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起同居

    第四章一起同居

    “啊!什么!”关奇张着大口表极其夸张。

    岳圆圆见那表,用手轻捂那樱桃小口扑哧一笑说道:“我是说今天晚上去我家里,嘻嘻。”

    关奇心道:不会吧姐姐这么开放啊,连小孩你也不放过啊。“咳、咳,嗯、、姐姐我给我爸爸说了,今晚还是去我家吃饭吧,我爸妈都想见见你。”

    “嗯啊,也好,吃完晚饭我正好也给你补补英语,我看你别的课程都很好就是英语差点。”

    “哦、、好的,谢谢你姐姐了,来干杯哈哈。”关奇说完端起可乐与岳圆圆碰了个杯,关奇边喝边想:我误会人家啊,原来人家是想给我补课英语啊,呵呵。”

    吃完饭也快上课了,关奇与岳圆圆并肩走着。关奇的心理有种失落感说实话他真想晚上去圆圆姐姐家里,当他想到他被别的男人他甚至有种想要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保护的感觉,不再让她受苦,不知道自己是他还是怜惜她,甚至是为了自己那邪恶的想法。

    回到教室关奇的心也好多了,他想想今天上午自己做的确实有点过了,于是主动去给郭纤纤赔礼道歉,在他的软磨硬泡下以答应下周六去她家参加她的生晚会为条件,郭纤纤不计前嫌和好如初。再说自己心上人如此这般哄,如又怎舍得让他不开心呢。

    ***

    “呦、、圆圆啊,真是越长越漂亮,快进来快进来。”

    “阿姨好,妈妈好,。”

    “哈哈好、好。”关妈妈边回答边拉着岳圆圆往餐厅走。

    “哇,阿姨你家好大好漂亮啊,真好。”

    “有什么好的啊,就这样了,快坐下来吃吧,饭不多将就一下吧。”

    “妈妈,爸爸呢,哇,这么多菜啊,哈哈。”关奇走进餐厅说道。

    “哦,你爸爸出差了,后天才才回来,我七点半还要去接班的,圆圆呀今晚就别走了住在这里吧。”

    “嘻嘻,好啊,我正好还答应帮关奇辅导英语。”

    “真的,那太好了,关奇就是英语不行,你现在又是她学校的老师,以后多看着他点,这孩子在学校尽胡作。”关奇站在一旁也不说话心里想:“哎呀,还是妈妈好啊,给我留下个大美女姐姐哈哈。”

    “关奇你也不说话,站在那里笑什么,快过来吃饭。”

    ***

    妈妈走了,饭吃完了,关奇边喝着可乐边看着圆圆姐姐收拾桌子心想:哎呀,如果你在晚生十年多好啊。”

    “关奇你家能洗个澡吧,我租的那个房子不能洗澡,好几天都不洗了。”

    “可以啊,你去洗就是了。”一听洗澡关奇不知道心中怎么突然很兴奋,下半仿佛也有跟着欢呼起来。

    “那好,我先去洗个澡,你先去看看书,不会的地方画出来我洗完给你讲。”岳圆圆说完扭动着他那芊芊细腰就向洗澡间走去,到门口又轻轻扭过头一抛媚眼对关奇说道:“小奇好好学习可别偷看哦。”一阵轻笑便闪消失。

    关奇呆呆的站在那里傻了一般,长这么大还没有人如此的勾引过他的挑战极限,他惊奇的发现他一点也不难过也不生气反而很紧张很害怕,在不断的思考她最后一句话是让他进去呢,还是、、、,“哎呦”,关奇用手使劲的扭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心道:怎么能有这种想法,他可是我的姐姐,我怎么能如此邪恶,不行不行,要清醒。

    关奇坐到书桌旁打开英语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听到洗澡间哗哗的流水声,内心不一片翻涌,止不住的遐想一番。关奇实在忍不住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看再看一次也无妨,**逐渐的吞噬了理智他蹑手蹑脚的朝洗澡间走去。

    吱、吱、、轻轻的推开洗涮间的房门,关奇看到岳圆圆衣服放在衣柜上,他悄悄的走到衣服旁看着那蕾紫褐色的罩和那戴淡蓝色蕾丝花边的粉色小内裤,关奇用手摸了摸色丝袜又用手拿起那粉色小内裤放到鼻子很享受的闻了闻,忽然听到洗澡间的流水声断了关奇立马把衣物放到原处马上闪出来,又听到流水声一颗心才放下来,顿时觉得自己好无耻啊,不知怎么的一丝正义感涌上心头,可能看到衣物已经得到了满足,他又来到妈妈的房间把一件新的睡裙放到了洗刷间的衣柜上便出去来到自己的房间躺在上开始闭目长思。

