现了道道乌云,可是灵悠却眉头紧锁,现在出现的云层全是灰黑色的,明显比刚才的青色的雷电威力大了不少。

    灵悠看了看处在元神状态下的自己,无奈一笑,这下可真要九死一生了。还没多想,一道细细的雷电劈了下来,不偏不歪地正中灵悠,闷“哼”一声,灵悠刚才一柱香的恢复也付诸东流了,元神内的真元又到了贫瘠的地步。灵悠还没抱怨,头上的雷电又继续猛轰而下。

    在第二道雷电轰下来,灵悠一咬牙,直接一个金色的能量团从元神内跑了出来,正是灵悠的灵魂元婴,而那道雷电不偏不歪的轰击在了灵悠元神的三米开外,根本没有伤及灵悠的元神。

    这一刻,影愣住了,红叶愣住了,碧麒也愣住了。红叶和影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灵悠的灵魂元婴,而碧麒则是满脸激动和欣慰的看着画面中的灵悠。

    灵悠看着自己的元神仍然健在,心里也是一个意外,当即不在多想,将灵魂元婴重新沉入了元神之内。而红叶也在此时突兀地出现在灵悠的面前,意外道,“你怎么可能炼出灵魂元婴?以你如今的实力根本做不到啊。”

    灵悠恶狠狠得瞪着红叶,没好气道,“要你多管,我来之前就已经有了灵魂元婴了,怎么样啊。”灵悠其实能够炼出灵魂元婴,完全归结于太一城外的那一年,在灵悠和魔殊死搏斗之后,将魔炼化就成功结出了灵魂元婴。

    红叶并没有因为灵悠的顶撞而愤怒,而是掩面笑道,“好,竟然你有了灵魂元婴,那接下去就好玩多了。灵悠,修真者成功结出灵魂元婴可以算摸到了窥视天道的门榄,但是真正要在天道上有所小成,就是元神和你的灵魂元婴再度融合一起,那时候结出的元神才足够强大,才足够支持你真正踏上问鼎天道的康衢大道。”红叶的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天地之间,只留下了仍在回味红叶话语的灵悠。

    而此时天空中的乌云又再次翻滚了起来,一道道褐色的雷电再次无的劈了下来。

    灵悠刚回过神,自己的元神又再次遭到了一技雷电的洗礼,顿时整个元神一阵震颤,周光芒瞬间暗淡了下来。灵悠此时叫苦连连,这下元神可真的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看着顶头雷电无的继续劈向自己的元神,灵悠当即一阵怒吼,灵魂元婴再次离开了元神。“砰”地一声脆响,灵悠的元神被无的劈散开来,回归于天地之间。

    仍在佛境内的碧麒看见这一幕,顿时傻眼了,当即急道,“影前辈,灵悠的元神。。。。。”

    影挥了挥手制止了碧麒的话,笑道,“放心吧,碧麒,元神溃散并不会影响灵悠多少,只是让他用灵魂元婴开始恢复元神,只要他的灵魂元婴没有受损,元神会恢复的。”

    而此时红叶再次出现在灵悠前,笑道,“灵悠,你现在有些狼狈哎,元神覆灭了。”

    灵悠怒火攻心,大吼道,“你这是**的报复,报复!”

    红叶一呆,笑道,“这个你可不怪我,如果你不把你的灵魂元婴跑出来,你那虚弱的元神可不一定会被毁灭,应该说是你不够勇敢。”

    灵悠听到这里,心里火气更甚,“好!好!好!现在你倒是说风凉话了,我以为你开玩笑会有一个度,谁想还给我来真的。”灵悠毫不客气的埋怨着。

    红叶本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灵悠话里的讽刺之意很明显,顿时火气也上了来,“哼,我故意得如何?顶不住还好意思抱怨,你是不是男人?等着,接下来的考验我看你如何过!”说完,红叶一个挪移消失在灵悠眼前。

    灵悠根本不理红叶的离开,看着天空吼道,“哼,没有元神又如何,天又能将我如何?哼。”灵悠此时火气甚重,吼完后终于可以平复下激的心,接下来失去元神又如何是好,以自己的灵魂元婴根本挨不了一道雷电,思前想后始终没想出个办法,灵悠叹息一声,直接沉默了下来开始恢复,一切听天由命了。

    红叶再次出现却是在洞之内,影和碧麒都怔怔地看着她。“气死我了,要不是为了他好,我早把他扔出这五炼之境了,接下来不好好折磨他一下,他还真以为我好欺负。”

    影干咳一声,“叶姐,都这么大岁数了,何必和个孩子计较呢,不过真意外,他竟然修出了灵魂元婴,呵呵,此子的机缘还是不错的。”

    碧麒知道红叶并没有真正想伤害灵悠,只是没想到灵悠会有如此的决策,“红叶姐,我代灵悠向你赔个不是,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了他吧。”

