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 飞轩vs飞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飞轩和飞辕两人慢慢的控制着真气向丹田行去,因为飞轩的魔元力具有极强的腐蚀,飞辕包裹住飞轩的真气流失很快,消耗极大。飞轩也极力控制着自己的魔气,就这样的运行足足花费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到了丹田位置。

    飞轩丝毫不敢怠慢,要是现在稍有不甚,后果不堪设想,严肃地嘱咐着众人道,“听着,现在我将用魔气包裹住噬心珠,飞辕你要始终用真气包围着我的魔气,等包裹住,再用灵神珠包裹在你的真气外层将珠子出来。”说完飞轩深深的吸了口气,便开始行动了。

    飞辕也极为配合的包裹着魔气,噬心珠并没有排斥飞轩的魔气,反而遇见了魔气,整颗珠子明显亮了许多。终于,飞轩成功的包裹住了噬心珠,飞辕也成功包裹住了飞轩的魔气,只是此时飞辕额头已经渗满了大量的汗珠。

    惊杰第一个发现飞辕的不对,马上一只手掌搭在飞辕背后,一股真气输进飞辕的体里。

    灵悠丝毫不敢大意,马上控制着褐色能量包裹住飞辕的真元,到了此时,众人才稍松一口气,终于成功的控制住了噬心珠。

    飞轩见状,眉头也舒缓了许多,说道,“下面要做的是慢慢把噬心珠出来,大家一定要同步,千万别让真气受到挤压而产生排斥。”众人点了点头。

    飞轩和飞辕配合的很默契,两人同时开始移动了起自己的真气,慢慢的把噬心珠引向惊峰的体外。惊峰此时眉头紧皱,显然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移动整整花了一个时辰,噬心珠终于从惊峰的嘴里飞了出来。

    众人见到这一幕,终于都长舒了一口气,灵悠第一个将包裹在最外层的灵神珠能量收了回来,飞辕第二个收回了真气。飞轩控制着噬心珠落在了自己手里。

    惊杰撤回了搭在惊峰和飞辕上的双手,子缓缓软了下去,此时惊杰的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惊舞第一个跑了过来,把自己体内仅存不多的真气输给惊杰。惊杰刚才不仅保护着惊峰的丹田,还把自己的真气输给飞辕,是众人中消耗最大的。如果不是惊杰自己修为强悍,此时早已经油尽灯枯了,不过元气还是大伤,需要长时间修炼来恢复自己的功力。

    飞轩和飞辕显然消耗也很大,众人都没有说话,都开始原地恢复了起来。

    此时状态最好的就属灵悠了,潭方三人虽然撤去了自己的真元,可灵悠体内的真元仍是保存在一个恐怖的高度,灵悠不敢多想,赶紧闭目修炼了起来,开始炼化吸收体内三人剩余的真元。众人足足恢复了一天,才一个个醒转过来。虽然没有恢复全部的功力,不过真气过度损耗的负荷已经没有大碍了,只需多加修炼,便可恢复。

    惊舞,惊剑,谭方三人最先醒过来,接着是飞轩。惊杰,飞辕,惊峰是最后醒过来的。灵悠始终没有苏醒,仍处于修炼中,惊杰等人看出灵悠正在修炼,也没有打扰,随手在灵悠周围布置了个吸收天地灵气的阵法,便示意众人进屋。此时大家脸上都是无比轻松的表。惊杰四人多年来的心头巨石也终于放了下来。

    众人围坐在惊峰的屋内,首先目光都投向了飞轩,此时的飞轩仍就一脸冷酷的表,根本看不出他的内心变化。

    飞辕第一个开口道。“飞轩,这次多谢你了。”飞辕还想说什么,可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飞轩并没有说什么,扫了眼飞辕,随即又闭起双目,此时发生的事好象和他无关似的。

    惊杰长出了口气,对着飞轩说道。“飞轩,噬心珠现在落入你手里,以后如何运用就看你自己把握了,如果你敢威害紫藤星的修真界,我不会放过你的。”惊杰的话说的很绝对,根本没有余地可言,惊杰心里明白,有噬心珠的辅助,像飞轩这样的高手足以危害整个修真界了,除非遇见像天清这样的极道高手,否则一般的修真者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本来惊杰想留下噬心珠,可是飞轩出手救助惊峰的事让他不得不退一步。

