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拜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糜烂的鱼 书名:仙纵九天
    第三节拜师

    平叔的况不仅使灵悠了解了整件事的原委,更让灵悠第一次产生了对一个修真者的敌意,毕竟平叔是好心帮人送东西,而那神秘人显然是年轻人口中接收盒子的人,可是为什么神秘人会对平叔下杀手呢?也许这关系到那神秘人自的一些秘密吧。而只是为了守住自己的秘密,竟然连凡人也不放过,这份襟和狠辣绝对是让灵悠所不齿的。

    恨意归恨意,灵悠并没有失去冷静,自己如今这点微末道行,根本做不了任何事,灵悠暗自下定决心,待到后自己功力大增,一定要为平叔讨回公道。

    为了安全起见,两家人决定把这次平叔的病说成多年的隐疾,在灵荣的妙手回下,才使平叔摆脱了病魔的纠缠。这样不仅保护了灵悠和他的玉佩,同样也保护了平叔,而知道真实况的人也都守口如瓶,这样一来,平叔的事才告一段落。

    酒席结束以后,灵悠一家便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灵荣把灵悠带进了书房,显然有很多事,两父子需要好好的交流交流。

    走进书房的第一刻,灵荣便主动向灵悠出手了,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试探灵悠的功夫。可出乎灵荣意外的是,灵悠除了内力,基本上不会什么招式,凭借着一奇妙的法不断闪躲着。而每一次闪躲,灵悠几乎都是险险的避开,在灵荣看来,灵悠所使的法虽然精妙,但灵悠掌握的却根本不到火候。

    就这样,灵荣和灵悠僵持了一阵,谁也奈何不了谁,灵荣暗叹一声,当先收手停住了。

    “你的内力很深厚啊,绝对可以堪称绝世高手了,但是招式上可能有些欠缺,招式上我也帮不了你什么,还得靠你自己多加练习。以你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的内功成就,我也就安慰了。”灵荣此时满脸微笑,让灵悠看了心里不仅产生了一股自豪感。

    “恩,父亲教导的是,今后我一定会勤加练习的!”灵悠看着自己的父亲,心里犹豫了下,还是说道,“父亲,我这有修炼内力的方法,以您的功底修炼起来,会对您有很大的帮助。”说完,灵悠便将最初浅的玄天宝简的入门心法转述给了灵荣。

    灵荣稍稍思考了下心法,便已经了然于,在灵悠的帮助下,很快的就掌握了真气的运行线路,开始自行修炼了。

    教导完自己的父亲,灵悠便回到了自己房间,又按照平时的修炼方法开始了修炼,当灵悠刚将自己的灵识探入自己体内时,便发现自己丹田内的气团又凝实了不少。思前想后,灵悠一声苦笑,恐怕今天修为突进,是因为帮助平叔治愈时,那紫炎晶的能量帮助自己提升的,想到这里,灵悠也不再多想,赶紧开始巩固了起来,修炼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良好的基础才是成功的关键。

    翌清晨,灵悠醒转后直接朝着平叔家而去。坐在小敏的院子内,看着小敏一脸疑惑的表,灵悠有些愁苦地说道,“小敏,我想离开这里,去帆一城,去找碧麒!我也是昨夜才有的这种想法,毕竟离开了碧麒我也没多少心思修炼了,碧麒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灵悠哥,你说的我明白,只是你觉得你父母会同意吗,即使他们同意,你知道帆一城在哪吗?知道怎么去吗?你和我都不知道那个城市在哪!你去那住哪?经济来源呢?”小敏直接说出了心中的所想。

    是啊,这些都是问题,灵悠顿时语塞了。去帆一城的想法灵悠并没有咨询过家人的意见,只是自己的想法而已,灵悠无奈的摇了摇头,“小敏,你说的对,是我鲁莽了。”

    小敏看着一脸失落的灵悠,心里也有些不好受,随即安慰道,“灵悠哥,不如你先修炼几年,等待你真的修为大进,到时候再去找碧麒哥也不迟。”

    灵悠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过去的六年对于灵悠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灵悠根本无法忘怀。