    红叶见碧麒开口,态度马上大转变,笑道,“碧麒啊,竟然你都开口说了,那我这个前辈也不好意思为难他,训练照旧,只是能否出来就看他自己了。”

    碧麒一楞,没想到自己的话这么有分量,影一旁马上意识到了,轻“咳”一下,对着碧麒解释道,“叶姐其实人本就是个好人,这次也只是被灵悠误会所以有点上火,她现在正好寻着个台阶下,所以。。。。”

    红叶忙接着说道,“所以姐姐给你这个面子,不和他计较。”说完,一个人走到旁边,变出张石桌和三张石凳坐了下来,拿出个酒盅和三个杯子说道,“别老站那,影你也是的,不知道好好款待下他们这些年轻人吗?来来,姐姐这里可是有些好东西,一起分享下。”

    影和碧麒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举杯喝了起来。

    半之后,灵悠苏醒了过来,凭借着灵魂元婴强大的灵识,灵悠再次炼就起了自己的元神,而此时头顶的乌云也开始渐渐聚集了起来,一道道雷电在云层中翻滚着。

    灵悠淡淡地看着头顶的乌云,心里一阵萧条,自己该如何办呢?正思索间,一道雷电已经劈了下来,灵悠一个闪,开始躲避了起来,轻松地躲过了第一道雷电,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灵悠都轻松的闪躲着。

    可是灵悠知道到后面雷电可算是铺天盖地的密集,自己又该如何呢?不一会,雷电开始密集了起来,灵悠躲闪也越加吃力,终于,灵悠开始被雷电洗礼了,而自己的元神又再次破灭开来,留下了孤伶伶的灵魂元婴。

    影举着杯子看着画面,笑道,“叶姐,这些雷电声势果然‘浩大’啊!”

    红叶瞥了眼影,“要是真有威力,他一道都接不下来就要灰飞烟灭了。”

    碧麒笑了笑,举着杯子对着红叶说道,“多谢红叶姐,这杯晚辈敬你的,晚辈先干为敬。”说完,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

    红叶婉尔一笑,也跟着喝光了自己杯中的酒,又拿起酒盅给碧麒和自己满了上。影看着两人的碰杯,也跟着举起酒杯想干掉,可是却感受到了一丝冰冷的目光,打了个寒颤,转头看向红叶。

    “影啊影,这杯中的玩意你可别多想了,你就这些了,喝完杯里的也就没了,我劝你可别挥霍了。”红叶笑道。

    影一个哆嗦,连道“明白,明白。”影心里无奈,红叶拿出的可是醉液琼浆,这东西是无价之宝,酿造所需材料无一不是天才地宝,红叶自己也只有少量的一点,今天要不是碧麒在,红叶根本不可能拿出这玩意。影赶忙放下杯子,准备慢慢品尝。

    碧麒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插曲,静静地观察着灵悠的况。

    灵悠重复着炼就元神对抗着雷电,而在不知不觉中,灵悠的元神也变得强大了不少,更可喜的是,灵魂元婴和元神的契合度也得到了大步的提升,这也为灵悠后的提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五之后,灵悠成功的走出了炼神之地,此时的灵悠修为也猛的强大了许多,元神根本不是来之前可比拟的。

    影看着灵悠,由衷地说道,“灵悠啊,我不得不佩服你,其一、你这样的修为竟然能结出灵魂元婴,实在是出人意料,其二,你竟然强行炼化雷电之力,最后,你还能将雷电之力转化为自己的真元力,化为自己的真元,不断重筑着自己的元神,这些事我之前连想都不敢想,真是奇迹奇迹。”

    灵悠木讷地笑了笑,看着碧麒满意的眼神,心里也一阵温暖。“运气而已运气而已,要是没有运气,估计我得交代在里面了,接下来是不是要进炼心之地了?”

    影一笑,“本来是想让你们进去的,碧麒原本就不需要进去,现在你也不需要进去了,所以你们没必要再进去了,你们还是就此离开好了。”

    灵悠和碧麒对视一眼,心里有些惊讶。

    影看着二人的表,解释道,“其实进去有利无害,只是现在佛心已闹得不可开交,有些事需要你们出去处理了,以后有机会你们再来此处也可。”

    碧麒和灵悠点了点头,虽然进来不足一个月,可是五炼之地的时光可是1:100,两人照理说已经呆了两千年了,不管灵悠还是碧麒,都忍不住这样的漫长修炼岁月。

    两人被影直接送出了迷雾谷,两人看着谷内的迷雾尘都是感慨万千,灵悠淡淡地说道,“不知道说是离开二十还是两千年,好象过了很久很久似的。”

    碧麒一笑,“这两千年来你变了很多,少了分年少的冲动,多了分岁月的沧桑啊。”