    听完惊杰的话,飞轩冷哼一声,也没有出声。

    飞辕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而把目光投向惊峰。“惊峰师叔,你的伤究竟从何而来?”这句话吸引了潭方的注意。潭方虽然早知道惊峰被魔教高手所伤,但从来不知道具体原由,当救治时得知噬心珠的时候,便已经惊骇不已,现在也对惊峰受伤产生了兴趣。

    惊峰看了看惊杰,无奈的叹了口气,“八千年前发生的事各位也都知道,那会的正魔大战发展到后期,由于仙器,魔器,妖器,冥器,佛器,鬼器的介入,毁灭太大,所以六界派使者下凡收回属于他们六界的武器,可在如此混乱的时期,一些高手为了躲避自己的法宝被收回,想出各种办法,当时我就是被一位散修者硬生生的把噬心珠打入我体内,这个珠子起初我只是用真元抵御着,并没有太大的负荷,但是为了尽早出这珠子,我也随即返回了门派,可门中的高手寥寥无几,大部分都参与了争斗中,我便先自我潜修,等待众人回归帮我取出珠子,可没想到后来的灭世之战,所有的门派高手几乎死伤待尽,苍剑院的门派也招到了毁灭打击,剩余的人员全部迁移到了紫藤星开始修养生息,那时派中功力最高的也只有天清师叔,二劫散仙,那会他对我的况也无能为力,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待机缘取出珠子,后来的几千年来修行,功力不但没有增长,反而精元一点点被消耗,直到几百年前,我的功力待尽,珠子开始反噬,幸好有三位师兄妹帮我压制着噬心珠,否则我也活不到今天。”

    飞轩听完点了点头,“这珠子已经被封印了,还能产生如此大的吞噬之力,看来这件魔器即使在魔界也是件不遑多让的极品。”

    惊剑也感慨的说道,“哎,当年幸存的人也就我们几个了,不知道现在的修真界如何了,真想再出去看看啊。”

    惊杰白了眼惊剑,“当年的事已至此,外面的修真界也该复苏元气了,现下紫藤星外的制是我们三大派连手所布,你该明白此中的含义,以前的事大家莫要提了,我不想搞的人心惶惶。”

    众人点了点头。飞辕看向飞轩,“飞轩,现下你准备如何?”

    飞轩看了看飞辕,“现下的魔教也只是当年的分支,这噬心珠重现必定又会搞的腥风血雨,我准备继续留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等度过第八次雷劫,再出去会会魔教的那几个老怪物。”飞轩说的话无疑已表示,面对魔教的再次出现,他不会袖手旁观,他虽然是个修魔者,不过毕竟根还是在苍剑院,不可能看着苍剑院受难而不顾的,毕竟自己最的人曾经也是生活在这里。

    惊杰看了看众人,对着潭方和飞辕说道。“潭方、飞辕,惊峰的事已了,现在我们也该回去继续修炼准备雷劫了,你们两个自己的雷劫也快到了,苍剑院的事还是早交代下去,你们也好潜心修炼。”惊杰并不知道飞辕已度过第八次雷劫,飞辕听着也没解释。

    飞辕和潭方拱了拱手,飞辕说道,“多谢师叔的提醒,弟子知道该如何做了。”

    惊杰点了点头,又转向飞轩,“飞轩,你是随我们去还是留在此处?”

    飞轩冷淡的说道,“我留于此处便可。”

    “也好,等你度劫之时再来找我们四个。”

    飞轩点了点头。

    惊杰站起了,朝着潭方道,“潭方,灵悠那里你就多加照顾吧。”

    “请师叔放心,灵悠我会照顾的。”

    “好,那我们也就放心了,我们走吧。”话毕,四人就起离开了小屋。

    。。。。。。

    飞辕和潭方并没有急着离开。潭方深知飞轩和飞辕之间当年的纠葛,有些事还是需要说清楚的。“二位,我出去看看灵悠的况。”说完,潭方就走出了屋子。

    飞轩和飞辕仍然静静地呆在屋子里,谁也没有开口。

    良久,飞辕率先打开了沉默。“哥,为何你会在此?”

