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找到了!”神秘老者兴奋的吼叫一声,凭空卷起一道紫色天幕,把苦云、天荒血傀、水晶棺材一并卷了起来,向浓雾深处而去。

    就是这儿了!紫色天幕遁出十多里,落在一片空地处,紫色天幕排开,浓雾消散,为之一清,露出一口井来。

    这是一口灰石古井,井沿有二尺来高,呈正六方形,上面别无装饰,也没有盖井盖,突兀的待在那里,怪异至极。

    “这里怎会有一口井?”苦云惊呼道。

    神秘老者也露出一丝惑色,迈步上前,刚要走进古井查看,猛的顿住脚,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师叔,怎么了?”苦云走上前来,奇怪问道。

    “这里布下了制,苦云,你闪在一旁,看老夫破了它。”神秘老者自信的一笑,已然发现了制,想到了破解之法。

    苦云点头,扛着水晶棺,闪到了远处,此地乃是天荒血傀所探封印心魔宫所在,那制必定厉害无比,破除起来,声势想来也不小。

    见苦云闪开,神秘老者单手一挥,那天荒血傀一个闪到了旁,右拳一炸,无声的打出一拳。

    这天荒血傀炼制起来艰难至极,威力无穷,一拳捣出,血光一现,硕大的拳头便击打在一个神秘的符文之上。

    一时之间,血光暴虐,放佛在空间之内铺开一处无间杀场,冲天的血腥之气弥散开来。这天音圣地原本是人间仙境,芳草萋萋,但待天荒血傀这一拳打出之后,算是改了模样,地上的青草瞬间染成了红色,草叶之上滑腻的好似要滴出血来,无边的血气凝聚成实质,弥漫开去,冲开大片迷雾,其中无数冤魂鬼脸出现,咆哮着来回冲击。

    如此杀戮场景,神秘老者处其中,却也没有任何不适。待见天荒血傀一拳击出,虚空中一个符文抵住拳头,狂笑一声,已然确定了,此处就是心魔宫封印之地。

    天荒血傀,听我号令,爆!爆!

    漫天冤魂恶鬼之中,神秘老者一脸狂笑,面目诡异的扭曲狰狞,不复先前道门高人风范,活脱脱一个魔道恶鬼。

    那天荒血傀无灵无识,但听了神秘老者口令,却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它体猛的爆开,那红色血瞬间成为粉末,变成一滴滴诡谲妖异血液,也不滴落,就漂浮在那古怪铠甲之中,仍旧成了人形。

    从体到手臂,只是一息的时间,这天荒血傀就成了一个完全有血滴组成的古怪之物,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符文猛的炸了开来。

    好似黑夜降临,出奇的是,在符文炸开的瞬间,从符文出现的点倾泻出巨量的黑气,辐开来,好似展开了无边夜色,瞬间压制了天荒血傀所催生的血色结界。

    呜呜呜!

    令人胆寒的是,黑色倾泻的同时还伴随着恶鬼呼啸般的声响,一声声好像从心底深处发出来一样,令人听了浑战栗。

    神秘老者却没有任何惧色,看着黑夜降临,反笼罩了血色结界,神念横扫出去,只觉这黑色乃是无边的魔气,邪恶至极,当为世间最最凶残邪恶气息,狂笑起来:“心魔宫,无上魔器,果然不俗!”

    就在黑夜降临的同时,那古井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大片连结的符文,熠熠生辉,放着圣洁的光芒,一出现,便压制住了黑色的倾泻,圣洁之光带着冲刷一切的力量,乃是一种无上的道家法力,有意识一般,相互组合,化为一个个巨大符文,四面八方的压制着魔气的涌出。

    神秘老者眼中出浓浓的贪婪,自语不止:“梦菲萱,这心魔宫乃是无上魔器,天下至邪至恶之物,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封印所能压制的,今就看我玄极天以天荒血傀破你封印,让这件无上魔器再临人世。

    玄极天一脸狂,放佛看到了自己手持心魔宫,压服一切敌人的场景,心里越发的急切起来。

    一丁甲兵,天荒血炼,血色莲华,破除万法!