    岳圆圆冲完澡边用梳子梳着那如瀑的黑发边走出来看着放到衣橱上的睡衣,顿时一丝笑意挂在脸上,她轻轻的穿上睡裙又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圆润的前满意的一笑,把那些衣物全部放到一个小包里然后拿到一个房间里。然后又坐了一会,便起前去关奇房间。

    走到关奇房间岳圆圆轻轻敲了敲房门便轻而入,只见关奇趴在书桌上认真的在看书便道:“弟弟呀,这么刻苦啊,有不会的吗姐姐给你讲讲。”

    关奇早就知道岳圆圆洗完澡了,一直从这里拿着本书装样子还不知道在想着么来,见岳圆圆进来便扭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粉色的睡裙紧紧地搂住岳圆圆那似柳的材,中间的一道记绳打着蝴蝶结无意中平添了几分清纯,上面裹着的两只小玉兔仿佛不甘寂寞似要爬出领口,隐约中有丝光淡泄。

    岳圆圆坐到书桌旁的上不知有意无意的将两手叉在前轻轻的弯腰看向桌上的书说:“哦,在做阅读理解啊,看得怎么样。”

    关奇本由平视的欣赏不由得变成了流氓般的俯视,这一次可让关奇大饱眼福,内心一阵汹。听到姐姐说话才尴尬的回道:“嗯、、还行,就是、、就是有几个单词不认识。”

    岳圆圆听后很耐心的为关奇讲解,仿似一直都没有发现自己这人的姿,关奇在一旁也认真的听,也不知道他是真听还是真

    ***

    关奇躺在被窝里,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有种冲动想直接闯进她的房间,但是又不知为何心中产生莫名的恐惧,他体会到马强第一次为什么那么紧张了,真到了自己上自己也是害怕啊,不知在顾虑什么自己还是第一次还是因为她已经不是了,脑中却不断浮现出她的一切,仿似进了她的被窝紧紧的抱着她。

    魂已去,体空留。孤寂懵懂吞噬。心怜惜,少无识。揽花终。

    今不知为何破天荒的关奇起了个大早,洗涮完毕便出去买早餐了,等他回来岳圆圆已经起来了,看着关奇拎着的早餐内心不住一丝感动笑着对关奇道:“哇,关奇真好啊,要不姐姐真的认你当干弟弟吧。”

    关奇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姐姐、姐、我本来、来、不就是你弟弟、、吗?”说完便提着早餐来到餐厅,心中不由得感到一丝失落,他想向她保证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又担心又害怕还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单纯与义夹杂在其中。

    吃完早餐与岳圆圆一起走到学校刚刚告别分手,关奇就感到后有个人凑过来关奇没回头就说道:“马强你的事解决的如何了。”

    “哎呦,你小子越来越厉害了,你怎么知道是我的。”马强一把揽住关奇的肩膀说道。

    关奇微微一笑说调侃的说:“你马大爷那飒爽英武的气息隔着几公里就能感觉到,何况这么近呢?”

    马强听后一阵乐呵又马上一脸坏笑的问道:“小奇那个女的谁啊,看着不像学生啊,难道你的思想境界如此跟时代搞个师生恋啊!”

    关奇用手轻轻一推马强说道:“什么啊什么啊,你的思想长毛别染到我上了,他是我的姐姐。”

    马强笑的更厉害了把头凑到关奇耳边轻轻说道:“兄弟你别哄我,我可是从你家楼下一直跟着你哦,哈哈。”

    关奇冷哼一声说:“废话,他是我家的表姐来这工作住她阿姨家有何不可。”关奇知道马强的作风,喝醉酒了谁的秘密他都敢说,谁和他走的越近谁遗臭万年的几率就越高。所以关奇有时候宁可跟郭纤纤谈谈心也不和马强谈,因为他知道这年代唾沫星子淹死人。

    马强立刻收住笑脸说道:“哦,咱家表姐啊,罪过罪过,唉,小奇咱家表姐有妹妹没啊?”

    关奇没理他,而是问道:“我答应周六去郭纤纤家给她过生的,周六我就不去和你们鬼混了。”

    马强走过来又揽住关奇的肩膀一脸坏笑的说:“不用去了,她也邀请我们一起去参加了,不用激动我们只是去捧捧场,我给他们交代了放心不会耽误你们的好事。”

    “哎,怎么什么好话到你嘴里都不是那个味了,对了你那事如何了?”关奇关心的问道。

    “强哥我办事你没有理由不信任的,哈哈。”

    “快走吧马上上课了。”

    “你等等我啊,你个死关奇不知道我胖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桃花我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