    飞轩转过,看了眼飞辕,并没有说话。飞辕见飞轩不答,黯然的摇了摇头,“你回来看烟雨的吧?难道你到现在还不肯去见见师傅吗?”

    “飞辕,虽然前几我说过我放下了,可不代表我原谅了他。”飞轩淡漠地说道。

    “哥,我知道,但是事不是你所想的那般,师傅也是有苦衷的。”飞辕急道,“师傅他当年其实。。。。”

    “够了!当年的事我不想提了。飞辕,你可以走了!”飞轩毫无表的说道。

    飞辕无言,从怀中拿出了一根笛子。“哥,几千年来,我在修真界寻你了数次,每次你避我不见,可今天我不会在错过机会了,当年事的真相,你又知道几分?师傅为你付出了全部却换来了你对他的仇视,师傅的苦你又知道几分?”飞辕说着说着,绪也激动了起来。

    飞轩皱起了眉头,“飞辕,我劝你最好快点离开,我不想和你动手!”

    飞辕抚mo着手中的笛子,“哈哈,飞轩,你说你烟雨,却连我手中之物都不记得?”

    飞轩看向笛子,突然全一震,伸出手拿过了笛子,轻轻地抚mo着。可是越摸飞轩的表越激动!脸上露出了难以言表的激动之。“这。。这。。是当年烟雨的笛子。”飞轩不敢相信地问向飞辕。

    飞辕点了点头,“这不仅是烟雨之物,里面更是封印了烟雨最后的一丝灵魂元婴,师傅只是把她残留的灵魂封印进了笛子中。”

    飞轩闻言浑巨震,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烟雨的灵魂元婴被封在里面?”

    飞辕说道,“没有错。”说完,飞辕将笛子递给了飞轩,飞轩双手颤抖的接过笛子,始终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飞辕继续说道,“师傅当年的功力,也只能把烟雨最后残留的灵魂封进这笛子。”

    飞轩猛然站了起来,怒视着飞辕,眼中的柔和被股凶戾之气所取带。“你胡说!以惊天的修为别说封印灵魂,即使救回烟雨也不是不可能!他之所以只救回烟雨,还不是吝啬他那点功力!别说现在的你我可以救回烟雨,连你门下的那些三劫散仙都可以,惊天当年堂堂的四劫散仙,会连烟雨都救不起?”

    飞辕毫不畏惧的看着飞轩,“哈哈,对,以师傅全盛时期的功力别说救回烟雨,即使出你体内的噬心珠也不是不可能!”

    飞轩猛然一震,“哼,你既然知道,那还有何好辩解!飞辕,你最好立刻离开,别我出手!七级散仙绝对不是同级散魔的对手!即使傲弘在你手中也不是我对手!”

    “哼,试试不就知道了!”

    飞辕说完也不在多言,当先挪移而去,飞轩收起手中的笛子,也跟着挪移了而去。屋子外的潭方摇了摇头,心里喃喃道,希望他们能够解开彼此的心劫!

    两人仅仅挪移了一次,就来到了离开苍剑院所在的山脉几十里的深山处,两人悬浮在空中。“飞轩,修了这么多年魔,我就看看你究竟如何了得!我劝你最好全力以赴,别让我失望!”说完,飞辕祭出了傲弘仙剑,凌厉的剑气包裹起飞辕,脚下的山脉中不断传来野兽的阵阵嘶吼声,显然是野兽感受到飞辕剑气的威胁而发出不甘的咆哮。

    飞轩看着气势不断上升的飞辕,心里也是一紧,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飞辕,思考间,马上召唤出了自己的魔器,是一柄战刀,顿时,飞轩整个人的气势也随着刀气的四溢而攀升着。山脉中的魔兽此刻在没有发出恐吓的吼声,各个都发出悲鸣四处逃散开来。