    告别了小敏,灵悠直接朝着镇外的树林而去。看着自己这片熟悉的树林,灵悠陷入了回忆。第一次和碧麒的见面场景,灵悠到现在还没有忘记。

    六年前,灵悠也是那天开始被灵荣着学医,灵荣为了使灵悠以后能继承自己的衣钵,也狠下心来灵悠好好的跟着他学医,可是灵悠当时只是十岁的孩子,玩心很重,根本受不了父亲的约束,所以一气之下就跑了出来,来到了这片树林。

    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和自己相差不大的孩子,正用自己的拳头对着树木狠砸着,那个孩子就是碧麒。鲜血早就沾满了碧麒的双拳。可是碧麒始终无动于衷,还是对着大树发泄着。当时的灵悠木讷的看着碧麒,也没有上前阻止,等到碧麒发泄完,转过时才发现有个孩子正注视着自己。两兄弟就这样的不期而遇了。

    也许是心有共鸣,两孩子都是被家里的人迫开始逃避家人,就那次以后,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灵悠想着以前的一切,和碧麒一起修炼,一起练功,一起玩耍,一起和别人打架的节历历在目。灵悠的心就这样沉寂在了思念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灵悠仰天长啸了起来,啸声震天,抒发着自己心里的无奈,憋屈和压抑,惊得四周的鸟兽四散而逃,树颤抖着,叶子纷纷散落在灵悠的四周。是啊,命运无的打乱了自己的生活,而失去了碧麒仿佛自己也失去了人生的方向,这并不是灵悠的盲目,而是灵悠对碧麒的想念。

    或许拥有碧麒的陪伴,自己的人生会有更多的乐趣,想着如今父亲为自己骄傲,自己的一艺业,平叔的安然无恙,这些一切的一切都是碧麒带给自己的,可是此时,碧麒却离开了,难道人的一生就不能真正的随心所,变的美好点吗,灵悠想不通,也许上天安排每个人的得失是平衡的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灵悠抒发完自己郁闷的心时,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灵悠无奈的叹了口气,便开始朝来路而去,可是还没等灵悠走出树林,发现有股很强的气势锁住了自己,而自己也失去了行动能力,连呼吸也变得异常艰难。

    灵悠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自己遇见真正的高手了。可此时根本不是多想的时候,灵悠赶快调整内息,用自己的内力抵御着这股强大的气息。

    可惜功力的差距很快使灵悠感觉到后劲不济了。别人只是用自散发的气势便压迫着自己耗尽了内力,由此可见,这股气势的主人功力之高,绝对和自己是天渊之别。

    就当灵悠快支撑不住的时候,这股气势骤然消失了,消失的也是恰当及时,刚好灵悠用尽最后一分内力。

    随着气势的消失,灵悠软倒在地上。就在灵悠快要昏迷的时刻,一股温和的能量从自己的口处蔓延开来,滋润着灵悠干涸的经脉,灵悠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口处耀眼的紫光,便知道是自己口的玉佩再次挽救了自己。

    “咦,紫炎晶!”一个影飘落在灵悠前。“小子,怪不得你如此年纪轻轻就有了这样的修为,原来是有紫炎晶的辅助,不过利则弊,弊则利,拿捏就全靠你自己了。”

    灵悠受到紫炎晶的帮助,体内真气开始自行引导开始恢复了,灵悠的状况也好了很多,顿时清醒过来,勉强的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人。只见一白衣的老头,两片花白的眉毛垂在眼睛两旁,佝偻着体,两手背在后,正眯着眼微笑地看着自己。

    灵悠暗自心惊,从他红润的脸色可以看出,他的境界可不是自己敢随意揣测的,真不知道为什么会遇见这么奇怪的一个老头,不过从他收手及时可以看出,这老头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多谢前辈手下留,晚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灵悠此时面对一个不明来历的高手,想到的还是先闪为妙,万一这老头要是个坏人,自己铁定完蛋。

    “哎,没想到小子你小小年纪,竟然这么愚笨,可惜可惜,浪费了颗紫炎晶。”老头显然没有在意灵悠的无理。

    灵悠停下,想到老头出现时就提到了紫炎晶,现在又提到紫炎晶,这紫炎晶究竟是何物?自己上有吗?灵悠转过,看着一脸微笑的老头,恭敬的问道,“前辈,请恕晚辈无知,不知道前辈口中的紫炎晶是何物?”