    玄极天疾呼,那天荒血傀打破先前的符文,已然消耗了半截右臂,但此时,听了玄极天口令,爆裂的血滴猛的聚集起来,化为一颗放着妖异血光的珠子,拳头般大小,其中流动着深黑色的液体,只是一出现,就传出鬼魂惨嚎的声音,堪堪压制了那黑气呼啸声响。

    接着,那血色珠子突兀的融进了铠甲之中,消失不见,而铠甲的头盔眉心处,却多了一颗光亮珠子,好似开了天眼,只是一扫,便绽开一朵朵的血色莲花,闪烁着别样的圣洁光辉。

    这一朵朵绽放的血莲好似活着一般,莲叶不断颤动,上面脉络就好似人的血管,有频率的跃动,诡异至极。

    破!破!破!

    玄极天疯狂大笑,体周围环绕着无数血莲,疯狂的涌向了那符文封印,只是一接触,便迅速凋零,随之的,却是那符文的黯淡,好似沾染上污秽之物一般,不复圣洁。

    符文大阵受到压制,瞬间起了回应,符文猛的胀大,呼啸着组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巨大难以形容的符文,看那纹路,竟然好似一个巨大音符,微微震,便放出天籁炫音,声声回在整个天音圣地。

    而伴随着的,是无数血色莲花的碎裂,在这音波震之中,一朵朵血莲直接粉碎,变为一点点血水,滴落在地,瞬间就能腐蚀出一个坑洞。

    好!见封印爆发,玄极天反而笑了出来,狂喝道:“强弩之末,梦菲萱,看老夫如何破你封印!”

    诸天灵气,听我号令,结法云,筑紫幕,紫幕浑天**!

    一道紫色光幕生生的撑了起来,遮天盖地,笼罩万物,紫幕之上云气游走,化为两道阳洪流,演化阳混沌之道,威势滔天,铺天盖地般的压了下来。

    玄极天这紫幕浑天**威力绝伦,气势滔天,全力催动之下,比这没有意识的天荒血傀还要强上一筹,那紫色光幕疯狂的凝聚,阳洪流好似脱缰的野马,疯狂的旋转着,一股股紫色光绦从光幕的中央出现,倾泻而下,碾压向那音符。

    音符虽然强大,但时久远,力量也在跟心魔宫这件绝世魔器的拉锯战里消耗个七七八八,此时才被紫幕压制。同时,被音符压制在不知名空间的心魔宫也感应到了什么,瞬间发力,那无边黑气再次出现,聚成一团,其中好似出现一幢恢宏魔宫,无数魔人奔走,齐呼魔音。

    音符瞬间受到夹击,瞬间就被压制到了极点,那组合起来的细小符文也咔咔作响,将要分离!

    心魔宫!我的绝世魔器,出来吧!

    见到如此场景,玄极天心头狂呼,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不断压制的音符,就等着音符破裂,心魔宫出世!

    不过,就在这时,极远处的苦云突然惊呼了一声,他背负的水晶棺猛的炸裂开来,水晶爆开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苦云慌忙看去,怪异的发现,那水晶棺炸裂之后,躺在其中的薛菱雁依旧保持着原本姿态,悬浮在半空,神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不过那天成瑶琴却诡异的浮了起来,上面放着清凌凌的光华,光辉圣洁。

    而就在下一刻,令苦云大惊失色的是,那天成瑶琴中慢慢的浮现出一个人影,不断凝实,竟然是那器灵——琴儿!

    这到底怎么了?苦云心中狂吼,当去抓薛菱雁,那天成瑶琴的器灵可是自己消失不见,为何此时又突兀的出现,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想不通其中关节,苦云也不敢大意,背后金剑刷的出鞘,悬浮前,戒备的看着那器灵。这器灵实力不俗,非他所能敌。

    琴儿诡异的出现,看了看远处几乎散开的音符,再扫了一眼下的薛菱雁,终究行动起来。她飘向着古井而去,后薛菱雁躺在天成瑶琴之上,一道飘着,那景,着实诡异。

    主人,琴儿再次追随您的时间到了!PS:新书,新书啊!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