    一黑一蓝两股气势终于达到了平衡点,在空中开始摩擦碰撞。

    随着刀气和剑气不断的碰撞,周围的空间也开始震动了起来。飞辕首先执着傲弘仙剑飞向了飞轩,而此时两人的气势也开始内敛。

    “叮”的一声,两人终于开始碰撞了起来。飞辕心里明白,魔气有吞噬仙灵之气的特点,所以不敢大意,始终保持着全力的出手。

    飞轩也不敢大意,毕竟飞辕手中的傲弘仙剑可比自己的战刀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自己的战刀是自己所炼制的伪仙器,而飞辕的傲弘仙剑可是真正的仙器,如此一较,就知武器上吃了大亏,幸好自己所修炼的魔灵之气对飞辕有克制作用。

    空中两人都巧妙的化解着对方的进攻,丝毫不给对方机会。一阵阵碰撞所散出的余波早已将两人脚下的山脉摧毁的一片狼藉,飞轩化解掉飞辕的一技横劈之后,马上后退出百丈,手掐法决,眼前的战刀立马一分为二,化为流光冲向了飞辕。飞辕看着飞向自己的两把战刀并没有惊慌,而是游刃有余的躲开了进攻,径直的继续朝飞轩冲去。

    飞轩并没有在意飞辕攻向自己,又是一串的法决连打,飞轩顿时整个人开始模糊起来,骤然一分为二躲开了飞辕的攻击。迎着自己飞回的两把战刀,两个飞轩一人接住了一把。

    飞辕惊讶的看着飞轩,“你这个是外化?”

    飞轩并没有过多的解释,直接两道人影冲向了飞辕,先前的争斗还可以说是平分秋色,可如今飞轩变为两个,飞辕明显不敌,勉强的抵挡着飞轩凌厉的攻击。

    飞轩眼中的暴戾之气越来越重,浑的气势再次升了一个台阶。飞辕再抵挡不住,架开两把刀之后,被其中一个飞轩一掌击中了左肩,顿时倒飞而退。

    飞轩并没有追击,冷冷地注视着稳定住型的飞辕,“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想杀你,你走吧。”

    飞辕露出了抹苦笑。擦拭掉嘴角的血迹,摇了摇头,“哥,你还是如此的出色,看来我真的小看了你,不过今天此战不仅是为了师傅,更是为了我自己,如果等会我侥幸未败,你得听我说完我想说的话!”说完,飞辕收回了傲弘仙剑,又祭出一把下品仙剑。“如今我们站在同等的条件下战斗了,接下来就是比拼实力了,哥,你要注意了,因为。。因为我已经是八劫散仙了。”说完,飞辕整个人的气势毫无保留的散发开来,明显压过了飞轩。

    飞轩的眉头终于紧锁了起来,第一次露出凝重的神色。

    飞辕淡淡地声音传播开来,“哥,就让胜败在此一举吧!”说完,口中默默地念着剑决,手中法决连掐。

    两个飞轩丝毫不敢怠慢,两人同时将战刀再次合并唯一,同时口中默默的念着口诀,手中也不断的掐动着法决。

    两人的气势又再次攀升,两人的武器周围都出现了丝丝空间裂痕。几乎同时,两人完成了自己的法决。一柄巨型的阔剑出现在了飞辕的前,显然是飞辕的剑气所化。而飞轩的前则出现了把缩小版的黑色战刀,刀周围魔气环绕,诡异至极。

    飞辕终于控制着自己的巨型阔剑斩向了飞轩,飞轩也挥动着黑色战刀迎向了巨剑。

    两柄武器在空中终于最后一次碰撞在了一起,一声轰鸣声震彻了整个山脉,周围的山头全部削为了平地,而两人脚下也出现了个巨坑。

    等烟尘散尽,两人的型再次显露出来,两人都被强大的气劲送出了百米开外,飞轩浑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两个化早已合二为一,化为本尊,嘴角不断有红色的血液溢出,但是飞轩却好不在乎,目光始终看向前方飞辕的影。

    飞辕也目不转睛的看着飞轩,飞辕脸色苍白,虽然浑看上去不像飞轩狼狈,但是飞辕自知自己的伤势并不比飞轩轻。

    两人彼此对视着,并没有开口,都默默的调节着自体状况。: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