    老头显然有些惊讶,不过立即就恢复了常态,“紫炎晶就是你口的玉佩,难道你还不知道?看来你定是出生贵族人家或者修真世家,不然怎么可能得到这紫炎晶呢?”

    “我可不是什么贵族人家,我父亲也只是个郎中,这玉佩是我的好朋友送我的。”灵悠摸了摸自己口的玉佩,这是第一次遇见碧麒时,碧麒送的。

    “嘿嘿,你小子真是运气,小小年纪靠着紫炎晶的辅助就有如此修为,不错不错,可惜愚笨在不知道如何运用此物而已。”

    “多谢前辈夸奖,不知道这紫炎晶究竟有什么功效?”灵悠急切的问道。

    “这个。。。那就有些多了,反正老头我有空,就和你小子说说!这紫炎晶一般出自地底岩浆层中或者火山内深处,极其罕见,即使是修真者也不一定认识,得到的代价也比较高,一般人根本是不可能得到,除非出高价去买,不过基本上有钱也买不到!紫炎晶对于修为高的人基本上没什么用了,对于修炼初期的人来说,可以说是至宝。你小子有福气的嘛。”

    灵悠哦了声,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这么一块平凡的玉佩竟然是修真至宝,想到当时碧麒送给自己时,根本没有任何不舍,可见碧麒对自己的义。想到这里,灵悠再次躬施礼道,“多谢前辈指点,前辈,你能对我说说其他关于这修真的事吗?”

    “呵呵,问我的话,你算问对人了,不过我不告诉你,除非你。。。”老头狡猾的扫了眼灵悠,“我下午本在树上睡的好好的,后来你来了,虽然没吵我,但是还是把我弄醒了,后来老头我又睡了过去,结果被你那狼吼又给吵醒了,现在睡意全没了,肚子又很饿,要不你去弄点好吃的东西来,我边吃边告诉你想知道的。”

    灵悠无语的看着老头,想着自己的肚子,是啊,晚饭都还没吃。灵悠应了声便去寻找野味了。以前和碧麒在这里修炼,两人总是抓些野味烤来吃,这对灵悠一点难度都没有,一会儿便抓了好几只野鸡,野兔回来。老头早就生好火等着灵悠了,不一会,香气便充满了树林。老头吃的爽快,边吃边和灵悠说着修真的事。

    所谓的修真者境界灵悠早就知道了,他不知道的是如何提升自己的境界罢了,老头告诉灵悠,普通的修真方法像灵悠以前的修炼是最笨的方法,不过有紫炎晶的帮忙,这最笨的方法也变得是最快的方法。

    修真最忌讳的就是急功近利,提升功力是基本保证,但是自的精神境界提升才是关键,也就是对天道和修真的感悟。好比一个杯子只能放一杯水,要是境界提升了,就多了个杯子,就可以多放一杯水了。现在灵悠的修练都只是在增加水,对自的境界感悟全是靠紫炎晶带来的。对以后的修真路来说是非常不可取的方法。

    老头还告诉灵悠,修真者到度劫期的时候就会经历天劫了,那才是修真成败的关键,要是成功便可以直奔大成期等着飞升仙界,如果不成功要不就形神惧灭,要不只能兵解做散仙了,散仙要经过十二次雷劫才能成功飞升仙界,而且雷劫的威力是成倍的增加。所以由散仙成仙的修真者极少,虽然不是没有,但是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却是极为的苛刻。

    听完老头对修真的简介,灵悠也大致对今后要走的漫长修真路有了初步的了解。至少为了以后和碧麒一起凌驾于九天之上,必须要有自的实力,因为灵悠知道,碧麒不是个普通的修真者,修为绝对不弱于自己,至于究竟碧麒是何种境界,那就不得而知了。