    灵悠一呆,转向碧麒,“你别说地这么冷好不?”随即胳膊往碧麒肩上一搭,开始了一大堆的抱怨。

    碧麒苦笑,心里念叨着,这么久的岁月过去,真是江山易改,本难移。被灵悠拉着朝前走去。

    “我们现在去哪?和方丈大师说声就下山吗?”灵悠问道。

    碧麒摇了摇头,“不急,我们先去找无崖算算帐,方丈大师承诺过,只要我能安全离开无上佛境,他必会给我一个交代。”

    灵悠停了下来,“碧麒,这次你来佛心难道是为了替我找无崖报仇的?”。灵悠心里很感动,自己的兄弟就是不一样。

    碧麒微笑道,“你别多想了,只是顺便看看能否帮你讨公道罢了。”

    灵悠此时心里不是个滋味,觉得自己一生欠碧麒实在太多太多了,从当初的修真开始一直是受着碧麒的照顾,到现在碧麒还为自己讨公道入无上佛境,无上佛境多少凶险的地方灵悠有体会。灵悠将眼角的水滴蒸干,转头说道,“好兄弟,话不多说了,走。”当先朝佛心而去。

    。。。。。。

    碧麒和灵悠两人刚走出深谷,便远远看见一个人影静坐在路边的一块岩石上,“无痛大师!”两人马上便辨认出了无痛,无痛察觉到来人,也站了起来,笑看着两人,“阿弥陀佛,两位施主终于出来了,可喜可贺。掌门方丈命小僧在此等候施主,两位施主,请随小僧来。”随意带着两人朝着山道慢慢向山顶而去。

    碧麒和灵悠对视一眼,都露出丝惊讶,灵悠问道,“无痛大师,方丈知道我们今出来?”

    无痛笑着摇了摇头,“方丈大师不知,方丈那送两位施主入无上佛境后,便和三位师叔闭关了,只是吩咐小僧每天在此等候二位施主。”

    灵悠一惊,“大师,你已在此风餐露宿二十了?”

    无痛点了点头,“施主不必介意,方丈交代小僧一定要在此夜守侯,看来方丈对两位施主进无上佛境还是看重的。”

    三人直接来到了大旁的侧。一进门,便看见四位高僧全部坐于蒲团之上修炼着,内弥漫着一股檀香的味道。碧麒和灵悠都是机灵之人,灵悠对着无痛问道,“无痛大师,四位高僧一直在此等我们?”

    无痛点了点头,“阿弥陀佛,师傅师叔们自从二十前下令闭关,一直呆在此处。”

    空智此时慢慢地睁开双眼,碧麒三人都发现空智大师此时双眼多了分疲惫。空智对着无痛挥了挥手,“你先出去吧。”

    无痛施了一礼,便走出了偏

    “坐!”空智指了指中的两团蒲团,碧麒和灵悠便坐了下来。

    碧麒看着空闻此时的状态,心里也是震惊,“空智大师,您。。。。”

    空智挥了挥手,止住了碧麒的话,“阿弥陀佛,两位施主果然是有缘之人,竟然能从无上佛境之内而出,缘也命也。”说完,空智闭上双眼,长出了一口气,脸上也挂上了一丝欣慰。旁边的三位高僧也随即睁开了双眼看着碧麒和灵悠两人,可此时在四位大师的眼神里尽都显露出一丝疲态。

    碧麒本就聪慧之人,此时怎会不明白为何四位大师会这样,当即双手合十,对着四位大师一礼,“多谢四位大师成全。”灵悠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跟着施了一礼。

    四人都带着丝欣慰的眼神看着碧麒和灵悠,空智开口道,“两位施主无需介怀,老衲和师弟们只需多调养几就可以恢复了。”

    碧麒和灵悠也没有多言,但是两人心里也清楚,已经欠了佛心莫大的一个人,这份恩至少使两人明白,自己已算是佛心的一分子了,后佛心的事两人肯定会插手。四位大师的真元损耗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恐怕需要百年的调养才可以恢复到当初的状态。

    顿时整个内安静了下来,谁也没有开口,倒是一向严肃的空尘先开了口,此时空尘却是少有的柔和,“二位施主,在下知道无崖已铸成大错,但毕竟是贫僧的徒弟,还望二位施主看在贫僧的面上,放过无崖这次,贫僧定会严惩他。”

    灵悠眉头一皱,“这。。。”要是之前的灵悠定会一口否决,但当下自己承蒙四位大师的恩惠,实在不想拒绝空尘,可无崖毕竟害得自己差点万劫不复,魂飞魄灭,灵悠为此足足忍受了一年的折磨才险象还生,叫灵悠如何咽地下这口气。

    碧麒看了眼难以决断的灵悠,也叹息一声,“空尘大师既然如此说,那晚辈二人自不会为难无崖,只是还请大师答应,后无崖终生不得离开佛心,直到功成。”

    空尘感激地看了眼碧麒,“施主放心,即使施主不要求,贫僧后也会如此,多谢了。”

    灵悠看了眼碧麒,只得忍了下来,毕竟自己兄弟答应了,如若自己反悔,岂不是让自己兄弟难堪,无奈一叹,便不做声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