    老头看着灵悠陷入沉思,也不在打扰,自己又开始奋斗起了第三只烤兔了。

    等到灵悠回过神,老头早就把所有的食物解决光了,正躺在火堆旁惬意的闭目养神。灵悠站起看着天际,究竟自己下一步该如何走呢?玄天宝简毕竟只是本练气和辅助的法门,根本很少有介绍其他修真的事。

    此时的灵悠就好比一个储藏的宝藏,空有一不弱的修为,却没有运用这修为的方法,连最简单的攻击,防守都不会。灵悠无奈的收回目光,看着老头。经过一晚的聊天,灵悠也知道老头不是坏人,也许眼前的这位神秘的老人会给自己一些启发吧。

    老头似乎已经看透了灵悠的心思,严肃的说道,“修真路漫漫,你就真的不怕辛苦?这是条逆天的路,有得必有失,如果选择了这条路,你会失去很多,甚至得不到善终。”

    看着灵悠坚定的目光,老头心知自己说的都已经没有了意义,又接着问到,“你修真的目的如何?”

    灵悠丝毫没有犹豫,“为了和朋友一起凌驾于九天之上!”

    灵悠坚定的信念让老人浑一震,随即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好,有志气!老头我就成全你,哈哈,修真必须要有坚定的信念和顽强的毅力,你这些都具备了,加上你这么年轻就有如此修为,以后的成就必然远胜于我,说不定你还真能够凌驾于九天之上。”

    灵悠舒了口气,心中更坚定了自己以后要走的路。感激的看着老人,灵悠又露出了他脸上的笑容,不过还没等灵悠开口,老头又出声了。

    “教你并不是要收你为徒,我只是指点你而已,不准喊我师傅,以后每天晚上天黑后来这里。最重要的是要准备些野味。”老头笑的好象又开始回味起刚刚意犹未尽的美食。

    灵悠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骂这老头贪吃,不过心里还是非常感激的应了声。

    灵悠的修真道路终于又在老头的帮助下,迈进了一大步。为以后的修真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同时,帆一城内,一座富丽堂皇的宫上,一个看上去五十岁的中年人坐在最上面,下面站着一个少年,这个少年正是碧麒。

    “麒儿,这次你爹娘把你送到大伯这来,就是为了以后你修真的路,我已经和苍剑院的苍松真人说好了,他是现任掌教的小师弟,以后你就去苍剑院修真,过两天苍松真人会派人来接你。”说到这里,中年人脸上似乎挂着一丝伤感,继续说道,“苍松真人当年也是你三叔的师傅,他这一生就收过他这么一个弟子,你父亲和我当年都非常羡慕你三叔,可惜后来。。。”

    中年人没有继续说,停了一下,又继续开口道,“苍松真人这次肯让你去,就看你的机缘了。”中年人慈的看着碧麒,显然这人便是碧麒的大伯,碧麒父亲的亲哥哥。

    “好的,大伯,谢谢您,一切皆随缘。”碧麒转离开了大。碧麒是个很在意家里人想法的少年,离开灵悠也是无奈之举,其实他何尝不怀念以前两兄弟在一起的快乐子呢?碧麒看了看远空,心里默默的祝福着灵悠,“灵悠,你一定要陪我凌驾于九天之上啊!”

    坐在大上的中年人看着碧麒离开的影,忽然感觉眼前的侄儿是那么的孤寂。心中不忍一酸。究竟自己的弟弟又何苦这样着碧麒呢?哎。。。世事无常啊!

    中年人收起思绪,吩咐道,“孙管家,你这两天多带带碧麒出去转转,尽量满足他的要求。”

    大的暗处走出了一个人,应了声就转离开了大。中年人叹了一声,也离开了大

    其实碧麒虽然很不喜欢家里的人安排,不过出于对家里人的尊重,也不得不按照他们的意愿做着。碧麒如今已经是元婴期的高手了,在他这个年纪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可以说是天纵英才,他的父亲和大伯不惜给了碧麒紫炎晶!即使后来碧麒说遗失了一块,他的父亲也只是训斥了几句,并没有重罚,也可以看出,碧麒的父亲对碧麒的重视程度之高,期望之大。:

重要声明:小说《仙纵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